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57章彌天舍利(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眉。 自己要來大晉,借傳送陣前往無盡海,偏偏大晉妖潮起,妖兵亂 妖兵妖族很難統一,除非有將,既有妖兵,必定有將,那將,難不成是那個血鱗男子鯉伴? 如此,自己帶著花妖,進入大晉,...

越國多水,宋國多山,鄭國,多戰,多亂多墳。-

這裡,魔道幾乎碾壓正道,而魔道間,廝殺不斷。

樓船路上,看見一座座宗門廢墟,不奇怪,唯一讓寧凡感嘆的,是青山碧水間,荒煙蔓草里,都有無數的無碑墳塋。

鄭國很亂,又添妖亂,國中修士,每日都要死去很多,而總有人,為他們立墳。

這是鄭國修士的傳統,若有餘力,遇見死修,定為之立墳,不護其生,護其死。

殷素秋不喜歡鄭國的氣氛,她討厭這種爭鬥不斷的風景,但寧凡,目光卻始終望著一座座荒墳。

無人知,這墳中葬的是男是女。

無人知,這墳中葬的是辟脈小輩,還是金丹老怪。

一生追求,都在死後,塵歸塵,土歸土。

鄭國或許很亂,但這傳統,卻是讓寧凡感慨、艷羨。

生之時為仇,死之後,卻可為你立墳這種豁達,越國修士不如,宋國修士,更加不如。

於是,在寧凡眼中,一座座荒墳,都成了絕妙的風景,而他的心境,隱隱有了提升。

一入修界,你便不知那一日會死即便你是高高在上的元嬰修士,也可能遇上一個強橫之極的化神老魔,死得不知不覺

世上誰人可不死,但比死更難的,是死後,有人為你立墳。

花死我葬,我死誰埋

「這墳,能看出什麼門道,難道,你想挖墳?」殷素秋目光古怪望向寧凡。

「我就這麼讓你有成見么」寧凡頗為無奈,微微閉上眼,肅然道,

「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鄭國,有『生死大道』,但這道,卻超過了我的理解,我無法領悟但這滿山的荒涼、孤獨,卻對我,有莫大好處」

寧凡的話,讓殷素秋微微沉吟,這樣的寧凡,讓她陌生、感覺高不可攀。

她殷素秋,站在正魔兩字間,堅持正道,已頗為自負,但寧凡所看的,卻是天地大道

白日修鍊,傍晚聽簫,夜色看墳。

感悟妖血后,五百種小妖術,被寧凡一一習得,並從最簡單的火念術開始,苦苦修鍊。

傍晚簫聲,則讓寧凡的心魔,越來越沉靜。

而夜色中,一幕幕荒墳,則讓寧凡的雨之神意,孤獨韻味,更濃。

四個半月,鄭國之旅。

這段旅途中,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寧凡的妖術進步。

五百種小妖術,諸如火念術、水念術等五行念術,亦有複雜一些的冰念術、熔念術。亦有極為實用的讀血術,以及妖魔鬼怪最常用的附身術。

名為小妖術,但一個個妖術,卻門檻極高,最低品階都是靈級。

念術本就難學,而妖族唯有到金丹境界,才會面臨一次選擇,化形為人,或者,保留妖身。當然,那些真靈妖族,血脈強橫,可以兼而有之,但對於普通妖族,必須面臨這樣一個選擇。

而化形為人的妖族,最低也是金丹修為,這便是修鍊小妖術的啟蒙時段。

這些小妖術,繁瑣、簡易,威力比不上丹級、嬰級法術,但一個個,卻皆不容小覷,每一個小妖術,都是上古大妖留傳。

其中,蘊含著化繁至簡的道理。

妖術注重掐訣速度,與法術不同。法術唯有不純熟時,方才必須掐訣,到了熟練境界,修士往往揮袖、彈指,便可釋放法術。但妖術,與法術有著本質區別。

法術是修士以體內法力,轉化攻擊防禦。

妖術卻是妖族以念力,勾動天地,借來天地的法力。而連接妖修與天地間的,那一絲聯繫,便是,指訣!

初時,寧凡的掐訣速度極慢,往往十個呼吸,才能施放一種最簡單的火念術。

但隨著時間流逝,寧凡指訣越來越純熟,從十息一術,到三息一術,再到一息一術。

他往往站在晨風中,微閉雙目,指訣飛速變換。

即便最簡單的火念術,也有數十個指印,但寧凡一個呼吸,便完成術式。

其指影,快到殷素秋咋舌,她平生見過掐訣最快的修士,恐怕也不過如此了。

當指影越快,寧凡則感覺自己與天地的聯繫,越緊密。

他起初修鍊妖術,為的便是神妖魔同修。他法力到了瓶頸,煉體術也無法突破《巨骨訣》第三層,卻正好可以修鍊妖術,提升妖力。法力無法提升,但修鍊出的妖力,與法力融合后,卻明顯使得寧凡法力品質提升,比同階修士更加醇厚,釋放的法術,威力也更強。

而最讓寧凡在意的是,修鍊妖術,或許不僅僅是提升妖力那麼簡單那與天地融合為一的感覺,太過玄妙。

傳言,曾經十億世界的仙皇,便是一個絕世之妖。

而仙皇所創的四天九界中,妖術無疑更親近天地

時光在流轉,寧凡在蛻變。

他開始修鍊《山茶經》,他雖為羽妖血脈,但其妖力,不過剛剛修鍊,尚未定靈。

他身懷冰、火法力,眉心凝聚雷星。不知覺中,已身懷水、火、金三行靈力,稱他是另類的三靈修士,都不為過。

而他既然修鍊妖術,便不願再修鍊水、火、金三靈,而想從木、土中選擇。

金木水火土,他五行已得其三,《山茶經》又是木靈妖功,修鍊此功,寧凡將身懷四靈,堪比四靈修士!

四靈能掌握四屬性法力的,無一例外,都是元嬰之上的修士。

常人結嬰,最難之處,莫過於感悟五行,凝聚五靈,在本脈之上,凝出其他四行靈力的虛脈,並五行合一,凝結元嬰。

寧凡修鍊《山茶經》,便可身懷四靈,而他若再尋一種比《巨骨訣》更厲害的土屬性魔功,勢必可以將最後一行土行,修鍊!

如此,他五行皆備,結成元嬰,至少比尋常修士少了百年感悟天道的時間!結丹之後,結嬰,或許並不需要太久

這個想法,在寧凡得知陰陽魔脈的強大之處后,立刻根深蒂固。

《巨骨訣》是火屬性煉體術,自己要換一種更強的土之煉體術,《屍魔變》,可好!

屍埋入土,方知土力如此,自己可五行皆備!

之前他遺憾自己無法修鍊《屍魔變》的功法,原因便是無法凝聚屍脈。

但如今,他僅需要足夠的屍氣,融入陰陽魔脈即可,便可為陰陽魔脈,附上屍脈神通。

於是,他在鄭國看墳之時,亦在找墳。

可惜的是,鄭國的墳,沒有一具,葬著元嬰修士,這屍氣,亦不足以激發屍脈神通。

這使得寧凡微微嘆息,或許,只能等無盡海結丹后,在無盡海那種大地方,尋求元嬰屍身,吸收屍氣了。

妖術,屍功寧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究竟會成為妖魔,還是屍魔,是張牙舞爪,還是和黑屍一樣,身形腐爛。

這一切,他不去考慮,他只要實力。

離開寧城,已足足九月有餘,七梅樓船過境,駛入魏國。

魏國多禪修,多寺廟,亦在鬧妖。

而讓寧凡更加始料不及的,是他終於知道如此多的下級修真國鬧妖的原因。

「原來是周明道友,失敬失敬道友難道不知,大晉如今,妖潮四起,十萬妖兵,正在大晉肆虐么,道友何必非得在此時,進入大晉?」七梅樓船之上,一名金丹初期的禪修,正對寧凡如是說道。

這禪修,身穿青色袈裟,手提禪杖,身體有八尺高,卻瘦弱如猴,亦長了個猴臉。

他稱呼寧凡為周明,因為寧凡進入魏國后,便開始使用假名。

如今已遠離越國,或許他在無盡海,會為了修鍊,觸碰那些萬古宗門,得罪許多狠人,如此,更加不可使用真名的。

至於這禪修,則是其樓船路過魏國一處山丘之時,順手救下。嗯,順手,救人的是殷素秋,而殷素秋出手了,他寧凡,自不能不順手。

魏國的妖亂,遠超寧凡想象,這裡不僅有金丹妖族,甚至,有元嬰老妖。

但魏國,毗鄰大晉,得到了雨殿分殿高手的援手,亦有數個雨殿元嬰,在魏國追殺元嬰老妖。

這金丹初期的禪修,帶著一隊小和尚出行,似乎要送什麼東西返回宗門,卻在回程路上,被一群妖怪圍攻,其中有三名金丹妖怪。

他手下的小和尚都死了,唯獨他,僥倖活下來,被殷素秋所救。

而這禪修,有些厚臉皮了,一被救下,立刻賴在七梅樓船不走,他看出此處有殷素秋、景灼這等老祖人物,央求殷素秋順道將其『捎』回宗門。

其名,侯斂,但寧凡卻覺得,這禪修,為何不叫厚臉?

弟子死了,他還活著,還好意思笑。

見到大腿就抱,自己膽小如鼠如何不是厚臉。

或者,為何不叫猴臉?誰讓和侯斂,長得賊眉猴眼。

侯斂自不知道,自己已被寧凡定性成厚臉無恥之人,自顧自為寧凡講述著魏國的劇變。

知曉了魏國的情形,了解了大晉的一二,寧凡不由暗暗皺眉。

自己要來大晉,借傳送陣前往無盡海,偏偏大晉妖潮起,妖兵亂

妖兵妖族很難統一,除非有將,既有妖兵,必定有將,那將,難不成是那個血鱗男子鯉伴?

如此,自己帶著花妖,進入大晉,會不會有問題?

大晉,自己必去。而花妖若攜帶花妖,可能讓那妖將得知,自己萬萬不可留那花妖,寧願拋棄此鼎爐,殺之於魏,以求安穩。

在寧凡猶豫之時,晴空之上,卻忽然有黑壓壓的妖風,自前方,逼近七梅樓船。

一行數十個妖族,其中,竟有四名金丹高手,甚至還有一人,是後期高手!

而侯斂,面色大變!

它們,追來了!

難道是為了,『彌天舍利』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