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50章九丈九尺之身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但立刻,便換來寧凡的眼中森寒。 「三次!你已觸及寧某底線。若有第四次,你會後悔1 一股微微墨色的神念,好似一道道墨色劍影,自寧凡天靈席捲而出,朝那妖星之術給破去。 妖術,以詭異...

每個修士的心中,都應有一道枷鎖,名為道心。www.Kanshangni

魔修一世,都在重複建立、打破那枷鎖,玄修一世,都在拚命加固那枷鎖。

但實際,人沒必須活那麼累,堅持己道即可。

宋國靈氣不如越國,但卻比越國大了一倍之多,按寧凡估計,行到宋國北方鎖界大陣,進入鄭國,恐怕至少需要三個月之久。

三個月中,宋國修士共盤查樓船四十一次,但每次,寧凡都會令冰靈持宋君玉令,給諸修士看。如此,倒無人為難此樓船。

三個月中,那紅花老妖,共偷襲七梅老船三次。這老妖很小心,始終都是以神念攻擊,釋放妖術偷襲。

妖術,與法術不同,是一種特別的術,需要擁有妖脈才可施展,而提供術式能量的,並非法力,而是念力!

妖修分體修與術修,體修往往保持獸形,即便突破金丹期,也未必化形為人,仍保留獸姿,因為妖獸之身,顯然比人族之身強橫的。

而術修,則往往修鍊血脈記憶中,傳承的種族妖術。這種神念法術,雖然以念力催使,但效果,實際與普通法術差異不多,但一些特別的妖術,可附身,可攻擊識海,應對起來,是極其麻煩的。

不過正統妖修,在雨界極其罕見,這紅花老妖,來歷似乎有些商榷之處。

第一次偷襲樓船,老妖隔了五百里距離,施展了數十種丹級妖術,攻擊樓船,似乎是試探。但結果,卻是其攻擊,直接被樓船的嬰級下品防禦陣,給輕易擋去。

第二次偷襲,老妖隔了八百里距離,更加謹慎,施展了七種嬰級下品妖術,總算將陣法破去一個缺口,但立刻,寧凡眉心之內,一點星光劍影飛出,站在老妖的妖念之上,將其一個個妖術,焚為虛無。

這讓老妖吃驚不小,暗暗道這融靈小輩,竟擁有焚魂之劍。

於是第三次偷襲,老妖足足隔了一千一百里,在這裡,寧凡的神念無法感知,老妖的神念,亦是極限歸根結底,老妖的神念,終究是強了寧凡一線的。

這一次,老妖毫無保留,施展了某種嬰級中品法術,名為《妖星墜》,借一絲星光之力,融入法術,威力頗為不凡,是老妖的壓軸之術。

此術,僅數息功夫,便破入樓船陣光,但立刻,便換來寧凡的眼中森寒。

「三次!你已觸及寧某底線。若有第四次,你會後悔1

一股微微墨色的神念,好似一道道墨色劍影,自寧凡天靈席捲而出,朝那妖星之術給破去。

妖術,以詭異難防著稱,威力卻並不如同級法術寧凡劍念一掃,那妖星術中的神念之力,被其輕易絞碎。

術式,不攻自破!

「這是劍念!?不好,劍念對妖術,算是天敵般克制如此小輩,怎會擁有劍念,且其劍念,極不尋常那劍氣,是什麼,竟讓我堂堂元嬰妖族,都深感畏懼」

至此,紅花老妖對七梅樓船忌憚更深,自忖強攻樓船、搶奪三女,成功率不過五五之數,心中無奈,不再追蹤七梅樓船。

而寧凡,則微微露出可惜之色。

這元嬰老妖,竟是女妖

女妖為何荼毒女人,他沒有興趣過問,但這女妖,若是能捉為鼎爐,卻是極大的妙事。

但可惜的是,這女妖很謹慎,其神念與瞬移速度,都超越寧凡,她不靠近樓船,只遠遠以妖術偷襲、試探,在知曉自己無必勝把握后,立刻放棄。

這樣的女妖,除非自己送上門,否則寧凡去抓,卻是捕捉不到的。寧凡都捉不到,那些宋國金丹,就更加不可能捉到了

最讓寧凡在意的,是女妖眉心,有一個妖異的血色符文,似乎是妖族文字。

符文中,有一絲血色神意那神意,有一股幾乎暴虐的殺意融於其中那血色神意,不屬於女妖,應是某個厲害的化神妖修,將符文種在女妖眉心。

這符文,與念禁有些相似,是古妖族控制奴僕的手段,而這符文,還有一個作用,那邊是在奴僕有難之時,激發一道法術攻擊

恐怕那眉心之中的法術,才算是老妖的保命之術,那個法術,寧凡亦沒有十足把握抵擋所以,他也漸漸將捉住女妖、收為鼎爐的心思,放下。

至於此女妖容貌醜陋,則自動被寧凡無視

「師尊說過,熄了燈,都一樣」寧凡以極為正經的表情,說出了一句極不正經的話。

女妖放棄攻擊樓船,寧凡也沒有能力擒下女妖,於是,樓船之上,暫時相安無事。

三個月,寧凡日夜都在修鍊,唯有傍晚日落,才會去聽殷素秋奏簫。那簫聲,能平息心魔,對他大有益處。而在上次訴說心事之後,殷素秋再未過問寧凡的私事,亦再未斥責過寧凡一句,只是,似乎有了心事,再次不苟言笑。

寧凡苦修的,是《巨骨訣》。此功法若能修成,以他銀骨第一境界,化身為十丈巨人,怕是元嬰初期修士,都可真正一戰。法力,到了瓶頸,他不敢再修鍊,除非結丹,所以他只能煉體了。

《巨骨訣》第一層功法,名為灼脈,以法訣中指定的靈藥,配製成藥液服下,在法力控制下,於仙脈中運轉周天。

書中指定靈藥,皆是火靈濃郁的靈藥,寧凡恰好都有,融合之後,更是好似岩漿一般,翻動熾熱的氣泡,藥力濃郁而恐怖。

這種葯,一入喉,便感覺火灼一般,待進入仙脈,則好似要將仙脈給焚燒掉一樣。

但《巨骨訣》需要的,恰恰便是這種焚燒這種痛,常人無法忍受,黑屍也是將天一子煉製成煉屍后,才讓無痛感的天一子,修鍊此術。

此術之痛,堪比第三顆玉皇丹,但寧凡眉頭緊皺,卻硬是未哼出一聲,整整一個月,每日痛到衣袍汗濕,也未喊叫。玉皇丹他都承受了,《巨骨訣》的灼燒仙脈之痛,他也能忍。

而讓寧凡可惜的是,若這痛,再痛一倍,他倒可以趁勢服下第四顆玉皇丹,以痛止痛,比順便提升煉體境界。

「若再痛些,就好了」

他一面皺眉忍耐,一面如此嘆道。

這話,若讓修鍊《巨骨訣》的宗門聽到,必定吐血的。哪一個修鍊《巨骨訣》之人,不是服下諸多麻痹靈藥,屏蔽痛感,似寧凡這樣的,是頭一個。

一個月,寧凡完成了灼脈,第一層功法九個境界一一突破,正式邁入第二層第一境界。

這個境界,他足以將身體拔高至三丈。但這還不夠

第二層功法的修鍊,名為骨。這一步,需要修士以體內法力轉化火焰,自行燒骨骼修鍊。

金丹修士,凝成金丹,可將法力化出丹火骨。融靈修士,若是火脈修士,則可以法力化火。

除此之外,其他修士只能吞噬外界靈火,吸收入體,緩慢燒骨骼,以達到修鍊的目的。

此功法,可謂燒越猛烈,修鍊越快。普通修士,提升一個境界,需要一年至數年,金丹修士及火靈修士,亦至少需要半年。

但寧凡,身懷黑魔炎,此刻燒骨骼,其速度快了金丹修士數十倍,畢竟天底下,沒有第二個金丹修士能弄到地脈妖火錘鍊經骨吧。

黑魔炎的燒之痛,比灼脈更痛,但仍不足以輔佐服下玉皇丹。

這讓寧凡再次可惜,忍著痛,開始了第二層功法的修鍊。

兩個月之後,其修鍊到《巨骨訣》第二層第九境界的巔峰,已可化身九丈九尺的巨人,一旦突破第三層功法,他便可演化十丈之身!

但第三層功法的突破,以及後續修鍊,則需要一種特殊丹藥輔助三轉丹藥,焚血丹,丹不難煉製,但如今寧凡手上,卻缺少『焚血』這種東西。

而《巨骨訣》所有功法,只有三層,若獲得焚血,煉製出丹,他可修鍊完全此功法,修出百丈巨人身。

百丈巨人就好似當日骨皇,覆滅胡家之時,那恐怖的巨人一般!

那百丈,僅僅是骨皇神魔煉體術的九牛一毛,但卻似乎是《巨骨訣》的極限了普通煉體術,對他太古魔脈而言,還是不夠用。若有機會,他需要獲得太古神魔的煉體神通,方才能在煉體術上,達到碎虛老怪們的水平。

散去巨人法相,寧凡收起《巨骨訣》,翻手,卻取出另一卷功法《劍指》。

此術雖然殘缺,但應該比骨皇的白骨巨人身,更加厲害的畢竟,此術是那劍祖女子所留殘卷。

那個女子,遺留在劍鞘的一道劍氣,便足以擋住涅皇千丈巨指。

那個女子,曾憑一柄普通長劍,斬盡神魔。

若我折劍,天下無武很狂的女子,但,很厲害。

若能修成《劍指》,寧凡定能掌握一式絕強的底牌但修鍊劍指,要求太過苛刻,需要千里規模的地脈靈脈,才可著手修鍊第一指一旦修鍊,指成,千里靈脈盡毀!

那種地脈靈脈,唯有中級修真國的元嬰級宗門,才可能擁有,而這地脈靈脈,更是元嬰級宗門的立派根本,是所有宗門弟子修鍊的依仗,不可能讓寧凡說吞噬就吞噬的。

如此,只能等待自己遇上那麼強橫的靈脈,再見機行事了

三個月過去,宋國之行,似乎要終了。

樓船行到宋國鎖界邊緣,停下。

再走一步,便離開宋國,前往鄭國,但此時,殷素秋卻提出,下船的請求。

「對不起,我還是無法見死不救我有我的道但我知道,你亦沒有錯,因為,你有你的道我們道不同不如不相為謀」

素秋最後一次對寧凡,露出仙子般的笑容,抽身返回宋國。

此事,寧凡有些感嘆,卻沒有太過驚訝。

若此女能見死不救,她便不是她了

很麻煩的女人,但值得人尊敬

「寧尊,現在如何是好,放素秋仙子不管,應該不妥吧。」景灼有些猶豫,他知曉寧凡需要時間,不願在宋國浪費的。但若放著素秋一人去涉險,不妥,不妥

「她說的對,我有我的道,若我看著她死,則道碎,心亡景灼道友,此次你不需出面,在此守護樓船,護一護船上的女子,不要被紅花老妖所偷襲到了我去去就回,應該,不會花太久」

寧凡眼中,殺意一動。

他應過素秋,護她無恙,便做不到見死不救。

而苦修《巨骨訣》,為的便是在素秋獨行之時,派上用場!

那老妖,若是男子,憑《巨骨訣》,寧凡足以與之斡旋,並藉機救回素秋。

可惜,那老妖,是女人憑《巨骨訣》,只要欺近那女子身前,縱然她是元嬰只要她是女人,且不能一擊殺死寧凡,則,再也逃不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