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61章莫聖危險!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幾息后,他都只是一具屍身! 一個個老怪,驚悚望著寧凡,此人絕不是融靈,定是元嬰,必是元嬰,只能是元嬰!如此,才能瞬殺莫希聲! 六派老祖,神通皆弱於莫希聲,苦寧凡下死手,六人合力,亦難活...

四面是廢墟瓦礫,半空中踏天而立的,是一名白衣黑氅的青年。

眼帶寒芒,黑髮如墨,他一人威壓席捲,卻令得圓覺谷一谷之地,人人噤若寒蟬!

那冰碎之聲,已如魔音,深入每一人心中,冰碎人亡,魏國縱橫的融靈老怪,連抵擋拳力的機會也無。

一個個七派金丹,平日眼高於頂,此刻看到青年,卻好似看到什麼可怕之物。那冰碎天地的拳力,絕不弱於元嬰一擊。

七派老祖人物,冰碎之時已各自施展最強保命法術、法寶,仍是狼狽不已,一個個眼角一縮,各是小心警惕。

連同莫希聲,齊齊開始沉思對策。眼前的青年,極可能是元嬰高手。即便不是,那一拳,也足以讓他們將此青年,視為生平大敵。猶其是莫希聲,全力一擊的金輪掌被破,對青年的體術之強,認識最清。

不會錯。輕易破去自己金輪掌,這突然出現、並自稱是圓覺谷老祖的青年,是一名銀骨煉體境界的修士。

銀骨,即便是自己全力出手,也決無多少勝算,能勝此青年。想不到圓覺谷有此人坐鎮,今日圖謀彌天舍利,多半是要無功向返了。

這一點,連掌門宗澤,都不解。圓覺谷,有這麼位老祖高手?

莫希聲面色已從最初的震撼,漸漸平靜。此人要一個解釋,自己等人,能給什麼解釋。

明顯的殺人奪寶,上門踢宗,如何解釋?

或者,這青年,只是索要賠償吧?自己等人,是殺了圓覺谷弟子,但這青年,卻將七派數百融靈滅去,這賬,又該如何去算?

仍細一探,莫希聲等七名老祖,忽而面色一動…古怪,這青年只有不到20的骨齡,且氣勢一退,修為竟只融靈的模樣。

七人對視一眼,皆從彼此眼中看到不解。

難道此人只是肉身厲害,修為卻不高?

若是如此,此人縱然有些手段,但若七人合力,卻也不懼此人。

不懼…那麼七派自無須給此人解釋,相反,倒是此人,要給眾老怪解釋!哪裡來的毛頭小子,仗著煉體術偷襲,冒充圓覺谷老祖,滅七派數百融靈。

簡直是,活膩了!

莫希聲面色一沉,冷啍一聲,

「圓覺谷沒有你這老祖,你究竟是…」

他話來說完,寧凡眼中,寒光一閃!一股驚天殺機,讓莫希聲寒毛豎立,再無法言語半句!

他修道千年,也算久經生死,此刻在寧凡的殺機下,他彷彿回到了最初修真時的那種弱孝無助!

這種感覺唯有面對元嬰老怪之時,才會浮現!失誤!這青年,不可能是融靈,定是元嬰!

他要,殺我!

來不及任何猶豫,墨希聲連噴數口精血,周身化作七丈高大,形同巨人,而周身衣袍盡碎,浮上一片片金色的梵文!在這自損的秘法下,他煉體境界短暫突破了銀光第十境,幾乎已達到銀骨!

只來得及做完這些,寧凡冰冷的聲音,已響徹大殿!

「我說過,我要一個解釋1

寧凡周身,黑芒一點閃爍,周身天地元力浮動,光影一閃間,一個瞬移,好似一柄利劍,僅一個瞬間,已欺身到莫希聲身前。

他來此,是以園覺老祖的身份索財,僅此而已。而索財前,便拿莫希聲的性命,立威吧!

後者的七丈巨身,在寧凡眼中不過尚可而以。單手一揮,一股股冰碎拳芒,帶著雷光,狠狠朝一抓。七丈巨人之臂,足以力敵尋常上品法寶,但在寧凡一抓之下,巨人之臂驟然成冰,並在雷光之下轟隆一聲,炸為粉碎。

那遁法,是瞬移,那雷嗚,是掌御雷霆的天賦神通。莫希聲已是心驚膽寒,慘叫一聲,氣息立刻萎靡下去,煉體修士,每一寸筋骨都千錘百鍊,手臂一斷,煉體境界立刻回落。

他連退數十步,方才穩住身形,每退一步,氣勢都更虛弱。

眼中則只剩恐懼!

沒有給莫希聲任何喘息之機,寧凡周身黑芒連閃,數次瞬移,好似化出數個幻身在莫希聲四面及頭頂,五掌幾乎是同時拍出,一併轟在巨人身上及天靈!

五道筋骨粉碎的聲音傳出,莫希聲血如泉涌,身如爛泥,再難維持法相,搏命神通,就些破去!

一身煉體術幾乎廢得乾淨,但他根本升不起怨恨的心思,心中已不顧一切,只剩逃命二字!

咬破舌尖,莫希聲施盡全部法力及最後幾口精血,周身化作一縷輕煙,沉沒到土裡,以比半步元嬰更快一分的速度,朝遠處急遁。

此術,竟從寧凡眼皮下逃脫,讓寧凡大感詫異,若他沒看錯。莫希聲施展的竟是上古神魔失落神通——土遁術的仿照法術。

即便是仿照法術,也不是非神魔體可輕易施展。所以,莫希聲才會被土遁術耗去如此多的法力、精血吧。

莫希聲遁入土中千丈以下逃跑,即便以寧凡煉體術,也無法轟碎千丈土層,將其捉出。

人下不去土,神念卻能下去。寧凡周身氣質一變,眼神更冷,臉浮黑紋,周身好似濃墨一點爆敢,化作千萬道墨色劍念,同樣沉入土中追去。

此術一出,其他六派老祖,立刻齊齊驚呼,

「什麼?此人已如此厲害,竟還會莫聖一類遁入土中的法術,莫聖豈不是危險了?」

六派老祖萬萬沒想到,魏國第一高手墨希聲,竟在寧凡手上毫無還擊之力。甚至,當莫希聲施展出土遁術之時,所有老怪都篤定莫希聲能逃,但那寧凡竟好似附骨之蛆,仍有手段追趕!

而諸老怪的驚呼,卻只換來侯斂的冷笑。

莫聖危險了?豈止是危險了,這墨流分神術,可是瞬殺數十妖族的絕強法術,而那寧凡,可是連元嬰女妖都能生擒的凶魔,區區莫希聲,一個看到紫風妖尉就望風而逃的修士,也就敢欺負圓覺谷而已,豈能是寧凡對手…

「莫希聲死定了1侯斂放聲冷笑。

「胡說,莫聖可是我越國第一高手…」

幾名老祖剛欲反駁,卻立刻在一聲劍鳴與慘叫中收了口,目露震驚!

圖覺谷二十裡外,大地被無數墨色劍氣炸開,炸響之處,地裂千丈,劍鳴驚霄,數里之內,劍氣過處,寸草不生。

而讓所有老祖震驚的,不僅僅是墨劍異象,還有那無法被劍氣淹沒的一聲慘叫,一命嗚呼!

莫聖的慘叫!

莫希聲,死了?!

劍鳴未歇,寧凡已提著一具血肉模糊的屍身,瞬移而回。

莫希聲的屍身,他竟真的死了?!

死了,死了…魏國第一高手…死了!

若是一番苦戰,眾人也能接受,但結果卻是極快之間,就便一面倒地分出生死!

從莫希聲狂言,到其身死,僅僅十幾個呼吸的工夫,十幾息前,莫希聲還是張狂的莫聖,十幾息后,他都只是一具屍身!

一個個老怪,驚悚望著寧凡,此人絕不是融靈,定是元嬰,必是元嬰,只能是元嬰!如此,才能瞬殺莫希聲!

六派老祖,神通皆弱於莫希聲,苦寧凡下死手,六人合力,亦難活命。而若是逃跑,他們既無遁術,快過瞬移,也沒有類似土遁術的秘法。

即便有,又能逃過那墨色劫殺么…那種化為墨色遁入地底的神通,實在是諸老怪生平僅見…

怎麼辦?!若寧凡在此,盡諸魏國七派高手,便是雨殿元嬰,都來不及救援!

若他殺人,誰能逃脫,誰能抗衡?!

「我要一個解釋,在我未滿意前,誰都不許離開此地1

寧凡目光掃過,但凡被掃過的老怪,立刻渾身冷顫,低下了頭…

宗澤很快意,望著莫希聲破爛屍身,激動難平。六大派老祖,在圓覺谷大氣都不敢出,這恐怕是圓覺谷立谷以來,最風光的一次。對這不知從何而來的老祖,他充滿感激!

「侯斂,此人當真是我派老祖…」

「千真萬確…這老祖雲遊一千餘年才歸來,掌門不知也不奇怪1

「罷了,不論他身份如何,他都是我宗恩人…他說是老祖,那便是了。」

宗澤與侯斂傳音之時,六派老祖,卻在惶恐…

而終於,魏國第二高手——南寧谷的老祖,苦澀、恭謹問道,

「不知閣下想要什麼解釋,才能滿意…」

「仙王。」

寧凡收了殺機,微微一笑。

而所有六派倖存的老怪,皆愣住了。

敢情此人,是來謀財的…

原來給錢就夠了,早知如此,莫聖又何必拼了性命…錢買命,多小的事啊!冤,莫希聲死得太冤了…若他知曉他可破財保命,卻枉死,定悔得腸子都青了…

「不知閣下想要多少仙玉…」

「金丹初期兩萬一人,中期四萬,後期八萬,老祖么,二十萬,怎麼,不貴吧1寧凡語帶威脅道。

「什麼!你兗敢勒索我二十萬仙王,你可知道,我與雨殿的…」老祖之中,白門樓似有不滿,但立刻,寧凡目光一寒,一個瞬移,出現在白門樓身後,一指按下!

白門樓面色大變,立刻催動煉體術,眼眶更加凹陷,瘦若骷髏,但肉身防禦,卻提升到銀光第八境的巔峰!並升起一道邪意的紫光防禦。

但在寧凡一指之下,其紫光防禦,立刻化作碎片崩潰,一指點在胸口,白門樓立刻吐血重傷,倒退而飛,重重砸落,而爬起來的第一件事,不是逃命,而是,解下儲物袋,雙手奉上,並倉皇解釋,生怕慢了一步,便被寧凡滅掉!

」這是二十萬仙玉,請閣下停手!白某知錯1

「四十萬1寧凡冷冷道。

「這麼多,這…好,我明白了…晚輩仙玉不夠,可否以法寶抵償…」

「器靈法寶,三轉丹藥,嬰級功法,其他不要!記住,這是命令,不是談判,你們沒有選擇的餘地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