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38章魔越之戰(終)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你既有此火罷了,老夫認栽,就此離開寧城,離開越國1黑屍眼中,第一次有些氣弱,此刻自己形勢不如人,再深的仇恨,也姑且壓下,日後再尋機會報復吧。 但回應黑屍的,僅僅是寧凡,一道冷漠的聲音。...

冥墳之內,小明雀手捧一大包丹丸,眼中微微不舍,望著冥墳九層之上的方向,怔怔出神。

三個月中,小明雀早已蘇醒,並始終陪在黑衣之旁,為其護法。

只是讓她不懂的是,這黑衣寧凡,太過冷漠,始終沒有給她一個笑容。只是對小明雀的央求,黑衣仍是煉了丹丸,給明雀知面目雖冷,性子倒仍有溫柔。

「餅哥哥走了這些丹餅餅,我捨不得吃」

明雀小小的心中,感覺有些堵,淚珠啪啪就落了,她頓時驚慌。

「阿公,我的眼睛怎麼有尿尿」她急切道。

「傻丫頭,這不是尿尿,這是眼淚思念一個人,思念得緊了,就會流淚,思念一個家,思念的切了,也會流淚」矮小的冥羅老頭,眼中頗有感嘆之色。

「眼淚,那是什麼?思念又是什麼家,又是什麼?」明雀的心,在閃過『家』這個字時,忽然一緊。

「家家就是一個即便遠在他鄉,仍不得不牽挂的地方你的家,應該是這冥墳吧。而阿公的家,呵呵,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個叫做『樹界』的地方呵呵,那寧凡,天資倒是不錯,融靈之時,分出化身,並將化身修鍊到元嬰之位此子縱然在樹界,也算是天驕人物的」

「」明雀歪歪小腦袋,吃著一口口丹餅餅,她不懂冥羅樹精的悲傷。

不過,她隱隱覺得,冥羅的話不對,自己的家,應該不是在冥墳

最近,明雀總做夢,夢中,自己名為司蒼,有一個很遠很遠的『家』,似乎,還有一個不太遠的『家』

「阿公,我想離開冥墳」她的腦海,在閃過『司蒼』二字之時,忽而有些悲哀,那是她根本無法理解的心情。

「你在胡說些什麼!莫說這冥墳有特殊手段,限制其中妖物離去,你根本無法離去,即便你可以離去知道,你可是丹魔!是五轉丹藥成靈、有機會培養成九轉甚至更高的丹藥!你若離開冥墳,失去阿公保護,外界的人族,會將你吃了的!那些人族,可不向冥墳的妖族一般怕你」冥羅面色大變,訓斥道。

「哦」明雀低低應了一聲,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心頭,卻有一個疑問。

人族,真的可怕么?

餅哥哥,不是很好么?

那個薛青老頭,雖然膽小,不過也不算可怕吧?

而且,夢中的那些、朝自己跪拜的芸芸眾生他們虔誠的眼神,真的可怕么。

「我還是想離開冥墳」她心中輕輕道,但卻沒有說出來。

這一切,發生在黑衣寧凡,離開冥墳之後。

而此刻,寧凡已合併兩大化身,重新變作往日模樣。

白衣與黑氅並存,笑容與殺意共鳴,冰與火在仙脈中騰燒,正與邪、神與魔在其目光中變換。

白衣如神,黑衣成魔,陰陽合一!一切,都暗暗符合陰陽大道的至理!

寧城千里之外,一處古戰場,滿是廢墟。此處,便是景灼、素秋二人追擊黑屍的地點。

誅仙劍影,已然臨近消散,而那黑屍,憑藉種種手段,硬是在劍氣之下,活了過來!

重傷!黑血滿地!但其目光,卻更加陰狠,而這一次重傷,雖然打落了他的屍魔境界,卻讓他的心境,有了極大提升!

破除劍影,景灼老祖咋舌不已,那誅仙劍氣,便是他落入其中,恐怕也必死的,真不知寧凡是如何施展那種劍氣的。而對黑屍的強悍,他再次提高了認識。

隨著劍影破除,景灼立刻寒毛豎起,他之所以沒有離去,是想趁黑屍重傷之後,將其滅掉。

若能殺黑屍,則不用遠遁他國,則越國避免了覆滅之危,則火雲宗避免了傾覆之難。

他隨口便可將火雲宗送給寧凡,因為他看出寧凡會善待火雲宗,但就心中而言,他對火雲宗還是極有感情的。

「素秋仙子,我等一同出手,誅殺此魔」景灼傳音道。

「不用,他,來了」素秋卻抬起明眸,望著長空,嫣然一笑。

寧凡的身影,遠在數百裡外,似景灼若不全力放開神念,根本無法感覺到寧凡的氣息。

但素秋感覺到了,先是女人的特殊感應,而後,才是神念感應。

果然,那黑屍破掉劍影,恨恨將天空四道虛幻劍影一一擊碎,踏天而立,並不看地面景灼等人。

他重傷,但滅景灼,仍不會太難,因為,他還有無窮底牌!

只是他的心,已被仇恨填滿,滅不滅景灼,無礙,必殺之人,此刻心中只有一人那正一道道黑光閃爍中,接近而來的寧凡!

「寧凡!原來你是,元嬰修士!如此,天一子被你所滅,倒不奇怪1黑屍怒極反笑。

「」

馳援而來的寧凡,仍是當日打扮,凌立空中,絲毫不與黑屍搭話,只目光掃過地面,對素秋與景灼微微一笑。

「辛苦了接下來的事,由我處理,你們退遠些」

這一聲,飄渺無物,但威勢,卻比景灼更強!這是真正的元嬰之勢!

但古怪的是,寧凡表現出來的修為法力,由僅僅是半步金丹的程度。

景灼微微猶豫,但立刻,便抽身而去。

他猶記得神算老人的卜卦,寧凡殺他景灼,輕而易舉。之前,他信了一半,此刻,他信了九成!

而素秋,則望著天空之上的寧凡,仰起臻首,明光動人地一笑。

「越國的安危,交給你了小傢伙。」

這素秋,似乎很愛倚老賣老呢。但這笑容,確實比尋常少女,都嬌柔萬倍。

這笑容,是某個雨殿的元嬰高手,都千金難求之物。

二人離去。

這古戰場上,只剩寧凡與黑屍二人。

寧凡的目光,淡淡掃過黑屍,有忌憚,還有超過九成的勝算!

黑衣結嬰,僅僅是神念達到元嬰初期,並未讓寧凡法力有實質性飛躍,但卻賦予了寧凡,兩大神通!

其一,是瞬移,且這黑光瞬移,極為古怪,並不消耗法力,還是消耗神念之力。即便如此,也已經達到了普通元嬰修士的瞬移速度。而寧凡有個猜想,若是自己白衣之身,同樣突破元嬰期,掌握法力瞬移的秘術,則黑白瞬移疊加,自己的瞬移速度,可遠超同級修士!

其二,是墨流分神之術,即是那黑衣身體爆散成數萬到黑色劍念的神通。

此神通,與劍念是一個原理,但威力,卻是足以擊傷元嬰初期的修士,之前更是一招之下,滅了天一子。

之所以能滅天一子,不僅因為天一子本身只是金丹,僅僅是被寄放了元嬰初期的法力,境界不足。同時,也從側面反映,這墨流分神術的強悍!

甚至,領悟墨流分神術之後,寧凡的劍念,若有若無帶上了一絲黑色,使得劍念威力,略略提升了一絲。

兩種神通,一遁一攻,簡直是讓寧凡實力,有了質的飛躍。唯一的遺憾,是寧凡的法力,終究太弱,決不可持久戰,必須速戰速決。

這也是之前黑衣面對天一子時,毫不猶豫使用最強神通的原因,法力有限,所以必須一劍功成!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瓶苦命丹,寧凡也不管那丹藥苦澀,直接吞服十幾顆,剩餘十顆,則含在口中,並不急著吞服。

以陰陽魔脈的煉化藥力速度,他完全可以一面戰鬥,一面恢復法力,雖然這樣補充法力后,距離黑屍,法力仍是天地之差。

但寧凡,卻有九成勝算,可殺此屍魔!

這是一種自信!一種元嬰修士縱橫天地的氣勢!

仙帝之威,終究只是威,其中少了寧凡自身境界體悟,故而少了勢沒有勢,威再強,也只是虛妄。狐假虎威,可能真正傷人?

但此刻的威勢,雖僅僅元嬰,遠遠遜色於亂古大帝,可這威勢,卻是真真切切,屬於寧凡,這殺氣,亦是寧凡一路廝殺,所獲取!

「閣下為屍魔脈傳人,寧某為陰陽魔脈傳人如此,你可安心去死了。」寧凡目光一變,其殺意,上升至巔峰。

驀然張口,九道黑火之龍,席捲天地,黑炎遮天!

「陰陽魔脈?那是什麼魔脈等等,這是地脈妖火,真正的地脈妖火1黑屍面色大變,他萬萬沒料到,眼前的寧凡,擁有此等妖火。

即便是全盛之時,他抵擋地火,都極其艱難,更何況此刻他失去天一子的法力容器,更是屍體重傷,以肉身抗衡此火,將極其危險!

「你既有此火罷了,老夫認栽,就此離開寧城,離開越國1黑屍眼中,第一次有些氣弱,此刻自己形勢不如人,再深的仇恨,也姑且壓下,日後再尋機會報復吧。

但回應黑屍的,僅僅是寧凡,一道冷漠的聲音。

「龍漩之火,第一轉,第二轉,第三轉,第四轉1

幾乎是一個片刻,那漫天黑炎,化作一個碩大的火焰漩渦,將黑屍捲入其中。

這漩渦之力,極為古怪,黑屍試圖用不多的法力,瞬移逃開,卻驚訝發現,其身體無法掙脫漩渦之力!

星漩,可逆轉攻擊!

火漩,可鎖定瞬移!

漩之一字,暗含一個圓之至理,而天道為圓,日為圓!一切與圓相牽扯的,威力必定不可小覷!

沉淪漩渦,黑屍不得不以所剩不多的法力,沒入肉身,強行抵擋火威。

四轉龍漩之火,雖然厲害,但也僅僅足夠傷到金丹中期甚至後期,對他而言,猶如隔靴撓癢。

若非屍身懼怕火焰,他甚至不會去可以抵擋這黑魔炎。

「此火我雖可抵擋,但一旦法力耗盡,沒有容器補充,則勢必在火中重傷今日,先逃為妙1他於火焰之中,一拍儲物袋,立刻,一頭頭辟脈、融靈的煉屍,自儲物袋中茫然奔出,直衝火海,立刻便被火海吞沒,但終究,消磨了火焰之力。

數百頭煉屍耗去,第四轉龍漩之火,被黑屍輕易、不費法力地,破開一個缺口,立刻抽身便退。

而遠處寧凡,見此一幕,目光一凝今日,萬萬不可放走此魔,否則以此魔狠辣個性,必定睚眥必報!

「第五轉1

他面色微微泛白,強行催動了龍漩之火第五轉第五轉,縱然其神念突破元嬰初期,施展起來,仍然極為勉強,一身法力,更是如泥牛入海,急速耗空,十幾顆入腹丹藥,藥力化作法力,而法力立刻耗去,仍有不足的樣子。而寧凡立刻咬碎口中兩顆苦命丹,苦澀味道中,勉強讓法力足以支撐第五轉龍漩!

龍漩第五轉,火焰漩渦引動一絲天地之力,火威平添數倍,便是元嬰修士,貿然被捲入此漩渦,也必定受傷!

原本幾乎逃出火焰的黑屍,立刻被漩渦吸了回來,五轉之火一灼燒,他立刻慘呼起來。

「寧凡!你莫要逼我1

「哼,我不逼你,我只殺你1

「好!老夫讓你看看,何謂萬屍滅國1黑屍氣的渾身顫抖,一抖黑袋,其中,飛出近千巨融靈飛屍,撲入火焰,紛紛自爆,竟將第五轉龍漩之火都炸開!

而之後,他好不收手,徹底將黑袋翻轉過來,近六千具辟脈煉屍,兩千具融靈,一百具金丹,紛紛散發腐臭,衝散火焰,撲向寧凡!

寧凡目光一變,萬屍!這黑屍的『萬屍滅國』之名,竟是真的!

但萬屍又如何寧凡一霎閉上雙眼,再正開始,眼中劍光閃爍!

這一刻,他體內的殺機,全然化作妖鬼林中、獨滅群鬼的凜然!

「滅1

他淡淡一字,而一股散發著淡黑氣息的劍念,縱橫散開!

但凡包裹於劍念之中的煉屍,辟脈、融靈修為的,一個個直接被劍氣絞成肉泥。

而一百具金丹煉屍,直接便有七十三具金丹初期的煉屍,被攔腰切斷!

至於金丹中期、後期的煉屍,即便不死,仍是在劍念橫掃下受傷不輕。

所謂的萬屍,竟被寧凡一個法術,給破了去!

這一刻,黑屍面色大變,他萬萬沒想到,這寧凡,竟有傳聞之中的劍識劍念!

若早知如此,他定然不會派出煉屍圍攻寧凡,頂多以金丹中、後期的煉屍,對付寧凡!

劍念,可是煉屍、煉魂修士的噩夢!

「你竟有劍念!你絕不是什麼狗屁陰陽魔脈,你是劍之神脈,你是劍界之人!老夫,跟你拼了1

黑屍眼中忽而露出瘋狂之色,好似與劍界之人,有著深仇大恨一般。但這一切,與寧凡無關!

在黑屍操縱之下,略微受傷的二十七具金丹中後期煉屍,紛紛飛遁而來,發出怪吼,並一個個要自爆一般,意與寧凡同歸於盡!

寧凡一個瞬移,飛遁出千丈之外,眼中閃過一絲狠色。

龍漩第五轉,已是他的極限,但想要滅掉黑屍,不夠如此,唯有一搏!

他一口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在身前黑魔炎上,使得黑魔炎立刻提升數成火威,但距離龍漩第六轉,仍有無窮距離。

再次被煉屍欺近,寧凡一個瞬移遁開,連噴三口精血,面色已然蒼白,而火威仍未達到第六轉的威力。

「不夠,再來1

一個瞬移,再次拉開距離,這一次,寧凡一拳重重擊在胸口,氣息瘋狂衰弱,而一口口精血,好似不要命一般,噴在黑魔炎之上。

龍漩之火,劇烈狂舞,化作一個綿延千丈的巨大火焰之龍,而那巨大的漩渦,則是火龍之口!

這一刻,整個越國數十萬里的土地,靈力似乎都被這法術所調動。

一個個修士,目瞪口呆,望著天空的虛幻黑龍之影,紛紛驚駭。

那黑影中,更有一絲真龍妖力,漸漸成形,並於妖力成形的一瞬,火龍目光,忽然露出淡漠、藐視蒼生的靈動!

龍漩第六轉,可以法術徹底凝聚一條真龍虛影!此術等級,幾乎是元嬰巔峰修士才能領悟,而此術威力由寧凡施展,即便境界低微,但重傷黑屍,綽綽有餘!

「瘋子,這是瘋子!他想和我拚命,為什麼!老夫與他,可是深仇大恨1黑屍升起一絲膽寒,若是尋常修士,見黑屍不好對付,定然罷手言和,謹慎為上。

但這寧凡,簡直是要與黑屍,不死不休!

周身被火焰吸入龍口,只一瞬,黑屍便立刻感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屍身,開始急劇融化。

此第六轉龍火,除非自己全盛,才能勉強抗衡,此刻陷在火中,不死也要重傷。

「死1

寧凡氣若遊絲,如此多的精血噴出,他所受治傷,太重,但為了滅黑屍,一切在所不惜!

在其操縱之下,黑火巨龍張口一嘯,噴出無數個黑色火球,那火球在一個個金丹煉屍的體外爆開,化作一個個火焰漩渦,每一個威力,都不低於第五轉的龍漩之火!

幾乎一個照面,所有煉屍,俱化為飛灰,而處於龍口之中、火海中心的黑屍,心頭升起一絲必死之感。

這火焰足以將其重傷,卻猶不足以滅掉他。但當寧凡殺機的目光望向自己時,黑屍心神大顫,

「墨流分神之術1

寧凡一指眉心,識海化作一道道黑色劍影,衝出天靈,在長空流轉。

劍氣如黑潮,沒入黑火,在火海之中,掀起一道道狂瀾,如之前對付天一子一般,萬劍如風,將黑屍捲入其中。

碎,碎,碎!

狠狠咬碎所有丹藥,寧凡將所有法力、神念之力,都傾注在這一擊之中。

若是結仇,必分生死這是老魔教給他的!

一陣劍碎、火散的呼嘯聲過後,寧凡終於承受不住法術反噬之力,被法術的熱浪,生生擊落道地面,重重砸落後,咳血不止。

無數火影、劍氣在晴空碎散,露出其中一個千瘡百孔的焦屍

此屍,以再無一絲腐爛之意,完完全全烤焦,而其中的黑屍魂魄,則徹底被焚成虛無。

只是即便如此,這屍身,竟仍未毀滅,這便是接近屍魔邊緣的肉身強度么?

若是自己鼎爐環中那真正屍魔肉身,又該有多強?

寧凡呼吸良久,才勉強起身,望著遠處焦屍,沉吟不語。

沒有獲勝的喜悅,有的,僅僅是一絲平靜。

「涅皇,我在一步步,向你靠近有朝一日,你會與此屍,一個下潮他淡淡道。

寧凡是平靜的,因為他有更強大的仇人,使得他在滅殺涅皇之前,永不會自滿。

但寧城之修,則在剛剛劇變的法術對撞后,紛紛猜疑起來。

千里之外,那古戰場上,法術對撞太過猛烈,實在是越國數千年以來,罕見的一次大戰。

而對於此戰結果,他們最是關注

誰勝了?是『寧黑魔』和寧凡,還是那覆滅七國的黑屍?

在眾修士緊張的目光中,素秋與景灼二人,踏著遁光,回到寧城。

前者花容,仍有一絲驚意,後者,則滿面嘆息,可謂複雜之極。

景灼的面色,讓眾修士心頭一沉,性子急烈的步狂焚,更是直接問道。

「老祖,你為何愁眉不展難道寧黑魔,敗給那屍魔了?」

「敗?咳咳咳你們自己看吧」

景灼忽而回頭,望著遠方,而所有修士,順著景灼的目光,依稀可見遠方天空,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踏著遁光,徐徐而來。

青年的法力,似乎極其微弱,使得其遁光,隱隱有些不穩,但其目光,卻是平靜如初,而其手中,更是倒提一具燒焦的黑屍,好似在宣揚一個戰利品。

不需要任何解釋,所有修士,俱是心頭一松

黑屍,被滅了!毋庸置疑!

但眼前這白衣黑氅的青年,究竟是寧凡,還是寧黑魔知道,那寧凡與寧黑魔,可是長得一模一樣的。

步狂焚極為幽怨地看了景灼老祖一眼,這表情出現在他一個壯漢身上,極其古怪。

「老祖,你也真是的,既然是黑魔大師勝了,你總該高興兩下吧,何必愁眉苦臉,惹我等擔憂」

「高興咳咳咳」景灼確實該高興,可是他高興不起來。自己可是被黑屍一面倒的虐,反倒是寧凡竟施展出堪比嬰級巔峰法術的六轉龍火,生生將黑屍,焚成焦屍

景灼是知道的,滅黑屍者,非寧黑魔,而是寧凡世上,哪有什麼狗屁寧黑魔。

所以,他感嘆了,心中更不可避免,有些不平衡寧凡,真是一個18歲青年么景灼倒更願意接受,寧凡是一個活了千百年的四轉煉丹師、元嬰修士。

只是心情複雜了,恐怕只會有景灼一人吧,其他修士,則歡呼去了。

在寧凡降落寧城之後,追擊極陰門樓船的南宮,亦帶人返回。

魔越之戰,就此而止,而寧凡之後,恐怕便要踏上結丹之路了。

虛弱的他,還來不及休息兩下,便立刻被紙鶴沖入懷中,幾乎跌倒。

而比他更先倒地的,卻是素秋仙子

「哎呀,凡哥哥,你快看看,素秋仙子這是怎麼了,怎麼暈倒了1紙鶴驚叫道。

「這是」

寧凡神念朝昏迷的素秋一掃,面色頓時難看起來。

素秋,中毒了,雖然此毒不厲害,不過素秋中毒已深,解毒卻是頗為麻煩

他暗暗心道了句失禮,手掌卻撫上素秋的一對秀足之上。

「果然是那時候的毒這個倔女人,中毒了,不知道說一聲么竟一直逞強到現在」

寧凡輕輕搖頭,不過對素秋,卻隱隱多了一絲敬佩。

身為女子,性子如此堅韌,並不多此女,不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