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15章四轉煉餅師!(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增進了一絲! 而此女童的氣息,更是讓寧凡皺眉。此女童,竟與那第二層雨塘之內的凶獸氣息,一般無二! 此女童,是女鬼,還是妖獸,抑或,是丹魔! 好在此女,從始至終,沒有一絲殺意且修...

對那『女鬼』,寧凡並未在意因為那『女鬼』,沒有殺意反倒有一絲,孩童嬉戲的調皮。-

這『女鬼』,哪裡是什麼兇惡之物,本體,卻是一個小女孩,僅僅是法術,遮蔽了容貌而已。

上一次,女鬼未傷薛青,這一次,她仍無傷薛青之意。

而寧凡,索性不去理薛青與女鬼薛青的心境,遠需磨練,至少也達到臨危不變才可這個女鬼,就給他磨練磨練心境吧。

他對女鬼淡然處之,心頭,卻思索著周遭的雨之神意。

無雨但空氣中,一絲濕潤之意,卻分明是雨之神意所化。

明明無雨,卻有雨意當年雀神子,究竟再次,感悟了什麼

「我的心情,沒有如那雀神子一致,所以,無法將心,融入這無雨之境」

寧凡的心,漸漸平靜,但僅僅平靜,仍是不夠。他開始體味雀神子的滄桑與悲哀,並將自己換成雀神子,代入到其故事中。

飽經挫折,被打下四天仙界,墮落凡塵茫然行走在天地間,偶然,看到一處幽靜的山谷,竟有冥雀遺蹤土遁下了地底十萬丈,在此,雀神子發現了冥雀之墳。但,讓他真正感懷的,並非冥雀仙骨,而是,這雨

行到第一層時,雀神子的心,寂寞而孤獨,而寧凡,孤身來越,恰恰與雀神子心情相合,所以,他聽到了雨中,雀神子的感嘆。

第二層,雀神子勾動了心中悲哀,而寧凡,亦聽聞了此感悟。

而第三層,無雨無雨,神意卻不減,因為,這是山雨yu來,風滿樓!

寧凡靈覺開啟,他分明聽到,風中,藏著一絲狂暴的呼嘯!

他六識盡開,這一刻,終於從無雨的天地間,感受到一股,暴雨之前的恐怖氣勢,撲面而來!

「無雨並非真的無雨,這是暴雨將至的前景這其中,有對『雨勢』的感悟勢出鞘的劍,沒有勢,鞘中劍,隱而不發,故而有勢。陣法,要借天地大勢,方才得以為陣,但天地大勢,從何而來?」

寧凡睜開眼,露出茫然之色,望著遠處,一座座昏暗死寂的峰巒。

「雨不來,方有勢山不動,故有勢潛龍在淵,有騰飛之勢青蟲結繭,有化蝶之勢人王不殺,有服人之勢天地不爭,有傾覆之勢1

這一刻,寧凡並非看雨,看得,卻是那無雨的勢。

他目光一動,張口噴出星光劍影,斬離在手,橫劍在胸。他閉上眼,醞釀著一劍的氣勢劍,始終不斬,但越是不斬,其劍勢,越強!

一股浩大的氣勢,在其體內升騰,一股蒼茫的劍意,讓三丈之內,無人、無物可靠近。

風自覺散開,雨意自覺規避皆被寧凡不動的劍勢,震退。

這是一招劍招,寧凡自創之劍不斬敵,亦不出劍,但憑藉橫劍在胸的氣勢,其劍意,足以阻擋金丹之下,一切攻擊。而若是寧凡對『勢』的感悟更深,此劍意必更強,甚至有朝一日,他橫劍在手,行走在魔淵血海,憑其凝而不發的劍勢,便足以攝退一切暗處的攻擊。

「這是我第一道自創劍氣非斬敵之技,而是自保之術便命名為,無雨之劍無雨,無雨玄妙便在,『山雨yu來』四字之上」

寧凡收了斬離劍,一旁,薛青仍與女鬼大眼瞪小眼,似乎全未注意到,他的異變。

散了心頭劍意,寧凡再次閉上雙目,微微一笑。

「冥墳第三層,無雨,卻有雨勢想來那雀神子,定然在此,感悟極深」

他的心,在明悟雨勢之後,真正開始與此地雨意相合。

而漸漸的,他的腦海,徐徐浮現一個景象。

黑衣老者,收了紙傘,負手立在某處山巔,其身心,與山勢交融,與雨勢,相合。

「此地無雨但雨勢,更甚。四天無我,但若我歸,則四天之上,必血海淋漓雨生於天,死於大地?錯!本尊,要讓雨生於大地,戰於蒼天,長生不死1

寧凡徐徐睜開眼,露出一絲瞭然之色。

果然,冥墳第三層,是無雨之勢在此,雀神子的心境得到突破,並開始,真正領悟雨之神意。第四層開始,應該便有雀神子明了的悟道步伐了。

只是,第四層,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去的地方

他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張古舊地圖,正是鬼雀子所給。第四層,無數血紅的點,密布每一個血點,都是,元嬰妖物的巢穴

「我去第四層,必死不去,則大好的領悟神意機會,就此浪費」

寧凡微微一嘆,果然,是自己機緣不夠么發現了雀神子悟道之旅,卻無法看到最後

他收了嘆息之色,平復心境,修道便是如此,機緣可遇而不可求,強求,則萬劫不復。

目光落在薛青與『女鬼』身上,寧凡露出古怪目光。

卻見此刻薛青,不知如何,已取出丹鼎,在為那女鬼,煉製什麼丹藥一樣。

而那女鬼,時不時肚子咕嚕一聲,似乎餓了!

「姑奶奶,說好了,我給你煉製丹藥吃,你就不吃我」薛青苦笑哀求道。

「好好好!本奶奶言出必行,快快快,給我烤幾個『丹餅餅』吃」

女鬼小手,擦了擦嘴唇血跡嗯,哪裡是血跡,分明是,口水

以薛青三轉煉丹術,煉製一轉丹藥,不過半柱香便成。

他一拍鼎蓋,將一爐百顆一轉丹藥,全部裝入丹瓶,交到女鬼手上,賠笑道。

「這些都是一轉丹藥,培元丹,有提升辟脈修士元氣之效,是一轉巔峰丹藥」

他話未說完,女鬼已經迫不及待,搶走所有丹瓶,光華一閃,變作一個黑裙小女孩。

長裙掩足,是極為古老的服飾,纖腰未成,酥胸未鼓,唇紅齒白,耳鬢兩旁,扎著兩道童髻,其餘秀髮,則披散於身後,一般長短,整整齊齊,而額前劉海,亦是齊齊整整。這哪是什麼女鬼,分明是個可愛之極的女童。

此女童,年紀看似尚幼,不過仈jiu歲,但小臉明光動人,若是長大,必是絕色美人。

而此女變出真身,立刻,一股浩大的氣勢,再無法隱藏。而一絲幽香,自其體內散出,傳入寧凡鼻中,面色一變。

五轉以上丹藥的丹香!一絲香氣,便讓寧凡修為,增進了一絲!

而此女童的氣息,更是讓寧凡皺眉。此女童,竟與那第二層雨塘之內的凶獸氣息,一般無二!

此女童,是女鬼,還是妖獸,抑或,是丹魔!

好在此女,從始至終,沒有一絲殺意且修為,亦是古怪法力似乎只有金丹初期的境界,但神念,卻達到了元嬰中期,而那粉嫩的小手,更是一把,將盛放丹藥的丹瓶,捏碎,並張開小嘴,露出可愛的小虎牙,一口一口,將一百顆培元丹,盡數生嚼硬吞,全部吃個精光!

丹藥,雖只是一轉,但那丹瓶,可是大有來歷的紫青玉煉製除了保存藥效,更大的優點,是堅固之極,承受金丹攻擊,都未必會碎。

但便是這丹瓶,卻被女童輕描淡寫地捏碎甚至,沒有動用半分法力。這女童的肉身,究竟有多麼恐怖!

「不好吃,這『丹餅餅』不好吃給我做其他好吃的1

女童不滿望著薛青,而立刻,薛青頭頂,冷汗直冒。

「那,給你煉製二轉丹藥吃不過老夫,身上沒帶那麼多靈藥啊對了,讓我師父給你煉丹吃!我師父煉得丹藥,可好吃了1

薛青為難之際,忽然發現,寧凡正似笑非笑,打量此處。而他立刻,便將師父寧凡,推入火坑。

「他會做『丹餅餅』?」

女童順著薛青的手指,眼睛整得大大的,不可思議望著寧凡。而其眸中,一絲貪婪的黑光一閃,讓寧凡識海一痛,匆匆後退兩步,露出微微詫異的目光。

那黑光,是什麼神通竟能讓自己的劍識疼痛。

「喂,你!給我做丹餅餅吃,不然,我就吃了你1

女童露出小虎牙,狠狠咬了一下,似乎是想嚇一嚇寧凡。

「吃了我?我的肉可不好吃不過,我的確可以煉製更好吃的丹藥,給你吃。但,我有什麼好處呢?」寧凡微微一笑,他的目光,落在女童的腰間錦囊之上。

這錦囊,品質極高,比一般儲物袋高得並非一分半分。此錦囊,似乎由於女童的疏忽,並未繫緊,其中散出一絲絲葯香,讓寧凡心神一盪

千年靈藥,兩千年靈藥,五千年靈藥甚至還有,萬年靈藥!

此女童,不是一般富有。

「好處,你要什麼好處?如果你做的『丹餅餅』好吃,我不打你,好不好?」女童一副商量的口氣。

「打我?你打不贏我」

「那我打贏你了,你要給我做『丹餅餅』吃1

女童目中黑光一閃,立刻化作一道黑芒,直衝寧凡身前,粉拳輕輕一揮,卻帶著音爆之聲,顯然拳力極盛!

「此女,好強的氣力1

寧凡目光微驚,雙手浮現銀光,一掌,拍在女童拳上,並立刻借著反震之力,繼續退後,同時再一掌,拍在女童拳上同一個地方。

每一掌拍下,寧凡都被女童拳力,震得氣血翻湧此女憑拳力,轟殺金丹後期修士,都不難!

十三掌拍下,寧凡已卸去女童拳力九成,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

而到了此時,寧凡不再後退,一身銀光,全部集中在右拳之上,催動古獸護腕,身浮妖氣,一拳,與女童粉拳對轟。

「轟1

一聲巨大的對撞轟鳴后,雙拳交接之地,以二人為圓心,數百丈地面,岩石粉碎!

而寧凡,總算接下了女童一拳,心中對女童的氣力,再次有了清晰的認知。

不出底牌,自己未必能勝此女

「咦?我真的打不過你耶」

女童收了粉拳,露出古怪的目光,似寧凡這種修為,應該一拳打飛一個才對呀?

但立刻,她便露出壞壞的笑容,「我打不過你,但我,有好多雨寶寶幫我呢只要我一吹口哨,所有的雨寶寶,都會攻擊你說,你到底給不給我做丹餅餅吃1

女童輕輕吹個口哨,而立刻,冥墳第三層,無數道幽閃的目光,在暗處,亮起!每一道,都是金丹修為!

如此多的金丹妖獸,縱是寧凡,都微微有些頭皮發麻。

他萬萬沒想到,眼前的女童,對這些恐怖的妖獸而言,彷彿就是支配者

「好,我給你煉丹,不過我沒有藥材,要用你的。」

寧凡收了驚容,目光不動,一指女童的儲物袋,而女童立刻驚呼一聲,雙手按住儲物袋,小嘴一。

「不,不行呀我也沒有靈藥,用你的唄」

「那沒辦法了你不出靈藥,便沒有『丹丹餅』吃」寧凡履目光。這女童,似乎真是丹魔,且對冥墳妖獸,還有操控之能。不知在冥墳,活了多少萬年,但心智,卻似乎僅僅是個小女孩實力雖強,卻單純到,纖塵不染。

「不是『丹丹餅』!是『丹餅餅』1女童不滿的晃了晃粉拳,糾正道。

「好!丹餅餅!你給我靈藥,我給你做餅!在外界,我可是鼎鼎大名的四轉『煉餅師』」

「哇,你是煉餅師!你好厲害1女童的眼中,閃著星星,嘴角,口水又開始流了。

而一旁,薛青對這看似腦殘的對話,腹誹不已。

這女童,就是自己怕得要死的丹魔?哎,這麼蠢的丹魔,竟然將自己嚇得要死,自己,豈不是比丹魔更蠢了

還要,什麼是四轉煉餅師

薛青腹誹不已,偏偏不敢插嘴。女童不聰明,但實力決不可小覷,剛才那一拳,不是寧凡,換做自己接可能自己,直接被女童一拳轟成渣渣了。

寧凡似笑非笑看著女童,時間一絲絲流去。

許久之後,女童眼中微微掙扎,抬起小腦袋,看著寧凡,可憐兮兮地問道,「你真的是四轉煉餅師么?」

「千真萬確。」

「你做的餅,一定好吃?」

「如果不合你的口味,我可以重做。」

「那我把我的『葯寶寶』,都給你你看看,怎麼做餅好吃。」女童可憐兮兮地,將腰間錦囊接下,遞給寧凡。

其楚楚可憐的目光,讓寧凡隱隱覺得,自己欺騙一個小孩,真是太無恥了

不過,當其目光,掃過女童的錦囊之中,其眼神,再無異色,唯有,震驚!

「這麼多千年靈藥1

這錦囊,儲物空間,比鬼雀宗一個宗門還大。

其中所堆放的,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千年靈藥!

甚至,還有無數萬年靈藥,但似乎被種下了陣禁,且陣禁,似乎達到了虛級,並有碎虛法力催動,絕非寧凡可以破除!

他目光一閃此陣,斷然不可能是女童布下,那麼,便意味著,有一位碎虛高手,為女童,布下此陣!

萬年靈藥,取不走,也不能取暗處,說不定有一名碎虛高手,在窺探這裡,保護女童!

「若僅僅是丹魔,怎會有碎虛高手窺探此女,究竟什麼身份1

寧凡目光閃爍,正yu收出神念,卻在錦囊空間,最偏僻的角落,看到了一堆堆果核。

此果核,就似荔枝核一般,但其上,卻密布奇異道紋,更有一絲絲夢幻之力,自其上流出!

寧凡第一次,露出凝重目光,一抖錦囊,取出一顆果核,放在手中,凝視!

「這是果果核,不能吃阿公說了,吃剩的果果,核還要帶回去」女童解釋道,似乎生怕寧凡,用果果核給他做餅。

「阿公?」

寧凡心頭一動。那阿公,難道就是神秘的碎虛高手?

但,即便是碎虛高手,也不應獲得,此種神果啊!

冥羅果,又稱夢果,服食一顆,可入夢一次,經歷五十年的輪迴。此果,不能提升修為,卻能,提升心境!

單就價值,一顆,甚至比元嬰修士的道果,都珍貴!

「此地,有冥羅果!若我獲得此果,凝練心境突破金丹的幾率,將再次提高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