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58章紫風妖尉(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我沒說要殺他啊我只是,不能讓他這麼輕易離去而已。」 寧凡臉上紋路消逝,冷漠消散,忽而一笑。他料到,殷素秋會為此人求情,因為殷素秋,是個喜歡惹麻煩的女人。 不過寧凡,本就沒想過殺侯斂,...

被妖族追殺,禪修侯斂,立刻愁苦望著寧凡,暗暗思索向寧凡等人求助的可能性。www.Kanshangni

他賴在七梅樓船之上,與寧凡客套,是有心與寧凡攀攀關係的,奈何寧凡只隨意應付他,根本連好臉色都不給他。

這讓侯斂極為憋屈,自己堂堂金丹老怪,跟一個融靈小輩搭話,是寧凡無上榮幸了,這寧凡竟敢無視自己

若非這寧凡帶著兩名老祖人物出行,且那兩名老祖還對寧凡馬首是瞻,侯斂萬萬不會跟寧凡客套。他猜測,寧凡必是大宗門的公子,甚至極可能是元嬰老怪的後輩,否則如何能有兩名老祖護衛?

但即便是元嬰老祖的後輩,未免也太傲氣了埃怎麼說,也該和自己客套客套不是?

侯斂心中憋屈,更是暗暗腹誹寧凡,但臉上,卻仍掛著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有一句每一句的賠笑。

但當這陣妖風升起的時刻,所有殺機,俱都鎖定在侯斂身上之時,他再也笑不出來,面色大變。

若這些妖族,仍是為『彌天舍利』而來,他將難以自保!

而深思熟慮后,他並不認為,寧凡這種冷漠之人,會出手幫他

目光落在殷素秋上,侯斂眼神一閃。

此女倒是心軟,上一次,也是此女先出手救自己,不如,先跟她求救?

侯斂心中一決,立刻作出微微緊張的表情,哀求望向殷素秋。

「又,又來了!殷,殷仙子,救我1

「莫怕,有我在,豈容妖孽傷人1殷素秋俏臉正色,毫不猶豫解下水晶手鐲,欲滅殺這些妖怪,對她而言,除魔衛道,救死扶傷,就如同家常便飯。

這是個愛管閑事的女人,有她在,寧凡永遠不缺麻煩的

但這一次,她卻被寧凡一把抓住皓腕。立刻,殷素秋俏臉一紅,目含嗔怪,大庭廣眾之下,寧凡竟敢輕薄自己

「你你幹什麼你放手1

「等等,我想確認一下,這些妖族,想殺誰。」寧凡目光微凝。

很奇怪,七梅樓船之上,明顯有諸多高手,但這些妖族一出現,立刻殺機齊齊鎖定禪修侯斂。

不合理這批妖若是想攻擊七梅樓船,理應鎖定最強修士,即便看不出自己厲害,也該先鎖定景灼或殷素秋但這些妖族,卻齊齊鎖定侯斂事出反常即為妖。

這要妖怪,攻擊侯斂,出於什麼動機?

若非這些妖怪,與侯斂有生死大仇,那麼,便是侯斂身上,有讓這批妖怪,動心的寶貝!

仇怨的理由,被寧凡否定。區區侯斂,膽小如鼠,修為低劣,能對金丹後期妖族,產生什麼仇怨?

那麼,必定是這侯斂,身懷異寶了。

寧凡回想著侯斂的話,似乎侯斂曾提到,自己是與宗門沙彌,帶著某件寶物歸宗。

頓時,其目光一閃,有七成把握確定,侯斂身懷寶物,且此寶物,能讓妖族瘋狂追殺

以寧凡心智,心思百轉間,便將侯斂的底細看破。

難怪這廝不敢一人回宗門,反倒賴在樓船之上,其身懷寶物,必定珍貴之極。

如此好的寶物,上了七梅樓船,自然不能落在那些妖族手上,當然,也不可能再歸侯斂所有。

「此物,歸我1寧凡心中一決,立刻對殷素秋微微一笑。

「且莫救他,接下來的事,交給我1

「可是好吧。」殷素秋被寧凡握住手腕,心思紛亂,只求寧凡速速放開她,其他的事,似乎都不重要了。

而在寧凡的縱容下,數十妖怪,紛紛攻擊其七梅樓船陣光,使得樓船於空中,劇烈搖晃起來。

且那些妖怪,一邊攻擊大陣,一邊厲聲威脅道,

「人族!交出『彌天舍利』,留爾等全屍!不久之後,『紫風妖尉』便要來此,即便你有兩位金丹巔峰、半步元嬰的高手,也唯有必死的1

一聽這批妖族,指名要彌天舍利,侯斂立刻面色一變。

而聽聞紫風妖尉之名,侯斂瞬息間,露出驚駭之極的神情。

「紫紫風妖尉!是那元嬰初期的紫風妖尉!哪個瘋女人?!她要來?1

侯斂的表情,開始絕望,原以為抱上大腿,可以將舍利帶回宗門,想不到,終究是要被妖所搶。

要知道,此物可是某個宗門小沙彌,機緣巧合,在魏國『太祖荒丘』所獲得。

彌天舍利,相傳為魏國立國之時的鎮國之寶!其名舍利,自然是魏國太祖死後所化,其名彌天,則是因為其屏蔽天機的逆天之效!

下級修真國,也不過是後世子孫不肖導致魏國沒落,但每一國的老祖,能立一國,定然都是攪動風雲的人物。

相傳佩戴彌天舍利之人,便是精於推演的化神巔峰老怪,都無法測算出此人天機,甚至,一些煉虛級老怪,都無法通過卜算,算出此人行蹤、來歷。

此物,可謂珍貴之極如今,恐怕要拱手相讓了。但讓侯斂想要哭爹罵娘的是,這群妖怪,莫非是傻子不成!威脅人,話都不會說!什麼叫交出舍利,留你全屍!全屍不全屍,還不是都得死!那樣的話,自己交出舍利,有個屁用!

罷了,罷了,遇到這群不通情理的迂腐妖族,自己也算倒了八輩子血霉,多半是要死在這樓船之上了。

即便這船上,有兩名老祖高手,但在元嬰高手掌下,金丹老祖,又能如何

「哎,彌天舍利我帶著此至寶,應該可以屏蔽任何高手測算天機的,為何這批妖族,總能找到我的位置死了死了,這次怕是真的神仙難救了」

侯斂嘆息連連,樓船之上,各人亦是面色各異。

景灼與殷素秋,聽聞『元嬰初期』四字,面色皆變。不過想到寧凡的厲害,雖然忌憚,卻也沒太過慌亂,暗忖小心應付,應該無礙。

而寧凡,在聽到『屏蔽天機』四字,立刻目光一閃,似有決絕。

原來這侯斂身上所帶寶物,竟然是某種屏蔽天機的寶貝?!若當真如此,此物,卻可以說是寧凡最需要的東西了。

如今寧凡最怕的,不是元嬰高手,而是精於卜算之人。似吳國的元嬰老怪——神算老人,便以卜算手段,算出自己寧黑魔身份,而為寧城惹了一次大劫。

自己此去無盡海,勢必得罪無數勢力,甚至,一入大晉,便極可能會因為私藏花妖,而與鯉伴妖將交上手化神老怪,如今的寧凡無論如何無法戰勝遇上,唯有逃!

若有著屏蔽天機的彌天舍利,自己非但不用擔心被那妖將識破身份,更不用擔心日後得罪大勢力,被人追殺,甚至被人一怒之下、牽連越國

此寶,他寧凡,要定了!

「侯斂,彌天舍利交給我吧。」寧凡微微一笑,激發一絲神性,看起來,慈悲如佛。

而侯斂,幾乎要感動哭了。

這彌天舍利,如今可是燙手山芋啊,拿在手上,便要得罪元嬰老妖,交給妖族,又不能保命。寧凡要走此舍利,莫非,是憐惜自己性命,想要救自己?

不過,若是將舍利,送給寧凡,會如何呢?

順勢潑個髒水給寧凡,就說上一次的妖族,都是寧凡殺得,這樣自己,就與舍利、與妖仇撇乾淨了,應該就不會再被妖物盯上了即便那些妖怪,相比也不會分散兵力,追殺自己了吧,畢竟樓船上兩個老祖人物,也足夠他們喝一壺的,在紫風妖尉趕來之前,應該沒有妖怪有能力追殺自己

把舍利交給寧凡,似乎有一絲活命機會,禍水東引不要,試試?死中求活?

若不成,則死。若成,則寧凡死,自己活。

管他的,試試!這修界,不就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么?哦不,是貧僧,阿彌陀佛

他小眼滴溜溜一轉,心意一決,立刻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紫玉玉盒,其中盛放的,是一顆梵音縷縷的舍利!

彌天舍利!

將此物交給寧凡,侯斂不舍,但為了保命,則一切,都不足道了。

「周明道友,你既然需要此物,此物,便送給你了,貧僧還有要事,就先行告辭!先行告辭」

侯斂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一把將紫玉玉盒交到寧凡手上,雙手合十,呼句佛號,立刻遁出陣光,化長虹離去。

他小心翼翼,心存試探,若出了大陣,妖怪們還攻擊自己,則自己再次厚臉一次,上樓船躲一躲吧。

而讓侯斂喜悅的是,隨著舍利交給寧凡,所有妖怪的殺機鎖定,立刻從自己身上移開,轉移到寧凡身上。

好!這下,可是暢快逃命了!

他一道遁光,直奔遠方,絲毫不管寧凡等人生死。

對於侯斂的不仗義,殷素秋秀眉一蹙,暗道自己救錯了人。

倒是寧凡,絲毫不古怪侯斂的舉動,他早就一眼看破侯斂的心思,並篤定侯斂會將舍利交給自己、為求保命。

對於彌天舍利,他志在必得。

對於那紫風妖尉,他在聽聞此人是元嬰初期,且是女妖后,非但不懼,反倒,升起另一種心思。

此女,既然是元嬰女妖,說不準,又是那鯉伴的伴生之妖,和那茶花女多半一樣。

或許此女亦是極丑,但,既然有元嬰修為,則此女必定是大好鼎爐,丑又如何,能用就好若她自己送上門,寧凡,絕不會放過!

大晉的妖潮,原本讓寧凡忌憚,但如今,他忽然升起一種大膽猜想。

該不會,大晉的妖潮中,主力是那十二名伴妖?而所謂的十二名伴妖,都是女子?

如此,自己要不要瞞天過海,將鯉伴妖將的十二名伴妖,都給搶了!

對大晉之行,寧凡忽然升起一種特別的期待,自己《陰陽變》的突破,說不得,要落在大晉之行上。

在他接過舍利的一刻,所有妖族俱都將殺機,鎖定向他。

這些妖族,眼見搬出了紫風妖尉的名頭,眼前的區區融靈小輩,卻仍敢奪走舍利,自然是極其震怒。

對逃跑的侯斂,則絲毫未放在心上,區區金丹初期的螻蟻,日後再殺即可,此刻,先搶舍利!

「人族!你好膽!明知我等要定此寶,進獻妖將大人,你竟還敢擅取此物!你死定了1

「是么」

這一刻,寧凡收起所有笑容,閉上眼。再睜開時,全身瞬息間,好似化作一塊萬年不化的寒冰。

他眼神冷漠,而左臉之上,漸漸浮現出一道道妖異的黑色紋路,殺機,在漆黑的眸光中浮動。

而一股絕強的氣勢,堪比元嬰,在其周身升騰。劍念如墨,橫掃而出,帶著刺破雲霄的凌厲劍鳴,立刻,妖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遮天墨色,以及,誅絕一切的劍氣!

此為,墨流分神之術!

此驚變、氣勢,大大出乎所有妖族的預料,無人想到,區區融靈修為的寧凡,會隱藏如此之深,而寧凡,根本每個妖族任何思考的機會。

下一個瞬間,寧凡身形彷彿爆散一般,得一聲,消失無影,化作無盡墨色劍光,在長空亂斬,劈刺,削切,絞殺!

好似一點濃墨,在晴空潑開,而但凡被墨色沾染的妖族,立刻慘叫一聲,被劍光斬為血泥!

不過一個照面,數十名妖族,俱化作肉泥,血濺長空!

甚至那金丹後期的妖魔,仍保留著囂張的表情,卻已永遠定格,連自己已死的事實,都未意識到。

等他意識到之時,妖身已經一片片切割、碎裂,妖魂已然一絲絲絞碎,妖丹更是一顆顆碎成粉塵,慘死於墨色劍光之中!

「好好強比紫光妖尉更厲害」這是那妖族,最後一次顫抖的思考,帶著無邊的恐懼!

墨流分神之術,此術為寧凡黑衣化身結嬰所領悟,是連天一子都可一擊必殺的絕強之術!非元嬰修士豈能抵擋,而區區小妖,便是金丹修為,又何足道哉!

重新化身浮現的寧凡,手捧紫玉玉盒,目露冷漠。

彌天舍利,到手了!但事情,仍未完!

他目光冷冷望向獃滯的侯斂,字字如劍,

「我讓你走了么1

這聲音,冰冷地讓侯斂冷顫,銳利地讓侯斂心神刺痛。

今日,恐怕是其一生之中,最最震驚的一日,因為他見識到一個狠人,一式法術,滅殺數十名高手!

而寧凡的元嬰級氣勢,讓侯斂心驚膽寒。那無盡墨色劍念中,他好似釘子釘住長空,再無法挪動腳步,目光根本不敢對上寧凡目光。怕,很怕!那是一種生死不由自己,全憑寧凡一意而決的感覺!

「怎怎麼可能!那周明,竟是竟是元嬰高手!我竟然想坑這種老怪,我真是活膩了!他說不讓我走,是不是,想殺我!怎麼辦,怎麼辦!被元嬰老怪盯上,豈能逃掉!必死,必死啊!可我不想死」

侯斂被寧凡殺機鎖定,徹底六神無主。

這一刻,只要能活命,他甚至願意出賣宗門,換寧凡不殺之恩。

他雙膝一軟,跪在長空,再不要臉面,結結巴巴地求饒。

氣節他沒有,場面自是極其不堪,讓殷素秋,露出鄙夷之色。

只是雖然鄙夷,她卻不願寧凡再殺人,不願而她亦不解,已寧凡的個性,面對數十人妖族,應該憑肉身之強,便足以橫殺,何須施展最強之術?

她微微咬牙,有些話,可能會讓寧凡不喜,但她仍要說的,

「寧凡,不要殺他可否,手下留情」

「殺他,我沒說要殺他啊我只是,不能讓他這麼輕易離去而已。」

寧凡臉上紋路消逝,冷漠消散,忽而一笑。他料到,殷素秋會為此人求情,因為殷素秋,是個喜歡惹麻煩的女人。

不過寧凡,本就沒想過殺侯斂,只是嚇嚇他而已。這侯斂,無需殺死,留在魏國,還能有不小用處。這種膽小之人,一旦種下念禁,則必定是永生不叛之人。

無他,這種人,怕死。

他不殺侯斂,但要種下念禁。

而之後,或許還有一場不算大戰的大戰吧

紫風妖尉,此女,可能逃出自己手掌?若她,來送死的話

寧凡一點瞬移,好似一個黑點,在蒼天之上一閃,瞬息間,已提著遠逃的侯斂,拎小雞一般,回到樓船。

雖然這種手段,對侯斂而言,有些羞辱了,但總算,寧凡沒對侯斂,動殺心。確定了此事,殷素秋微微鬆了口氣,心中,卻是輕輕一盪。

「謝謝」她深深看了寧凡一眼,轉身返回樓船。

她以為,寧凡願意放過侯斂,僅僅是看她的面子了,心中的小感動,此刻難以遏制。

景灼,倒是旁觀者清,看穿了寧凡心思。剛才他是想出手的,但寧凡,卻以最恐怖的手段,滅殺了群妖。

如此大費周章,自然是要威懾侯斂,威懾侯斂,自然是要收服了。收服侯斂,恐怕是想在魏國,埋下勢力。

恐怕這侯斂的宗門,是要易主了。

而其宗門的仙玉,亦會皆歸寧凡所有。

甚至,寧凡極可能扶植侯斂之後,借侯斂宗門名義,在越國搜刮仙玉,己身卻置之事外。

說到底,寧凡還是想借侯斂斂財啊當然,若不是看在殷素秋面子,寧凡多半會折磨一下侯斂。殷素秋的面子,卻是也算幫了侯斂一個小忙

這一連串的心機,幾乎在妖族出手之時,就已成形。景灼自問,他也想得到這樣的斂財手段,但他可是千百年的生死閱歷,方才有此心智。

但寧凡,卻修道不超過20年,心智已妖

「他到底是怎麼修兩20歲,實力如此之強,心智更是狡猾如狐難以對付,這種人,一旦為敵,恐怕一聲都是噩夢幸好當日,我找神算老人算了第二卦,否則我便是落得,紫陰的下場了」景灼深深感嘆,並慶幸。

慶幸自己一生中,做了最明智的決定,交好寧凡。

慶幸寧凡賜予了雲華夫人更悠久的『生命』,讓他夫婦,有望長相廝守。

世上最可怕之人,不是修為多強,偏偏是寧凡這種性格之人,最為可怕、難纏。

此人心狠手辣,膽大包天,做事果斷,冷酷無情。偏又膽色過人,心思縝密,意志堅定,狡猾如狐。

這種人,一生一世,不可得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