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17章丹術晉級,河車五轉(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孤獨的過程,道,便無法修。雨不孤獨,而我心孤獨,則雨,亦是孤獨。此為,雨之神意」 女童降下仙雲,以免打擾寧凡領悟。而寧凡,則佇立雨中,沉默良久。 孤獨此意蘊,似乎不足以詮釋雀神子一生之...

女童小手,有著無窮力氣,若非寧凡肉身不凡,恐怕僅僅一握之力,便足以讓其重傷。

而進入第四層后,女童小腳一跺,地面立刻升起一道四紋仙雲。此雲,讓寧凡覺得眼熟,正是雨塘所見那雲。

「說,你要到哪裡看雨,我帶你去1

女童小口之中,含著丹丸,長長的睫毛彎成月下,甜甜微笑。

沒什麼,比吃到好吃的丹餅餅更讓人開心了寧凡,是好人,自己要帶他,好好四處轉轉!

四紋仙雲,頓時堪比元嬰,而女童對雲兒打出一道黑光,那雲之上,籠上陰風,遁速再次提升一倍,堪比元嬰中期遁速。

仙雲之上,寧凡閉上眼,任雨滴打濕面龐,而四周,不是躥出一道道元嬰妖獸的黑影,似乎是被寧凡血肉氣息吸引來,各個準備吃了寧凡,飽餐一頓。

但每每至此,女童瓊鼻一哼,粉拳揮舞,一個個妖獸,頓時目露掙扎,各自散去。

女童,不知究竟什麼身份,此地妖獸,俱聽她命令一般。

「餅哥哥,你放心,有我在,誰都不能傷你1女童小胸脯一挺,得意一笑。

「」

「餅哥哥,除了阿公,這冥墳,我誰都不怕你放心,沒人能欺負你1

「」

女童在哪裡嘰嘰喳喳,討好寧凡,目的么,顯而易見,就是為了討好寧凡后,再得些好處罷了。

對女童的稱呼,寧凡大感無奈若外界修士知道,自己堂堂『寧尊』,竟被一個女童稱作『餅哥哥』,則一世威名,就此掃地罷

耳中,漸漸再聽不到女童的喧鬧聲,只能那雨,滴落心頭。

第三層,無雨,第四層,卻再次如第一、第二層一般,雨落連綿。

只是,若定要說些區別,還是有的。隨著對雨之神意的一絲穎悟,寧凡發現,第一層的雨,陰冷,卻是春寒之冷。而第二層的雨,更加冷,卻帶著夏雨的暴雨意味

至於第四層的雨,孤單而蒼涼,帶著一絲肅穆此為,秋雨。

冥墳九層的雨,本沒有不同但經過雀神子感悟之後,每層的雨,都被賦予了不同程度的雨之神意,由淺入深,由簡到繁世間難得的,不是虛神之意,而是一步步領悟虛神之意的過程這雨水中,包含了這一過程。

經歷過第三層無雨之勢,第四層之時,雀神子必定是孤獨而蕭索的。

他在第四層,一定呆了很久,恐怕是以萬年為計算否則,絕不會有如此曠世的孤獨感。

寧凡不由被這秋雨,侵了心念,漸漸地,心與雨合,聽到了那雨中,深藏的感嘆。

「修道,修到最後,卻是孤獨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這孤獨,如雨,不散,如秋,亂心但若無這孤獨的過程,道,便無法修。雨不孤獨,而我心孤獨,則雨,亦是孤獨。此為,雨之神意」

女童降下仙雲,以免打擾寧凡領悟。而寧凡,則佇立雨中,沉默良久。

孤獨此意蘊,似乎不足以詮釋雀神子一生之道,融於雨之神意,不夠!

「我們去第五層吧」

「好!不過,我的丹餅餅不夠吃了」女童目光躲閃,壞壞一笑。

「第五層之後,我再給你煉丹一次1

「不許耍賴1

女童立刻來了精神,若無丹餅餅相伴,這雨,簡直讓人無聊之極。

她一縱仙雲,風馳電掣,沿途元嬰妖獸,但凡感受到她身上一絲丹香,皆似想起什麼恐怖之極的事情,蟄伏於地,不敢動彈。

雲光一入第四城巨坑,下到第五層天地。所有的綿綿秋雨,驀然,變作冬寒之雨。

雖然嚴寒到極致,但雨,仍未凝結成冰這種神通,超出了常識。

雨,就是雨,即便是冰雨,也與冰,不同!

寧凡眼光一閃,他隱隱覺得,第五層的冰雨,已開始極為不凡。這不凡,皆是雨之神意,所賦予!

他想起自己習得的法術——冰雨術此術,微不足道,不過靈級法術,但恰恰與此情此景相合。

寧凡的冰雨術,無論多麼熟練,那雨,都會最終凝結成冰刺因為缺少了雨之神意,雨,最終卻不再是雨。

他閉目感悟,四周各處,隱匿著零星幾個化神級妖獸。這些妖獸,在冰雨的日夜浸潤下,同樣領悟了雨之神意。

當寧凡進入第五層時,一個個妖獸,立刻露出嗜血目光,但被女童一個瞪視,皆乖乖收了殺機。

他們不敢再打寧凡主意,但心中,一個個對寧凡皆瞧不起。金丹之上妖獸,可化形為人,這些妖獸,並非化形,但卻具備了不遜人類的靈智。

「此子,區區融靈修為,竟想感悟虛神之意,荒謬」一個巨象之獸,以妖族語言,冷漠道。

「不過,他被『那人』保護著他的事,我們最好不好插手」另一個犀角妖獸忌憚道。

這些妖獸,放在雨界,必定一個個都是絕世凶獸,但卻都懼怕女童。

而如這些妖獸所言,寧凡在第五層感悟雨意,極不順利。

他第一次,無法從雨中,聽出雀神子的感悟。

第五層,似乎是一個風水嶺。雨之神意在這一層,真正開始質變。與第五層的感悟比起來,前四層的感悟,微不足道。

「究竟差了什麼」

寧凡皺眉,但女童卻一副催促的口吻。

「餅哥哥,好了沒嘛你說了給我做丹餅餅吃,我餓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寧凡無奈地睜開眼,本已無法感悟,此刻被女童一攪合,更加心思不寧。

他取出薛青的丹鼎,揮劍斬出地火,卻無奈發現,第五層雨意太盛,根本無法引出地火。

並非沒有地火,只是所有的地火,都被雨之神意,同化成了雨水,滲流在地表之下。

「哈哈,這小輩倒也有趣此地雨意太強,沒有地火,豈能煉丹」一個白猿妖獸,以妖族言語冷笑道。

「怎怎麼會這樣這裡沒有火,怎麼烤餅餅吃」女童有些焦急的模樣,心情正憂,便在此時,聽到了白猿的冷笑。

她怒視偷笑的白猿,淡淡抬起手指,頤指氣使道,「你,過來,將地火給我變出來,不然我就讓阿公捉了你,烤了吃1

那白猿原本在幸災樂禍,一聽女童之命,立刻如喪考妣,猴臉怕成了苦瓜。

他立刻一個遁光,衝到女童身前,滿是討好之意。

一個法術,帶著雨之神意,一掌拍在地火之坑,鎮散了雨之神意。

而被同化成雨水的地火,雨意一散,再次騰燒起來。

「嘻嘻,地火有了好了,猿寶寶,你可以玩去了」

「是,是」

堂堂化神修為的猿魔,被女童稱作猿寶寶,非但沒有不滿,反倒露出喜悅之色。

冥墳之中,只要成為女童的寶寶,那麼,日後是不用擔心被她吃掉了。

一個個妖獸,羨慕不已望著白猿,畢竟討好女童的機會,可不是日日都有。

對這一切,寧凡似全未放在眼中。身旁,隨便一個妖獸的妖氣,都足以讓其窒息,但這一刻,他卻全看不見。

眼中,只剩火坑,只剩那微微點燃的地火。

剛剛白猿一掌,在其眼中,漸漸明亮。

虛神之意,原來,便是同化單單領悟,不夠,更要將神意催動,去同化法術,同化地火,同化一切進入神意領域之敵。

一絲感悟,漸漸升起,他沒有立刻幫女童煉丹,而是雙手掐訣,開始一遍遍,施展起冰雨術。

十遍,那雨,仍是成冰。

百遍,那冰,漸漸有一兩滴未凝結。

千遍,那冰,已有半數,仍是雨之形態。

千遍之後,寧凡閉上雙眼,他終於,能夠聽到雀神子的感嘆之聲。那感嘆,同樣被雨之神意同化,化作一滴滴雨水。之前,他辨不出那些雨,之後,他只一眼,便看出,哪幾滴雨水,是感悟!

「何為雨?我翻手為雲,覆手為雨1

雀神子的話,僅有一句,但卻似醍醐灌頂,敲醒了寧凡心頭最後一絲隔膜。

這一刻,他睜開了眼,目光沒有平日的隨和,變得睥睨天下、狂妄霸道。

他一掐冰雨術的法訣,天空上,頓時浮現千道冰刺,半數是冰,半數是雨。

寧凡心頭,一絲神意催動,而空氣中,當年雀神子所留的幾滴雨水神意,被其握在掌心,一把捏碎。冷喝一聲,「我覆手,則為雨1

他手掌狠狠一翻,所有冰刺於同一時間,化作雨滴落下。此冰雨術,僅僅是冰刺化作雨形,根本算不上神意法術,饒是如此,威力至少提升三成之多。

而寧凡心頭,一絲極微弱的雨之神意,猶如滾雪球般,在其心頭,越來越濃。

這一幕,讓所有化神妖獸,為之瞠目結舌,哪一個妖獸,感悟一絲神意,不是花費許久,且除了白猿等少數妖獸,還有許多,尚未明悟虛神之意的用法。

但寧凡區區融靈,竟趕在許多化神妖獸之前,先一步領悟神意此子不化神則已,一旦化神,恐怕在場妖獸,無一是其對手!

「餅哥哥,要不要先去第六層」一旁女童,咬著唇問道。

她是很像立刻填飽肚子的,但她看出寧凡似乎在感悟之上,取得了不少進展,生怕自己一個貪吃,打斷了寧凡悟道的心境。

「不用,給你煉丹吧之後幾層,去與不去,不重」

寧凡眼中,散去神情,微微一笑,開始煉丹。

第五層的領悟,他初步明悟雨之神意的用法,但,此神意,遠遠不是他如今法力能夠隨意操控的。

以他法力,根本不足以讓冰雨術全部化為冰雨,那些神意,是他取雀神子所留,施展出的法術。

只是憑藉這手段,他終究明悟到了雨之神意的奧妙。

以他看來,第六層,第七層,第八層,甚至第九層,恐怕是雀神子凝練神意,讓神意與自己道悟相融的過程寧凡沒有形成自己的道,更沒有足夠的法力,徹底融合出屬於自己的神意。

即便如此,憑藉穎悟的一點點神意,煉製五品丹藥,應該可以一試!

他沒有立刻煉製五品丹藥一顆五品丹藥,以他如今煉丹術,即便一次成功,也將耗費至少半年時間煉製。

但他仍有辦法,測試自己煉丹術,是否提升。

腦海中,回憶著亂古大地『河車九轉』的煉丹手法,寧凡指間帶著黑炎,在身前虛空,沿著玄異軌跡,勾勒著一個個圓。

一轉,二轉,三轉,四轉接連勾出四個圓,之後,寧凡的指間,再難勾動半分。一絲隔膜之力,讓寧凡的指間,再難動彈。

「四個圓,便是四轉煉丹術第五個圓,若是勾出,我便足以,煉製五轉丹藥1

他目露淡漠之色,眼中浮現出一絲極淡的雨之神意,這神意,透過心扉,傳到指間,融於黑炎,讓熾熱的黑炎,浮上一層雨意。

原本凝滯的指間,在這一刻,法力一盪,立刻,在虛空之中,勾出第五個虛幻的圓影。

第五個圓,勾勒的並不完美,甚至剛剛勾出,便立刻爆散這既說明,寧凡的煉丹術,達到五轉,又說明,其若當真煉製五轉丹藥,必定極其勉強,十丹九毀,唯一一次成功,還要多謝老天保佑。

只是,不論如何,從勾勒下第五輪虛幻圓影的一刻,寧凡,便已算是一名,五轉煉丹師!

此入冥墳,其收穫,不可謂不大!

煉丹術的提升,其煉製三轉丹藥,更加得心應手,丹未煉成,女童卻已按捺不住心情,被丹香勾引得口水直流。

「好香,好香,比之前更香,為什麼會這樣1

「因為我現在是,五轉煉餅師」寧凡一拍鼎蓋,丹成!

「呀,餅哥哥,你真厲害!要是阿公知道你這麼厲害,一定會喜歡你的。」

女童不顧丹藥燙手,直接取丹,喂入小口之中。

而寧凡一聽『阿公』之名,立刻心頭一凜。

那阿公,自然是名碎虛高手不知自己領悟神意之事,是否被那碎虛監視著。

黑魔炎煉化,煉丹術提升,此行收穫,可謂不小了。若是能再順道獲得玄陰氣,則再好不過

玄陰氣,天霜寒氣排名第九,曾有不少雨界高手,來此冥墳,都未找到此寒氣

寒氣無靈,不會自己躲藏若之前寧凡還不明白,為何大家找不到寒氣,此刻,寧凡卻能猜出一二。

或許,是被眼前的小丫頭,當成寒氣寶寶,給藏起來了

「小丫頭,只不知道玄陰氣在哪裡」

「知道嗯,不對,不知道你想對我的玄寶寶做什麼」

女童放下丹丸,微微退後兩步,望著寧凡,露出擔憂之色。

但望著手中丹丸,女童的眼中,閃過一絲為難。

「你對我好,比玄寶寶對我好,它都不理我,也不給我做丹餅餅吃如果,如果你給我做更好吃的餅餅,比這個餅餅,好吃一千倍,一萬倍,我就告訴你玄寶寶藏在哪裡」

「這樣啊那日後,等我煉出五轉丹藥,再跟你換玄陰氣吧。」

寧凡略略尋思,比三轉丹藥好吃一千倍、一萬倍,恐怕唯有五轉丹藥才能達到要求對眼前的女童,強搶,不妥。暗處,可有一名碎虛在窺探著。

索性此刻,寧凡尚不急用玄陰氣,放在鬼雀宗,又不會丟,日後煉製一顆五轉丹藥,交給女童,再取便是

比起玄陰氣,寧凡倒是對另一件東西很感興趣。

「那個冥羅果,生長在第幾層?」

「什麼冥羅果?」女童一歪腦袋,大惑不解。

「就是你吃剩的那些果核」

「那個果果,長在第九層,在阿公手裡放著餅餅哥,就算你想吃,也是不行的阿公說了,就算是我,十年之內,也只能吃一枚」

「是么罷了」寧凡搖搖頭。若是冥羅果在碎虛老怪手中握著,寧凡自問,無論如何,是無法從碎虛老怪中,騙到一枚冥羅果的。

一枚冥羅果,可以一夢,增加五十年心境修為如此好東西,看來,就要失之交臂了

但在其搖頭之時,一道聲音,驀然在其身後響起。

「五轉煉丹師如此,倒也有資格,與本皇說句話了你想要冥羅果,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本皇,一個條件」

此聲音,出現得毫無徵兆,且其話語,雖平淡之極,卻暗藏殺機,沒有給寧凡絲毫拒絕其條件的餘地。

只能答應他的條件,否則,必死!

而此言一出,一貫無法無天的女童,立刻露出懼怕的神情,雙手背後,將所有丹丸藏在背後,

「阿公我我沒有偷吃丹餅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