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7章丹術晉級,河車五轉(第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0  |  字數:5843字

女童小手,有著無窮力氣,若非寧凡肉身不凡,恐怕僅僅一握之力,便足以讓其重傷。

而進入第四層後,女童小腳一跺,地面立刻升起一道四紋仙雲。此雲,讓寧凡覺得眼熟,正是雨塘所見那雲。

「說,你要到哪裡看雨,我帶你去!」

女童小口之中,含著丹丸,長長的睫毛彎成月下,甜甜微笑。

沒什麼,比吃到好吃的丹餅餅更讓人開心了...寧凡,是好人,自己要帶他,好好四處轉轉!

四紋仙雲,頓時堪比元嬰,而女童對雲兒打出一道黑光,那雲之上,籠上陰風,遁速再次提升一倍,堪比元嬰中期遁速。

仙雲之上,寧凡閉上眼,任雨滴打濕面龐,而四周,不是躥出一道道元嬰妖獸的黑影,似乎是被寧凡血肉氣息吸引來,各個準備吃了寧凡,飽餐一頓。

但每每至此,女童瓊鼻一哼,粉拳揮舞,一個個妖獸,頓時目露掙扎,各自散去。

女童,不知究竟什麼身份,此地妖獸,俱聽她命令一般。

「餅哥哥,你放心,有我在,誰都不能傷你!」女童小胸脯一挺,得意一笑。

「...」

「餅哥哥,除了阿公,這冥墳,我誰都不怕...你放心,沒人能欺負你!」

「...」

女童在哪裡嘰嘰喳喳,討好寧凡,目的么,顯而易見,就是為了討好寧凡後,再得些好處罷了。

對女童的稱呼,寧凡大感無奈...若外界修士知道,自己堂堂『寧尊』,竟被一個女童稱作『餅哥哥』,則一世威名,就此掃地罷...

耳中,漸漸再聽不到女童的喧鬧聲,只能那雨,滴落心頭。

第三層,無雨,第四層,卻再次如第一、第二層一般,雨落連綿。

只是,若定要說些區別,還是有的。隨著對雨之神意的一絲穎悟,寧凡發現,第一層的雨,陰冷,卻是春寒之冷。而第二層的雨,更加冷,卻帶著夏雨的暴雨意味...

至於第四層的雨,孤單而蒼涼,帶著一絲肅穆...此為,秋雨。

冥墳九層的雨,本沒有不同...但經過雀神子感悟之後,每層的雨,都被賦予了不同程度的雨之神意,由淺入深,由簡到繁...世間難得的,不是虛神之意,而是一步步領悟虛神之意的過程...這雨水中,包含了這一過程。

經歷過第三層無雨之勢,第四層之時,雀神子必定是孤獨而蕭索的。

他在第四層,一定呆了很久,恐怕是以萬年為計算...否則,絕不會有如此曠世的孤獨感。

寧凡不由被這秋雨,侵了心念,漸漸地,心與雨合,聽到了那雨中,深藏的感嘆。

「修道,修到最後,卻是孤獨...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這孤獨,如雨,不散,如秋,亂心...但若無這孤獨的過程,道,便無法修。雨不孤獨,而我心孤獨,則雨,亦是孤獨。此為,雨之神意...」

女童降下仙雲,以免打擾寧凡領悟。而寧凡,則佇立雨中,沉默良久。

孤獨...此意蘊,似乎不足以詮釋雀神子一生之道,融於雨之神意,不夠!

「我們去第五層吧...」

「好嘞!不過,我的丹餅餅不夠吃了...」女童目光躲閃,壞壞一笑。

「第五層之後,我再給你煉丹一次!」

「不許耍賴!」

女童立刻來了精神,若無丹餅餅相伴,這雨,簡直讓人無聊之極。

她一縱仙雲,風馳電掣,沿途元嬰妖獸,但凡感受到她身上一絲丹香,皆似想起什麼恐怖之極的事情,蟄伏於地,不敢動彈。

雲光一入第四城巨坑,下到第五層天地。所有的綿綿秋雨,驀然,變作冬寒之雨。

雖然嚴寒到極致,但雨,仍未凝結成冰...這種神通,超出了常識。

雨,就是雨,即便是冰雨,也與冰,不同!

寧凡眼光一閃,他隱隱覺得,第五層的冰雨,已開始極為不凡。這不凡,皆是雨之神意,所賦予!

他想起自己習得的法術——冰雨術...此術,微不足道,不過靈級法術,但恰恰與此情此景相合。

寧凡的冰雨術,無論多麼熟練,那雨,都會最終凝結成冰刺...因為缺少了雨之神意,雨,最終卻不再是雨。

他閉目感悟,四周各處,隱匿著零星幾個化神級妖獸。這些妖獸,在冰雨的日夜浸潤下,同樣領悟了雨之神意。

當寧凡進入第五層時,一個個妖獸,立刻露出嗜血目光,但被女童一個瞪視,皆乖乖收了殺機。

他們不敢再打寧凡主意,但心中,一個個對寧凡皆瞧不起。金丹之上妖獸,可化形為人,這些妖獸,並非化形,但卻具備了不遜人類的靈智。

「此子,區區融靈修為,竟想感悟虛神之意,荒謬...」一個巨象之獸,以妖族語言,冷漠道。

「不過,他被『那人』保護著...他的事,我們最好不好插手...」另一個犀角妖獸忌憚道。

這些妖獸,放在雨界,必定一個個都是絕世凶獸,但卻都懼怕女童。

而如這些妖獸所言,寧凡在第五層感悟雨意,極不順利。

他第一次,無法從雨中,聽出雀神子的感悟。

第五層,似乎是一個風水嶺。雨之神意在這一層,真正開始質變。與第五層的感悟比起來,前四層的感悟,微不足道。

「究竟差了什麼...」

寧凡皺眉,但女童卻一副催促的口吻。

「餅哥哥,好了沒嘛...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