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39章素秋的羞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眼,沉思此戰得失。 紫陰老魔身上,高級法術不少,如嬰級法術《風魂爪》,但此類術唯有風靈修士才能施展,對寧凡無用。不過紫陰老魔的其中一種功法,讓寧凡極感興趣。 《陰煞訣》此功法,是修鍊陰...

魔越之戰,在短短三日內,震驚了所有越國宗門。-

極陰門覆滅,兩千年前屍魔重現,使得越國幾乎陷入滅亡的危機。

此戰,共出現三名元嬰級高手,鬥法之時,一幕龍火異象,更是整個越國的高手,都依稀見到了。

作為決戰之地的古戰場遺址,如今百里之內,都被焚成了焦土廢墟,寸草不生。這讓一個個來此探查的修士,目瞪口呆。

而更有修士,趕赴寧城,希圖見一見兩名元嬰高手——寧黑魔及景灼。但如今,寧城一片戒嚴,景灼與『寧黑魔』,皆已閉關,接待眾修士的,是陰柔微笑的南宮。

「有疑問的,都問我吧,當然,我不能保證,我所說的都是實話」南宮端坐高座,悠悠品著香茗。

一旁,立刻有數個二流宗門的掌門,乖乖奉上儲物袋,滿臉堆笑,「嘿嘿,南宮副城主身為黑魔大人的左膀右臂,自然是有很多秘密不能以實相告的,可以理解,可以理解這點小意思,不成敬意」

「呵呵,諸位何必如此客氣不能收,絕對不能收」南宮故作推辭狀,而幾個掌門一咬牙,再次取出數個儲物袋,恭敬奉上。

南宮這才似無奈般收了這些重禮,神念一掃儲物袋,恐怕至少有一萬仙玉不止

「哎,盛情難卻啊,罷了,我就稍微為諸位解惑一二吧。諸位有何疑問,但請明言。」

「敢問滅殺屍魔的高手,可是黑魔大師?有人傳言,黑魔大師,就是鬼雀寧尊此事,難道當真?」

「此事自然是胡說,我少主寧凡,絕對不是元嬰高手,甚至不是金丹高手,這個,南某可以用心魔發誓1南宮信誓旦旦,卻並非撒謊。

寧凡只是半步金丹高手,確實如此。不過么,寧黑魔是否是寧凡,他可不會告訴眾人,神神秘秘的不好么。

「哎呀,南副城主何必發心魔大誓,這讓我等如何敢問其他問題」一個個老怪皆做羞慚狀,似乎欠了南宮大人情一般,但結交寧城的心,更加堅定了。

「哈哈,這有什麼」南宮微笑搖頭。

一旁的尉遲,露出崇拜之色,而司徒,則罕見的肌肉一抽。

南宮,不愧是南宮,又在忽悠這群越國老怪,一萬仙玉,立刻便到手了這些錢,南宮不會自己留用,而是用作寧城建設,寧城之所以錢財不缺,便是南宮的功勞。

「此戰具體,由南某為諸位道友解惑一二吧」

南宮話語一開,所有老怪都坐在位上,大氣也不出,仔細聆聽,生怕漏掉一個情節。

而每每聽到驚悚之時,即便是這些老怪,都不由得面色微變。

至於聽到最後之時,『寧黑魔』黑衣而來,化墨影滅天一子,瞬身千里斬屍魔眾人的眼中,紛紛火熱起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寧黑魔,竟如此絕強!

「南副城主,可否通融,讓我等見一見黑魔大師」

「這個,恐怕有些麻煩諸位知道,我們黑魔城主,一場大戰,再次閉關感悟,恐怕數十年都不會出關當然,若寧城遇難,他還會出手就是了。」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不過真是緣慳一面,可惜,可惜」

接待越國修士,由南宮負責。整治傷亡、重整寧城四衛,則由司徒進行。修理地底火脈,則最終由尉遲接手。

寧凡這個甩手掌柜,正於密室之內,調息傷勢。在一旁的床榻上,則躺著昏迷三日的殷素秋。

其毒已被丹藥暫時壓下,只是此毒太厲害,連太虛派的虛元丹都無法根除,若要破解,雖然不難,但過程頗有麻煩,故而,寧凡唯有先調息一番,略微將傷勢穩下。

與黑屍一戰,造成的傷勢太重,為了讓龍漩之火達到第六轉,威脅到黑屍,寧凡不知耗損多少精血。原本他就因為斬魂魄、塑化身,神魂有缺,如今因為連損精血,身體元氣再次大虧。

這傷勢,沒有特殊手段,起碼要數十年閉關,才能修鍊回這些精血,而折壽,是再所難免的。恐怕此刻寧凡的壽數,已經不足200歲了。

盤膝坐於蒲團,身前地面陳列的,卻是此戰的戰利品。

而寧凡則微微閉上雙眼,沉思此戰得失。

紫陰老魔身上,高級法術不少,如嬰級法術《風魂爪》,但此類術唯有風靈修士才能施展,對寧凡無用。不過紫陰老魔的其中一種功法,讓寧凡極感興趣。

《陰煞訣》此功法,是修鍊陰珠之術,極陰門中,上到老祖,下到弟子,無不修鍊此術,只是紫陰老魔的這本法術,定然是比他人高級一些的。此術之中,不僅記載了凝練陰珠的過程,更記載了讓陰珠與金丹融合為一的手段。

按寧凡估計,若他能入紫陰老魔一樣,凝練陰珠,與金丹融合,則其金丹,強異於常人堅固,並可為突破元嬰期,增加至少一成幾率!

此術,對寧凡而言倒是頗為有用,不過在結丹之前,這法術暫時用不上。

除了這個融合金丹的法術,紫陰老魔的戰利品中,唯有一個紫缽法寶,能夠吸引寧凡一二。

這紫缽,乃是上品中級法寶,但此寶中,似乎融合了一絲神意使得此寶一經施展,便將所有攻擊紫陰的法寶,統統收入其中。

除此之外,紫陰老魔的家底,再無讓寧凡心動之物無他,寧凡的眼界挺高的。

不過黑屍的儲藏,對寧凡而言,則不可小覷了。

撇開所有的法寶、丹藥,最讓寧凡在意的,是一個上古神魔功法——《屍魔錄》!

此功法,記述了開闢屍魔脈的方法,更有三次屍變成仙的手段。除此,其中更有數種上古神魔神通!

寧凡已有陰陽魔脈,自不可能再修鍊這屍魔脈,但其中的上古神魔神通,卻是讓寧凡眼前一亮。亂古記憶,便未傳承任何神魔神通,但比起《屍魔錄》,卻又多了仙帝的一生感悟、記憶。孰優孰劣,卻是難說,但這些神通,對寧凡而言,還是極有用的。

化屍術此術是激發屍魔脈屍氣,可將修士直接祭煉成活屍。

三屍瞳此瞳,需要修鍊屍魔脈,在眉心打通天眼脈,才能修鍊。若修成三屍瞳,幻術倒也罷了,施展那絲三屍惡念,才是寧凡動心之事。

修士之身,皆有三屍,縱是真仙,也懼惡念。黑屍的惡念,不過是皮毛而已,根本不算三屍惡念。真正的三屍惡念,莫說寧凡斬不掉,便是四天仙界之上的真仙們,又有幾人能斬掉。

此術讓寧凡東西,但可惜的是,他無屍魔脈,開啟不了第三豎眼。

而三屍瞳之所以需要第三豎眼存放惡念,是因為這惡念,連修鍊之人本身,都不可觸碰,只能另外開闢脈絡存放。

「若我另闢蹊徑,以其他手段存放惡念,或許可以直接憑雙目容惡念、施魔功」

寧凡尋思,若是如此,即便無第三目,他也足以施展三屍瞳,唯一需要擔憂的,是如何抵禦三屍惡念

或許,黑衣化身能夠抵禦,畢竟那化身,無心,亦無念。如此,似乎可以一試。

除了這些,黑屍還有數種不弱的煉體功法,其中《巨骨訣》,可化身十丈巨人,對寧凡而言,此術還是極為有用的。

而最大的戰利品,或許是那黑屍本身。

如今的黑屍,已被寧凡燒成焦屍,此屍肉身之強,讓寧凡有了直觀認知,若是能將此屍製成煉屍,倒是個不錯的打手,說不定憑此煉屍,便足以力敵普通元嬰。

除此之外,還有諸多戰利品,但隨著床榻之上,素秋仙子一聲嚶嚀,寧凡卻是再無時間,思索這些事情了。

密室石床,鋪有錦綢,一個淡黃衣衫的女子,好似沉睡。

此女若從容貌看,不過是個未經世事的少女,但知曉者,卻明白,此少女,乃是活了六百年的老怪,曾經的太虛派老祖——殷素秋。

她的秀眉,即便是昏迷中,仍痛苦的緊蹙,而那聲嚶嚀聲,不過是其疼痛的呻吟。

當日一戰,他被黑屍暗算,中了『死蠶毒』,此毒若是尋常金丹中了,恐怕立刻便會死去,但素秋硬是憑強橫的實力,生生壓下此毒,一直到戰終,才毒發昏迷。

而毒發的原因,多半還是寧凡要求此女追擊黑屍,引動法力的原因。歸根究底,此女毒發,還是寧凡的錯。而對此女的固執,寧凡再次有了認知,中毒了都不說若是紙鶴,恐怕一中毒便會立刻驚呼吧。

此女心堅,足以問道難怪此女,六百年修道,便成為太虛老祖級人物。

而此女生死,寧凡不可能不過問的,畢竟此女獨自馳援寧城之時,還是讓寧凡頗有感動。

「如此,得罪了」

寧凡低低一聲,似自語,旋即,掀起了素秋仙子六百年來,無人掀過的裙擺,里中還有一裙,亦被寧凡掀起。立刻,露出了素秋仙子裙下凝脂般潔白的**。

只是這光潔的**,此刻卻浮上的紫紅脈痕,好似蠶蠱,在其腿中爬過一般。

裙擺一直掀到其小腿膝蓋處,才停止,紫紅到此而終,無需繼續掀裙,若再掀,恐怕即便素秋治好了毒,之後醒來,過問寧凡輕薄之罪,都是個麻煩。

很漂亮的腿,雖然因為終日蒲團打坐,而略有內偏,這樣的腿型,倒是與傳聞之中的瀛國女子,長跪的腿型頗為相似。

寧凡腦海,微有浮想,立刻掐滅,暗暗自責一句,收了心思,將素秋的素鞋錦襪都給褪下,露出其中一雙晶瑩如玉的秀足。

與素秋略有瑕疵的腿不同,她的足,好似渾然天成的玉飾,幾近完美。

只是她的足,未免太過敏感,只不經意觸碰到其玉趾一二,立刻使得昏迷中的素秋,發出一聲輕輕的喘息。

「嗯」

這喘息,讓寧凡心神一盪,手捧玉足,他心中竟一時被心魔一擾。

「我所持的,乃是越國最尊貴女人的腳,她再高高再上,如今仍要供我玩弄」

這聲音,讓寧凡心神一失,但立刻,一股寒芒在其目中成形,將這邪念,碾碎!

「滾1

壓下心魔,寧凡眼中恢復清明,暗暗道聲抱歉。

從各種意義上,自己都算褻瀆了這素秋仙子。對恩人動邪念,自己當真枉為人。

「死蠶毒,不難解,以十七種千年靈藥的藥液,按蠶毒配製,解之不難只是首先要將此毒,引回中毒處」

寧凡暗嘆一聲,雙手各自撫上素秋雙膝,順著膝蓋,暗運法力,撫摸而下,將毒素引回足腕處。

冰涼,柔滑

而不經意的,素秋仙子的輕喘,似乎略有急促了當毒素略微回溯的一刻,她,醒了,但她不敢睜眼,因為她發現,自己的小腿,正被寧凡來回撫弄著

「他他在做什麼!好大的膽子1素秋仙子,幾乎立刻想要扇飛寧凡這輕薄之徒,但旋即,她發現,寧凡竟是在給她治毒

而她心頭一軟,既然是治毒,她怎好拒絕。

只是萬萬不能睜開眼的,否則,二人都將極其尷尬。

如此,她唯有忍耐小腿及足腕、足尖,傳來的火熱掌溫。

她的腳,太過敏感,彷彿連寧凡掌紋有多少,都能感知出來。

臉色漸漸潮紅,心中卻苦苦忍耐,若昏迷也就罷了,醒轉之時,她絕不願自己發出那羞恥的嬌吟之聲作為正道老祖,自己豈能如此低三下四

只是越忍,她的面色便越潮紅,心境雖未失守,身體卻越來越麻軟

「快些為我解毒」她心頭,暗暗祈禱寧凡能快些,終止她的這場背離倫常的噩夢。

她不喜歡這種酥麻、不由自主的淪喪之感她應是高高在上的才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