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40章離意,三條路線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寧凡在觸碰自己,卻不再抗拒。她相信,這一切都是為了解毒。 將毒逼於一點,而後刺破足踝,以口吸毒當自己腳踝碰到寧凡之舌,殷素秋嬌軀一顫,立刻忍耐,但旋即,她嬌軀再次一顫,一絲觸電般的感覺,自足尖...

密室之中,寂靜無聲,一股旖旎的氛圍,悄悄散開。-

寧凡手掌撫過素秋小腿、至足腕、至足尖,將死蠶毒逼出仙脈,留存一處。

人誰無情,何況手中撫著一個女子的身體。索性,寧凡眼觀鼻、鼻觀心,默默吟誦《陰陽變》,在此慾念之下,《陰陽變》的功法,竟有一絲提升。

隨著黑白化身的分離,寧凡對陰陽二字,明悟更多了一些,而對《陰陽變》的功法提升,有了更加直觀的認知。

採補雙修,可提升功法境界。

面對女子春色,磨礪心性,亦可提升功法境界。

素秋的高貴、正直、烈性、及纖塵不染的足尖,很容易引起男子邪念,而反覆壓下此邪念,《陰陽變》的功法,確實緩緩朝著第二層邁進。

每層功法分九境,原本種種香艷的經歷,已使得寧凡功法處在第一層第二境界的模樣,如今,竟隱隱有突破第三境界的趨勢。

素秋好歹是半步元嬰的高手,與真正的元嬰女修,並不差多少,且身是完璧,元陰氣息極濃,自其裙下微微散逸的女子元陰氣息,便讓寧凡功法,提升了不少。

《陰陽變》突破第二層,需要與元嬰女子交合99次,平均下來,每交合11次,可突破一次小境界。而若那元嬰女子,乃是完璧之身,初次交合,恐怕處子元陰,足以抵上數十次香艷之事

如今,這堪比元嬰女修、且尚是完璧的素秋,就昏迷在寧凡身前,只要他邪念一動,霸王硬上弓,採補此女修為,不難,借其元陰之血,突破功法等級,都有極大可能性

一旦《陰陽變》突破第二層功法,應該可以開啟陰陽所第二種神通,且施展的魅術,也不再只是采陰指了

「若採補此女,好處極大,但這麼做,與我的道心有違」

手掌撫在素秋足尖,寧凡微微一嘆,搖搖頭,繼續驅毒。

但他的話,終究讓貌似昏迷的殷素秋,完全聽了去,暗暗羞惱。

「這小傢伙,好大的膽子,竟想採補我」

羞惱之後,她亦有些擔憂,此刻她身中劇毒,渾身更是在寧凡撫摸下酥軟無力,若寧凡真對她做出獸行,她恐怕是難以抵擋的

好在寧凡不過隨口一說,並沒有真正採補她的意思,否則,她當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而對寧凡,殷素秋有了更全面的認識。

這小傢伙,年紀不大,但性格狠厲,膽大包天。此子修鍊雙修功法,便真敢採補自己。而此子,似乎有著近乎偏執的堅持,否則以此子實力,輕易便可席捲越國,搜尋不少金丹女修,供其採補

心頭開始紛亂,聽過了寧凡霸道採補之語,再被寧凡撫摸小腿,殷素秋不可避免的有些怕。

她雖未睜眼,卻可以想象,此刻的寧凡,一定是一邊幫自己解毒,一邊欣賞著自己的小腿,並猶豫掙扎,要不要採補自己。

自己堂堂老祖,卻好似一個呆宰的羔羊,只要寧凡一個邪念升起,只要寧凡的手順著小腿撫摸而上,侵入私密之處,自己便會**

說起來,為何寧凡將自己帶到密室,都無人攔阻呢,自己的兩個師兄,為何不來監視一下寧凡,護一護自己的清白。

是了,自己已經叛出了太虛派重玄子師兄,悲鴻子師兄,都不會管自己的

她的心頭,忽而浮現一絲凄楚,心頭沒有一絲安全之感。

但就在這一刻,寧凡再次停下手掌,似自語般道,

「我不會採補你此次你有恩於我寧城,則我寧凡,欠你一個人情,若你有難,則便是敵人再強,我寧凡,也會護你一次,權作報答。」

這話,寧凡並非說給素秋聽,而是說給自己聽。

這一刻,他不再掙扎於眼前女子的美色,道心一堅,將心魔狠狠壓下!其心境修為,因為這一絲掙扎,提升了一大截!

他卻不知,這話如一滴春雨,讓此刻備感孤苦的殷素秋,感到了一絲暖意。

而漸漸的,殷素秋也不再擔心寧凡會對她不軌,她相信寧凡不會這麼做,不知為何。

心頭一松,倦意上來,殷素秋半昏半睡,雖仍感到寧凡在觸碰自己,卻不再抗拒。她相信,這一切都是為了解毒。

將毒逼於一點,而後刺破足踝,以口吸毒當自己腳踝碰到寧凡之舌,殷素秋嬌軀一顫,立刻忍耐,但旋即,她嬌軀再次一顫,一絲觸電般的感覺,自足尖,傳上其**,浮上其小腹,散遍全身

這是一場煎熬,對於一個貞守觀念極重的女子而言素秋苦苦忍耐,煎熬之後,仍是煎熬。

毒素存於體內,寧凡似感知出此毒的具體成分,對解毒之葯的劑量,也有了把握,一一配製,並喂素秋服下,這過程,寧凡的手指,不可避免碰到素秋的唇。

當寧凡指間劃過其唇邊,素秋的心,徹底失了節奏,卻仍裝昏迷。

再之後,寧凡則取出一個香爐,點燃了數十種葯香,在此葯香下,素秋沉沉睡去,體內毒素,化作一絲絲青氣,自體表滋滋散出,好似蠶絲,極其詭異。

如此,素秋的煎熬,才算告一段落只是這煎熬,或許對她而言,也是一種特殊回憶吧。

至此,死蠶毒才算徹底根除,而寧凡亦是倦意上涌,大戰的疲憊尚未過去,又為素秋療毒,身體一虛,倒在地面

他亦是受傷極重的。

當寧凡醒來之時,已是十日之後,素秋早已離去,密室之中,僅有寧凡一人,並被細心蓋好薄被。

枕邊,有一錦帕,上面只有一個『謝』字,字體娟秀,卻頗有風骨,顯然書寫之人,有著幾近固執的原則。

自然是素秋所寫。

對此,寧凡只微微一笑,並未放在心上,隨手收起娟帕,立刻離開密室。

距離大戰,已過去十三日,但寧城之中,仍是一片喧嘩,往來最多的,除了鬼雀宗、火雲宗,還有其他曾求過化嬰丹的宗門。

這些宗門,並未在大戰之時援救寧城,唯恐得罪寧黑魔,失去化嬰丹的機會,紛紛過來奉送厚禮,求丹。

而這一次,寧凡連見這些人,都懶得見,禮么,倒是讓南宮統統收下。

至於化嬰丹,他既然承諾過,便不會反悔。

旋即,便是長達三個月的閉關,整整三個月,在無數丹藥的滋養下,寧凡總算傷勢痊癒,但精血仍是虧空嚴重,面色蒼白,使得他看起來,更加像是弱不禁風的書生了。

再之後三個多月,寧城上空,陸續出現驚人異象,似乎是四轉丹藥成丹的景象。

如此,距離魔越之戰,已過去了整整七個月而寧凡離開越國之意,更濃。

寧城城主殿中,寧凡、鬼雀子、景灼三人,在此議事,一旁還有南宮等寧城高層存在。而所議的,是寧凡前往無盡海、結丹!

七個月,寧凡令南宮四處打探,確定了三條前往無盡海的路線。

無盡海,位於雨界極東之地,那裡以懸空之島為勢力單位,共有大小數千島嶼,每一島,都有不少宗門、修真族盤踞。

其中最負盛名的,是『十宗三島』,十宗,是無盡海十大最強宗門,為人族所立。至於三島,則是三處散修聚集之地,每一島都有一國大校遺世宮,便在其中一座島上。

三條路線,第一條,自東邊吳國進發,穿越十幾個修真國,到達瀛國,乘遁天舟此路線,路程數千萬里,以寧凡的遁速,到了無盡海,恐怕都是數年之後了。

第二條,比第一條快些,自南邊進入陳國,跨越五個修真國到達羽國。那羽國有一種特殊鷹獸,金丹修為,飛遁速度堪比元嬰修士乘坐此鷹,趕赴無盡海,怕是要付出極大代價,但頂多花費三年,便可到達無盡海,比第一條路線,至少節約兩年。

這兩條路線,寧凡皆未點頭,三年到達無盡海,已經算是極快了,但他還想更快,他缺少時間

第三條路線,是在景灼老祖的提醒之下,確定的。

自北面,進入宋國,穿越四個修真國,到達中級修真國——晉國。

晉國修士不強,最高者乃是元嬰修士,但此國中,有著雨殿分殿存在,並有一處太古傳送陣。

此太古傳送陣,每次催動,都需要極其龐大的仙玉,但卻可輕易穿行數千萬里此陣傳言,乃是仙虛級傳送陣,不過早已殘破,毫無研究價值。

不過此傳送陣,仍是一個牟利的好手段,故而雨殿分殿出現在晉國,並將此陣據為己用。

在雨界陣法大師們的改動下,此陣被分成十幾個小陣,可傳送到十幾個地點,其中一處,便是瀛國,正是進入無盡海的地方。

使用此傳送陣,每一人都需繳納十萬仙玉以上,堪稱天價,元嬰之下的修士,根本用不起。

這條路線,景灼是不願選擇的,他一身家底,也不過十萬仙玉了,寧願多花幾年跑遠路,趕赴無盡海,不過這條路線,卻讓寧凡幾乎毫不猶豫,做了決定。

一年,只需一年,便可到達無盡海!

「就選這條了1

他的選擇,讓景灼老祖想要勸阻,不過看到寧凡堅定的神情,景灼老祖閉了嘴。

他不知寧凡為何如此需要時間,但或許,寧凡有自己的苦衷吧。

若無寧凡,自己手刃紫陰老魔,不知還要等到何年何月自己是否要護送寧凡,走此路線?聽說晉國最近,似乎不怎麼安定

「罷了,老夫舍了十萬仙玉,護你走此路線1最終,景灼一咬牙,做了決定。

「如此,多謝景灼道友盛情了出發時間,就定在十日之後吧,畢竟這一次遠行,可是需要諸多準備的。」

寧凡對景灼笑道。

準備,他已做好,十年之內,他未必會回到越國,而化嬰丹,他已全部煉製,並交給鬼雀子,托其按交丹時間,一一交給求丹宗門。

剩下的準備,則是和這生活了兩年的越國,告別。

至少要回去見見師尊,以及,寧孤

妖鬼林,他本想回去一次,不過轉念一想,如今自己與骨皇,已有生死之仇,若回去觸怒了骨皇,引得其不惜手段,引發變故,反而不美

「越國我在此修魔,結緣、結仇若我不死,必會歸來」

自城主殿出來,寧凡卻被紙鶴神神秘秘的叫走。

「凡哥哥,思思說她不舒服,讓你今晚給她治脖

「治病?治什麼病?」寧凡看著紙鶴眨巴眨巴的眼睛,不解。

「當然是總之你去了就知道了今晚不用來我房裡的」紙鶴小臉一紅,也不知她和思無邪商量了什麼,說完之後,立刻羞不自禁,逃了去。

寧凡目光一凝,在他看來,思無邪應該已經恢復記憶但自己數月以來,一直療傷、煉丹,根本未關注此女此女突然找上自己,是出於香艷的目的呢還是,別有用心?

「罷了,與此女,總該有個了斷瑤池聖女的分身,或是,思思此女明明恢復記憶,卻幫我一次,她的心思,難以捉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