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62章仙玉,元嬰!(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澤與侯斂自問一生一世都未見過,便是老祖級人物,都心思大震。 若六名老祖,亦交納足夠仙玉,則寧凡此次,便從魏國之中,席捲了326萬仙玉! 「326萬…但,未必夠的…」如此多的仙玉,寧凡無...

寧凡開口索要的仙玉,可謂天價,但有莫希生身死在前,白門樓重傷在後,諸位老怪對寧凡足以輕易滅殺他們的行為,已深信不疑。

仙玉誠可貴,但性命,價更高…

寧凡索要的仙玉,除了少數幾個老怪能當場交出,其他人搜盡一身,都湊不出這麼多仙玉。寧凡說了,可用三轉丹藥、器靈法寶、嬰級功法抵押,但嬰級功法,金丹修士若能獲得,必定視為底牌絕技,器靈法寶,亦是難得,必定作為護身法寶。而三轉丹藥么…丹藥,永遠是不夠吃的,誰捨得拿出。

相比之下,反倒是仙玉最為廉價,仙玉沒了,這些老怪大不了捨去臉皮,如寧凡一般,去依附的小宗門索要一些即可。

這正是寧凡的初衷,開出天價,讓七派去勒索下屬宗門,一環索一環。

他沒有殺死眾人,即便他能夠做到…其原因么,若在此屠盡魏國七派的頂峰人物,勢必讓雨殿插手…寧凡自問不懼魏國,但雨殿勢力太大,他自未狂妄到,要與擁有碎虛高手的雨殿決裂的。

他來此,仗的是圓覺老祖的身份,這身份,在莫希生殺死圓覺弟子后,可擊殺莫希生,名為復仇,便是雨殿也無話可說。擊殺數百融靈,既是震懾、亦是削弱七派的根基,為的是在自己離魏后,給圓覺谷一個發展的環境。讓雨殿這種大勢力在乎的,只有金丹級高手,所以這種高手,寧凡沒有全部擊殺。

本質而言,他與這些老怪是無冤無仇的…終究,他只是為了斂財,並將斂財之後的麻煩,化到最小而已。

整整十日,他負手而立,只放走交齊仙玉的幾名金丹初期離去。

這些金丹初期,一經離去,便立刻在魏國,傳出一個震驚人心的消息!

七大派老祖,被囚禁六人,擊殺一人!始作俑者,是圓覺谷遊歷千年歸來的元嬰老祖!

不少二流勢力的老祖,都加入了七派,想要贖回老祖,便拿出所有仙玉!

一時間,不斷有人奔赴圓覺谷,每一個來此的修士,都是謹慎小心,而當他們看到六派老祖在寧凡身前大氣不敢喘的場面后,個個心頭雷震!

十日之後,金丹中、後期修士,一一『贖身』離去,剩下的,僅是六派老祖人物。

每一人,都需繳納二十萬仙玉,至於白門樓,更是因為觸怒寧凡,上升到四十萬之多。

寧凡始終雙目緊閉,漠然處之,一旁,自有侯斂與宗澤,完成接收仙玉的人物。

收一人,放一人!

35名初期,13名中期,8名後期,共186萬仙玉,裝滿數個儲物袋。

如此龐大的仙玉,宗澤與侯斂自問一生一世都未見過,便是老祖級人物,都心思大震。

若六名老祖,亦交納足夠仙玉,則寧凡此次,便從魏國之中,席捲了326萬仙玉!

「326萬…但,未必夠的…」如此多的仙玉,寧凡無法不動心,然而他亦知,這些仙玉,對他如今身份而言,微不足道,對遺世宮修鍊,則好似杯水車薪…

不夠,326萬,加上自己身上數十萬仙玉,他便有近400萬仙玉,但這些,未必足夠他在遺世宮修鍊太久。

對金丹而言,持有十萬仙玉,便是富有。對元嬰而言,持數百萬仙玉,不過司空見慣,畢竟每個元嬰老怪,都擁有踏平下級修真國、搜刮數百萬仙玉的實力…但,即便是元嬰老怪,在遺世宮內修鍊、耗盡家財的,不在少數

無盡海,遺世宮,一日千金,此言非虛…

五日後,六位老祖之中,白門樓交齊40萬仙玉,抱拳離去。

但剩下五位老祖,仍未交齊20萬…似乎,在等待一般。

20萬,是他們的身家性命,他們若能不交,自然願意拖延一們在等,等雨殿元嬰!

只是雨殿元嬰,似乎忙於抹平魏國妖患,而暫時無法抽身前來的樣子。

如此,五名老祖無法再拖,只得無奈交上仙玉…20萬,他們算是傾家蕩產了,但比起白門樓的40萬,他們又是幸運的,比起身死的莫希生,他們則可算是身在福中了。

至此,326萬仙玉,徹底落入寧凡手中。

而圓覺元嬰老祖——周明!這一名聲,在魏國,響傳!

此人,被魏國修士,說成了一個神話。

周明,千年之前,離開魏國圓覺谷,遊歷諸國,千里之後,結嬰歸來,在圓覺谷大難之際,一人平定魏國七派!

此人手段驚天,數招之間,讓魏國第一高手——莫希聲伏誅!一語之內,讓莫聖谷聞風喪膽,七派修士噤若寒蟬!

此人,殺人無情,但下手有分寸,未滅盡七派。此人處事圓滑,僅僅索要仙玉,便將諸派仇怨一筆勾銷!

無人願意相信,周明是藉機斂財,更多人相信,周明是要為圓覺谷,立威!將圓覺谷,扶植成一流宗門,甚至…魏國第一宗!

關於周明的身份,猜測不斷。

更有修士追究起此次事端的起因——彌天舍利,並暗暗猜測,莫非魏國鎮國之寶——彌天舍利,已落入這周明手中!

無人知,亦無人敢過問。若說彌天舍利,定要在魏國找一個主人,恐怕也只能是那周明老祖了。

七派修士之外,更有不少散修高手,前來拜會圓覺谷,希圖加入此宗。亦有無數二流、三流勢力,慕名而來,秘法傳信,希圖依附!

對此,宗澤在獲得寧凡同意后,一一答覆,盡數接收歸順、依附!

而這宗澤,亦是在自願被寧凡種下念禁之後,繼續擔任圓覺谷掌門。

半個月,圓覺谷在寧凡一人之威下,宗門鼎盛!

大殿重修,但寧凡,仍默默站在殿外,未離去。

他羈留於此,尚有一個原因。

魏國的太祖荒丘。

而他等待之時,宗澤與侯斂,則在披星戴月,從各宗各派搜集太祖荒丘的消息。

魏國的太祖荒丘,是魏國太祖的坐化之地,其中,留有此人舍利,亦有一身法寶、丹藥。魏太祖,傳言是化神巔峰的修為,所留法寶、丹藥,甚至功法,自然是不凡的。對如今的寧凡而言,有不小益處、

傳言此密地,有五層,層層藏有殺機,一層辟脈難入,二層融靈難處,三層金丹須退,四層元嬰不存,五層,化神亦危!

彌天舍利,自此處獲得,而此處,似彌天舍利級別的寶物,還有不少。

非魏國修士,無法進入,而寧凡持圓覺谷掌門令,卻可以入此荒丘!

圓覺谷中,寧凡微閉雙目,神念內視丹田,丹田中,一個紫金舍利,在其中寂靜沉睡。

在其舍利的佛光之下,煉虛之下,一切修士的天機卜算,都將屏蔽!此乃,至寶!

所有太祖荒丘消息,都已搜集,而寧凡,決議前往此地一探,將魏太祖的一身所留,取走!

但在其動身之時,兩道元嬰修士的遁光長虹,在圓覺谷千里之外激射而來。

而正欲動身的寧凡,目光一凜,收住腳步。

更有無數魏國修士,在感知到兩名元嬰的遁光之後,紛紛朝圓覺谷飛來。

這二人,是雨殿元嬰,來圓覺谷,自然是過問索財之事。

其中一人,老儒打扮,另一人,則是美婦,二人皆是元嬰初期!

長虹未至,老儒的傳音,卻帶著元嬰修士的浩瀚威勢,千里傳來,

「哪位朋友,冒充魏國元嬰,在這魏國之地生事1

這聲音,一經傳出,便帶有一絲特別的意蘊,好似陰陰秋雨、即將襲來的沉悶。

聲音帶著青色音波,每隔百里,那青波都會一盪,而青色更濃,雨意更深。

千里之外,十盪之後,那音波青光更深,朝寧凡所在,狠狠一壓,立刻,寧凡所站之處,千丈之內,所有土石,都在那音波之中,雨意之內,土崩瓦解。

而少數幾個立在寧凡身後、新入圓覺谷的散修金丹,則在音波之下,悶哼一聲,氣血翻湧,紛紛面色大變,退出音波攻擊之內。

面對此音波,寧凡眼光一凜,此音波,無疑是某種法術,模仿的,是古修士大神通的言出法隨,而那雨意,模仿的,則是,雨之神意!

只是這神意,卻是虛幻的、殘缺的,並非真實的,其中更無老儒體悟,與寧凡領悟的神意,根本是天壤之別,只能是偽神意。

饒是如此,寧凡也是暗暗震驚雨殿的底蘊之深了。

老儒及美婦,無疑是雨殿元嬰,來此目的,想必是過問自己搜刮一國的行為。

這音波,有威有形,但應該只是試探,試探自己的虛實。

即便老儒擁有的只是偽神意,但憑此,他的法術也足以提升數成威力,根本不是尋常元嬰初期可輕易抵擋。

雨之神殿,雨界的執掌者,能為其麾下修士,凝聚偽神意,這其中,多半利用到了『神亦石』這種神料。唯有此物,可為修士,傳承神意,批量製造強橫打手。

雨殿,不可小覷,不可撼動,而眼前的老儒,比之黑屍,都不弱分毫,亦是元嬰初期巔峰…

但想憑音波之威,鎮住寧凡,卻是萬萬沒有可能、

「碎1

寧凡眼中,雨意一閃,千丈之內,忽然無端下起微雨,那微雨一降,數百里地界,皆陰雲密布,並於白日,露出缺月,灑下月光!

月光融於雨中,那音波及偽雨意,竟在雨水中徐徐渙散。

而那老儒,驀然面色大變,並非震驚法術被破,而是震驚其他東西!

「雨之神意!完整的雨之神意!不可能!唯有雨殿神使,才能掌握神意,此人,難道是我雨殿中人?1

而寧凡雨中散逸的氣息,則讓美婦俏臉一變。

這氣息,很熟,好似半月前,與女妖一戰的神秘元嬰…不會錯,絕不會錯,美婦精通一種秘術,對氣息的記憶,絕不可能辨識錯誤!

「宋老,此人,是半月前大戰的那人族元嬰!我有十成把握1

「什麼1老儒面色,再次一凜。

半月之前,元嬰之戰,其遺址,老儒見過,戰敗的女妖,也被老儒推斷出,是紫風妖尉。

紫風妖尉,其九紫之術、瞬移飛劍,就連老儒都吃了不小苦頭…但那神秘元嬰,卻在短時間之內,戰敗紫風…老儒自問,若是自己,即便能勝紫風,也是在百息之後,更無法無傷獲勝。

眼前之人,若是那勝過紫風的神秘高手,那麼此人,多半比自己,還要強上一線…

此人,是誰!

周明,周明…這個名字,太過陌生…雨界東南大陸,有這名元嬰高手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