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42章她是你的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合得來。而漸漸地,師徒之情,也開始積累。 是老魔,給了寧凡修魔的目標。 而寧凡,則給了老魔,救治戀人的希望。 寧凡沒有問老魔,要做什麼事,他不會拒絕他看得出,這件事定是對老魔極...

思凡宮,老魔不容任何人進入的,但今日,這些融靈修士,竟強行闖入其中。www.Kanshangni

若非感知到老魔未出事,恐怕寧凡直接動了劍念,將這批修士一一斬殺!

他修道兩年,罕有動怒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逆鱗。

七梅,是他的逆鱗!

思凡宮,刨墳修士還未從剛剛那震撼人心的聲音從回神,便立刻見一道黑芒在空中一個閃爍,各自身前,雪梅之下,憑空浮現一個青年。

這青年,神情冷漠,眉心一點星辰,眼中劍氣飛騰。

在此青年身前,一個個修士,只感覺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柄劍!一柄縱橫萬古、誅盡神佛、煞氣不敗的魔劍!

這便是尋常修士眼中的寧凡!

在這批融靈修士中,修為越高的,對此青年劍氣感知越深。這些修士,一個個身穿銀色劍袍,各自背負四柄飛劍於身後,銀袍之上,更是著一道劍痕。

在眾刨墳壯漢身後,立著一個面容白凈的青年,似乎二十五六的模樣,融靈後期修為。二十餘歲,能有此修為,資質已極其妖孽,而此人顯然是這批修士的領頭之人,身後所負飛劍,也不止四柄,而是六柄。

感知到寧凡的恐怖氣勢,白凈青年微微皺眉,卻毫無驚慌,分開眾人,走到及前,微微抱拳,神情卻有一絲傲慢道,

「這位朋友,我劍界劍衛在此辦私事,無關之人,還請速速離去,莫要摻和。」

「劍界?」

寧凡目光微微一凝,他好似想起,老魔與劍界確實有些恩怨的。老夫的道侶,似乎是劍界某個大人物的愛女,而這葬在此處的小獨孤,似乎也是同樣身份。

莫非來此刨墳的,是小獨孤的親人?

否則,若不是來頭極大,怎有辦法進入雨之仙界知道,諸多仙界之間,管制極嚴,輕易不會放其他仙界修士進入本界之內。若這批修士,在劍界來頭極大,那麼進入雨界,便可以通融一二了。而這些修士,之所以僅僅融靈,恐怕也是遵照雨界的安排,不敢放高手來異界。

若是如此,寧凡倒可以理解,為何這些人進入思凡宮,老魔卻不阻止、不動怒了以老魔的個性,即便修為盡失,但若不願,便是拚死,也不會讓人闖入思凡宮,闖入這與其道侶曾經共處之地。

見寧凡一聽劍界之名,立刻沉吟不語,那白凈青年,似乎頗有得意。

元嬰修士又如何?在越國這種不毛之地,可為一國老祖,但在劍界,在這白凈青年家族之內,元嬰修士,不過是資質尚可而已。

「知道劍界在此辦事,還不速速退下1白凈青年似乎找回了驕傲的資本,但回應他的,卻是寧凡再次冷漠的眼神。

「哼,劍界又如何1

隨著寧凡目光一凝,劍念橫掃,寂靜無聲,一絲必死危機,在包括白凈青年在內、數十劍修心頭,瞬間升起!

一瞬,白凈青年收起了所有得意,面目之中,只剩驚恐與難以置信!

「劍劍識劍念你你」

由不得他不震驚,元嬰修士在劍界,或許不算什麼,但擁有劍識劍念的劍修,在劍界之中,乃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而每一人,都是碎虛級劍帝!

單單碎虛劍修,不足以稱作劍帝!鬼帝,妖帝,劍帝但凡帶上帝字之人,每一人,都是同寄存在!

而劍界,更是成為魔界、妖界、天仙界以下,最強仙界,每一位劍帝老祖,都足以憑劍念劍氣,一念之間,橫殺無數低階修士!

白凈青年難以置信,眼前的寧凡,竟是個有資質成為劍帝的劍修天才!

且寧凡劍念之中的劍氣,雖然極其微弱,不過一絲,但這一絲劍氣,卻霸道到足以橫殺一切金丹初期之下的修士!

更讓白凈青年無法相信的是,眼前的寧凡,明明知曉自己等人在劍界大有來歷,竟然還敢動手寧凡,要殺自己等人,即便得罪劍界某個劍帝老祖,也在所不惜!

這是個瘋子!

就在寧凡即將殺人的一刻,墳堆之中,與院落之外,齊齊傳來阻止之聲。

「寧凡,不要殺人1

「凡兒,收手1

這兩道聲音之後,墳堆中,輕輕飛出一道倩女幽魂,佇立梅樹之下,而院落外,一個黑衣老者,步履微有蹣跚,走了進來。

女子一襲白衣,香肩如削,青絲如瀑,腰肢盈盈一握,耳鬢別著一朵梅花。她立在凄凄風雪中,閑的那麼高潔、孤獨,好似一支梅。眼神悲涼,卻帶著一絲悲之劍意,如今寧凡領悟了雨之神意,隱隱發現,此女的眼中,那凌厲劍意,好似神意一般特殊這或許,是劍界化神劍修必須領悟的意境吧。

小獨孤,難道生前,是化神修士?

再看老魔,依舊是一襲黑袍,但當時張狂的眼神,已然化作沉默,而一頭黑髮,已然花白,似乎這兩年,過得並不安逸。

這讓寧凡微微有些心酸,而後輕輕一嘆,對涅皇的敵意,則更深。

若非涅皇,老魔或許會是真仙,依舊在四天仙界逍遙若非涅皇,老魔或許已恢復修為,在雨界縱橫

兩年,但七梅,卻好似已物是人非

在寧凡觀察獨孤與老魔之時,二人亦在探查寧凡。

小獨孤的眼中,在寧凡回歸之時,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喜悅,而在感知到寧凡的元嬰氣勢、劍念劍識之時,小獨孤不由驚訝了好久。尤其是寧凡劍念之中的劍氣,也不知什麼來歷,竟然讓領悟劍意的獨孤,都感到一絲畏懼

劍意尋常修士,也能感悟劍意,但卻只是劍氣的表皮,並非真正劍意真正的劍意,唯有化神修士,才能領悟,而小獨孤,則在化神之前,領悟到屬於自己的劍意,在當年,被譽為『劍界三英』之一。

但即便是她,也沒有再元嬰期時,開闢劍識,凝聚劍念對寧凡,小獨孤第一次發現,自己開始看不透他的不僅僅是性格,更加看不透的,是修為,是一切都被蒙在迷霧之中的感覺。

兩年不到,他已成了一代高手

而小獨孤的嘆息,亦更濃多好的資質,為何偏偏修魔自己家族,乃是劍界三皇族之一她的父皇,對魔修最是憤恨老魔與她姐姐,是一場悲劇若寧凡不是魔修,該有多好

她的心,胡思亂想,而想過諸多事情后,最終想起的,是一件事!

「不好!這寧小魔曾說,若突破元嬰,會歸來取走我第三道劍氣若是平時,取便取了,但此刻,當著劍界之人取走此劍氣,他會釀成大禍的1

比起嫁給寧小魔,小獨孤更擔心的,反而是寧小魔的安危。

而老魔,亦是打量著寧凡,沉默的表情,第一次,露出欣慰。

「臭小子,你這化身,可有些了不得啊聽說你要去無盡海,老子原本還挺擔心,不過你有這份實力,老子總算放心了如此,也能走得踏實一些」

老魔話裡有話,而寧凡,立刻聽出了弦外之音。

「你要去哪裡?!你此刻修為」說到此,他收住話頭,諱莫如深地掃向一旁劍界之人,有些話,卻是不能當著這些人說。

「韓元極自然是要隨我等,返回劍界!涅皇之事,吾皇已聽聞,此次前來,便是接兩位小姐回去當然,若韓元極厚著臉皮,一路跟回去,吾皇也會看在小姐面上,稍微護他一下,有吾皇在,即便是涅皇,也不敢對韓元極如何的」

白凈青年有老魔撐腰,篤定了寧凡不敢殺他,重新露出囂張面孔。

而聽了白凈青年之語,寧凡並未與之計較,卻微微閉上了眼。

以老魔的性格,定然不會舍下臉皮求人若他不願離去,憑眼前區區融靈,根本攔不住他。

他,真的怕涅皇么?怕涅皇百年之後,取他性命?

若是怕,當年,他便不會留在雨界,恐怕有無數向劍界三皇低頭的機會吧

他此刻回去,或許,是擔心自己

若老魔去了劍界,百年之後,涅皇便不會來雨界尋仇或許降臨的,便是劍界。

老魔,是在保護自己

「你何苦如此」寧凡睜開眼,不忍。

「哈哈,老子哪裡苦了,倒是你小子,成天將百年碎虛掛在心頭這,不好修士需要堅持,需要一點執著,才能在血海不迷失自己,但,若那執著成了執念,執念化作心魔以你的資質,千年碎虛,不成問題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那樣,或許會毀了你」老魔哈哈一笑,第一次,鄭重拍了拍寧凡肩膀。

「你是怕我百年之後,不是涅皇對手么?」

「不錯,老子很怕不是怕死,而是怕另一件事你是我救她的希望,全部的希望,老子可以死,你,不能死!老子收你為徒,實際用心不純,你可知,又可恨我」

「以你個性,若說收我為徒,沒有特別心思,我才會奇怪若無你,無我今日,或許我當日會逃出合歡宗,會死於窮山僻壤無人知曉不論你收我為徒,是何種理由,這恩,終究是種下了若你有要求,我不會拒絕。」寧凡鄭重道。

這一對師徒,沒有那麼多的感情,之所以結緣,僅僅是因為利益。老魔收徒,因為希望救人,而寧凡拜師,僅僅是被死亡所迫,不得不從。

但之後,二人漸漸發現,彼此性格,竟是如此合得來。而漸漸地,師徒之情,也開始積累。

是老魔,給了寧凡修魔的目標。

而寧凡,則給了老魔,救治戀人的希望。

寧凡沒有問老魔,要做什麼事,他不會拒絕他看得出,這件事定是對老魔極其重要,定是關乎那心儀的女子。

「老子要去劍界老子,不會死!你不用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百年之後,古天庭遺址開啟,莫與涅皇爭鋒只混入其中,獲得機緣便可,以你的心智手段,即便不敵涅皇,但自保有餘至於老子的請求,如今,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些了,估計你也猜到一些了老子需要你救人,就這麼簡單你答不答應1

「我有拒絕的理由么。」寧凡微微一笑,而老魔,亦是哈哈大笑。

一旁,白凈青年滿面驕傲,卻被二人晾在一旁,這讓其自尊,極其受挫。

他不敢對寧凡如何那麼,便等帶老魔回劍界的路上,好好整治他吧!

「來人!請二小姐尊魂歸界,請大小姐歸界!至於『青石劍氣』,二小姐與劍皇約定,若有人能取走其三道劍氣,則二小姐可不嫁神皇之孫,自嫁取劍之人如今開來,三道劍氣,尚餘一道,二小姐,卻是輸了賭約」

白凈青年來之前,曾被叮囑一番,似乎那皇祖,對小獨孤的誓約極其看重。

而一聽此言,小獨孤面色一白,並露出極其厭惡之色,「賭約輸了,我亦不嫁那人」

「呵呵,這個屬下做不了主來人,抹去青石劍氣!此為劍皇秘劍,萬萬不可外傳1

白凈青年一聲令下,立刻有數個融靈大漢,手持器械,要去砸碎青石,毀去劍氣。

劍皇秘劍,極其特殊,憑外人感悟,絕對無法領悟其奧妙,唯有獲得一絲劍氣,並藉此感悟,方才有機會明悟劍氣。

當年小獨孤與劍皇有約,故而被賜下三道劍氣,但她居于思凡宮中,不任外人進入,更加不讓外人觸碰劍氣,自不可能有任何人取走劍氣偏偏,寧凡連連取走兩道劍氣,幾乎要完成其誓約。

若寧凡取走三道劍氣,則小獨孤,恐怕不得不嫁給寧凡的她可是發下過心魔大誓,否則堂堂劍皇,豈會容許小獨孤,輕易離開劍界,即便小獨孤,是另一劍帝之女!

眼看青石將碎,誓言消散,小獨孤心頭不願,但又微微鬆口氣。

劍皇秘劍,她可以學,因為是劍皇賜予若外人修鍊,被劍界所知,則要被抹殺。

寧凡決不可當著劍界之人,奪走此劍氣,否則他涅皇的事還沒了解,又會惹上劍界劍皇吧

她正滿腹愁思,一旁老魔,卻嘿嘿冷笑。

「臭小子,你覺得這青石上的劍氣,威力如何?」

「此劍之中,蘊含了一絲神意,雖為元嬰劍氣,但一旦掌握此劍,元嬰初期修士,無人可擋。元嬰中期,亦難抵禦。若我修為到元嬰,則憑此劍氣,元嬰中期之下,無敵手」

「那你還不去取!這可是好東西啊1

「說的對!我回七梅,本就是打算,取走此劍1

寧凡目光掃過老魔,掃過小獨孤,掃過劍界修士,從白凈青年的隻言片語,隱隱猜到,此劍氣事關重大所以他沒有立刻去齲

但此刻,老魔說了去取,他能聽出,老魔希望他取走劍氣,即便此舉,可能得罪劍界大人物

不過取走此劍氣,明顯能讓老魔高興,似乎還能幫小獨孤一個大忙

「此劍氣,歸我了1他一抖袖袍,拂散幾名融靈修士,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空劍鞘,將青石之中,第三道劍氣,收入劍鞘!

此為元嬰劍氣,『畫心一劍』!

而在其取走劍氣的一刻,白凈青年面色大變,怒吼連連,

「你,你你敢取走此劍氣!你不怕得罪我劍界七千萬劍修嗎1

「不怕,我又不會去劍界」寧凡微微一笑,但旋即,目光一寒,補充道。

「而若我去劍界之時,必定無人敢動我,即便是劍界神皇!我,何懼1

白凈青年蹭蹭連退,在寧凡殺機之下,他面色慘白,再不敢多言!

失去劍氣,他要擔上不小的罪。

但得罪寧凡,他變回立斃於此地!

寧凡是個瘋子,明知取走劍氣會得罪狠人,卻仍取走

恐怕這次,白凈青年返回劍界,勉強完成小獨孤家族的任務,卻仍難完成劍殿任務

怎麼辦,怎麼辦

在白凈青年面色劇變之時,一旁的小獨孤,則羞怒地直跺腳。

可惡的老魔啊!明知道這劍氣代表什麼誓言,還慫恿寧凡去取劍氣!

而那可惡的寧小魔,竟然真的取走了那豈不是說,豈不是說

「對了,取走此劍氣,究竟有什麼特殊含義」寧凡後知後覺地問道。

「沒有什麼特殊含義不過,她是你的了」老魔一指小獨孤,極為暢快的樣子。

「呃等等這個玩笑,可不好笑」

寧凡凌亂了,就像老魔當日那樣。

一霎,他終於明白,為何當初取走青石劍氣,彷彿要了小獨孤命一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