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60章給我一個解釋!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我記下了,記下了1 「記下么,可惜,稍後老夫會對你搜魂滅憶,你什麼也無法記下,且便是記下,你能奈老夫何?憑你金丹初期的修為,再苦修五百年,也不是老夫對手!死吧1 莫希聲哈哈一笑,掌力,...

圓覺谷,此刻,正處於一片蕭肅。/../

掌門宗澤,此刻正襟危坐於大殿中,白眉白須,細汗深處,平日震驚的面容,今日頗為緊張。

金丹初期,本應喜怒不形於色,但今日圓覺谷危難之時,他卻無論如何,無法鎮定。

大殿中,共有七派修士,數百人,虎視眈眈,望著宗澤!

「宗澤!交出彌天舍利!我莫聖宗,可是打探出,你宗長老侯斂,已於數日前,自太祖荒丘,獲得此舍利!此乃魏國傳國之寶,你圓覺谷該不會想一家獨吞吧1

一名紫色袈裟的老者,鬚髮皆銀,不怒自威,在其問話只是,金丹巔峰的氣息,在大殿中橫掃!

在其氣息下,宗澤叫苦不迭,更是無力抵禦其威壓。

金丹初期,與金丹巔峰,其實力根本是天壤之別,眼前的紫衣袈裟,乃是魏國七大派中七名老祖之一,名莫希聲,人稱『莫聖』!一聲手段,非比尋常,金丹中期,連其一掌都接不下

而莫希聲發話后,立刻,其他六派也紛紛詰難起來。

「宗澤!交出舍利,我白門樓,今日不在你宗門尋事1一個白衣青年,一頭白髮,語氣陰鶩,顯然是個魔道高手。

「彌天舍利,此等至寶,不是你區區二流宗門配擁有的1一國字臉老僧,亦是老祖人物,語帶凌厲。

「交出舍利!否則今日圓覺谷,滅1

「宗澤,你莫要冥頑不靈1

一個個威脅之聲,在大殿此起彼伏,但宗澤,卻唯有嘆氣應對。

彌天舍利若他圓覺谷真有此物,宗澤一定交給七派,以求安寧,眼下七派老祖,皆不是宗澤得罪得起的狠人。

他圓覺谷,包括宗澤與侯斂,總過兩個金丹高手,還都是初期,便是遇上一流宗門的金丹長老,都不是對手,何況莫希聲等七大派老祖,齊聚圓覺谷,隨便一人,都有踏平圓覺谷的實力。

交,若有舍利,他一定交!可是,他沒有啊!

確實,第一個發現舍利消息的,是他圓覺谷弟子!確實,長老侯斂,帶著一隊沙彌弟子,去獲取此舍利。但豈料,如今恰逢魏國妖亂,四面妖起,而從時間看,侯斂應該早就返回宗門的。

宗澤不笨。

既然七大派來圓覺谷尋事,那麼他們必定是獲得了侯斂奪得舍利的確切消息。

而侯斂,獲得彌天舍利,至今未歸宗門,不是死於妖亂,就是私自攜寶逃脫,也可能是被七派老祖其中一個獲得,卻不動聲色,嫁禍圓覺谷,掩人耳目、欲蓋彌彰

難說,難說,修界之中,人心叵測,誰知道如今彌天舍利在哪裡?

七大派老祖,不乏頗通卜算的高手,但這彌天舍利,偏偏足以屏蔽一切天機,讓這些老祖人物,根本卜算不出,舍利下落。

若是侯斂攜寶私逃,則宗澤,定恨極了此叛徒,遺禍宗門。宗門,必滅。

若侯斂死於妖亂,則宗澤縱然有百口,今日也無從解釋,他拿不出舍利,則宗門必滅,而七大派或許會在滅門之後,搜索一番無果,或許會對宗澤魂魄搜魂滅憶,一番確定后,才會確信,圓覺谷,並未獲得此舍利。

若七大派老祖中,有人獲取捨利,嫁禍圓覺谷,那圓覺谷,亦是必滅無疑,唯有死人,才能讓所有舍利線索,中斷

「哎我宗澤,到底積了什麼罪孽,竟然會被七大派逼得走投無路」

宗澤悵然閉上眼,神情最終平靜。

罷了,罷了,無論舍利去了哪裡,今日,難逃一死。

「宗澤,彌天舍利,你是交,還是不交1莫希聲最後一次質問。

「我沒拿舍利以心魔發誓1宗澤苦澀道。

「哼!冥頑不靈!如此,諸位道友無需留情,我等今日,踏平圓覺谷,也要找出舍利1

莫希聲話音一落,七大老祖,俱是神情一冷,殺機暗動。

他們或正或魔,但不論正魔,在關乎彌天舍利這種傳國之寶的事情上,無人會心慈手軟!

一個個圓覺谷小沙彌,在數百七派修士的殺氣下,微微顫抖。

更有無數弟子,跪下,苦苦哀求掌門,莫要因為一個舍利,禍害宗門。

殺機一動,立刻便有數名小沙彌,被血祭。

宗澤眼中,露出一絲恨意,他睜開眼,怒吼道,

「莫希聲!老夫說過,沒拿舍利!便是拿了,此事也與我宗門弟子無關,你安敢如此1

「好!好!區區一個金丹初期,敢對老夫大呼小喝!你,必死!你宗弟子,一個也不能活1

莫希聲冷笑一眼,殺機已動,周身泛起一陣陣金光,梵音不斷,其手掌,好似化作純金之色,一掌朝宗澤隔空一拍,絲毫法力不用!

但梵音忽而化作一聲聲金輪,在大殿之上不斷旋轉,並凝成一個足有百丈之大的純金巨掌,連指紋都是金色,將大殿殿頂掀翻,一掌朝宗澤按下!

嬰級下品煉體術,金輪掌!

金輪每一轉,那掌力便再次提升一成之多!

這一掌,實在已是莫希聲必殺一擊。他乃禪修,一生煉體,已處在銀光第九境界,距離銀骨之境,都不遠!

便是尋常元嬰修士,他也可接下三兩招!

一掌之威,讓其他六大老祖紛紛噤若寒蟬,便是其他六大老祖,皆是金丹巔峰的人物,也無人能毫不受傷之下,接下此掌!

而被掌力鎖定的宗澤,僅僅被掌風波及,體內已仙脈欲斷,金丹,欲碎!

接不下,無法接下,唯有一死!

但他不甘心,不甘心吶!因為修為低下,而被人欺凌,這種感覺,讓他,不甘!

「莫希聲!此仇,我記下了,記下了1

「記下么,可惜,稍後老夫會對你搜魂滅憶,你什麼也無法記下,且便是記下,你能奈老夫何?憑你金丹初期的修為,再苦修五百年,也不是老夫對手!死吧1

莫希聲哈哈一笑,掌力,鎮壓!

宗澤渾身浴血,玉座崩碎,而他好似一個血人,被掌力按在地底。

死了,就要死了

但在這一刻,一股比莫希聲更強數倍的氣勢,在圓覺谷回蕩!

整座大殿的空氣,忽然被一股寒冰之力所冰封!

隨著一聲冰碎的拳響,那連元嬰修士都要費些手段接下的金輪掌。竟在冰碎聲中,金輪粉碎,掌力爆散成金光消逝!

而拳力不減,冰碎不斷,一連串破碎聲中,一個個七派修士皆被拳力波及,融靈修士,幾乎一個照面,便紛紛爆散成血霧。

七派數十人金丹,即便各個煉體不凡,卻在拳力之下,盡皆重傷!

就連七派老祖,亦是各個狼狽之極,而掌力被破的莫希聲,更是一口,金血噴出,平生第一次,眼中浮現的不是狂妄,而是驚恐!

他猛然抬頭,卻見大殿破碎的天空上,一個白衣黑氅的冷漠青年,一手拎著侯斂,另一手,冰力未消。

僅僅一個目光,卻讓莫希聲感到劍刺般痛處,識海都要粉碎一般!而他結結巴巴,再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此人,此人此人是誰1

「我乃圓覺老祖現在,我需要一個解釋1寧凡聲音冰冷,在此聲音下,之前一個個囂張至極的七派修士,卻全部低下了頭,竟不敢直視其目光。

此人,竟說他是圓覺谷老祖?!圓覺谷,有這等高手坐鎮么?!

此人,究竟什麼修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