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55章古神,古妖,古魔(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緣呢? 神秘女子,忽而沉吟起來。 她忽而有些不解以寧凡的人族之身,為何施展妖術,未重傷,僅僅是十指血腫。 要知道,人族若施展妖術,定然要被妖氣反噬的,妖氣對修士而言,是一種毒藥...

鄭國之妖,皆是小妖,路上遇見,素秋與景灼,便隨手除掉一二,不過這次,素秋並未再犧牲寧凡時間,下樓船、助鄭國。www.Kanshangni

一是因為沒有必要,二是因為,心思似乎有了改變。

她對道的堅持,未變,但她的道,有了改變。比起守護正道,她似乎多了一件事,守護七梅樓船

寧凡未窮追不捨調戲殷素秋,他忙於處理宋國的戰利品。

十萬仙玉,自不用說,錢這種東西,永遠不會嫌少。

數十個宋國女修,則被寧凡一一解了幻術,但種下念禁之後,皆留在素秋身邊服侍。

原因么素秋不放心將這群嬌滴滴的女子,安置在寧凡身邊。而這群女人,不論長幼,皆被其一言九鼎地,收為了記名弟子。

能被殷素秋收為弟子,宋國女修們自不敢拒絕,且她們從內心,也畏懼這寧凡這強魔。

不少人在血花谷被救時,都是清醒,親眼所言,寧凡化身巨人,震退元嬰女妖那實力,恐怖到匪夷所思!這樣的強魔,在事後,卻並未放自己等人歸宋,反倒拐帶自己等人進入鄭國,且給眾女種下念禁。

這強魔,想做什麼?是了,定是想採補自己等人,故而不放人的

一想到這個可能,宋國女修無不是逃出火坑、卻跌入狼窩的心情。總算看出殷素秋這老祖級人物,有心護自己等人清白,一個個更加誠心誠意拜殷素秋為師。

便是金丹,也對殷素秋心悅誠服。殷素秋,明顯是快要結嬰的老祖高手,在宋國,怕都是巔峰人物。能拜此人為師,不枉了。

宋國女修,緊抱殷素秋這大腿,萬分戒懼寧凡這強魔,對此,寧凡根本懶得解釋,更是樂得清閑。

彼此將這些無關女人丟入鼎爐環,還是交給殷素秋透透氣吧。

殷素秋,似乎要投靠無盡海的女修宗門,若是帶這麼多高手去,說不得也能引起該宗宗主的重視。

那宗主,或許與殷素秋是好友,接納殷素秋沒有問題,但給予殷素秋地位,恐怕會讓宗門之內一個個派系異口同聲的反對。沒人會希望殷素秋這外來人,瓜分她們的勢力不過若是殷素秋加入此宗,能為宗門帶來一大批高手,則殷素秋,或許就是個功臣了。

如此,寧凡對殷素秋如何處理宋國女修,再無意見,只要不放人,隨她折騰。

而除了這些戰利品,宋國之行最大的戰利品,莫過於那元嬰女妖!

密室之中,寧凡手捧女妖的儲物袋,細細翻檢,其中之物,自然都算是他的戰利品了。

十數萬仙玉不知此女覆滅了多少宋國宗門,才搶得此物。

數種上古靈藥的根須!這些上古靈藥,從年份來看,起碼有數十萬年年份了,即便只是根須,若是服用,也能提升不少修為法力。

除此之外,寧凡還在女妖儲物袋中,找到數株煉神草此草,上古失傳,但看起來這上古女妖,還是有這種神物的妖族,修體,或者修念,而煉神草,無疑是強壯神念的絕佳之物。女妖會攜帶一些此物,原本不奇怪的,她的神念,比普通元嬰初期修士強了不少,便是寧凡,單論神念,都不如女妖的。

煉神草,自是不能放過

除此,女妖儲物袋中,還有數十瓶被精緻存放的玉瓶。

這些玉瓶之內,無一例外,都是宋國女修的處子元陰之血,各自玉瓶之中的元陰氣息,疊加起來,讓寧凡面色一變。

如此都的元陰氣血,若是服食,讓《陰陽變》功法提升數個境界,都是有可能的。

原本自己放過宋國女修,其中一個原因,便是這批女修,喪失了元陰之血,但偏偏,這批女修的元陰血,都被女妖小心搜集、存放。

或許這女妖自己採補足夠,剩下的,準備拿回去獻給其伴生妖將的。只是如今,這些東西落入寧凡掌中,就不可能跑出去了。

他微微平復喜色,再次古井無波,翻看著女妖儲物袋剩餘之物。

漸漸的,他目光凝重起來,並從女妖儲物袋中,取出數本上古捲軸。

這些捲軸,皆用上古妖族的皮製成,每一個捲軸上,都帶著滄桑的妖氣。

七個捲軸之上,有四個,都記錄著寧凡看不懂的古妖文字,其他三個,則有無數色澤暗淡的血點,密布其上。

那上古妖族文字,與東溟鐘的銘文很像,但似是而非,顯然並非一種文字了。上古妖族,並非一家,文字亦是有許多種。

認不出文字,讓寧凡頗為無奈,這種文字,便是博通古今的亂古大帝,都無法識別。

四個捲軸,或許記載有了不得的妖族功法,如今看來,卻是無緣獲取了。

好在剩下三個捲軸,倒是可以使用。捲軸上的血,寧凡在亂古記憶中知曉,為上古妖族傳承功法的另一種手段。

古妖傳承,一是妖族文字,二是血脈傳承。妖族文字,為各個族群的至高隱秘,唯有高層,才可知曉。

以妖族文字記述的,必定是該族重要功法。

而血脈傳承的,一般而言,則是基礎的妖族功法。

血脈捲軸的使用方法,寧凡算是第一次使用。

他微微閉上眼,回憶之後,將三個血脈捲軸其中一個,放於腿上,手指,卻以詭異的舉動,掐訣。

妖術,以指催動,以念為力,而開啟血脈捲軸的傳承,亦需要特殊妖術。

讀血術此術,是一種極為低階的妖術,但對寧凡而言,施展起來,卻困難重重。

這是寧凡第一次施展妖術,其手指生澀、笨拙,與施展修士法術掐訣,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施展妖術之時,指間勾勒法訣,好似能,勾動天地那是一種很玄妙的感受。

而讓寧凡哭笑不得的是,他第一次施展讀血術,竟然已失敗告終。

失敗,不奇怪。施展妖術,對掐訣指速極其看重,越高深的妖術,往往對指訣要求越高。

而寧凡,既不熟悉讀血術的指訣,更加不熟悉在施展妖力之時,將平日熟練運用的法力,換做念力

於是,種種陌生之下,堂堂鬼雀寧尊,施展一種低級小妖術,就此失敗。

而連續施展十餘次妖術后,無一例外,皆是失敗。

指訣,他好似面對了一層隔膜,而無法熟悉。

至於以念力施展法術,更是被一種無形規則給抗拒,使得他唯有失敗。

不僅失敗,強行以人身施展妖術,使得寧凡指間,頗有些血腫

他漸漸明悟,那阻礙他的天地規則之力,是人妖之別。人族施展妖術,自然是要失敗的歸根究底,是因為,人族沒有妖脈

沒有妖脈,就無法施展小妖術,開啟這些血脈捲軸,且即便開啟,沒有妖脈,多半也是無法修鍊的。

寧凡苦笑,看起來,他是與這妖術,無緣了

但在其搖頭之時,丹田之中,陰陽鎖內,那自與白飛騰一戰後,便久久沉睡的女子,忽而打了個美妙的哈欠,醒轉過來。

「睡的好香嗯?這是上古妖族的血脈捲軸?你從哪裡獲得的?1

神秘女子第一次,露出驚訝的口氣。

而當神秘女子的目光,落在寧凡指間血腫之時,立刻驚道,

「你施展妖術了?!成功了么?1

其言語,竟似有一些興奮。

「失敗了」寧凡苦笑。

「會失敗么怎麼會」女子不解。

「我是陰陽魔脈,沒有妖脈,自然是要失敗的。」

「錯,錯,錯來你對陰陽魔脈的理解,還不夠多埃對這種太古魔脈,你知道多少?你又可知,我當年為何煞費苦心,非要去冒險,獲得這亂古傳承知道,以我的身份,獲取其他神魔傳承,都是輕而易舉,而其他神魔傳承,許多威力,都遠在亂古傳承之上的」

女子的話,讓寧凡微微沉吟。

確實,他對陰陽魔脈,了解太少,而亂古大帝,偏偏也未在記憶傳承中說太多。

對太古神脈、魔脈,他唯一見過的,除了自己,便是那黑屍的屍魔脈。

對屍魔脈的看法,不偏頗的將,其威力比陰陽魔脈厲害了不止一籌。

陰陽魔脈,號稱魔脈,卻沒有對應的神魔體修鍊方法。似那黑屍,便有《屍魔變》的煉體術。似那未曾親眼謀面的骨皇,便有萬丈巨人的煉體術。似那涅皇,應該也有厲害的神魔煉體術。

但陰陽魔脈,沒有否則,寧凡何須特別修鍊《巨骨訣》,若《陰陽變》自帶煉體術,則寧凡有把握以如今的煉體境界,修鍊出百丈之身的神魔體。那樣,單憑銀骨第一境界,他化身百丈,可與元嬰中期一戰

《陰陽變》,與其他的神魔傳承,迥然不同

為何如今被神秘女子一問,寧凡才第一次動了心思。

這神秘女子,來頭不小,但對亂古傳承,卻比任何神魔傳承都看重這《陰陽變》,定然有遠超其他神魔功法的強大處。

寧凡心思飛轉,隱隱已猜到一些《陰陽變》的最大不凡處,但他不敢確定。

「《陰陽變》此功法,服丹速度極快,採補女子提升修為,亦是極快。身為魔脈,卻能在魔心之中,開闢神性,變作神脈,助我凝聚神星此功法,最奧妙之處,似乎在於一個『兼』字,兼并一切不可融合的力量,化為己用難道說1

言及於此,寧凡忽而猜到一個可能。

而女子的話,立刻給了寧凡解答。

「說得不錯,以你的境界,能有此體悟,可不是亂古大帝能夠給予的。這《陰陽變》最厲害之處,便是在於一個『兼』字,傳言太古之時,仙皇授課,亂古大帝自仙皇傳經之中,聽取一句『兼愛非攻』,忽然觸發感悟,將自己的神魔體,所用攻擊之術廢棄,取而代之的,是全力修鍊一個『兼』字兼,兼并一切力量。看來你的陰陽魔脈,已經激發神性,並凝聚出神星了,不錯,當真不錯不過你可知,陰陽魔脈,不是魔脈,不是神脈,亦不是妖脈,但此仙脈,卻可以變幻出一切仙脈的能力可修鍊神術,可修鍊魔功,可修鍊妖術它沒有特定煉體術,因為它可以適應幾乎所有的煉體術你可憑此術,凝聚眉心神星,亦可憑此術,凝聚左目妖星、右目魔星。亂古大帝,最厲害之處,便是神、妖、魔皆修,他的這一部功法,不是最強的神魔之功,卻幾乎可以兼并一切神魔功法,號稱,亂了一個太古故名,亂古1

神秘女子細細敘說,而寧凡則沉吟聽齲女子的口氣,極為艷羨,艷羨到無法訴說,她為了獲得此傳承,甘冒大險,並得罪了不少厲害勢力,其結果,卻是大好的陰陽鎖,落在了寧凡手上。

距離那事,已有多少萬年了?記不清了如今亂古傳承,被所有真仙遺忘,這個關頭,寧凡卻獲得了讓無數真仙動心的奇功他的氣運,有些逆天了。

還是說,寧凡的本身,就與《陰陽變》的功法,有緣呢?

神秘女子,忽而沉吟起來。

她忽而有些不解以寧凡的人族之身,為何施展妖術,未重傷,僅僅是十指血腫。

要知道,人族若施展妖術,定然要被妖氣反噬的,妖氣對修士而言,是一種毒藥。當然,也有人族修士,開闢出妖脈,模仿妖族修鍊,但那樣的話,妖脈修士,卻無法施展人族法術,否則亦受傷。

但寧凡,是人族無疑,施展妖術,僅僅十指血腫難道寧凡的血統中,有妖族血脈存在?

且這血脈,不是被廢,就是稀薄之極,否則以寧凡悟性,施展小妖術,失敗幾次,也該施展出來了。

神秘女子,心頭升起一個巨大疑惑,同時心頭微微激動起來。

若寧凡真的身懷不知道多少代老祖的妖族血脈,那麼,他在自己的指點之下,或許能施展出讀血術,閱讀血脈捲軸。甚至,他有可能激發血脈之中的稀薄傳承,徹底將陰陽魔脈中,魔心、神性里,加上,妖力!

神、妖、魔皆修這寧凡,會不會成為亂古大帝之後,第一個完成這壯舉的人?!

神秘女子寂寞了無數萬年,立刻被眼前之事,勾起興趣。

她想探探寧凡的底,不過,她尚未開口,寧凡先開口了。

「說起來,寧某與姑娘也算有不少交情了,我卻仍不知姑娘芳名,是否太過遺憾?」寧凡笑問道。

「姑娘哈我比如今的雨界神皇都老上幾萬倍,你稱我做姑娘?小弟弟,你很有意思告訴你也無妨,姐姐是北溟天混天仙界之人,當年的仙職,是洛水之神,名為洛幽,要記住喔。」

「原來是洛神洛幽么,好名字。」僅聞其名,寧凡便可想象這神秘女子,有多麼的絕美。

洛幽么,倒是個幽獨的好名字,想必此女性子,當年也必定是清冷孤傲的,只是在陰陽鎖中暗無天日關了太久,才會與自己多話的。

而品味著洛幽之前的話,寧凡心頭,升起一個大膽的猜想。

這個想法,正是洛幽尋思的。

陰陽魔脈,可同修神、妖、魔若能機緣巧合,激發一絲妖力,即便是極弱小的一絲,寧凡也有把握,在陰陽魔脈中,多修一種妖力,而眼前的妖功,無疑可以施展的。

古神,古妖,古魔三功同修,論威力,《陰陽變》不如其他魔功神術,但玄妙而言,天底下,恐怕難以找到第二種功法,與之比肩。

「敢問洛幽仙子,我可有辦法激發一絲妖力,施展出妖術?」

「這個,亦是我想研究的呢你不介意,我對你施展『仙術』吧?」

洛幽銀鈴般的笑聲中,帶著一絲期待。

她真想知道,寧凡的血脈中,是否真有一絲妖族血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