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47章一諾而已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0  |  字數:5290字

值么?

值又如何,不值又如何...

雨中,寧凡思緒漸漸凝實,他忽而睜開眼,靜靜望著胡風子的墳。8書網

或許不值吧...

但寧凡若是胡風子,他會如胡風子一樣,捨去性命,拼一個未來。

雨生於天,落於地,滋潤草木,養育生靈...它之所以稱作雨,而不是水,不是江河,不是湖海,因為...它有它的道。

「若以價值去論,世間做什麼事,一定就是值得...值不值,不過因人而異...我有我的道!這道,有雀神子的痕迹,有胡風子的雷同,有師尊的身影,但我的道,與他們不同。世間有無數雨水,我僅是其中一滴,卻是獨一無二的一滴...」

「從前的我,太過執迷...百年碎虛的執念,無形之中,急切的心情,好似風起,將雨滴吹偏離了軌跡,助長了心魔的氣勢...如今,我卻有七成把握,斬滅心魔!」

「凝聚雨之神意,我融於神意之中的第三種意境,不是戰,而是...孤獨...孤獨是一種寒冷,恰若,此山的月光...」

這一刻,寧凡抬頭看月,月光一顫,微微傾斜,與雨水相合,而旋即,整片寒月山脈的雨,都忽而變得徹骨寒冷,那一種寒,並非肌膚之寒,而是心寒,是一種孤獨的清冷。即便是修士的法力,也無法抵禦,除非以神意去抗拒!

胡家家主胡明,一聽寧凡吩咐,不敢怠慢,星夜趕赴寒月山。

及行到山腳,卻忽然發現嗎,天空的雨,變得極其寒冷...自其修道以來,體質強於凡人,很少感覺寒冷,即便是修士鬥法的寒冰法術,也僅僅是身冷,而非心冷。

但這雨,卻讓胡明修道數十年來,第一次感到一種無助、失措的負面情緒。

孤獨,好似月光,融入了雨水之中!

這種孤獨感,無法抗拒,讓胡明堅韌的性格,都軟弱起來。

他回憶起胡家為難的那一夜,回憶起祖父、大長老為了救他,捨身死於巨魔手中的慘烈。

死了,老輩都死了...天地間,好似就剩他胡明一個,獨自看雨對月,孤苦無依。

「累,好累,我堂堂胡家公子,卻被人種下念禁。我胡家當年何其強盛,卻遇強敵後,沒落到如今局面...呵,留我一人,獨木難支,苟活何用!不如,就這麼死了吧!」

他忽然拔出腰間長劍,竟似要自盡一般!

他的眼中,孤獨蕭索,更帶著一絲入魔般的瘋狂!

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他被雨水中的雨之神意給侵擾,而不自知。

在其自刎一刻,寒月山巔,一聲輕斥傳下。

「速速醒來!」

這一聲之後,雨水與月光分離,那孤獨之意也消散,而胡明手持長劍,劍鋒已刺破脖頸皮膚半寸,待徹底清醒,他頓時驚駭的大汗淋漓!

剛才自己,是怎麼了,竟差點想自盡!這簡直是,荒謬!

不,不是荒謬,是有人,施展了神通...不是幻術!那神通,遠比幻術高級,是胡明生平僅見!

那施術之人,不用問,自然是山巔的寧尊!

「鬼雀寧尊,竟強大到這種程度!不用法力,便以詭異神通,令我險些自盡...此人修為,未免太過恐怖!」

而讓胡明擔憂的是,自己莫非是得罪了寧凡,否則為何還未上山,就險些被寧凡『賜死』了...

轉念一想,胡明又不解。寧凡給自己種下了念禁,若想殺自己,只需在其神念範圍之內,勾動神念,便能將自己識海粉碎、滅殺,何須如此麻煩。

看起來,並非寧凡想殺自己,而是自己不走運,正好碰見了寧凡修鍊法術神通,被捲入其中。

這麼一想,胡明不由鬆了口氣,知曉寧凡沒有殺心,他便放心。但對剛剛的法術,則更加忌憚。

僅僅是一個法術波及,便讓自己堂堂融靈高手,沉淪其中、無法自拔...此神通若傳出,恐怕越國都要驚動一下的。

他不敢怠慢,立刻上了寒月山巔。

寧凡依舊是瘦削的,即便是煉體術,都未讓他體格模樣健碩多少。且其氣色,極為蒼白,但氣息,卻沉凝而恐怖。

胡明當下收了心思,肅然道,「胡家家主胡明,見過寧尊!」

「嗯。將紫光宗的事,如實道來,我為你胡家,討一個公道!」

寧凡眼中,雨意一閃,雨停!

下一次,若掀起,則不再是雨水,而是...血雨!

...

紫光宗掌門——道光,自魔越戰後,便持續閉關,至今未出關。

那一戰,太過可怕,那黑屍,讓其根本無力抵擋,一條手臂,被黑屍生生撕下,修為大損,跌落至金丹初期,且所受重傷,根本不是數十年可以痊癒的。

天道宗,是從他紫光宗看守的鎖界入口進入的,他紫光掌門,算失責一次。

至於其為了逃生,禍害牽連的數個修真族滅門的行為,更是讓許多正道不齒。

總之,這段時間,他可算流年不利了。

閉關之時,更是暗暗傳出,紫光宗大長老——清光,此人暗中拉攏派系,似乎有將道光取而代之的意圖。

整個紫光宗,十人之中,有七人已成了清光派系,只待道光從出關,便要奪其掌門之位!

對此,道光只有無奈認栽,他隱隱感覺,自己這掌門,是要當到頭了。

最近,清光派系,更是脅迫數個小修真族,併入紫光宗,目的么,自然是壯大派系,為奪取掌門之位做準備。

胡家之事,便是清光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