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56章羽之妖血(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似五內俱焚,非常人可忍,但疼痛對寧凡,自不足為慮。 這痛,尚不如《巨骨訣》,更不如玉皇丹。 洛幽給寧凡的時間,是十日,十日之內,不能感知出血脈,則要休息數月之久,才能再次沸血感脈。

四品寒氣,紫厭冰霜當日寧凡助洛幽一臂之力,自白飛騰的冰陽之內,奪走此物。www.Kanshangni煉化此物后,洛幽便久久長眠,待蘇醒后,已能隔著陰陽鎖,施放探查類仙術。

洛幽的心情似乎不錯呢。

對洛幽,寧凡還是信任的,畢竟此女仍需自己幫助,才能逃出陰陽鎖,自不會害自己的。

他微微沉吟,允許洛幽對其施展仙術。

對於寧凡的信任,洛幽淺淺一笑,無形中,與寧凡的親近也多了一些。

『問仙術』,一種測試修士血脈的仙術,對一些四天大勢力而言,極其看重血脈,此術則廣泛傳開,用以修士測試血脈。

洛幽微微肅穆,施展此術,對如今的她極不輕鬆的。接連施展五次,問仙術才終於成功,這一刻,寧凡打了個冷顫,感覺被一道寒冰般的目光窺探一般。

血脈之中,每一絲脈絡,都變得極為清晰、明了。

良久,收了法術,洛幽微微思索,笑道。

「你體內,確有一絲妖族血脈,但極其稀薄這樣稀薄的血脈,在四天之上,根本無等級評判,甚至對其他妖族而言,可能無法修鍊。但你不同,你身懷的,可是陰陽魔脈呢有姐姐的幫助,你激發一絲妖力,應當不難,而若成功雖然你神性淺薄,妖力微弱,但卻確確實實,是神妖魔同修的人物了呢三族同修,姐姐不知你的境界,最終可以修鍊到哪裡,但可以確信的是,憑三族同修的力量,同階之中,你罕有敵手,即便是在四天之上。」

洛幽語氣帶著一絲激動,她與陰陽鎖失之交臂,但寧凡,卻算是彌補了她的遺憾。

而對寧凡為何身懷妖族血脈,洛幽則並未在意,至於寧凡本人,亦未放在心上。

他無父無母,知曉血脈來源,又如何?認祖歸宗么?

他在意的,不是血脈來源,只是能否激發妖力的可能。

「接下來,怎麼做?」

「姐姐並非妖族,並不熟知妖功修鍊,但對於激發血脈之法,還是略知一二此法名為,『沸血感脈』」

激發妖族血脈,是一個苦差。在妖族族群之內,越年幼激發血脈之妖,擁有的血脈必定越濃,天賦亦越高。

而大多數妖族,都在融靈之前,完成血脈覺醒,似寧凡這般,已經即將結丹,方才感脈,實在是頭一個,且其妖血稀薄之極,難度亦是極大的。

沸血感脈,顧名思義,以特殊秘法刺激血液,讓血液處在蒸沸狀態,並藉此自血液中,感知隱藏極深的妖族血脈。

沸血之痛,好似五內俱焚,非常人可忍,但疼痛對寧凡,自不足為慮。

這痛,尚不如《巨骨訣》,更不如玉皇丹。

洛幽給寧凡的時間,是十日,十日之內,不能感知出血脈,則要休息數月之久,才能再次沸血感脈。

若持續沸血,極可能對修士本身,產生重創的。

一日,無果。

五日,無果。

十日,寧凡仍未感知出任何血脈,這讓洛幽頗為緊張,

「不要勉強1她勸道。她離開陰陽鎖,還需寧凡相助,不願寧凡出事的。

「無礙的。」寧凡額角滲汗,肌肉抽搐,卻一笑。

常人沸血,可撐十日,他卻可撐更久。不僅僅因為他煉體強橫,更因為,他能忍。

他沒有數月時間,等待第二次沸血,務必一次成功!

如此,唯有一個忍字!十日不成,便二十日,二十日不成,便三十日,總之,他不等!

第十五日,他從血脈之中,感知到一絲血脈,但太模糊,沒有徹底明悟。

第十九日,他第二次感知到血脈,這一次,他幾乎感悟成功,但可惜的是,即將成功的時候,那一絲血脈,卻被蒸沸消散可惜了。

若是平常修士,撐過無邊痛楚,卻兩次失敗,多半已灰心放棄。縱然是寧凡,兩次失敗,內心都微微動搖,但立刻一咬牙,平復了所有心思,開始第三次感脈。

整整五日,他心神沉浸於血脈之中,連疼痛都似遺忘。

第二十四日,他在此抓住那一絲妖族血脈,並立刻,將全部心神侵入血脈之中,將之,激發!

一霎,他周身氣息,頓時大變,背後更虛幻地生出一對碩大的黑色羽翼,臉上亦出現妖紋,一頭黑髮,掙脫髮帶,變得及腰般長,在妖氣之中,狂亂飛舞。

「成了1他目光中,帶著一絲妖異的神光,這種眼神,在激發妖力之前,他不具備。

那是屬於妖族的妖異目光。

而感知到寧凡的異變,洛幽卻是幽幽一嘆,搖搖頭,似有失望,

「這是羽族么?很平常的妖族我還以為,你這麼強的氣運,說不準會身懷『真靈血脈』呢」

「呃,真靈血脈,你是否太看得起我了我身為人族,能身懷一道妖族血脈,都是極為罕見的了。」寧凡苦笑。

人族身懷一絲妖族血脈,並不奇怪,誰能保證自己無數代前的先祖,沒有與妖族結合呢?

真靈血脈,如太古雷龍、太古火鳳,又如太古冥雀,無一不是珍稀之極的妖族血脈,自己怎會有那種血脈

羽族,是一個極其龐大的種族,大多生存於妖界,在雨界,也有一些,屬於極為尋常的妖族,這樣的妖族,才讓寧凡覺得,自己身懷妖血,合理。

羽族有強有弱,傳言妖界之中,亦有羽族的碎虛高手,此族極看重血脈,並憑藉血脈,激發羽翼,增進飛遁速度。以寧凡稀薄的血脈,或許連一些辟脈二三層的羽妖,都比不上,而他催生的黑翼,更是虛幻,成形片刻,便立刻消散,而他的妖異容貌,也開始恢復平常。

凝聚這樣的血脈,對其他妖族而言,毫無用途。不過對寧凡,卻是一個跨時代的進步。

至此,古神、古妖、古魔,他算是修鍊完全了。

而他在此掐訣,施展小妖術——讀血術,立刻輕鬆了許多,其中一絲隔膜,亦蕩然無存。

三卷妖血捲軸,其中信息,立刻被寧凡以讀血術掌握。

第一卷,記錄了五百種小妖術,為妖族術修的啟蒙之術,包括讀血術,亦包括火念術、水念術等最基礎的神念化物之術。

第二卷,是紅花女妖的妖功功法,名為《山茶經》,是一種以採補為主的邪魅妖功,對寧凡而言,恰恰可以作為修鍊妖力的第一卷功法。無他,採補妖功,與《陰陽變》的排斥最校

第三卷,是嬰級中品妖術,名為《妖星墜》,正是當日女妖於千里之外,破去樓船大陣的妖術。此術藉助一絲星光之力,極其不凡,嬰級中品之中,怕是頂尖之術了。

三卷之術,幾乎奠定了寧凡修妖之路,雖然還很稚嫩,但神妖魔集於一身,以神為法,以魔為體,以妖為念,其修鍊之路,定然不凡的。

收起所有捲軸,寧凡沒有離開開始修鍊妖術,妖術的修鍊,他沒有任何根基,將極其耗費時間。

在修鍊前,他還是做一些其他事好了,戰利品,未完!

「好了,姐姐再睡一會兒這次施展問仙術,對姐姐消耗不小呢」洛幽輕輕打個哈欠,語帶倦意。

「多謝,你又助了我一次。」

「嗯,你不忘姐姐的好,姐姐就心滿意足了」

最大的戰利品,是女妖。

寧凡在密室之內,布下陣光,以策萬全,而後,才自鼎爐環中招出女妖。

采陰指噬體,鼎爐環中,更是有紅霧蠱惑,使得女妖仍是神智不清的狀態。

如此,倒省了寧凡的事。他仔細端詳女妖眉心符文後,取出一個事先準備的青色玉簡,以法力,將女妖眉心符文,小心烙印下。

這符文中妖將意念,被寧凡斬滅,如今剩下的,僅僅是那妖將的一擊之力。

符文之力,收入玉簡中,那青色玉簡立刻化作一個血紅玉簡,並泛著血光。

而其中,傳出浩瀚的危機之感,便是寧凡,都微微感覺毛骨悚然。

此為,化神一擊!在此一擊之下,便是元嬰巔峰的大修士,都要暫避鋒芒!至於元嬰後期,憑此玉簡,寧凡可重傷一次,而元嬰中期修士,在此玉簡之下,則,必死!

「底牌,又多了一個此去無盡海,硬是稍稍安全些了。」

收起女妖,寧凡心思一動,自儲物袋中,取出一具焦糊不堪的黑屍。

此黑屍,若是以《屍魔變》的煉屍方法祭煉,可是一個不小的臂助。

以此屍之強,若是祭煉成功,憑此煉屍,便可力敵尋常元嬰不敗。

「開爐,煉屍1

十日後,密室之中,寧凡身旁,多了一個黑甲男子。

此男子,從頭到腳趾,都被黑甲包裹,甚至雙目,都未露出。那黑甲,不凡,是上品靈甲,而那黑甲男子,則更加不凡。

他周身毫無生機,分明是一具煉屍,但隨著寧凡神念一動,那煉屍立刻得到命令,一拳輕描淡寫,轟在密室試劍石上。

整座樓船,重重晃動一下,讓素秋等人,都暗暗吃驚。

試劍石粉碎!

甚至拳力不減,幾乎將寧凡布在密室之內的丹級巔峰大陣給轟碎!

但這,僅僅是此煉屍極其尋常的一拳。

「憑此屍,可一戰元嬰初期,而即便是元嬰中期的高手,也未必能毀去此屍分毫此屍防禦,堪稱無雙,但他僅僅是半步屍魔,距離真正的屍魔,還差了一些不知真正的屍魔,有多厲害不?」

他目光一閃,一抖鼎爐環,自環中,取出一尊青棺。

青棺之中,傳出女屍摩挲棺蓋的聲音,讓寧凡微微頭皮發麻

但想起女屍與慕微涼容貌之像,對女屍的忌憚,又少了一些。

「你的秘密,容我探知一二,得罪了」

寧凡遙遙一指,掀開棺蓋。

而就在棺蓋掀開的一瞬,一股死寂的殺機,自青棺中傳出,讓整座樓船的修士,齊齊升起毛骨悚然之感。

「你該死」容貌酷似慕微涼的女屍,在現身的一瞬,立刻將全部殺機,鎖定寧凡!

她,成為屍魔了!

「黑甲,動手1

寧凡目光一凜,一聲令下,半步屍魔的黑甲煉屍,立刻黑光一閃,一拳轟出,與女屍一爪對撞。

但對撞的結果,卻大大出乎寧凡的意料,足以在六轉龍火中不滅的黑屍,竟被女屍輕描淡寫一爪捏碎一指,若非黑屍退得快,被女屍輕易撕成碎片,都極有可能。

對女屍成為屍魔后的強橫,寧凡算是有了一個明確認知,恐怕就是尋常化神修士,都不是此屍對手吧

這還只是屍魔剛剛成型,若讓此屍魔修鍊個數萬年,豈不是連碎虛老怪,都要退避三舍?!

在黑屍阻擋女屍的一瞬,寧凡立刻啟動密室大陣,鎖住女屍雙足,而他自己,則一個瞬移,出現在女屍身後,狠狠點下數道采陰指力。

女屍的後背,本已被寧凡以秘術變軟,但如今,卻堅硬如鐵,以寧凡煉體術,一指點在女屍後背,竟然感覺指骨欲碎般痛楚。

如此,采陰指力根本無法沒入女屍體內的

被寧凡以魅術偷襲,女屍茫然的眸中,更怒。

她隱隱記得,是眼前的瘦削青年,破了自己屍身清白。恨,好恨!

一爪探下,必死之危,浮上身心,讓寧凡毫不猶豫,一喝,

「黑甲1

黑屍被召,立刻出現在寧凡身前,阻擋必殺一擊。

女子一爪,洞穿黑甲,將黑屍胸口洞穿。索性此屍非活人,否則被此一爪,非死即傷。

而寧凡眼中,閃過嘆息之色,再次忘了女屍容貌一眼,不再猶豫,一掌拍在女屍腰間,將其拍入青棺,立刻合上棺蓋。

此棺,似乎對女屍極有鎮壓之效,無論她怎樣摩挲,都無法離開此棺。

「微涼你與此屍,究竟有何關係」寧凡搖搖頭,除非他實力超過女屍,否則再不敢探知女屍底細了。

收起青棺,看著剛剛煉好、就破損不堪的黑甲煉屍,寧凡苦笑。

如此,唯有重新煉製一二了。

不過這黑甲煉屍,果真是有用之極,若無此屍,寧凡自己可不敢開啟棺蓋。

此煉屍,是絕好的肉盾

若那黑屍,知曉自己死後,肉身被寧凡當做盾牌用,不知是何想法。

密室之外,殷素秋與景灼,聚集門外,自是被剛剛驚變引來。

「發生什麼事了?」殷素秋頗有些擔憂。她知曉寧凡厲害,但剛才那毛骨悚然的殺機,已經不是元嬰修士具備的了那是,什麼東西

「沒什麼,一點小事」寧凡收起黑屍,微微一笑,出了密室。

見寧凡無恙,殷素秋暗暗鬆了口氣,同時,卻有些古怪。

今日的寧凡,似乎有些不同,比起之前,眼光之中,多了一絲妖異的氣息。

其左目之中,更有一絲微不可察的星光,微微一閃。

有朝一日,這星光,或許可以凝聚出一顆妖星,賦予寧凡新的神通!

「走吧,數日未聽簫聲,想必你久等了。」寧凡調笑道。

「誰久等了1殷素秋悄悄將玉簫,藏在背後,某種暗暗羞惱。

她確實在等待為寧凡奏簫,但這種心思,她不懂,亦不願被寧凡得知。

夕陽欲沉,簫聲又起,鄭國景物,暗暗偷換。

四個半月過去,離開寧城,已九個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