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19章可惡啊!(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而來的聲音,已然臨近! 三名碎虛,兩名第三重,一名第四重,虎視眈眈望著冥羅,一副仇怨不輕的模樣! 「嘿嘿,冥羅,你家孫女,似乎遇到麻煩了呀不要老夫幾個,幫忙一下1 一個面帶蛇鱗...

冥羅老頭,將一絲真魂分離出來,交給寧凡。/../而寧凡,則隨冥羅老頭,進入了第六層。

彼此牽制若冥羅有小動作,則寧凡捏碎真魂,冥羅重傷。若寧凡反悔,則恢復煉虛分身修為的冥羅,輕易斬殺寧凡,即便寧凡,有黑魔炎在!

寧凡,決定為小女童明雀解毒僅僅,為了道心一絲堅持。

只是,進入第六層后,寧凡立刻面色古怪起來。因為,冥羅老頭,將昏迷的小明雀,塞到了寧凡懷中。

「你抱著她我來對付那些不長眼的小東西不過,注意你的手,如果你敢在她身上亂摸一下,老夫,殺了你1

冥羅老頭威脅一句后,不再理會寧凡,氣勢全放,橫掃四方。

一個個煉虛級妖獸,只見氣息凌厲攻來,但卻根本看不見行蹤煉虛妖獸的遁速,太快,快到寧凡,根本無法辨識

此地妖獸,修為煉虛,一個個已經不服冥羅,若是明雀清醒,倒還輕鬆,大眼睛黑光一閃,立刻讓所有妖獸服服帖帖但冥羅的威懾力,對於這些煉虛妖獸而言,顯然不如明雀的。

好在冥羅老頭好歹本尊是碎虛老怪,一些手段,自不是煉虛妖獸能夠匹敵,幾次攻擊之後,這些妖獸見無法輕易吃掉寧凡,皆悻悻離去。

一切的景象,落在寧凡眼中,化作一絲思索。

他的手,公主抱的方法,橫抱著明雀嬌小的身軀,之所以讓寧凡去抱,自然是因為,冥羅要騰出手對浮

為明雀治毒,需要一個安全的環境,並需要大量萬年靈藥錦囊之中靈藥,不夠。所以,寧凡仍不得不去一次冥墳第九層。在此之前,寧凡只好以亂古傳承的玄奧醫術,暫時封了明雀虛毒,趕赴第九層。

懷抱女童,寧凡的心頭,自不會有一絲旖念一個七八歲的女童,莫說寧凡修鍊有《陰陽變》,便是沒有任何心法,他也不會對個小孩生了慾念。冥羅老頭,多慮了,他將人族,想得未免太醜惡了些。

冥羅與煉虛妖獸的交戰,寂靜無聲,遁形無蹤,但周遭一片片樹林,百里百里地焚毀、冰結,山河塌陷,荒原龜裂百里轟響之聲,不絕!

如此級別的鬥法,寧凡卻並未在意,他的心神,全部沉浸在第六層冥墳的雨中。

第六層雨水,一滴滴,並不冰寒,卻極其銳利,好似劍芒沒一滴雨水,都似乎是劍氣所化這種手段,不是單純的化劍為雨,奧妙,全在雨之神意中

寧凡聆聽著雀神子的一句句感悟,當年雀神子在第六層,動了殺機,升了復仇之心故而此層之雨,被其殺氣感染,而雀神子感悟的雨之神意,也開始與其殺氣融合。

「以心動殺,以殺化劍,以劍成雨,以雨殺人此為,第六層中,雀神子的感悟。」

寧凡淡淡言語,並沒有按照雀神子的感悟,去融合雨之神意。

他領悟了一絲雨之神意,但想要真正掌握神意神通,還需要將神意,與自己的道,融合!

這殺意之雨,是雀神子的道,卻不是寧凡的道!

但僅僅是觀看的話,卻頗有借鑒之意

第六層冥墳,開始極其廣大,冥羅駕著仙雲,起碼飛遁了數十萬里至此,方才出現一個巨坑,而冥羅,終於鬆了口氣。

他仙雲一降,直衝冥墳第七層,而方一遁入巨坑,立刻有一個與冥羅一模一樣的老頭,踏天而來,一道遁光之後,沒入其體內,二者,合二為一!

一霎,冥羅的氣勢,陡然攀升!

煉虛中期,後期,巔峰,碎虛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一直攀升到第四重,方才停歇!

至此,冥羅方才鬆了口氣,冷冷道,「好了,到了第七層,老夫與本尊合一,恢復到了碎虛第四重實力,如此,冥墳第七層裡面,那些碎虛第一重、第二重的妖物,對老夫而言,倒是沒有什麼威脅了...只要安全過了冥墳第八層,進入第九層,便俱是老夫的天下1

仍是寧凡抱著明雀身子,冥羅此刻已然確信,寧凡不會對明雀起歪念,心頭一松,開始全神貫注,運行法力,凝聚掌心,似乎在醞釀一式法術。

冥羅沒有過多解釋,但寧凡可以猜測,冥羅如此認真的凝聚法術,為得,定然是對冥墳第八層的一些老怪物,發起必殺一擊...

為了救明雀,這老頭,倒是很賣力...不,是很拚命。

這種情況下,寧凡縱然有心幫老頭一把,與之共同抗敵,也無法幫到老頭一分。碎虛之戰,根本不是寧凡一介融靈能夠介入

他的任務,僅僅是進入冥墳第九層后,施展全力,救治明雀。而在此之前,他有充分的時間,領悟冥墳第七層的雨意。

冥墳第五層,冰雨。第六層,劍雨。第七層卻是,雷雨!

轟鳴的雷霆,在耳邊炸響,而狂風之中,暴雨臨盆,傾天瀉地。

如此狂暴的聲勢,讓寧凡心神激蕩,他被這雨聲中,激昂而不屈的戰意,給感染了。

當年雀神子,必定在此處,神意大進一步,並藉此,修為大進,戰意激蕩!

其激蕩的戰意,融於雨之神意中,將此地之雨,化作雷霆之雨!

「平地生雷,天要下雨,我要殺人1

耳邊回蕩的,僅僅是雀神子當年,遺留在雨之神意中,一道戰意的宣言!

寧凡睜開雙眼,若有所思。

雀神子在第五層冥墳,徹悟雨之神意,在第六層,融殺意於雨中,在第七層,融戰意於雨中在第八層,又會融入什麼道念,進入雨中!

這個答案,沒有困擾寧凡很久,因為冥墳第七層中,冥羅駕駛仙雲,如入無人之境,風馳電掣,短短半個時辰,便橫跨了百萬里的範圍,躍入通往第八層的巨坑!

碎虛第一重、第二重妖獸,根本不敢阻攔一二。碎虛之境,每一重修為,都是天壤之別以冥羅碎虛第四重修為,擊殺第一重妖獸,只需一掌!擊殺第二重妖獸,只需三掌!

穿過雷雨世界,第八層冥墳,其雨水,第一次讓寧凡目光一閃。

此處的雨,與第一、二、四層的疏雨,沒有不同。僅僅是平靜地流淌,好似海洋平靜。

但這海洋中,必定蘊藏了無邊的不屈之意,否則,這漫天雨水,為何,是從地上,落往天空!

冥墳第八層,逆天之雨!

不需要去聽雀神子的感悟,緊緊目睹這一景象,寧凡的心頭,便驀然一凜。

他回想起雀神子一句誓言,此誓言,在第八層,變成了真!

「本尊要讓這雨,生於大地,戰於蒼天,長生不死1

寧凡輕輕呼出一口氣,這第八層的雨之神意,對寧凡而言,感悟不可謂不大。

他面對的修士,一個個屈從命運,就連老魔如此厲害的人物,都被命運捉弄,而寧凡自己,也從未升起過逆天改命之心。

但雀神子,與眾不同。此人敢想敢為,他在冥墳立誓,重戰四天仙界,如今,恐怕已經在四天仙界,得償所願。

此人,有逆天伐蒼之膽!

寧凡懷中抱著明雀,雙目卻緩緩閉上他的心頭,原本一絲執著,無限放大,那執著,是無論如何,也不斬情結丹!這一絲執念,每個人都會有,但能將執念,修成己道的,罕有!

寧凡,在雀神子悟道之旅中,叩問自己的心,感悟自己的道。

「我,不斬情1

他的心頭,響起這話語的一瞬,立刻,一絲玄異的感悟,與那雨之神意,融合原本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融合神意的一步,竟開始出現!

神意,竟融合了!?

寧凡睜開雙目,帶著微微的震驚。只是,他沒有時間去思索體內的異變,遠處,數道呼嘯而來的聲音,已然臨近!

三名碎虛,兩名第三重,一名第四重,虎視眈眈望著冥羅,一副仇怨不輕的模樣!

「嘿嘿,冥羅,你家孫女,似乎遇到麻煩了呀不要老夫幾個,幫忙一下1

一個面帶蛇鱗的老頭,陰陽怪氣地冷笑。其蛇瞳,死死盯著寧凡懷中的明雀,舔了舔舌頭。

幫忙是假,殺人是真!

那蛇鱗老者目光一沉,立刻,一股怪異的妖氣,夾著魂魄之力,狠狠探入寧凡識海。

妖魂!唯有妖族,才能修鍊的魂魄形態!

「這個娃娃不錯,不如順道奪舍了吧1

此老怪,乃是蛇形妖獸化形為人,妖魂強橫而詭異,竟直接避過冥羅身體,侵入到寧凡體內,試圖侵入寧凡識海,奪舍寧凡的肉身,祭煉成化身。

冥羅面色大變,萬萬料不到,眼前的蛇瞳老者,妖魂比自己都強上一分,竟直接越過自己,偷襲到了寧凡。

寧凡冥羅心頭複雜之極。他巴不得寧凡死,但至少,在救活明雀前,他不願寧凡出任何事。

若寧凡被蛇鱗老者成功奪舍,必死無疑如此,還有誰,能救明雀!

他露出焦急的目光,心中暗忖,寧凡有劍念手段,多半識海凝聚了劍識也不知此子劍識,堅不堅固,若是能抵禦蛇鱗老者奪舍一時半刻,便好了拖延一時半刻,自己,便將此子識海中的妖魂,擊碎!

他掌心醞釀已久的法力,姑且收起,一指點向寧凡眉心,試圖爭分奪秒,化解蛇鱗老者的奪舍。

但一旁兩個碎虛三重的妖怪,亦未閑著,在蛇鱗老者奪舍寧凡之時,二人一左一右,夾擊冥羅,逼得他生生撤回手掌。

「蛇極!你莫要欺人太甚!此子,無論如何不能任你斬殺1冥羅露出氣急之色。

「嘿嘿,欺你又如何!殺他,又如何!熊坤,虎絕,你二人,攔住冥羅,待老夫奪舍了此子,將此子煉成一具化身,再來助你二人」

蛇鱗老者,冷笑一聲,絲毫沒有將奪舍寧凡,當做一回事。

融靈人類,竟敢進入冥墳第八層這裡,縱然是外界雨殿的碎虛高手,都不敢進入這小子,真是活膩了!

本來蛇鱗老者,是不會將融靈小輩放入眼中的,不過他看出,冥羅一路對寧凡極為保護,看出寧凡對冥羅有大用寧凡不過融靈,極其好殺,殺了此子,亂了冥羅之心,再殺冥羅,容易!

但他的想法,剛剛進行到這裡,立刻,神念之上,傳來一道痛徹心扉的撕裂感。

「啊1

蛇鱗老者慘叫一聲,露出驚駭欲絕的目光,死死瞪著寧凡!

他將三分之一的魂魄之力沒入寧凡識海,用以奪舍,自以為已綽綽有餘。

但結果,沒入寧凡識海的魂魄之力,竟被一股凌厲到讓人窒息的劍念,無一例外給絞得粉碎。

「這是這是劍念不,就算是劍念劍識,也不應有如此威力你凝聚劍識的劍氣,究竟是什麼劍氣」

「你無須知道冥羅老頭,還等什麼!動手1

寧凡目中寒芒閃現,自己憑劍識,斬碎了蛇鱗老者三分之一魂魄,但亦是受了些傷勢這個仇,寧凡記下了!

從蛇鱗老頭暴起奪舍寧凡,到其一聲慘叫,兩名碎虛第三重妖怪,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何事。唯有冥羅,隱隱猜測到,寧凡不知憑什麼詭異手段,暗算了蛇鱗老者一把。

哪裡需要寧凡催促動手,冥羅一見情形逆轉,立刻抓住一絲勝機,將體內醞釀已久的法力,匯聚掌間,一掌拍出!

一個足有萬丈巨大的枯木巨掌,朝蛇鱗老者三人覆壓而下,帶著席捲天地的恐怖威壓。

三人猝不及防,立刻全力防禦掌力。而在此關頭,冥羅立刻全力駕駛仙雲,直衝通完第九層的巨坑。

冥墳第九層,有冥雀仙骨,更有冥羅樹的十萬分身!

那裡,是冥羅稱霸的地界莫說蛇鱗老頭等人不敢進入,就算是真仙,進入此地,也要脫層皮!

連遁十萬里,冥羅神念回掃,見已甩掉蛇鱗老者三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同時望了寧凡一眼,第一次,對此子有了一絲重視之意。

此子,竟暗算到了碎虛第四重的老怪不管是否出於蛇極大意,寧凡,都足以自傲。

「小子,老夫冥羅,欠你一個人情」

「是么」寧凡一拍儲物袋,服下數顆療傷丹藥,面色才稍稍好了一些。

他暗算蛇鱗老者,純粹為了自保,但既然冥羅認定,自己欠寧凡人情,寧凡不會傻到否認。

冥墳第九層,不遠了。

巨掌掌力,是冥羅醞釀多時的一掌,威力極強。三名碎虛老怪合力去接,仍各自施展了種種手段,才化掉掌力,擊碎遮天巨掌。

兩名碎虛第三重妖怪,各自唏噓不已這一掌,足可以看出,冥羅的實力強橫。憑二人碎虛第三重實力,招惹冥羅,似乎是一個錯誤。

而蛇鱗老者,臉色陰沉之極。

他本準備帶人陰一下冥羅,但想不到,不僅被一個融靈小輩,陰了一把,傷了魂魄,更是被冥羅一掌,牽動魂魄傷勢

「可恨!追,追,追!不能讓他們跑了,尤其,不能讓那個融靈人族跑掉1

蛇鱗老者的心頭,恨極了寧凡,甚至,比對冥羅的憎恨,還要強。

只是冥羅早已逃遠,蛇鱗老者更是負傷,又如何能夠追上。

「可恨啊!此為老夫,生平第一大辱1

通往冥墳九層的巨坑之前,蛇鱗老者,發出一聲痛心疾首的嘶吼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