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37章魔越之戰(五)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但若是地脈妖火,則有可能毀掉其屍變。 冷笑一聲,黑爪一握,青鸞火焰,被其生生捏散火形。 而其一爪直取景灼丹田,擊碎景灼另一件護身法寶,並生生撕碎其上品靈甲,目標,是景灼丹田中,那虛幻的...

紫光宗掌門,沒命逃跑,在其身後,黑屍的氣息越來越近。

黑屍已追殺十四人,而紫光掌門趁此時間,拚命逃遁,幾乎逃出寧城二百里之外。

但這點距離,黑屍數十次瞬移閃爍后,輕易便追了上來。

「老夫不想死,不想1

他心驚膽寒,調轉方向,朝一處修真家族奔去。

西越陳家,一個融靈中期坐鎮的家族。紫光掌門之所以朝此奔逃,為得便是讓屍魔吃別人,不吃自己!

這便是自私,是人在死亡的恐懼前,往往做出的選擇。

而黑屍,似乎頗為滿意紫光掌門的做法,不緊不慢跟著紫光掌門,覆滅了一個個沿路的修真族,吞噬無數血食。

西越陳家,一道紫光驚虹,刺穿陳家外的靈級大陣,並一路奔逃。陳家老祖,駭然色變,那紫光,定是某個金丹老怪有金丹老怪,來陳家了?如此強橫破陣,難道是來問罪的?

陳家老祖不敢怠慢,立刻出關,準備迎接,卻駭然發現,再次有一黑光,撞入陳家地界。

「老夫在此,爾等皆為血食1

那黑屍一聲冷笑,一掐訣,陳家上空,立刻黑霧滾滾,黑雲壓城!

黑雲黑霧,一籠長空,陳家頓時詭異地一片死寂,而陳家老祖,則識海一污、雙目茫然,露出獃滯、愚蠢的笑容。

這一切,就好似之前天道宗弟子的表情!

所有陳家修士,一個照面,便被黑屍祭煉成活屍!

「嘿嘿,活屍好啊,可以傷人,屍碎后,還能給老夫提供屍氣跟著那紫衣小輩,倒是能找到不少好屍體」

若有人看見,必會發現,黑屍腰間一個黑袋之中,忽然存放了千百具融靈級活屍!

其遁光一閃,再次瞬移,直追紫光掌門,而剛剛逃出十餘里距離的他,來不及慶幸,便毛骨悚然起來。

「這這麼快!才十幾息時間,他便滅了陳家1

他數次轉換方向,路過趙家,林家一個個修真家族,在紫光掌門的來到之後,紛紛覆滅。

而滅了數個修真族后,黑屍似乎疲倦了。

「古屍之事要緊,區區一個小輩,沒有再戲弄的意義了你,可以死了1

黑屍一聲獰笑,瞬移而出,一爪抓住紫光掌門手臂,狠狠一撕,將其手臂生生扯下。

紫光掌門劇痛一聲,墜落長空,砸落地面,身軀瑟瑟發抖,哪有平日高高在上的得意。

黑屍黑光一閃,出現在其身前,一指按向其眉心,而紫光掌門,竟連反抗都做不到,只能顫抖地俯首待死。

「這便是元嬰之威好可怕」他雙目因為驚恐,徹底失去焦距。

但這一刻,兩道瞬移之光,終於追了過來。

一個是景灼老祖,雖然擁有元嬰法力,但境界終究未徹底提升,施展瞬移對他而言,負擔極大。

而素秋仙子,以靈裝瞬移,更加艱難,不過那小紙鶴竟又塞給她兩瓶『丹糖』如此,她的法力,倒不是問題了,只是她不由不暗道寧凡對紙鶴的寵溺三轉丹藥,竟然真得跟糖一樣,隨便就給紙鶴好幾瓶

景灼與素秋一現身,立刻出手攻擊。素秋仙子失去似水環法寶,其他法寶品階不高,料難以傷到黑屍,故而素手掐訣,拍出一摞金符,化金光,生無窮金線,將黑屍死死捆縛。

而景灼老祖,則趁勢拍出自己的火紅短戈,化作火光,將黑屍捲入其中。

二人的出手,未必能傷到黑屍,但總算救下了紫光宗掌門。

只是紫光宗掌門,為逃命拖累數個修真族的是,落在素秋眼中,卻化作濃濃的鄙夷。

「你快逃吧,這裡交給我們。」素秋冷冷道,不願多看紫光掌門一眼。

「是,是!多謝素秋仙子相救!多謝景灼前輩相救1

紫光掌門死裡逃生,大喜過望,哪裡顧得臉面,連禮都不施,立刻駕雲而去,生怕走慢了一步,又被黑屍盯上。

今日之事,讓這小小的紫光掌門,心中留下永生無法磨滅的陰影,在此陰影下,恐怕他一聲都無法再突破境界。

而一旦返回宗門,他便要立刻收拾細軟跑路越國出了元嬰魔頭,呆不了了啊!

紫光掌門的逃遁,讓火光之中的黑屍,傳出一聲不滿冷哼。

他雙掌一拍,那一式滅掉三名金丹、重傷五名的短戈火光,竟被其生生拍碎,化作一道道殘缺的法寶碎片,這一幕,使得景灼面色大變,火紅短戈可是上品巔峰法寶,就這麼...碎了?

「速退1顧不上心疼,景灼立刻提醒一聲,與素秋各自飛退。

而黑屍的眼中,似升起一絲怒意,怒的是區區螻蟻,竟敢阻自己吃人。

「你的元嬰,雖為凝實,不過似乎很美味啊1

黑屍森然一笑,魔吼一聲,舍下素秋,一道瞬移直追景灼。

一爪探出,僅僅爪風,便讓景灼臉面生疼,暗暗心驚這黑屍究竟有多強氣力。

危機之時,景灼哪裡還敢保留,眼中一狠,張口噴出一道青炎!

這青炎,飛騰之時,隱隱化作一絲青鸞之形,而熾烈的火威,讓黑屍都面色一變。

「地脈妖火!青鸞火?不對,僅僅是一絲青鸞火融合了其他火焰,形成的偽妖火...呵呵,倒是嚇老夫一跳,若真是地脈妖火,就麻煩了...」

黑屍之身,正在屍變第二變緊要關頭,受不得劇烈活捉,普通火焰倒是傷不得他,但若是地脈妖火,則有可能毀掉其屍變。

冷笑一聲,黑爪一握,青鸞火焰,被其生生捏散火形。

而其一爪直取景灼丹田,擊碎景灼另一件護身法寶,並生生撕碎其上品靈甲,目標,是景灼丹田中,那虛幻的元嬰!

快,太快,這黑屍速度太快,用出手如電形容都不為過,以景灼思維,根本無法適應這種肉搏一般的鬥爭。

他從未想象過,自己的實力,竟差了黑屍這麼多,眼前黑屍,難怪擁有覆滅七國的實力...這種狂魔,便是尋常元嬰修士,都難以抵擋的!

修士鬥法,往往彼此拉開距離,鬥法再快,終究有時間防備,但眼前黑屍的廝殺,完全重現了上古之時神魔的兇殘,哪裡是尋常修士能夠抵擋。

但景灼,自不可能如此便被黑屍侵入丹田,奪走元嬰一咬舌尖,噴出精血,其胸口心鏡,一道金光化作錐形,帶著佛音梵唱,刺在黑屍手臂,令其手臂略微遲疑了瞬,而景灼則趁黑屍遲疑之極,立刻抽身,與素秋站在一起,希冀憑二人合力,阻擋黑屍的攻擊。

「擋不住...」景灼言簡意賅。

「等...等寧凡的援手。」素秋的明眸,卻閃過一絲信任之色。

寧凡說了,會援手,會有手段,跨過數百里地界,馳援此處。寧凡的個性,料想不會看著自己白白死於黑屍之口吧...

...

黑屍輕咦一聲,似乎對景灼那金光心鏡大為意外。

「佛寶?雖僅僅上品,但憑其對邪魅的剋制,倒足以傷老夫一分你倒不錯,區區假嬰,比許多元嬰修士都強但你,必死!誰都救不了你!就讓你見識見識,老夫的真正壓軸手段讓你明悟,何謂,『萬屍滅國』1

黑屍舔了舔舌頭,一拍黑袋,其中,無數道融靈、甚至金丹的屍氣,遮天而起!

一道道怪異的怪吼,凄厲苦痛,自黑袋傳出,而景灼立刻駭然失色。

這黑屍的腰間黑袋中,究竟有多少煉屍?單單是黑袋中的屍怨,都根本不是景灼能夠承受的!

萬屍!這黑屍擁有萬屍,他要屠國,讓越國成為其掌下覆滅的第八個下級修真國!

「素秋仙子,速走,此魔不可與爭鋒如今之際,唯有返回寧城,與寧道友等人,星夜逃出越國,避難他國越國必滅,之後的事,便是太虛派也插不上手交給雨殿處理吧,只是我等下級修真國,歷來高傲的雨殿,可會關注一二」

景灼自嘲嘆息,心中戰意全消,他自己便不是黑屍對手,甚至可能不是那『天一子』的對手,再加上黑屍的無數煉屍,自己如何為戰?鬥不過,鬥不過即便自己真正突破元嬰,也鬥不過

「再等等寧凡或許會有辦法」素秋固執道。她認定,寧凡不會欺騙自己,而她認定的事情,誰也說服不了。

「這素秋仙子,得罪了,你與寧道友關係匪淺,老夫不能眼睜睜看你死在此處若你執意不走,老夫打暈你,也要將你安全帶回寧城1景灼嘆息一聲,在他看來,唯有打暈素秋,強行帶走了。

此舉或許魯莽,但他自不能看素秋死於此處。

素秋一聽景灼之語,面色羞怒,她與寧凡,根本只有一面之交,有個鬼的關係匪淺!

而若是被景灼打暈,勢必碰到肌膚,則素秋還不如死了算了

且景灼,未免把事情想得太好了,他的話,換來黑屍大笑。

「你想走?你走得了么1

漫天屍氣一卷,周遭百里之內,竟無法再有任何瞬移!

而黑屍黑光一閃,雙爪齊探,直取二人心口。此出手太快,無法瞬移,二人必死!

黑屍的眼中,已能預想滅殺二人之後的場景。女人么,他喜歡固執的女人,做成活屍,保留一絲神智,到時候,看到她掙扎、屈辱、不敢、憤恨,想來會很快意。

而假嬰修士,吃掉,大補!

只是他雙爪探出一半,忽而遁光生生中斷,落下地面,並平生第一次露出驚恐之色,毫不猶豫抽身便退。

然而黑屍卻發現,自己同樣無法瞬移了!並非被黑氣所封,而是被其他手段,封了瞬移!

遮天蔽日的劍氣,鎖了長空,四道巨大、滄桑、厚重的劍影,即便隔著濃厚的屍氣,都能隱隱看出,彷彿那劍影,銳利到任何之物都阻擋不住!

一道道必殺之劍氣,毫無徵兆浮現於黑屍身前,那堪比屍魔的強橫肉身,在此劍氣下,卻猶如刀削豆腐,輕易便被刺破防禦,黑血橫流!

黑屍悶哼一聲,一個照面,似乎便在劍氣之下受傷不輕!

而他駭然的發現,眼前的恐怖之極的劍氣,在《屍魔錄》中,曾有隻言片語的記載

「『四劍之地,誅戮陷絕,叛天之仙,身受萬劍』這劍氣,不會錯的,是誅仙劍氣!是古天庭的刑罰之劍!啊1

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自其口中傳出,而此刻他不再試圖喚出萬屍,因為一旦取出萬屍,恐怕在劍氣之下,立刻便會俱滅!

這劍氣,當初寧凡也只能憑玉皇丹的重塑身軀之效,勉力支撐一二,黑屍的自愈力,豈能比上仙帝難求的玉皇丹,在此劍氣之下,重傷毫不奇怪!

重傷,黑屍不怕,身軀之傷,因為是屍身,所以極好修復,按煉屍、法寶等手段祭蓮他最不能接受的,是他幾乎要突破屍魔第二變的肉身,竟然開始,境界倒退!

一幕幕劍氣斬過,每一道,都令其屍氣寂滅那是他苦苦搜集兩千年的屍氣啊!只為在兩千年之後,完成屍魔第二變,長生不死!

劍氣的攻勢,逐漸衰減,但位於劍氣攻擊中的黑屍,卻是殺意越來越盛。

誅仙劍氣中,一絲熟悉的法力氣息,讓他怒吼連天!那是寧凡的氣息,這誅仙令,是寧凡所放!

他平生,從未如此恨過一個人,寧凡,是第一個!

「寧凡!老夫定要將你,碎屍萬段!啊1

他的屍魔境界,仍在跌落...而更讓他痛心疾首的事情,發生了!

安放在寧城、用於阻撓寧凡的天一子之屍,被滅了!

『天一子』被滅,幾乎是立刻,黑屍的所有法力,俱開始消散。

因為那天一子,可是黑屍儲存法力的容器啊!屍體不能有法力,所有隻能取活屍、留一線生機、以半屍之身容納自己法力。所以,天一子是極其重要的,而黑屍更是煞費苦心,將天一子的肉身,以無數天材地寶錘鍊,幾乎已達到銀骨境界,再加上堪比元嬰初期巔峰的法力,寧城之地,誰能殺『天一子』!

「不!老夫的屍魔境界!老夫的活屍容器!老夫兩千年的謀划,功虧一簣!可恨,可恨1

寧城上空,寧凡施展了誅仙令后,並未立刻支援思無邪。

憑思無邪的手段,竟然一時間與天一子拼了個不分勝負,只是之後,思無邪漸漸法力不濟,而天一子仍是面無表情,法力渾厚之極。

思無邪,要敗且漸漸的,寧凡從思無邪舉動之中,看出一絲破綻。

自將思無邪煉製成靈傀后,思無邪喪失大多數記憶,許多法術,都遺忘如何施展。

但此刻,思無邪施展的法術中,很多都是其身為天離宗主之時,所習得的法術。

莫非她恢復記憶了?

寧凡目光一閃,但不解,若思無邪當真恢復記憶,定會立刻殺死自己,為何會幫自己?還是說,作為思思的人格,在作怪么?

「思思若是思無邪,死便死了,但若是思思其安危,我不能不顧」寧凡目露感嘆,眼見思無邪法力不濟,被十丈巨人的眉心豎眼對準,他仍未動彈半步。

因為另一個黑衣身影,已駕臨寧城上空!

這黑衣身影,與白衣寧凡模樣一般無二,唯一不同的,是冷漠的眼神,以及半邊臉上的黑色紋路。

黑袍獵獵,他好似一個閃爍,便出現到了思無邪前方,無人看破,他如何出現,便是鬼雀子,都是目光一變,絲毫無法看透這黑衣的詭異!

三屍瞳術已然射出,但黑衣人阻擋思無邪身前,單掌一揮,硬生生接下這血紅瞳術。

此瞳術,歸根究底,還是以惡念殺人惡念,他不懼,因為歸根究底,他不是人,沒有心,無念!冥羅幻境他尚且不懼,豈會畏懼這不成熟的偽三屍惡念!

天一子獃滯的臉上,第一次露出驚駭。

只是片刻驚駭后,他立刻收起神色,十丈之身,一拳揮動,竟引動寒冰之力,施展出另一種嬰級煉體術。

此拳術,名為《冰碎》,一拳成冰,一拳冰碎,非元嬰不可硬接。

但那寒冰拳芒接近黑衣三丈之外,卻忽然似被無形的凌厲之物,給生生切開,分為兩半。

而同一時間,天一子心頭,升起一絲必死之感。

黑衣,第一次開口!

「我叫墨寧,你傷她,便死1

一霎,黑衣人忽然身影爆散,化作數萬道細弱毫髮的黑光,每一道黑光,都在片刻之後化作黑色劍芒,如濃墨在晴空鋪開,如黑風,在空中卷開!

此劍芒之中,更帶有一絲古樸、厚重的誅仙之威,數萬黑光如長風一卷,處於劍風之中的十丈巨人,強橫的肉身,竟開始肉身分解!

而僅僅片刻之後,那讓白衣寧凡都如臨大敵的天一子,就此灰飛煙滅。

「不傷她,亦死1黑衣冷漠補充道。

黑衣的元嬰氣勢,橫掃開來,讓所有寧城之修,齊齊心頭冷寒,如臨大敵。

元嬰修士,又是一人?!

這黑衣修士,自稱是墨寧,那麼,便不是寧凡但為何與寧凡如此相像,難道是傳說中的,寧黑魔的真容?!

對,一定是如此!原來傳聞中的寧黑魔,竟然是元嬰修士!如此,與寧凡長得一模一樣,也就可以理解了寧凡是黑魔重孫,祖孫長得像,沒有什麼奇怪,不是么?

唯有紙鶴一人,傻兮兮的擺擺頭,絲毫不懼這氣息,亦不認為此人是什麼寧黑魔。她知道,這就是寧凡,就是。

「凡哥哥,怎麼變成兩個了?不過這個黑衣凡哥哥,雖然冷漠,但,挺幽默的嘛」她甜甜一笑,眼中閃著小星星,對寧凡一分為二,她真是太感興趣了。

而黑衣的強大,讓紙鶴心頭,一陣心安。

有凡哥哥在,今日無人,可滅寧城她深信。

黑衣望向黑屍離去方向,一個瞬移,消失長空無影。

而白衣亦是目光凝重,一道冰虹,直追而去。

遁光之後,二人齊齊施展念偽訣,隱匿片刻,不知所蹤。

之後,再出現時,卻是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嘴角含笑,眼中卻殺意蕭索!

「接下來,誅魔!這便是我黑衣化身突破元嬰后,領悟的劍念神通么!此神通,從今日起,便叫做『墨流分神之術』1

寧凡微微一笑,修為仍是融靈巔峰,但一步踏出,竟然瞬移!

其氣息,更是在融靈與元嬰之間,詭異浮動。

屍魔,何懼之有?!甚至憑如今寧凡的實力,越國生滅,盡在其一念之間!

至於別人如何誤會寧黑魔,如何猜測寧凡身份隨他們去吧,反正今日之後,再無人敢打寧城主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