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23章逃避(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似真似幻,其中,唯有部分是真,其他,則是假。 采中假果實,便會被迷幻之力入體 一入幻境,他便催動《陰陽變》第一層心法。仙帝功法,對迷幻之力,有極大抵禦,此功法一運轉,寧凡立刻尋到了一...

飛身出了火山,寧凡毫不停留,抱著明雀,直奔冥墳第九層,萬樹之心!

綿綿雨中,他降落在一株萬丈巨樹之中。www.Kanshangni此樹遮天蔽日,巍峨如巨峰,正是冥羅老頭的本尊樹身。

降落在巨樹上,一股比碎虛第四重更強的神念,立刻掃過寧凡,感知到明雀安然無恙,那神念之中,似乎微微鬆了口氣。

「進老夫樹身之內吧。」

巨樹之中,傳出一聲淡漠的聲音,而立刻,在寧凡身前樹榦上,裂出一個數十丈高的巨大樹門。

此樹,為冥羅樹,為冥羅老頭的本尊,甚至,之前的那碎虛第四重的矮小老頭,也不過是冥羅樹靈妖魂離體形成。

他的本尊,是樹,生長與陰暗的地底,厭惡火光,本體亦無法抽根離地。其本尊氣勢,絕強,滅殺之前那碎虛四重的蛇鱗老頭,輕而易舉。

不能離開地面,只能樹靈離體、尋找明雀,所以才會給第八層妖物可乘之機。若第八層妖物,敢來第九層撒野冥羅,會讓他們全部成為自己的樹肥!

對冥羅的真實實力,寧凡微微咋舌。聯想起這冥羅,似乎還欠自己一個人情自己若是提出,讓冥羅幫助自己滅殺涅皇,冥羅多半不會拒絕的。不過可惜,冥羅本尊不能抽根離開第九層,而分身受到限制,每上一層,修為都會下降一些,更無法離開冥雀之墳。

如冥羅之前所說,他想離開冥墳,只有個辦法燃燒妖魂,以死亡為代價,破去天地法則!

念及於此,寧凡苦笑一聲。讓冥羅滅殺涅皇,有些不切實際了。而且,涅皇的性命,寧凡更傾向於親手去取,當然,前提是他有那個把握,誅涅!

巨樹之內,九折十彎,徐徐朝樹心世界彎折而去。在樹心之地,有一處恢弘的木宮,而一個矮小的黑衣老頭,一見寧凡來此,立刻迎了出來。

「虛毒,壓住了!?」他言辭極為激動,望著安詳熟睡在寧凡懷中的明雀,帶著慈愛。

「幸不辱命。」寧凡淡淡道。

「好!好!去明雀房中,讓她安睡一段時日,恢復妖元1

將明雀放到房中床榻上,讓其暫時休息。屋外,寧凡望著矮小老頭,神情微微凝重。

眼前的矮小老頭,冥羅樹精,是一個碎虛高手,而在冥墳第九層,在他本體之前,寧凡感到自己,如此渺校冥羅本尊,比涅皇強得不少自己完成了他的請求,治好了明雀,按此妖性格,或許不會恩將仇報,但世事難料,寧凡處在險地,必須有一絲小心的。

他袖中,暗暗握著一絲真魂,正是冥羅之魂,語氣淡然,「前輩的請求,我做到了。現在的我,可否向前輩,提那第三個要求。」

寧凡眼神,沒有一絲大意,這是其立身處世的謹慎之道,一旦冥羅有任何異動,則自己,捏碎其真魂,讓其修為大損!

「呵呵,小友你救了明雀,有什麼要求,只管提便是!放心,老夫冥羅,行事光明磊落,對朋友,從不出爾反爾,不會匯諾1

冥羅的話,面不紅氣不喘。光明磊落他似忘了之前,自己還偷襲寧凡的事,哪裡光明,又哪裡磊落了。

而寧凡,則古怪望了冥羅一眼,並不揭穿前事,以免冥羅尷尬。

這個冥羅,似乎挺愛面子

救明雀,寧凡共提了三個要求,第一,讓冥羅交一絲真魂交換。第二,耗費冥羅的萬年靈藥,給明雀治毒。

兩個要求,寧凡都沒獲得一絲好處,看似吃虧,實則,他還有第三個要求,且,第一個要求,其實大有玄機在裡面。說不得,寧凡還要坑一坑這個樹精。

既然冥羅同意寧凡提第三個要求,寧凡,便不會客氣了。

「我的第三個要求,想必前輩能猜到一二我要冥羅果1

「果然是要冥羅果。好,此事,老夫答應你!不過你要幾顆冥羅果?老夫如今手上,只有三顆若你索要第四顆,則只能進入老夫的冥羅幻境採摘了」

冥羅目光一凝,望向寧凡。

「冥羅幻境?」

「不錯!此幻境之中,有無數冥羅果生長只是此幻境,老夫本人進不去,明雀如今昏迷,亦進不去,你若想進,我便破例開啟,讓你進入一次1

冥羅語氣平淡,彷彿在說不經意之事,但寧凡,卻微微有些動容。

亂古記憶中,似乎提到過冥羅果的生長之地冥羅幻境。但此幻境,一向不容許妖族以外種族進入。冥羅願意為自己,開啟一次幻境,誠意倒是不校

且傳說此幻境,迷幻之力無視修為,進入之人,能夠採摘多少冥羅果,完全看道心堅定程度,與修為毫無關聯即便是碎虛修士,進入其中,也可能最終被心幻所惑,摘不到一顆冥羅果,空手而還。

有著冥羅一絲真魂在手,寧凡倒不擔心冥羅會對自己不利。

而有機會獲得更多冥羅果,寧凡,自不會傻到拒絕。

「有勞前輩,為我開啟幻境。」

「可以。看在你救了明雀份上,老夫再提醒你一句,進入幻境,切莫心生貪念,只要閉著眼,等待迷幻之力消散,在幻境關閉前,可輕易獲得一枚冥羅果少年人,勿貪心,四顆冥羅果,已經不少了。」

「多謝冥羅前輩提醒,我會記在心上。不過,我還是想努力一番,不取巧之下,試試自己能否採摘到冥羅果。」

「罷了若你被迷幻之力侵蝕,我會強行將你接出。」

冥羅搖搖頭,對寧凡的膽魄,他讚許,但他不認為,寧凡不取巧之下,能從冥羅幻境中取得半顆冥羅果。

迷幻之力,直指人心最脆弱的地方魔道功法,受到的迷幻之力更強,此子似乎是人族的魔修對迷幻之力,更難抵擋。

冥羅心中認定,寧凡會在幻境一無所獲,但仍是為其開啟了幻境,作為其救治明雀的報答。

冥羅十指掐訣,一道光華之後,樹心宮殿外,多了一處玄異空間,隱隱流露出極強的迷幻之力。寧凡,一步踏入其中!

而在寧凡進入幻境后,僅過去半柱香功夫,冥羅的面色,忽然一變。

他感應到,寧凡在幻境中,竟堪破幻象,摘到了第一顆冥羅果!

「此子竟然摘到了一顆冥羅果1

冥羅面色漸漸收起,露出凝重之色,他似乎,小瞧了寧凡

能採摘一顆冥羅果,說明寧凡必定是心如堅石之輩,以人族魔修身份,摘到一顆冥羅果,此子,不凡!

「只可惜,此子註定摘不到第二顆冥羅果冥羅幻境,每多摘一顆冥羅果,所受到的迷幻之力,便會越強,採摘下一顆,難度也會更大我冥羅樹族,自立族以來,曾有無數強者,進入過冥羅幻境,但,在此子年紀,能摘到第二顆冥羅果的,從古至今,僅有不到百人」

冥羅低聲自語,但話音未完,他目光驀然一驚,他感應到,寧凡在幻境中,摘到了第二顆冥羅果!

第二顆!縱然是人族之中,那些修鍊正道玄門功法的年輕高手,也難以抗衡第二顆冥羅果的迷幻之力!

「若他能以不到20歲的骨齡,摘到第三顆冥羅果則可為天驕1

冥羅的心頭,隱隱有些期待,期待寧凡做出驚人之舉。

但讓他失望的是,接連過去半個時辰,寧凡也未採摘到第三顆冥羅果似乎,被迷幻之力困住了。

冥羅微微嘆息一聲,看來,他似乎有些高估此子了

幻境之中,寧凡手持兩顆冥羅果,立在蒼茫的七彩世界中。

河流在天空流淌,山峰倒懸於天空,走獸倒立而行這是一個顛覆常識的幻境。

成千上萬的七彩果實,在空中飄浮,似真似幻,其中,唯有部分是真,其他,則是假。

采中假果實,便會被迷幻之力入體

一入幻境,他便催動《陰陽變》第一層心法。仙帝功法,對迷幻之力,有極大抵禦,此功法一運轉,寧凡立刻尋到了一顆真實冥羅果,成功採摘。但立刻,周圍的迷幻之力,生生增大一倍,讓寧凡再次難以辨認。

好在久久凝思之後,寧凡終於從一絲蛛絲馬跡,看破了一個真冥羅果的行蹤,將其採摘至懷中。但,周遭的迷幻之力,立刻再增一倍之多。

至此,第一層的《陰陽變》心法,完全無法識破冥羅果真假。

此刻,寧凡心頭一動,不如賭一把而他,賭錯了。

手中握著第三顆冥羅果,那冥羅果,卻是虛假,一入手,立刻爆散成一陣陣七彩煙霧,將寧凡包裹。

寧凡面色一變,心知被迷幻之力侵體,立刻露出戒備之色,暗暗警惕,目光從四周掃過,卻無任何異變發生。

但一陣陣芳香之後,眼前,忽然出現無數女子**的身影。

這幻影,在寧凡冷哼之後,紛紛爆散回彩霧。但立刻,那彩霧重新凝聚成一個熟悉的女子身影。

眼前的少女,披著狐裘,梳著少女髻,楚楚可憐望著寧凡。

「凡哥哥,斬了紙鶴,便能掙脫迷幻之力,甚至,可以獲得一枚冥羅果只是,你,捨得么」

這『紙鶴』,無疑是迷幻之力所幻化

「紙鶴」

寧凡閉上眼,眼前浮現一絲落寞之色。

斬幻象,獲得冥羅果不斬,便被迷幻之力所困。

眼前的『紙鶴』,僅僅是幻象,寧凡只需招出斬離,一劍斬下,便可輕易破去此幻只是這一劍,他斬不下即便是虛幻。

迷幻之力,直指內心這哪裡是迷幻之力,分明是心魔!

「這一劍,若是斬下,不僅可獲得冥羅果,甚至,對日後突破金丹斬情,都是大有好處。只是這一劍,若斬下,對紙鶴而言,是一種褻瀆這冥羅果,我不要了1

寧凡眼中,一絲決然,這一刻,他的心中,連最後一絲對冥羅果的貪念,都散了去,有的,僅僅是堅持。

而在貪念散去的一刻,眼前的『紙鶴』,忽然重新爆散成彩霧,而一團團霧氣,更是飛速消弭。

迷幻之力,總算是破去了而彩霧爆散的地方,更出現一顆冥羅果。只是寧凡臉上,卻沒有一絲喜色,有的,僅僅是嘆息。

「斬情,斬心魔我雖不斬紙鶴,但終究,是逃避了一回下一次結丹之時,可否還能逃避」

「但,我總算知道了取走冥羅果的方法,那邊是,無念!我寧凡,追根究底,做不到無念但寧凡做不到,『墨寧』,卻做得到1

寧凡目露沉吟,片刻后,一拍天靈,立刻化作白衣黑衣二身。

白衣的,是白凡,黑衣的,是墨寧。

白衣面帶笑容,但立刻,便被迷幻之力蠱惑。而黑衣,卻心冷如石,根本沒有任何誘惑,能讓他動心。

「要取走這些冥羅果么?哼,管他真假,取走便可1

他狠狠招手,立刻從無數懸浮的真假冥羅果中,獲得數十個果實,而同時,一股堪稱逆天的迷幻之力,朝黑衣席捲而來,但他卻毫不為之所動。

「我,無心,你豈能迷幻我,碎1

迷幻之力,在其冷目之下,生生震碎!

外界,冥羅等了許久,都不見寧凡獲得第三顆冥羅果,略感遺憾。

眼見幻境即將到關閉時間,但寧凡,仍無出來的跡象。

「他在裡面,究竟做了什麼罷了,必定是獲得兩顆冥羅果后,被迷幻之力困住了還是我出手,將其救出來吧。」

冥羅搖搖頭,正欲出手,將寧凡強行攝出,但忽然目光一肅,而那嚴肅之色,以驚人之速,變作震驚,震驚之色,更越來越濃!

「他獲得第三顆冥羅果了等等,獲得第四顆,第五顆了這,這」

冥羅眼神恍惚,他發現,那冥羅幻境,竟平生第一次,在關閉前,便開始出現崩潰的徵兆。

「那小子,究竟在幻境裡面,做了什麼!竟使得幻境提前崩潰1

卻見一聲轟隆之聲中,兩道黑白之光,自幻境中衝出,化作一個白衣黑氅的少年之身。而下一刻,幻境轟然閉合!

「可惜了黑衣有些太亂來了否則,可多獲得幾顆冥羅果的只獲得了,十顆1

「呃你在幻境中,獲得了十顆冥羅果1

冥羅殭屍般的臉上,因為難以置信,而扭成一團。

十顆冥羅樹族歷史上,能在一次幻境之旅中,獲得十顆冥羅果的,無一不是元嬰之上的高手。而元嬰期高手,再妖孽之人,怎麼說,也要有個數百歲的即便是利用遺世宮之類的『隔世之力』修鍊,外界時間緩慢,裡面修鍊,仍要經過數百年磨練

沒有數百年的閱歷,根本無法抵擋第十顆冥羅果帶來的迷幻之力。

但寧凡,怎麼看,骨齡都不到20歲這讓冥羅,無法理解。

而冥羅若是知道,處於幻境中的寧凡,其黑衣化身,根本無視迷幻之力,定然會更震驚。

「僥倖而已。」

寧凡苦笑,確實是苦笑。

被心魔侵體,面臨斬殺『紙鶴』的心魔叩問時,他迴避了。

但下一次,突破金丹之時,他可否迴避?

因為他的心魔,是紙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