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35章魔越之戰(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滄桑的氣勢,自棺中傳出。 「好,很好!能傷此煉屍,你不弱,不過,你不是老夫本尊對手!莫說你只是融靈,即便突破金丹,仍不是老夫對手,除非,你是元嬰1 一道黑影自棺中閃出,腐掌一拍巨劍,立...

「景灼道友無需客氣,大敵當前,尚不是敘話之時」寧凡扶起景灼,目光卻掃向天一子。-

至於遠逃的極陰樓船,則絲毫無法引起寧凡在意,已有南宮帶人追擊。真正讓其忌憚的,只有那黑棺中人!

「大敵?」

非但景灼、鬼雀子,就連其他幾名援手金丹,也無不輕咦一聲。

極陰門滅,只剩天道宗,天一子與剩下的天道修士,雖然不好對付,也算不得什麼大敵吧?

他們,皆小瞧了天道宗。

好似印證寧凡的話,那天一子,手持一個羅盤,目光火熱望著寧凡方向。

其手中羅盤,距離寧凡越近,越是劇烈旋轉,而這一刻,天一子仰天大笑,沙啞、陰沉,與這一切都格格不入。

「古屍,原來就在你身上!好!如此也省得老夫到處尋找了!此屍,歸我了!交出此屍,老夫給你一個痛快!至於此地其他修士,盡將成為老夫新煉屍1

這一刻,天一子收了羅盤,負手而立,釋放出一身威壓。這威壓,僅僅達到其本尊三成,但即便僅三成,竟已只比景灼弱上一線之遙,猶比鬼雀上強上不少。

此威壓之下,寧城周遭一片驚異之聲,天一子威壓,確實不俗,但似乎還沒有景灼老祖強橫,卻敢大放狂言,血洗此地所有修士,真是好大膽!

景灼亦是冷哼一聲,踏步向前,每一步威壓,都節節攀升。他法力已到元嬰,氣勢雖然未到,但比起普通老祖,自是強上許多。

景灼的威壓,讓近處的白飛騰等人窒息,但傳到天一子身旁,卻好似清風拂面,無傷分毫,只換來天一子一句哂笑。

「若你們的依仗,是這個假嬰修士,那麼本宗遺憾地宣布,他,救不了你們1

天一子言辭譏諷,一指掐訣,身旁四十四具融靈煉屍,立刻開始腐爛,頃刻爆散成血霧。屍氣血霧,朝天一子身上一卷,其氣息立刻陡然上升,漸漸的,竟超越景灼,完全達到了元嬰初期修士的程度!

而這一刻,天空之上,狂風大作,其氣勢,震亂天空流雲,讓五行靈力紛亂!這才是真正的元嬰氣勢,足以引動天地變化!

步狂焚眼中的戰意,漸漸削減,並立刻化作一絲驚懼,他發現,那天一子,氣勢竟已超越自家老祖!在此威勢下,他堂堂金丹高手,竟升起一絲無力之感。而聽天一子所言,景灼是假嬰修士,一個個老怪,俱是面色猶疑望向景灼,求解。

「不錯,因為一些原因,老夫尚不算真正元嬰修士」景灼額頭微微滲出冷汗,他處於天一子的氣勢中心,極不好受,但還不至於被天一子氣勢震祝

只是他的話,好似一盆冷水,潑在了所有修士心頭。

原來眾人依仗的景灼老祖,僅僅是假嬰修士但天一子氣勢,比景灼還強

難道所謂的越國第一位元嬰修士,尚未完全突破境界?!

難道眼前看似處境不利的天一子,才是真正元嬰修士?!

一個個修士,眼中開始流露出對天一子的畏懼。元嬰修士,一人之力,便足以傾覆一個下級修真國,即便己方有景灼這假嬰修士在,但也未必是天一子對手今日,恐怕有危險了。

在此關頭,天一子冷笑不絕,眾人的畏懼,讓其蔑視,「這是老夫五成威壓,接下來,是老夫七成威壓1

天一子再次掐訣,身後八名金丹長老,同樣肉身腐爛、而後爆散血霧。

其氣息吸收血霧屍氣,再次攀升,幾乎達到了元嬰初期的巔峰!

在其七成威壓橫掃下,便是白飛騰與燕敗之流,都氣息紊亂,紛紛法力大亂。除卻景灼、鬼雀子與寧凡,寧城上空,根本無人能抗衡此威壓!皆倒吸一口冷氣,氣血狂涌!隨著天一子眉心豎眼血光一閃,步狂焚在內,火雲宗四名金丹長老,俱是心神失守,被心魔所侵!

「這威壓,恐怕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的巔峰?!這還只是他七成威壓,若他釋放全部威壓,豈不是能達到十成1就連景灼,亦是第一次面色大變,開始在天一子威壓下,漸漸失守。

詭異,太過詭異,即便是元嬰修士,也不應憑威壓,便懾服自己難道,這天一子在釋放威壓之時,更偷偷放了幻術?!

一霎,景灼與鬼雀子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猜測。

二人點點頭,同時將法力全開,齊齊大喝一聲,各自法力激蕩,試圖鎮散天一子的幻術。

二人合力,法力何其浩瀚,比之尋常元嬰初期修士也不為過了。

對於不知如何破解的幻術,唯一一種破解方法,便是以強橫的法力鎮散,二人方法沒錯,但他們的法力,相加之後,卻仍遜色於天一子本尊,並無法鎮散幻術,僅僅使得周遭空氣,浮現絲絲縷縷的紅線,但立刻消失無蹤。

那紅線,似乎便是幻術的根本。可惜雖然看出幻術的端倪,他們仍無破術之法,反倒因為妄動法力,而被一絲紅線,侵入體內,立刻心神紛亂起來。

鬼雀子與景灼,俱是面色大變,這血線,不知是什麼污濁之力,竟讓他們修鍊千百年的心境,徹底失守!

「這是什麼幻術他何時掐訣施術的?1

二人不明白天一子的手段,寧凡卻懂。剛才那短暫浮現的絲絲血線,更是讓寧凡明了,此幻術的奧妙所在。

血色的,是三屍瞳激發的惡念,極其污濁,可亂人心智!

線狀的,是神念之力,憑神念的無形,將惡念包裹、藏起!此為三屍瞳術的根本所在!

神念,神念,即是神念,寧凡何懼!

「你,夠了1

眉心星辰一閃,本在眉心祭煉的斬離劍,立刻化作一抹星光飛逝而出,左刺右斬,將隱藏四周的神念之力,一一斬滅。

瞳術,是眼神,那神,則是神念。若是其他攻擊類瞳術,被修士目力所及之處,立刻中術,難以破解,但幻術么,尤其是群體幻術,只要發現端倪,未必必能破除!

幾劍斬滅所有神念血線,寧凡目中寒芒閃爍,倒提斬離飛劍,化作冰虹,直衝向天一子。

看起來,除了自己,無人可破天一子幻術,如此,唯有自己,有資格與天一子一戰了。

不愧是屍魔脈,竟能修鍊出罕見的三屍瞳,恐怕這天一子本尊全盛之時,便是元嬰中期修士,也可一戰!

「有勞諸位前輩、道友,幫我守護寧城一二,此人,我一人爭鬥1

景灼與鬼雀子等人聞言,一個個心有餘悸退回寧城城牆之上剛才的那幻術,太過驚心動魄,讓他們,忌憚太深!

無法抗拒起來今日,唯有寧凡一人,能與天一子一鬥了。

「那可是元嬰老怪,寧凡能勝?」白飛騰言語極不是滋味,似仍未遺忘與寧凡的間隙。

「若他不勝,莫說寧城,恐怕整個越國,都將覆滅若本宗沒看錯,這天一子,根本只是一具煉屍,其真實身份,恐怕是那一人」鬼雀子凝重道。

「哪一人?」步狂焚等稍年輕修士,並不知那些秘聞,但一些活了千百年的老怪,一聽鬼雀子此言,立刻面色大變。

「兩千年前,一人一力,血洗七個下級修真國的屍魔?1這一刻,白飛騰再難鎮定。

而百里之外的修士,一個個面色劇變,似乎聽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恐怖消息。之前他們不懂,為何重玄子堂堂太虛老祖,竟一見天一子掉頭就走,原來,竟是看破了天一子來歷不成?!

兩千年前屍魔一流宗門中,不少都有典籍,記載了那個狠人!一個讓許多中級修真國的元嬰老祖,都大吃苦頭的狠人!

此人一身肉身,不僅可碎法寶,據說此人更擅長煉製煉屍,手中,不只有幾百幾千融靈級煉屍!

『萬屍齊出,修國破滅』,大多數宗門典籍,都記載了這一句話,但未曾親眼所言之人,絕對無法想象其中恐怖之處!

太古魔脈!屍魔脈的上任傳人,竟還未死?!

「速速回宗,通知所有越國宗門,屍魔傳人,進了越國1

天一子目光一凝,他開啟了七成威壓,竟無法讓寧凡心神擾亂一分。

而自己暗中催動三屍瞳,釋放的幻術,竟被寧凡一道劍影給破了去。

星光劍影,其中一絲太古星辰的星辰之力,讓天一子目光火熱起來。

「太古神兵!?老夫知你是太古魔脈,卻不知你身懷太古神兵不過從今日起,這太古神兵,歸老夫所有了1

「是么,那倒,你拿不拿得動!巨劍形態1

寧凡一抖手腕,星光飛劍在光滑中,化成一柄七尺長的粗重巨劍,輕輕舞動間,便隱隱泛著雷聲。

而施展了丈六之身的煉體術,寧凡肉身狂長一倍,冰虹逼近,巨劍朝著天一子,便是一劍劈下!

之前,他已見識到了天一子的肉身強橫,這一次,他不會再留手。

「嘶!此劍竟有雙重形態,這在《屍魔錄》中,可並未提及?1天一子帶著忌憚與興奮,他所說的《屍魔錄》,便是他當年獲得屍魔傳承的方式,與亂古的記憶傳承有別,但也算將門中功法,傳承下去。

毫不猶豫放下黑棺,施展了煉體術,天一子的身軀,拔高到十丈之高,其煉體術,明顯比寧凡的丈六之身,高明太多!

在天一子身前,原本高大的寧凡,竟只及其小腿高。

且化身巨人之後,天一子竟膽大到,徒手去接寧凡巨劍。

丈六之身的寧凡,起碼身懷萬斤之力,但掌劍相觸,巨力對撞下,寧凡氣血翻湧,他的氣力,竟似弱了天一子不止一籌。

並非天一子煉體境界比寧梵谷明,僅僅是天一子掌握的煉體術,高出寧凡太多。

實際上,天一子接下此劍,亦不好受,硬接此劍,他雙足深陷如樓船的金鐵之內,而手腕更是痛得快要斷掉。

「此子,好強的煉體境界,老夫差一線,便可突破銀骨,但此子似乎比尋常銀骨,還厲害許多因為他凝聚出神魔之星了嗎?」

天一子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嫉妒,身為神魔傳人,他很少嫉妒誰,寧凡,算是第一個。

好在他的煉體功法頗為不凡,名為《巨骨訣》,是他在某個中級修真國的元嬰老怪中搶到的嬰級下品煉體功法。

以《巨骨訣》化身巨人,自然比不上骨皇等高手的巨人身厲害,但比起寧凡的爛大街功法——《丈六之身》,厲害之處,可不是一星半點。

「可惜,寧城之地,也救你能接我幻術,偏偏你連老夫一掌之力,都敵不過」天一子蔑笑道。

「是么!御雷1這一刻,寧凡眉心,星光一閃,而晴空之上,驀然電閃轟鳴,轟響不絕!

巨劍之上雷光一閃,天一子驀然一驚,其手掌,竟被巨劍生生削掉。

只是並未流血,天一子亦無一絲傷痛的模樣,但其目光,卻第一次空洞起來。

而一旁,黑棺棺蓋忽而飛起,一股滄桑的氣勢,自棺中傳出。

「好,很好!能傷此煉屍,你不弱,不過,你不是老夫本尊對手!莫說你只是融靈,即便突破金丹,仍不是老夫對手,除非,你是元嬰1

一道黑影自棺中閃出,腐掌一拍巨劍,立刻,一股難以言語的巨力,自巨劍傳來,讓寧凡胸口一震,逆血噴出,在長空震退數百丈,方才穩住身形,目光一緊!

這便是處於第二變邊緣、半步屍魔的天一子本尊么,一掌之力,竟連自己銀骨之身,都不易接下。

而真正讓寧凡肉身無法抗拒的,是那一掌之下的法力自巨劍傳來的浩瀚法力,將自己手臂仙脈都要撐碎。

鼎爐環中,那真正的屍魔,又是何等厲害之物?!

寧凡面沉如水,但片刻之後,抹去血跡,眼光一亮。

他隱隱感覺,鬼雀宗方向,那遙不可及的地方,一道氣勢,正飛奔而來!

並非僅有天一子,才有本尊,寧凡也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