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47章一諾而已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清光狠話沒放完,寧凡又是一鼎砸落,這一鼎,帶著九道火龍,每一道火龍,都升起一道火龍漩渦,便立刻完成了龍漩四轉! 「碎1 寧凡目光一寒,紫光大陣,立刻破成無數碎片! 而...

值么?

值又如何,不值又如何

雨中,寧凡思緒漸漸凝實,他忽而睜開眼,靜靜望著胡風子的墳。www.Kanshangni

或許不值吧

但寧凡若是胡風子,他會如胡風子一樣,捨去性命,拼一個未來。

雨生於天,落於地,滋潤草木,養育生靈它之所以稱作雨,而不是水,不是江河,不是湖海,因為它有它的道。

「若以價值去論,世間做什麼事,一定就是值得值不值,不過因人而異我有我的道!這道,有雀神子的痕,有胡風子的雷同,有師尊的身影,但我的道,與他們不同。世間有無數雨水,我僅是其中一滴,卻是獨一無二的一滴」

「從前的我,太過執迷百年碎虛的執念,無形之中,急切的心情,好似風起,將雨滴吹偏離了軌跡,助長了心魔的氣勢如今,我卻有七成把握,斬滅心魔1

「凝聚雨之神意,我融於神意之中的第三種意境,不是戰,而是孤獨孤獨是一種寒冷,恰若,此山的月光」

這一刻,寧凡抬頭看月,月光一顫,微微傾斜,與雨水相合,而旋即,整片寒月山脈的雨,都忽而變得徹骨寒冷,那一種寒,並非肌膚之寒,而是心寒,是一種孤獨的清冷。即便是修士的法力,也無法抵禦,除非以神意去抗拒!

胡家家主胡明,一聽寧凡吩咐,不敢怠慢,星夜趕赴寒月山。

及行到山腳,卻忽然發現嗎,天空的雨,變得極其寒冷自其修道以來,體質強於凡人,很少感覺寒冷,即便是修士鬥法的寒冰法術,也僅僅是身冷,而非心冷。

但這雨,卻讓胡明修道數十年來,第一次感到一種無助、失措的負面情緒。

孤獨,好似月光,融入了雨水之中!

這種孤獨感,無法抗拒,讓胡明堅韌的性格,都軟弱起來。

他回憶起胡家為難的那一夜,回憶起祖父、大長老為了救他,捨身死於巨魔手中的慘烈。

死了,老輩都死了天地間,好似就剩他胡明一個,獨自看雨對月,孤苦無依。

「累,好累,我堂堂胡家公子,卻被人種下念禁。我胡家當年何其強盛,卻遇強敵後,沒落到如今局面呵,留我一人,獨木難支,苟活何用!不如,就這麼死了吧1

他忽然拔出腰間長劍,竟似要自盡一般!

他的眼中,孤獨蕭索,更帶著一絲入魔般的瘋狂!

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他被雨水中的雨之神意給侵擾,而不自知。

在其自刎一刻,寒月山巔,一聲輕斥傳下。

「速速醒來1

這一聲之後,雨水與月光分離,那孤獨之意也消散,而胡明手持長劍,劍鋒已刺破脖頸皮膚半寸,待徹底清醒,他頓時驚駭的大汗淋漓!

剛才自己,是怎麼了,竟差點想自盡!這簡直是,荒謬!

不,不是荒謬,是有人,施展了神通不是幻術!那神通,遠比幻術高級,是胡明生平僅見!

那施術之人,不用問,自然是山巔的寧尊!

「鬼雀寧尊,竟強大到這種程度!不用法力,便以詭異神通,令我險些自盡此人修為,未免太過恐怖1

而讓胡明擔憂的是,自己莫非是得罪了寧凡,否則為何還未上山,就險些被寧凡『賜死』了

轉念一想,胡明又不解。寧凡給自己種下了念禁,若想殺自己,只需在其神念範圍之內,勾動神念,便能將自己識海粉碎、滅殺,何須如此麻煩。

看起來,並非寧凡想殺自己,而是自己不走運,正好碰見了寧凡修鍊法術神通,被捲入其中。

這麼一想,胡明不由鬆了口氣,知曉寧凡沒有殺心,他便放心。但對剛剛的法術,則更加忌憚。

僅僅是一個法術波及,便讓自己堂堂融靈高手,沉淪其中、無法自拔此神通若傳出,恐怕越國都要驚動一下的。

他不敢怠慢,立刻上了寒月山巔。

寧凡依舊是瘦削的,即便是煉體術,都未讓他體格模樣健碩多少。且其氣色,極為蒼白,但氣息,卻沉凝而恐怖。

胡明當下收了心思,肅然道,「胡家家主胡明,見過寧尊1

「嗯。將紫光宗的事,如實道來,我為你胡家,討一個公道1

寧凡眼中,雨意一閃,雨停!

下一次,若掀起,則不再是雨水,而是血雨!

紫光宗掌門——道光,自魔越戰後,便持續閉關,至今未出關。

那一戰,太過可怕,那黑屍,讓其根本無力抵擋,一條手臂,被黑屍生生撕下,修為大損,跌落至金丹初期,且所受重傷,根本不是數十年可以痊癒的。

天道宗,是從他紫光宗看守的鎖界入口進入的,他紫光掌門,算失責一次。

至於其為了逃生,禍害牽連的數個修真族滅門的行為,更是讓許多正道不齒。

總之,這段時間,他可算流年不利了。

閉關之時,更是暗暗傳出,紫光宗大長老——清光,此人暗中拉攏派系,似乎有將道光取而代之的意圖。

整個紫光宗,十人之中,有七人已成了清光派系,只待道光從出關,便要奪其掌門之位!

對此,道光只有無奈認栽,他隱隱感覺,自己這掌門,是要當到頭了。

最近,清光派系,更是脅迫數個小修真族,併入紫光宗,目的么,自然是壯大派系,為奪取掌門之位做準備。

胡家之事,便是清光所為。胡家老祖,曾與掌門道光頗有交情,與清光作對過。如今道光受傷,胡家勢弱,清光自然是要報復一二的。

他的命令是,胡家若不降,則全族視為邪魔外道,誅殺!

紫元山外,月光之下,寧凡踏天而立,眼神淡漠,掃過腳下的紫光宗。

具體之事,他從胡明口中問明。對於紫光宗的派系之爭,他毫無興趣,他來此,僅僅是為完成與胡風子的約定,為修丹立下的諾言

「正魔,善惡,這些東西與我無關我殺人,僅為,一飯之恩碎丹鼎,落1

他一拍儲物袋,一尊小鼎騰飛而出,於夜空中,化作一尊百丈巨大的黑鼎,其上,騰燒著九條黑火龍!

一幕幕,好似當年老魔滅合歡宗所為,但這紫光宗,顯然比合歡宗強大的,單單護宗大陣,便是丹級中品的陣法。

但憑此,阻擋寧凡,不夠!

一鼎砸落,那陣光立刻傳來轟鳴巨響!僅僅阻擋了片刻,便立刻碎成一片片光暈。

一陣碎,第二陣,卻又旋即升起,紫色光幕,席捲長空,傳出一絲古樸的氣息,陣法等級更是達到了嬰級下品!此陣,乃是紫光宗開山老祖所布,威力非凡!名為,紫光陣!是紫光宗的立派根本!

此陣微微有些出乎寧凡預料,將碎丹鼎的一墜之威,更擋了去。

一陣破,二陣起,整片紫元山,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無數燈火亮起,並有許多老怪,僅僅披上衣衫,便一個個踏天而起。

在紫光中,一個個老怪一見攻擊陣法的,竟是越國名聲鵲起的鬼雀寧尊,頓時一個個噤若寒蟬。

唯有大長老清光,方才有一絲鎮定,在紫光陣法中,對寧凡遙遙一抱拳,聲音不聞喜怒道,

「不知鬼雀寧尊來我紫光宗,有何貴幹,為何一上來,便毀我宗門大陣。莫非,是和掌門有怨么,若是如此,本座倒是極其願意,為寧尊討個公道的1

清光聽聞過寧凡威名,卻並不知寧凡便是寧黑魔,當日最後那出現的黑衣化身,讓許多老怪自以為是的誤會了真.相.

雖然聽聞過寧凡的威名,但如今好歹處於紫光陣的守護中,清光一面令弟子往陣眼中補充仙玉,一面卻在探寧凡的底。

他清光,自問與寧凡無冤無仇,見都沒見過,若寧凡與紫光宗有仇,則必定是與掌門道光有仇了。畢竟道光太不厚道,為了逃命,禍害了數萬修士的性命,不少家族在外、幸免於難的修士,都在事後來紫光宗問罪,但似寧凡這麼直接,上來便砸鼎打殺的,似乎還是頭一個。

「嗯,這寧凡,定然是和道光有仇聽說這寧凡,極其好色,修鍊有雙修功法,說不準,他就和某個修真族的族長閨女搞在一起,而那閨女,碰巧在此戰被道光連累,死於非命有可能1

清光似確信了什麼事情,對寧凡的敵意,也就減少了些。

若寧凡真是來向道光尋仇的,對清光而言,是再好不過的消息。

自己順水推舟,以紫光宗的名義,將道光交給寧凡處理,嗯,最好讓寧凡將道光殺掉,則自己順理成章,成為紫光宗掌門,甚至連逼宮奪位的惡名都不會有一絲。

這寧凡,來得真是太是時候了!哼,道光老兒,你的掌門,做到頭了,該換人了!

「來人,請道光掌門出關謝罪1清光做大義滅親狀,令幾名執事弟子,去喚道光出關。

不過,根本不需人去叫的,掌門道光,已經扶著斷臂,苦澀出了石關。

他深知寧凡威名,魔越之戰,更是親眼見寧凡以恐怖手段,力敗紫陰老魔,甚至與黑屍交手時,都未太落下風即便自己全盛,都逃不出寧凡追殺,何況自己受傷。

「罷了,罷了清光,你贏了」道光嘆息,閉上眼,一副俯首待死的模樣。

而清光,立刻心頭暗暗一喜,道光一死,則紫光宗,便屬於他一人了。

但他的美夢,註定落空。寧凡的聲音,淡淡從天空傳下,

「我並非來殺道光,而是來殺你清光今日寧某來此,只為胡家出頭,不服者,阻我即可1

一句話,讓道光面色一變,有些措手不及。

而清光,則笑容尷尬的凝在那裡,冷冷望向陣光之外,「寧凡!你手段是厲害,但莫以為,憑你一人,能抗衡我紫光宗一宗老夫勸你,還是莫要淌這渾水,否則便是你家老祖寧黑魔,也救不了你我紫光宗,可是有嬰級中品的大陣守護的」

清光狠話沒放完,寧凡又是一鼎砸落,這一鼎,帶著九道火龍,每一道火龍,都升起一道火龍漩渦,便立刻完成了龍漩四轉!

「碎1

寧凡目光一寒,紫光大陣,立刻破成無數碎片!

而清光徹底獃滯在那裡,那讓他感覺安全的嬰級大陣,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一鼎,紫陣碎!二鼎,山門踏!三鼎,整座紫元山,都在轟響之中,陷平一半,土崩石落!

陣光一碎,寧凡劍念橫掃,清光以及護在其身前的數個融靈長老,立刻被劍念一籠,微微墨色的劍念,沒入識海,絞碎

而清光妄圖成為紫光掌門的美夢,就此破碎,身死族滅。

目光淡淡掃過紫元山,整片紫光宗地界,一片廢墟之中,除了清光等極少數高手,竟未死其他弟子!

一個個紫光宗弟子,即便是清光親信,此刻都不敢去看寧凡目光,但凡被目光掃到,立刻低下頭,暗暗驚恐,生怕被當做清光同黨殺死。

可怕,太可怕了!嬰級大陣紫光陣,就這麼被破了!堂堂金丹初期的清光大長老,就這麼一個照面,被人以詭異手段所殺

鬼雀寧尊!其威名果然不虛的!

抬手,收了碎丹鼎,降身,收走眾人儲物袋。寧凡目光淡淡掃過道光一眼,微微一笑,剛才目光一閃的殺機的,蕩然無存。

「我殺清光,似乎幫了你一個忙」

「是,是!這點心意,不成敬意,望寧尊莫要拒絕1掌門道光,立刻順桿爬,解下腰間儲物袋,僅僅取出數件重要的丹藥法寶,其他的,一股腦都交給了寧凡!

其中,起碼有三萬仙玉,但道光,給的毫不猶豫

清光死,他雖然慶幸,但也怕怕那微笑著的寧凡,一個不滿,連他道光都殺了。

此人是為胡家出頭,且道光與胡家,也算有些交情,但那點交情,並不能讓道光有安全感,所以,還是破財保命為無上妙訣。

「我只要仙玉,其他東西,對我無用道光,我不問你與清光恩怨,但我走後,胡家由你照顧,他日我返回越國,若胡家有難,則你道光,可知後果?」

「寧尊放心!我道光活一天,胡家絕無半點損傷的1道光信誓旦旦,連忙表態。

「很好。剩下的事,你自己解決吧」

剩下的事,自然指處理門中叛徒了,這不許寧凡提點,道光也會做的。他的數百年掌門,可不是白當。

寧凡再未看紫光宗一眼,遁光一閃,轉身離去。

如此,胡家因果,便算了結

在其走後,一個個紫光修士,皆是大鬆一口氣,但旋即,所有人分別浮現出兩種表情。

一種,是忠誠於道光的修士,一個個自然是大喜過望。清光死,對他們而言,算是再好不過的消息。

至於絕大多數人,都曾向清光投誠,此刻如死爹娘,面色愁苦背叛道光的罪責,恐怕不會輕的。

道光目光一冷,立刻下達命令,懲罰這批叛徒。

但這些,已與寧凡無關,他對紫光宗的內鬥,毫無興趣。

殺人,更是沒有一絲猶豫,即便那清光,與之無仇。

無關善惡,無關對錯只為踐諾。

一諾許他人,千金雙錯刀。

如此,他才可心安理得,服用胡風子贈的那顆修丹。

漸漸的,心魔已經再難侵擾其本心,一分一毫。

夜色中,寧凡穿行於烏雲間,平復殺心。

「如此,我可安心離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