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53章九品妖意!(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士所種下。 但那神意,從根本而言,與修士的神意,又似有差別。 無暇細思,寧凡屈指連彈,九道黑龍之火,在頭頂鋪開,化作九重黑色火海,每一重火海,都猶如漩渦般劇烈旋轉,幾乎片刻間,寧凡便令...

整片天地元氣,被女妖引動,融入一片片茶花花瓣之內,立刻,那茶花花瓣,浮上一陣陣凌厲的殺機,每一片,都足以撕碎融靈修士,千萬片花瓣,飛舞空中,縱是寧凡,都目光凝重。

當日樓船之上,他之所以輕易破去女妖妖術,原因是女妖躲藏的距離太遠,術法威力自然減弱。但這一次,如此近距離攻擊,便是寧凡,也不易接下。

特別是當女子眉心血色符文一閃之後,一股特別的意境,融入了花瓣之內,使得一片片花瓣,皆染上一絲特殊神意,花瓣之上,一道道脈絡,都開始凝聚出紅色鱗片。

一股蕭肅的妖力,在山谷席捲,在女妖目光一寒之際,千萬飛花,一併灑落,整片幽谷,但凡被飛花輕輕點中,立刻開始土崩瓦解!

此為,元嬰之威!

這飛花,給寧凡棘手之感,尤其是飛花之上,那絲神意,讓寧凡更加確信,女妖眉心符文,確實是化神修士所種下。

但那神意,從根本而言,與修士的神意,又似有差別。

無暇細思,寧凡屈指連彈,九道黑龍之火,在頭頂鋪開,化作九重黑色火海,每一重火海,都猶如漩渦般劇烈旋轉,幾乎片刻間,寧凡便令九重火海,皆完成四轉!

四轉,九火,是他的極限,若施展第五轉,他勢必法力耗空,第六轉,則唯有重傷,才能強行施展上一次施展第六轉龍火,其結果,便是至今為止,寧凡缺損的精血,都未補充。

九重火海,九道漩渦,疊加之下,威力倒是與單一的第五轉龍火,威力相差無幾了。這是寧凡想到的取巧之法,提升龍火威力,當然,如此做的前提,必須擁有極其強橫的神念,才能同時操縱九火不散寧凡擁有元嬰初期的神念,他做得到!

飛花與龍火,一紅一黑,一靜一動,而整片天地,立刻法力浩瀚起來,天地間,更是異象浮現。

即便是幽谷紫光陣外的殷素秋,都被此鬥法光景驚動,暗暗驚異女妖的強橫,心頭不免略微為寧凡安危擔憂。

至於整個宋國,包括宋君在內,所有金丹中期之上的修士,都明顯感到,西宋血花谷方向,傳出的浩瀚波動,一個個面色大變!

元嬰級鬥法!唯有元嬰修士的鬥法,才會引動天地劇變!

其中一位,極可能是那女妖,另一位,莫非是他國元嬰?!

有他國元嬰,來宋國除魔衛道了?!

「莫非,是雨殿之人?1

一個個老怪,立刻打起精神,紛紛打消進貢童女的方案。

能夠不傷人解決女妖,他們自然願意旁觀一二,紛紛化作長虹遁光,直奔西宋血花谷。

只是,宋國太過遼闊,即便眾人全力飛遁,最近的老怪也需要半日飛遁,而更遠的地方,沒有十天半月,根本趕不來!

但一個個老怪,皆是摩拳擦掌的姿態若有機會擒殺女妖,他們定不會和女妖妥協,這種搖擺不定的處事態度,便是他們的道。

他們有他們的道,殷素秋有殷素秋的道,寧凡,有寧凡的道!

在飛花與火海轟撞之後,寧凡面色忽然一凜,一手控火,另一手,卻一拳轟出,立刻,九重火海之上,驀然凝聚出第十重冰海,將猝不及防的女妖周身千丈,都給冰封!

而拳力一震下,冰封的天地,立刻傳出冰碎之聲,而處在拳力之中的女妖,立刻面色一白,吐出黑血,難以置信!

其飛花,更是因為驟然被偷襲,而失去控制,立刻便被火海擊潰!

「此人族,竟然施展如此強橫的法術之時,還有餘力施展嬰級煉體術1

右指龍火,左拳冰碎!

那冰碎之術,自然是魔越一戰,所繳獲的嬰級煉體術,可算是如今寧凡,唯一一招正式的肉身攻擊之術!

操控九火,施展第十拳,對寧凡而言,極不輕鬆,但成效,卻是立竿見影!僅一拳,便讓女妖受傷不輕的樣子!

只是敗了飛花妖術,龍火的威力,也所剩無多,火海已虛幻而不待火海消散,寧凡周身天地元氣一動,黑光一閃,施展出瞬移之術,穿越火海,憑空現於空中、女妖身後,不給女妖絲毫喘息之機,一掌拍下!

「下去1

女妖萬萬想不到,寧凡區區融靈修為,竟掌握了瞬移之術,一掌拍在嬌軀上,她立刻傷勢加重,再次連吐數口黑血,自空中墜下,在幽谷之內,砸出一個數十丈的巨大坑洞,碎石滿地。

艱難起身,女妖望向寧凡的目光,第一次露出畏懼!

不是融靈,此人一定不是融靈,必定是某個元嬰修士,否則萬萬不可能施展出瞬移神通無元嬰,不可感悟天地元力,更不可借元力施展瞬移自己,小瞧寧凡了!

這寧凡,不但是元嬰老怪,更可能是元嬰中期老怪,否則,自己為何看不破其絲毫修為偽裝

元嬰中期修為,加上銀骨煉體術,嬰級煉體功法《巨骨訣》,嬰級攻擊之術《冰碎》且此子,更是有劍界劍帝才能凝聚的劍識劍念

此子,什麼來歷?!

不知道,猜不出但女妖唯一可確定的一件事,便是,憑自己手段,萬萬不是寧凡之敵!

如此,似乎唯有施展妖將大人留下的底牌,才能逃出此谷了

女妖蔥蔥玉指,按在眉心之上,似乎想引動符文之力,但立刻,她驚駭地發現,自己一身法力,竟然都無法調動!

一絲陰邪魅惑的指力,不知何時,沒入了自己體內,並使得自己的一身妖力,都無法調動分毫!

非但法力被鎖,就連嬌軀,都開始綿軟無力起來!

女妖面色大駭,哪裡還不知自己被寧凡施展了魅術!

她自己,便精通魅惑之術,並憑藉此術,採補女修,迷惑女子。以她的境界,便是嬰級中品的魅惑之術,輕易都蠱惑不了她,但寧凡如何種下魅術,她卻根本無法看出一二。

這隻有一個原因,那便是寧凡施展的魅術,遠超女妖理解!

采陰指!

此指,乃是亂古大帝功法——《陰陽變》中所載秘術。陰陽變中,秘術不多,但每一種,對女子而言,都有極強的殺傷力。且這些法術,每一種,都隨著功法等級的提高而威力提升。

當初寧凡不過剛剛融靈,《陰陽變》亦是領悟不多,即便如此,憑一指偷襲,便讓蘭若寺的元嬰女妖——雲若薇大吃苦頭,軟語討饒。

如今,他法力大漲,功法提升,手段更強。一掌拍中女妖之時,他神不知鬼不覺,在掌力中融入了采陰指力否則,那一掌就不是隨意一拍了,而是,必殺一擊!

他並不欲殺死女妖,此女,身為元嬰,不捉為鼎爐,太過浪費!

《陰陽變》第二層功法,多半還要靠此女突破的!

身中采陰指力,女妖雙膝一軟,跌倒在地,醜陋的臉上,露出羞憤之色,

「你敢對我使用魅術!你卑鄙1

「」

「罷了,我認輸,你下來解了我指力,我願答應你任何條件」女妖似乎服軟了,但寧凡,仍是一言不回,只是冷笑。

「你笑什麼1女妖心頭有怒,強忍怒意。

她身中采陰指力,無法調動法力,但其身上,還有一大底牌,那便是其眉心符文。

她本佯裝服軟,試圖欺騙寧凡降落地面,靠近自己。若如此,她便會引動符文之力,滅殺寧凡!

但萬萬想不到,寧凡不僅一言不回,且不住冷笑,好似看破自己心思一般。

「你不施展你眉心的妖意么?如此凌厲的妖意,都能染上血色,看起來,不是『無品妖意』那種普通貨色是『九品妖意』么?」

寧凡淡淡的言語一出,立刻,女妖第一次震驚起來。

妖意!這個詞,早遺失在上古,除了她這種上古妖族,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眼前的小小修士嗎,如何知曉!

且這寧凡,竟一眼看出,自己眉心血色符文,是九品妖意!

修士有神意,劍修有劍意,妖修則有妖意!

神意有品級,妖意亦有品級。

傳承而來的神意,往往無品,勉強能讓修士突破化神修為,但修士卻無法通過無品神意,施展神通。

九品妖意,鯉之妖意!此為女妖的伴生妖將,所凝練的妖意!這一道血色符文,便是那妖將控制女妖的手段,亦是其贈給女妖的保命神通!

此符文,女妖可藉助力量,增強法術,亦可全力催動,釋放出化神一擊!

化神一擊一旦施展,便是寧凡,都唯有必死!

「你想偷襲我,可惜你的手段,在我眼中,一目了然。我的手段,你卻還未見厲害的這采陰指,你若無法逼出指力,則其威力,將會越來越恐怖你敗了,從今日起,你便是我的鼎爐,至於你眉心血色符文,其中化神一擊,便成為我的底牌吧!疾1

寧凡不斷以言辭侵擾女妖的心神,並於最後沉聲一喝,全力催開採陰指力。

女妖被寧凡說破妖意,大驚之下,心神失守,立刻被采陰指侵噬,最終,連催動眉心符文的氣力,都喪失。

「可惡,可惡無恥的人族,你區區下賤之身,竟妄圖讓我成為你的鼎爐」

在無盡的屈辱之中,女妖徹底軟倒,而寧凡仍未降落。

他的目光,越來越凝重,這女妖眉心血色符文,竟然沒有任何催動,自行運轉起來。

而一道冷漠的血光,自血色符文中傳出,並立刻,化出一個周身長滿血色鱗片的紅髮男子虛影,抓起女妖,便朝紫光陣外逃竄。

「人族,你將我十二伴妖重傷至此,這筆賬,他日我會跟你細算1

「哼!你沒有機會的!區區妖意虛影,我有何懼,你的九品妖意所化虛影,法術難傷,但我,亦有神意1

寧凡眼光一閃,幽谷之內,忽然憑空烏雲密布,雨線不絕,且烏雲之中,更有一抹月光,灑落,與雨水如何。

在此雨水中,血鱗男子的虛影,第一次露出震驚之色,其妖意虛影,在此雨水中,竟徐徐消融!

「這是!雨之神意!八品神意1

八品神意,高於其妖意一品,但這一個品級,卻是天壤之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