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24章煉化,冥羅果!(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之地,重現的,是妖鬼林一幕幕光景。 「五十年,你要看著我,殺人」 青年帶著小童,一步踏入妖鬼林,開始了,無休止的殺戮! 而小童,初時見血、見殘肢斷骸,怕得暈了過去,吐了無數次,...

獲得十顆冥羅果,此事,讓冥羅樹精感到難以置信,而寧凡,則在獲得冥羅果后,於冥墳第九層的樹心,閉關三天。

被火靈攻擊的傷勢,平復。

被迷亂之力侵入的心境,平復。

久久之後,寧凡輕輕呼出一口濁氣,揮掌,取出一顆顆火紅的妖丹,目露精芒。

「火靈妖丹妖丹,人族修士,絕對不可直接服用,只能煉成丹丸服用,但,『五靈妖丹』卻是例外金木水火土,五種本源之靈,他們若開化靈智、形成妖物,其妖丹,可供修士直接吞服,但,卻有修為限制修士若想吞服五靈妖丹,修為,必須比妖丹之主,高出一個大境界以上」

寧凡微微沉默,眼前的火靈妖丹,屬於五靈妖丹的一種,是無數金丹巔峰修士甚至元嬰修士,追捧之物若是自己本尊煉化,會因修為不足,只能被妖丹反噬且即便本尊能夠煉化妖丹,如今其法力,已達到結丹以前的至高點,無法再精進一分

微微嘆息一聲,寧凡卻忽而心思一轉。

自己無法煉化,那黑衣化身,可否煉化!

黑衣化身,其實力與本尊神念強度一致,是半步元嬰級別,且可以完全分離出體內若是留在冥墳九層,煉化火靈妖丹,說不定,能在冥墳之中,達到元嬰實力!

留在冥墳,突破元嬰!化身的實力,追根究底,來自神念之力,神念之力的提升,有小瓶頸,卻沒有結丹瓶頸那種級別的大瓶頸神念突破元嬰,有如此之多的火靈妖丹相助,三個月足夠!而神念突破元嬰之際,黑衣化身,將擁有元嬰級別的實力,橫掃越國!

寧凡目光意動,若神念結成元嬰,自己修為縱然未結丹,但憑黑衣化身,縱然與真正的元嬰高手,都有一戰之力!

但旋即,他眼中露出一絲疑慮黑衣結嬰,有兩個安全問題,不得不考慮。

首先,黑衣結嬰,吞服火靈妖丹,在那火山口中,便極為合適,四品火威之下,靈氣逼人,絕對能提升極大的結嬰幾率但此地是冥羅樹精的地盤。冥羅對寧凡敵意,雖然減少了很多,所謂人心難測,在冥羅地盤閉關寧凡不能保證,冥羅一定不會改變主意,對自己出手。

這個問題,有解決之法他尚有一絲真魂在手。原本寧凡索要真魂之時,存了一絲坑人的心思。他說索要真魂,但,並未承諾治好明雀后,要將真魂還給冥羅!

恐怕離開冥墳前,冥羅索要真魂,寧凡會優哉游哉地站在冥墳第一層,傳送陣中,與冥羅弱小到辟脈修為的分身,討價還價,以真魂,換些好處。

冥羅偷襲寧凡一次在先,寧凡坑他一次,倒也抵消。

但之後,冥羅卻為了寧凡,開啟了一次冥羅幻境此事,倒也算抵消之前偷襲之事,而寧凡,則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這個關頭,對冥羅提出要挾。

此真魂,最後一絲作用,沒了但若是暫時不還給冥羅,作為分身在冥墳閉關的保障則此真魂,尚有大用!

如此,黑衣化身結嬰的安全問題,解決了但,留一半化身在冥墳,只有白衣化身離去三個月後,極陰門攻打寧城,憑白衣化身,卻是難以與紫陰老魔等抗衡的。

白衣化身,繼承的是修為與肉身,黑衣化身,繼承的是識海與劍念。

黑衣留在冥墳,白衣仍可以神念感知,但卻無法再動用劍念這逆天手段若黑衣在極陰門攻來之前,能突破元嬰,倒是可以逆轉戰局若黑衣突破元嬰,偏偏遇到意外,則屆時,自己將以白衣的融靈巔峰修為,抗衡紫陰老魔的半步元嬰實力此事,有不少危險在裡面。

寧凡神念掃向火山,目光一皺那騰燒四品靈火的火山,因為黑衣的一陣屠殺火靈,不知殺了幾千幾萬,才斬得數百妖丹此事,使得火山,開始熄滅。錯過了此次閉關,吞食火靈妖丹結嬰,再沒有如此好的閉關之地天底下,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火海一般的四品靈火,等著你!

畢竟一小朵四品靈火,放在外界,就能賣上天價!

「此火山之火,本不是火,而是妖力所化,無法帶出冥墳,且隨著火靈斬殺,而開始熄滅錯過此次機會,黑衣突破元嬰,將千難萬難,讓黑衣結嬰,則白衣,會面臨不少兇險」

「罷了,取個折中之法吧黑衣在此結嬰,白衣離開冥墳,返回寧城。若寧城被攻之時,黑衣尚未結嬰則放棄此結嬰機會,讓黑衣,返回寧城1

寧凡心中一訣,立刻一拍天靈,光華一閃,分離出白衣黑衣二身。

黑衣與白衣極為默契,他取走了所有妖丹,不需要任何提點,直接持一絲妖魂,直奔熄滅中的火山。

而白衣,則微微沉吟后,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顆冥羅果,沉吟不語。

此冥羅果,不過荔枝大小,表面粗糙,好似亂古記憶中、一顆顆洞府之星的表面。但一絲絲七彩紋路,密布其上,閃著幽光,蕩漾著夢幻之力。

冥羅果,又稱夢果服下一顆,可讓修士獲得五十年的心境而提升心境的方法,便是借冥羅果,入夢一夢,外界不過過去一夜,但夢中,卻可過去五十年五十年的夢境,不足以提升半分修為,但,可讓心境,沉斂!

「我修魔以來,修為提升極快,但心境,卻是一個硬傷心境,只能通過時間累積,無法通過丹藥獲得除了冥羅果,世上恐怕再無一個東西,能有提升心境的神效我要在冥墳之中,服下第一顆冥羅果1

白衣寧凡,微微一笑,將冥羅果含如口中,咬碎。

而一股七彩的夢幻之力,立刻讓寧凡眼皮一沉,沉入了夢境。

夢。

海寧寧家,一個三歲的孩童,雙目茫然,被領入寧家的僕役宅院中。

碧綠如翡翠的翠塘江旁,海寧城,無數孩童,同樣眼露茫然,被領入寧家。

所有的孩童,大多都是孤兒、乞兒,被寧家的修士,從吳國各地尋來,抹去記憶,收入寧家,作為寧家子弟。擁有修仙資質的,被稱為『少爺』,資質愚笨的,淪落為『仆子』,僕役義子。

三歲孩童,跟在一名乾瘦的中年人之後,唯唯諾諾。那中年人,一副勢利之色,冷漠道。

「從今日起,你叫『寧凡』,是我寧大牛義子,在你之前,我還收了個義子,比你小一歲,叫『寧孤』」

「哦」

三歲孩童,小心應了一聲,聽到『寧凡』,覺得極為耳熟,聽到『寧孤』,覺得,有一些悲哀。

他不懂,不懂這是什麼心情,他僅僅是個三歲孩童。

想著想著,名為寧凡的孩童,不由收住了腳步,傻兮兮站在那裡,眼露茫然。

「為什麼,我要叫寧凡可不可以,不叫這個名字。娘說,我姓『雲』」

「嘶!三歲孩童,被抹消記憶,怎可能還記得前身之事哼,等下請仙師大人,再為你抹一遍記憶吧,這一次,要徹底一些」

寧大牛驚得合不攏嘴,被仙師抹去記憶,還能記住自己原名的,眼前這孩童,是頭一個

他目光一動,眼前的孩童,該不是是個妖怪吧否則,怎麼可能如此。

在其思索之時,身後,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輕輕走來。

那青年雖然瘦弱,但腳步沒有一絲氣息,顯然是一個修士,不是凡人。

「寧寧大牛,拜見仙師爺爺1

所有修士,在寧大牛眼中,都是仙師!

寧大牛撲通一聲,對青年跪倒,他怕,很怕。他曾親眼見過,一個仙師,將一山二百零七人匪徒,一一斬殺仙師,在吳國是尊崇的存在,縱然是寧家家祖,也對仙師極為禮遇,他寧大牛,得罪不起仙師。

只是那青年修士,看也沒看寧大牛,眼光,卻落在寧凡小童身上,帶著追憶。

「你叫寧凡么,好名字你說,你姓雲?」

「嗯。」小童乖乖應道。不知為何,小童對眼前的少年,有一種本能的親近之感。

「寧凡或許,你本名,是雲凡呵,想不到煉化一顆冥羅果,竟然從記憶深處,看到了這一絲記憶只是,知道自己原本姓氏,又如何。寧家所收養的,皆是孤兒,你終究無父無母,姓雲,姓寧,沒有區別。」青年嘆息一聲。

「哦」寧凡點點頭,雖然他一句也沒聽懂,眼前的叔叔說的什麼。

青年嘆息之後,眼神忽然一凝,氣勢狂卷如嵐!

「我問你,你可有逆天伐蒼之心1

「我我不懂」小童似忽然想起什麼,露出畏懼之情。

「罷了。第一顆冥羅果,你的心,太稚嫩,不是回海寧、斬心魔的時機。」

青年嘆息一聲,一卷衣袖,在寧大牛震驚的目光中,帶著寧凡小童,二人消失無影。

夢,碎了。

而夢境重凝之時,眼前,是一片荒無人煙之地,重現的,是妖鬼林一幕幕光景。

「五十年,你要看著我,殺人」

青年帶著小童,一步踏入妖鬼林,開始了,無休止的殺戮!

而小童,初時見血、見殘肢斷骸,怕得暈了過去,吐了無數次,但,稚嫩的心,卻在一次次的,成熟!

五十年,青年與小童,沒有對話過一次。

五十年,青年一劍,覆滅了數之不盡的鬼物只是每一次鬼物死亡,都會重新凝聚。殺之不盡,因為這裡,是夢境。

孤獨,疲憊,到對殺戮的麻木小童的眼光,漸漸浮現果敢與冰冷。

「不知我此刻,可有逆天伐蒼之心不知我此刻,可能斬情1小童語氣稚嫩,但神情,卻冷漠如殺神!

隨後,五十年之殺戮,夢碎!

冥墳第九層,樹心世界,寧凡驀然睜開了雙目,眼中,竟帶著一絲疲憊與滄桑。

外界,不過過去一夜,但夢中,卻是當真經歷了五十年的孤獨與殺戮。

他閉上眼,平復心境,良久,睜開眼時,掃去疲憊與滄桑,但目光,與進入冥墳前,有了天壤之別!

心境修為,提升了,五十年!

然而他沒有半分喜色,只有感嘆。

「還不夠我還沒有,逆天伐蒼之心如此,不斬情,無法結丹!但我,不斬情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