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36章魔越之戰(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手段,對付天一子幻術,應無問題。 果然,面對隱藏空氣之中的神念血線,思無邪僅僅淡淡長袖招,立刻七彩虹光亂顫,將一絲絲神念血線掃滅,破了幻術攻擊,而後舞袖不斷,紛紛掃落,那看似輕柔無力的舞袖,擊...

自石棺走出的,是一具黑屍,在此黑屍現身的一刻,元嬰初期巔峰的氣勢,在寧城橫掃開來。

如此氣勢,讓尋常金丹,心頭齊齊升起無力之感。

而黑屍的容貌,更是讓紙鶴這不經世事的少女,吐得酸水都出來了。

黑紅色的腸子裸露在空氣中,身上有不少的傷痕,其中乳白的蛆蟲來回蠕動,眼框空洞,上下眼瞼已經完全腐爛,血盆大口張開,腐爛的舌頭,偶爾流出黑色血液,一絲黑氣,彷彿是某種讓金丹修士致命的劇毒。

「好久沒有出棺材了有多少年了,兩千年了吧小傢伙,你就留在最後殺吧,老夫先吃幾顆金丹,填填肚子」

腐爛、惡臭之中,黑屍冷笑一聲,黑芒一閃,施展出瞬移神通,一個光華,便生生跨越空間,出現在百里之外,出現在,那圍觀修士的身前!

這些修士中,類似通變之人,認出黑屍底細,早已匆匆返回宗門。

剩下的,則諸如紫光宗掌門,仍在此觀戰,兩不相幫的態度,猶有十七人。

黑屍突然施展瞬移,出現在眾人跟前,這一切,讓十七名金丹老怪各個毛骨悚然。

幾乎是一個照面,黑屍雙爪一撕,立刻將一名金丹老頭給撕成碎片,沐浴屍氣,吞食金丹,冷笑著向第二人發起攻擊。

「不好吃好像,也沒有道果產生真是很可惜啊1

黑屍一聲感嘆,第二名金丹老怪,已被其徒手撕成碎片,血濺長空!

這一切動作,太快!黑屍的出手速度,用出手如電形容,都絕不為過!

一個瞬息,連殺兩名金丹,其餘高手,方才緩過神,並立刻驚呼之中,四散而逃,好似被黃鼠狼侵入雞棚后,一個個拚命逃竄的生命。

「這這是瞬移!他果然是元嬰老怪,速速逃跑1

「快,快分路跑1

一個個平日穩坐泰山的金丹老怪,此刻亂作一團,護體法寶、法術全開,遁光、仙雲、甚至精血都噴了出來,心中只有一個逃字。

但這些老怪的逃竄,落在黑屍臉上,只化作一絲譏諷,屍身黑芒一閃,再次瞬移,晴空之上,卻見十幾道遁光亂竄,而一個黑點,在空中連續閃爍之後,輕易追趕到那些遁光之前,往往徒手一撕,立刻便有一聲慘叫傳出!

但凡有神念,能感知到百里之外驚變的寧城修士,俱是心驚膽寒!在越國稱霸一方的金丹老怪,落在黑屍手中,竟連一個照面都撐不過!

而感知到黑屍,竟舍下自己,去追殺無關的金丹修士,寧凡面色大變。

並未憐憫那些牆頭草,而是擔心,黑屍吸收太多血食后,徹底完成第二次屍變!

這黑屍,既然是煉屍,那麼常理而言,應無法力,偏偏修鍊的是屍魔脈,是人為屍變,擁有法力。

元嬰初期的法力,已經讓寧凡啊極為棘手,第二變邊緣的屍魔之體,加上高等級的煉體術,已經讓寧凡難以力敵,若是再讓這黑屍,徹底完成第二次屍變,真正成為屍魔恐怕到時候,即便是銀骨第二境、第三境的煉體修士,都無法與之抗衡,除非突破銀骨第四境!

「不能讓他吞噬血食!景灼道友,素秋仙子,二位略通瞬移之術,請去追趕黑屍,阻止其捕殺金丹修士!我會施展某種神通,隔距離攻擊此魔,應該有效1

景灼二話不說,一道火光一點,已施展開瞬移之術,追擊而去。而素秋仙子,則蝶翼一抖,亦是瞬移追擊。

而寧凡立刻在空中抽身飛退,與那『天一子』的屍身拉開距離,並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泛著銀色劍芒的玉令。

誅仙令!

黑屍是本尊,『天一子』是其祭煉的活屍,特殊的活屍,寄放了黑屍法力、神通的煉屍。屍魔不能擁有法力,一旦完成第二變,則黑屍將喪失一切法力,所以,他事先在天一子身上,塑造出屍魔脈,一身法力度入活屍之內,三屍瞳亦在『天一子』身上。

從某種意義而言,這天一子,幾乎算是黑屍的第二化身,亦可算是一個儲存修為法力的容器。

他之所以為天一子求化嬰丹,目的便是徹底將天一子境界提升。天一子的體內,終究還是金丹,未成元嬰,便無法施展元嬰級諸多神通。

而那黑屍,則一心修屍魔,求的是肉身不死、強橫無匹。素秋與景灼追趕屍魔,倒是不會中幻術,僅牽制一二,合力之下,未必有太大危險。

但這『天一子』,似乎在黑屍離去時,被下了特殊命令,一見寧凡取出誅仙令,立刻發了瘋一般,窮追不捨,低吼連連,十丈巨身,踏著虛空,轟隆隆追趕寧凡,阻撓其施展誅仙令的神通。

誅仙令,是在妖鬼林中獲得,其中一塊被青部大長老用來滅殺寧凡,反促成寧凡劍識形成。

一令,非元嬰修士必死無疑,其中一縷誅仙劍氣,即便是如今,寧凡仍是極其忌憚。

當日青部大長老施展誅仙令,必須先設祭壇,再搜集寧凡氣息,融入誅仙令,而之所以設祭壇,是為了拜天地,借帝威,催使此令。不過若是寧凡施展,憑亂古的仙帝氣息,倒是無需另設祭壇,至於搜集黑屍氣息如此漫天都是黑屍惡臭之氣,何須可以搜集?揮手便是!

寧凡不會瞬移,追不上黑屍,對付遠在百裡外的黑屍,唯有藉助誅仙令的隔空攻擊了。

此令,他共從青部大長老手中獲得兩塊,原本準備吸收其中誅仙劍氣,提升劍識強度。故而,此令可謂珍貴之極了。若無此令,寧凡很難想到其他方法,提升劍識劍念,而其劍念,恐怕只能無限誅殺金丹初期修士

只是此刻事情緊迫,卻容不得寧凡有絲毫吝惜而另一個麻煩,則是窮追不捨的十丈巨人——天一子。其不斷的拳風追擊,而眉心豎眼,更是偶爾閃爍驚心動魄的血光。

寧凡面沉如水,在天一子追擊下,他莫說催使誅仙令,便是自保,都不過堪堪而已。而一個不慎,被那三屍瞳的瞳術擊中,恐怕不死也會重傷這一次天一子的瞳術,明顯不是幻術,而是殺人之術!

怎麼辦?

寧凡一面飛退,一面目光掃過城牆,卻發現鬼雀子露出慚愧的苦笑。

鬼雀子,想幫寧凡,不過他連看破幻術、站在天一子身前都做不到。

小紙鶴急得直跺腳,而紙鶴身旁,一直目光掙扎的思無邪,忽而安靜了下來。

足尖一點,踏上虛空,半步元嬰的氣勢,淡淡釋放開來,好似聖潔的陽光。

「寧凡,我來幫你」她如是說道,並非稱呼主人!

而寧凡,並無時間細想其中玄機,若有思無邪相助,則再好不過。

已思無邪當日越國第一高手的身份,在霞金丹的提升下,恢復到半步元嬰實力此女諸多手段,對付天一子幻術,應無問題。

果然,面對隱藏空氣之中的神念血線,思無邪僅僅淡淡長袖招,立刻七彩虹光亂顫,將一絲絲神念血線掃滅,破了幻術攻擊,而後舞袖不斷,紛紛掃落,那看似輕柔無力的舞袖,擊在天一子身上,卻發出山石轟鳴的巨響,將十丈巨人,連連逼退百丈,給寧凡留下安全的祭令空間。

寧城城牆之上,鬼雀子無奈苦笑,而一旁不知思無邪底細之人,包括少數寧城修士在內,各個露出駭然之色。

這個跟在紙鶴身旁、一向笨呆的女子,竟如此強橫?!

寧凡的目光瞟過思無邪聖潔的嬌軀上,隱隱感到一絲古怪,但並未細想。

手中法訣一動,引動陰陽鎖中仙帝之威,這一刻,寧凡踏天而立,白衣如神,眼神卻淡漠蒼生,好似億萬年前,那藐視星河的亂古大帝。

「以吾寧凡之名,此令,誅仙1

這一刻,寧凡的威壓,輕輕籠罩整個寧城,這是一種飄渺的威,屬於亂古,不屬於寧凡,所以無法如黑屍一般,憑威勢太過震懾人心但這種威,滄桑如天地,浩渺如日月,卻讓鬼雀子等所有金丹老怪,都升起一聲面對天地一般的自卑之感。

縱然是白飛騰,此刻望著長空之上的寧凡,都生不起絲毫抗拒之心只有,仰望!

「這是什麼級別的威壓?1步狂焚,更是面色大變,而一旁,懷抱小豬的尉遲,則無良地對步狂焚得意一笑。

「這是我家少主的威壓!牛吧!厲害吧!步狂焚,只要我一心追隨少主,要不了幾年,老子重新超越你,是板上釘釘的事情1

此二人的舊恩怨,姑且不提。

卻說寧凡一聲令下,誅仙令忽而劍光大方,四道恐怖之極的巨劍虛影,立刻將百里之外的長空封鎖浮影!成形!劍氣遮天!

「不求擊殺,只求重創只求,拖延至黑衣化身趕來1寧凡眼露寒光。

這一切,黑屍尚不知曉,在他瞬移神通之下,十七名牆頭草金丹,已經死去十四人,剩下的,僅僅是包括紫光宗掌門在內,兩名中期、一名後期修士,仍在苦苦逃遁。

而在黑屍目光盯上自己的一刻,紫光宗掌門,立刻毛骨悚然,六神無主。

「不好,此魔盯上我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