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27章歸寧(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了1 這一刻,青年的眼中,一絲雨意,微微閃爍。 幾乎同一刻,追擊身後的數十修士,齊齊被一股奇特的神意所感染,同化,一身法力,如同那連綿的秋雨,滯澀,並消融! 那白衣青年,在這一...

鬼雀宗內門,長傾殿。/../

鬼雀子負手立在殿中,殿下作著紙鶴與思無邪。紙鶴小手捧著紫砂茶杯,品著極為上品的靈茶,如同在家一般,毫無緊張之感。

反倒是思無邪,目光清冷,清冷中,少了平日的純真,多了,一絲困惑。

「寧凡,究竟是敵人,還是主人我又是誰」

她的記憶,殘損地蘇醒著,這一切,無人知。

在這個關頭,寧凡與藍眉,進入長傾殿。

「寧凡見過宗主。」

「呵呵,寧尊無須客氣」

鬼雀子大有深意望著寧凡,並未稱呼『凡兒』。而寧凡,亦是收了笑容,神色嚴肅。

稱呼『寧尊』,便是,商議正事!

「爹,你幹嘛與寧凡如此客氣」藍眉嬌嗔一句,卻被鬼雀子,苦笑著擺擺手,打斷話頭。

「眉兒,你在一旁坐一會兒,我有些話,要問寧尊。寧尊,隨本宗,來一下密室」

長傾殿密室中,鬼雀子久久打量寧凡,目光嚴肅。

「宗主有話,但請名言,有問題,亦可提問,能回答的,寧凡都會如實相告。」寧凡抱拳,他一眼看出,鬼雀子心中有話。

「好!如此,本宗有話要問你。你來鬼雀宗,可有不可高人之目的。」

「有,目的便是玄陰氣,以及完成師尊的要求。」

寧凡的回答,讓鬼雀子點點頭,滿意一笑,收了嚴肅之色。

「很好,你很誠實,沒有騙本宗玄陰氣就在冥墳,你若有機緣,僅可去取,至於你要玄陰氣何用,我不問第二個問題,你可是,寧黑魔1

「是寧凡亦有一問,敢問宗主,可是向吳國的神算老人手中,買了我的信息。」寧凡目光微凝。

「果然,你是寧黑魔放心,你是韓老頭徒弟,我不會對你不利,更不可能,花費偌大代價,去對你圖謀不軌。我之所以知道你身份,是因為」

「因為極陰門中的暗子么?」

「呵呵,心智不俗不錯,確實如此。」

第二個問題問出,鬼雀子似乎也得到了滿意的回答,眼中微微有些震驚,震驚寧凡,果然是那名震越國的四轉煉丹師。

收了驚容,鬼雀子嘆息一聲,問道,「如此,我的第三個問題,應該有了答案天離宗覆滅,是你和韓老頭做的吧你們,好大的膽量」

「不錯此事,宗主如何知道?」

「傻小子,外面坐得,不正是天離宗宗主思無邪嗎我曾與思無邪交過一次手,惜敗其氣息,我不可能忘記思無邪,也成了你女人么?她的狀態,似乎有些奇怪」

「此事說來話長」

「那便不說了。我對你的秘密,不想多問。魔修,應該有自己的秘密化身寧黑魔滅天離宗收思無邪斬王遙寧凡,我不管你究竟什麼來歷,在鬼雀宗有什麼目的,我只有一事要求你,不可辜負眉兒。」

鬼雀子言罷,目光空前嚴肅,他可以容忍寧凡一切隱瞞,但若寧凡辜負藍眉,則作為父親,他,會動怒。

而寧凡,聽鬼雀子細數自己的戰績,暗暗驚訝,滅天離此事越國無人知,雨界無人知,但鬼雀子,知道了。而滅王遙此事,自己已封了胡家修士之口,鬼雀子仍知道,若非搜了胡家修士的記憶,便是那一夜,鬼雀子也在常

這一切,被鬼雀子知道,但寧凡卻並無多少擔憂。一則鬼雀子是老魔至交好友,是藍眉父親、自己老丈人,二則,自己的實力,即便這些事情泄露,對自己雖然不利,但也不至於有性命之危。

而對鬼雀子的半提醒半警告,寧凡亦是嚴肅回道,「我不會辜負小藍,但現在,無法迎娶她我準備返回寧城,原因,想來宗主已經知曉。三個月後,寧城會有一戰我,會滅了極陰門。而此戰之後,我會離開越國或許,很久很久,都無法再回來」

「極陰門哼!若你不負眉兒,此戰,本宗會助你!你好歹是我鬼雀宗寧尊,極陰門動你,首先要經過本宗同意1

此言一出,鬼雀子眼中殺氣一閃,氣勢橫掃,半步元嬰氣勢猶如狂風,在密室激蕩。

「本宗幫你,在公,因為你是我鬼雀宗之人,在私,你是我故人之徒,是我女婿半子只是此戰,你有幾分勝算。而戰後,不論勝敗,本宗都會保下你,你無須離開越國」

「宗主誤會了若有宗主相助,此戰,我不會敗而我離開越國,亦不是被極陰門所逼我與師尊,有一個不共戴天的仇人,很強百年之後,我與此人,必有一戰留在越國,修為提升太慢我的時間,太少」

寧凡心頭一暖,鬼雀子對自己,已經算是很好了,願意為自己抗衡極陰門,即便鬥不過紫陰,也願意保下自己若有選擇,寧凡願意不求長生,僅僅留在越國,留在鬼雀,留在七梅,過著平淡的生活,做一個普通的魔修但生命,沒有給他選擇,而他的腳步,無法停留。

聽到寧凡苦衷,鬼雀子長嘆一聲,對老魔,鬼雀子略有了解,他當初遇到老魔,便知老魔有強橫的仇家,來頭極大但他仍是義無反顧收留老魔,並為其勉強壓下絕陰之毒。

那個仇家,若是百年之後還會前來,那麼,寧凡卻是不宜留在越國。以寧凡的資質,在越國區區下級修真國修鍊,純屬浪費時間,他應去中級修真國,甚至上級修真國,在那裡接受歷練。

「罷了,凡兒,若你離開越國,寧城與七梅城,本宗會代為照顧此事姑且不提,說說三月之後的大戰你莫要輕敵,那極陰門,聽說邀請了吳國的天道宗相助,天道宗的宗主,亦是一名半步元嬰的修士,聽說其宗門內,還有一具元嬰老怪的屍骸,似乎,製作成了煉屍」

「他極陰門,有天道宗相助,我寧城,卻也有鬼雀宗以及火雲宗相助火雲老祖景灼,與我見過如此這般」

寧凡將與景灼密議之事,刪繁就簡,告知鬼雀子,而鬼雀子聽后,難以遏制的震驚。

在他不知覺中,寧凡竟然已聯絡到火雲宗,共同對付極陰門。聽說那火雲老祖,脾氣暴戾,最是不通人情,竟然被寧凡說服了,要助寧凡。

「如此這般到時宗主,便帶鷹衛至此地」

寧凡與鬼雀子的密議,漸漸低不可聞。而鬼雀子,對寧凡的計劃,漸漸露出驚容。

寧凡,根本沒想過要與極陰門、天道宗戰平和解他要讓所有來犯修士,有去無回!

白衣寧凡,面帶微笑,但微笑中,卻似有極高把握,判定了極陰門的滅亡。

「此子一旦動了殺心,手段,好狠」鬼雀子深深吸了口氣。

密議之後,寧凡與鬼雀子共同離開密室,讓藍眉失望的是,二人議事完畢,仍未提成親的隻言片語。

而另一件事,讓她始料不及,寧凡,要離開鬼雀宗且請的,是百年假期。

如此長的離宗之期,鬼雀宗歷史上,僅有至今未歸的『哭尊』凌鬼哭請過。而如今,寧凡也要離去了。

「可不可以不走」藍眉眼中頗有幽怨。

「我會回來。」寧凡只有這一句答覆。

雙修殿,他託付給了白鷺但此事,白鷺似乎並無多少喜悅之色,只是不滿地應下,「哼,身為雙修殿長老,竟外出如此之久敗了,在你離宗時間內,我會照顧好雙修殿」

他留給薛青一個玉簡,其中,有三轉煉丹師突破四轉的心得體會此物對薛青,有若至寶。若薛青突破四轉煉丹師,則鬼雀宗,將有取之不盡的高階丹藥可使用。

他留給藍眉,一卷功法——《冰石訣》,此法訣,為虛級功法,似乎是上古一名石.女女修所創並留下一些丹藥,雖然藍眉,並不缺丹藥的。

他微微沉吟后,決定留給白鷺、留給雙修殿一些雙修功法的修鍊心得丹藥,只給白鷺留下了一些,但白鷺不收,而他便放在桌上離去。

鬼雀宗中,諸事了解,寧凡帶著南威,領著紙鶴、思無邪二女,返回寧城!

鬼雀宗,是個好地方,留給寧凡了很多美好回憶但此處,無法再留了。

寧凡駕駛一朵三紋上品仙雲,帶著一絲蕭索,離去。

只是一出鬼雀宗,南宮之子南威,立刻有些后怕的提醒寧凡。

「少主,前方路上,定要小心一些此地,有不少厲害的修匪上一次,若非少主在儲物袋中種下神通,南威定然已死在那些修匪手中」

「修匪?鬼雀宗三百里內,修匪橫行,此事在越國,也算一個無奈之事,必定鬼雀宗外,靈氣頗濃,山川隱蔽,適合修鍊,奪寶殺人,隱藏逃跑修匪在此聚集,也是無奈。只是這些修匪,近來,膽子越來越大了啊,竟敢對鬼雀弟子出手,對我寧凡之人出手」

寧凡眼中寒芒閃現,神念散開,覆蓋五百里範圍。

五百里之力,哪裡有修匪,有誰想埋伏自己,一目了然。

「還真有不知死活之人」

寧凡目光一閃,百里之外,一處僻靜山谷中,他發現了不少修匪,正暗暗靠近自己。

而身後,似乎也跟了不少小尾巴

罷了,離開鬼雀宗之前,就行行好,為鬼雀宗,清掃一下匪患吧!

幾名修匪,在一處山巔之上,設下了靈頰蠓埋伏寧凡等人。

他們探知到,上一次路過此地的『肥羊』,又來了。

南威雖然上一次憑儲物袋的劍念,斬殺了神傷子,震懾了修匪,但也被修匪,當做了一隻肥羊。

對南威無端殺人的詭異手段,修匪們很怕不過,怕歸怕,若是事先擺下陣法、陷阱,陰人,他們自問,還是能捕獲南威這肥羊的。

且這一次隨南威出行的,還有一名瘦弱青年、兩名嬌滴滴的美人。

那青年,一直微笑,看起來毫無修為,不足慮倒是那兩名美人,似乎修為不弱。

不,豈止是修為不弱二女的容顏,堪稱國色天香!

若能捕捉二女,當鼎爐賣掉,是個大價錢,收為姬妾,也是不小艷福

「這一次,一定不能放那『肥羊』跑了」

一個個修匪,如是想到。

他們並不知,死神正在靠近。

正在墜空陣法旁,埋伏南威、殺機暗藏的幾名修匪,忽然齊齊露出不解之色。

卻見南威等人的仙雲,路過山巔之時,雖然被墜空陣法盪了一盪,卻是沒有墜下。而一個遁光之後,仙雲已遁出百丈之外。

這是三紋仙雲!即便靈級墜空陣法,也無法奏效!

幾名修匪暗暗驚訝,驚訝南威好大的手筆,果然是肥羊,竟然連三紋仙雲都能弄到。也不管陣法了,紛紛踏空而起,朝仙雲追去。

但眾人剛剛飛起的瞬間,仙雲之上,南威身前,那微笑的白衣青年,忽然收了笑容,眼露寒芒。

「南威,你駕雲,繼續走,放慢速度,我倒,今日有多少修匪,敢尾隨我身後,圖謀不軌1

「是1南威領命,立刻接管仙雲。

南威駕雲的速度,不快不慢,讓那些修匪跟得上,卻追不上。

一處處埋伏的修匪,施展各種神通,都未震下仙雲,甚至有一名金丹老怪,暗暗放出一件上品法寶,攻擊仙雲,但法寶剛一攻到仙雲近處,卻憑空失蹤了

「哼!想不到,偷雞不成蝕把米追!老夫說什麼,也要追上這肥羊,殺了他,奪回法寶1

一個個修匪,加入追擊隊伍,在夜空中,拖起長長的距離。

數十道遁光,追擊一個仙雲,如此景象,驚住了沿途不少修士。

當行到寧城百里之外后,仙雲,忽然停下。

這一刻,寧凡忽然睜開眼,眼露殺機,揮掌,白骨巨劍,橫劍在手,並施展了丈六之身!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們可以死了1

這一刻,青年的眼中,一絲雨意,微微閃爍。

幾乎同一刻,追擊身後的數十修士,齊齊被一股奇特的神意所感染,同化,一身法力,如同那連綿的秋雨,滯澀,並消融!

那白衣青年,在這一刻,一拍儲物袋,五道顏色各異的上品巔峰飛劍,飛射而出!

僅僅一個瞬間,一名金丹修士,四名融靈巔峰修士,俱死在此飛劍下。

剩下的,僅有三十餘融靈修士,最高修為,不過融靈後期!

「區區修匪,敢截殺寧某,找死1

五行飛劍,以青年如今半步金丹法力,已經能發揮近十分之一的威力。

五道上品巔峰飛劍,即便是金丹後期修士,都不易接下,對上尋常融靈,簡直是,屠殺!

雨之神意,鎖住了眾修匪的法力,使得瞬息之間,根本沒有融靈修匪,能夠逃脫。

在眾修匪驚訝的一瞬,那五行飛劍五道劍光,再次取走五匪性命。

無法遁逃,更無法反抗這恐怖的飛劍,一個個修匪,皆是毛骨悚然,追悔不已,追悔自己為何又要招惹肥羊,卻惹來了一個煞星。

漸漸的,有人依稀從青年眉目間,認出了青年身份,更加惶恐起來。

「此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戰敗鬼雀白尊的修士,『寧尊』寧凡1

一聽寧尊之名,一個個修匪終於意識到,自己今夜追蹤的,是何等狠人。

想逃,逃不掉眾人心中發苦,只能法寶盡出,試圖稍稍抗衡那五柄絢爛的五色飛劍。

只是這些融靈修士,最好的法寶,也不過中品,方一與五行飛劍碰撞,立刻化作粉碎。

而飛劍去勢不減,在青年操控下,每一個呼吸,都能取走五名修匪的性命。

終於有修士,陸續掙脫雨之神意的封鎖,開始逃竄,但那五行飛劍,劍光太快,幾乎堪比元嬰修士的遁速,誰能逃出那劍光斬殺!

短短十餘個呼吸在場數十修匪,俱含恨而終。

而青年收了五行飛劍,目光古井無波。

「回寧城1

殺數十個融靈之上的高手,對他而言,彷佛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今夜,對此地修匪而言,足以稱作一場噩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