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14章雀神子悟道之路(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所以,寧凡沒有貿然在此地殺生。既是忌憚,也算禮尚往來。 他收了東溟鍾,沒有理會薛青的震驚,而是抬頭,看著幽暗而濕潤的天空。 「此地,為何沒雨為何」 他露出困惑之極的目光,按照...

冥墳第二層,陰雨綿綿,而那暗處的雨獸,不知什麼原因,再未攻擊過寧凡二人。

這一切,薛青無法理解但他將所有功勞,歸結到寧凡身上。

「師父不僅是四轉煉丹師,還能敗白尊,驚雨獸雖是少年,但做我師父,絕對足夠了。」

薛青心態,隱隱發生改變。之前拜師,為的是從寧凡手中騙些煉丹術,但如今,他卻是真心實意,願意從寧凡座下,從頭開始,好好修鍊。不僅修鍊煉丹術,更修鍊法力境界,以及,重新修鍊,心境。

寧凡之前望著雨塘,目露意動,薛青可也猜想,雨塘之中,必定有寶物,引起了寧凡重視。對身懷極品法寶的寧凡而言,連萬魂幡他都看不上,所能看上的,必定是好東西。

但他仍是離開了雨塘,這無疑說明,雨塘之中,有讓寧凡都忌憚不已的存在。

重寶在前,能夠面色不改離去這份心境,薛青自問做不到。

在十餘座黑塔的簇擁下,一個向下延伸的浮雲階梯,通往幽暗的地底。

巨坑前,寧凡再次收住腳步,閉上眼,感受低落身前的雨水。

這一次,薛青亦是模仿寧凡,閉眼感受雨水,他恍然發現,這雨水有,有一股特別意蘊,竟能滋養人心,提升心境修為。

可惜以薛青眼界,無論如何看不出,那意蘊,究竟是何物。

但比起其他進入冥墳的鬼雀長老,薛青是幸運的,因為除了寧凡,恐怕他是第一個,意識到雨水可提升心境。

周遭之事,一切皆未入寧凡心頭。他的心,沉浸於細雨之中,試圖去聽出,雀神子留在冥墳第二層的感悟。

漸漸的,那雨聲,靜了,世界再無雨聲而這時,透過疏雨,寧凡的腦海,似乎浮現這樣一個畫面。

一個黑衣老者,看不清容顏,撐著紙傘,在雨中蕭索走過。

「天分四溟,地分九界,中有雨界,綿雨不絕。雨生於天,死於大地這雨之所以死,非身死,而是心死他的身,會化雲氣,返蒼天。然,他的心,卻在墜入凡塵之際,粉碎碎裂的雨滴,重新凝聚之時,可還是他?一場雨,億萬滴雨滴,看似相同,實際每滴雨,都有他的不同韻味身雖同,道終不同。斬盡億萬之雨,化吾一場道悟此地從此,便是鬼雀宗」

畫面到此,戛然而止寧凡緩緩睜開眼,眼中,有一絲困惑與茫然。

第一層老者的話,雖然感悟極深,亦極玄奧,但卻很難打動寧凡的心。

第二層,老者的再次感悟,言辭似有感嘆,將一身際遇的悲涼,融入了雨中。

雀神子,為何會出現在雨之仙界是否如他感慨雨水之時一般,雨,被打下天空,他,被打落凡間

所以,雀神子在雨中,誕生了他獨特的感悟!恐怕每一層冥墳,都有雀神子的足跡!

雀神子,曾在此地,感悟,雨之神意!

而極可能,正是這雨中感悟,使得雀神子,重振雄心,打回了四天仙界!

以寧凡心智,輕易便推斷出如此多的隱情,與真相也所差不多了。

而他目露思索,望著天空之雨,開始明白明白雀神子所言,世間億萬滴雨水,為何各自不同。

雨之神意,只有一種,但化分開來,卻可以有無數因為神意的誕生,不僅需要天地之道,還需要將自己的道,融入那神意。

雖然,雨相同,但修士的經歷不同,感悟不同,那凝聚的雨之神意,則亦不同!

第一層感悟,沒有打動寧凡,因為其中,沒有融入雀神子的經歷。

第二層感悟,寧凡微微感觸,因為雀神子,心中愁怨動了此一動,則彼動,則寧凡的心,如何不動。

冥雀之墳,最珍貴的,不是丹魔,不是玄陰氣,不是陰寒卻提升修鍊速度的神效,甚至,不一定是那九層之中的冥雀仙骨

對寧凡而言,最珍貴的,是這雨中,一場道悟殘像!

「第三層雀神子,究竟悟到了什麼」

寧凡目露精光,一步,踏下了巨坑之中、通往第三層的仙雲。

他隱隱感覺,此次來冥墳,會有意想不到的巨大收穫。

「若我重走雀神子前輩之路能否感悟,雨之神意!若成功」他目露火熱。

第三層,下了一層層雲梯,寧凡躍下地面,而薛青匆匆跟隨,滿眼忌憚與小心。

第三層雨停了!?

而四周,還真和薛青當初鬼故事描述一樣,四周幽暗,隨處可見散落不知多少年的白骨這些白骨,非人骨而是,獸骨!且骨質不俗,這些獸骨,生前定都是金丹級妖獸!

此地陰冷,是第二層兩倍,陰冷的空氣,讓寧凡都微微不適,但法力運行周天的速度,更快!

而四周,再無那麼眾多的獸瞳血光但暗處,卻隱蔽著一道道強橫之極的妖獸氣息。薛青感覺不出,寧凡神念之強,可以感受!

「一頭,兩頭七頭,萬丈之內,共有七頭金丹妖獸,在窺伺我們,不過,都是金丹初期,唯有一隻是金丹中期,不足為慮」

寧凡收回神念,語氣極淡。但此言語落在薛青耳中,卻化作一絲畏懼。

「萬丈之內,便有七頭金丹妖獸!這,這此地竟如此危險!師父,我們還是去第二層吧」

他心生怯意,但怯,並非錯。以薛青的實力,根本無法抗衡七頭妖獸,必死無疑,他若不怯,不退,則為莽夫!則為愚蠢!

但寧凡,不可能怯以寧凡實力,區區七頭普通金丹妖獸,能耐他何。他若怯了,則一身修為,真是修到了狗身上。

「不用,他們,不敢前來!東溟鍾,疾1

寧凡一拍儲物袋,第一次,取出那古舊的純金色小鍾!

小鍾在其掌心,法力一盪,滴溜溜旋轉起來,化作一尊百丈之大的巨鍾,屹立跟前,並在寧凡法力激蕩下,傳出恐怖之極的法寶鐘聲!

「極品極品法寶1薛青目光一亮,他雖然對煉器不感興趣,但對極品法寶,仍無法做到心頭不動。

雖早知寧凡身懷極品法寶,但即便在與白尊之戰,寧凡也未使用過。眾人皆因為,寧凡是法力不足以催使極品法寶,故而不用。如今薛青看來,此東溟鍾,雖然僅發揮了百分之一的威能,但寧凡,確確實實,憑融靈巔峰的法力,催動了此法寶!

而一聲鐘聲傳開,此鐘聲,有若魔音,直震人心,在寧凡操控下,同時在七頭金丹妖物心頭響起!

六個金丹初期妖物,直接在鐘聲下震昏!而那金丹中期妖物,亦是震得頭暈目眩,膽寒心驚,哪裡還敢窺伺寧凡!

「此地,興許有妖主存在不要亂殺生,但,也不能任它欺凌1

寧凡語氣一凝,一拍百丈巨鍾,巨鍾再次化作一尊金色小鍾,回到其掌心。

而對東溟鐘的威力,寧凡露出滿意之色。以百分之一威能,橫掃金丹初期,震懾金丹中期,這還是寧凡控制法寶力道的結果若他願意,憑此鍾,可橫殺六名初期妖獸,並重傷那中期妖物!

這便是,極品法寶之威!若徹底激發此寶威力,寧凡便能發揮元嬰高手一擊之力

「嘶師父與白尊,看似苦戰,原來,竟還是藏了如此厲害的底牌若他底牌盡出,難道可以,輕易斬殺白尊?1

薛青心頭,微微震驚,六道妖獸哀鳴之聲,落在其耳中,每一道,法力都比他還強一線一式攻擊,震暈六隻金丹妖獸這便是寧凡,隱藏的恐怖實力么!

而聽寧凡說,此地,似乎還有妖主存在薛青打了個寒噤,暗暗道,那妖主,不會就是丹魔吧!

寧凡不殺妖獸,確實有顧慮冥墳第二層,遇到的那雨塘魔物,給寧凡很強的危機感而那些雨獸,似乎都聽從此魔命令,極可能是此魔手下。而那魔物,修為明顯在寧凡之上,卻並未出手殺人,更遣散妖獸,為寧凡清道雖算不上恩情,也算一番好意。

所以,寧凡沒有貿然在此地殺生。既是忌憚,也算禮尚往來。

他收了東溟鍾,沒有理會薛青的震驚,而是抬頭,看著幽暗而濕潤的天空。

「此地,為何沒雨為何」

他露出困惑之極的目光,按照他的推斷,雀神子當年,應該在第三層,感悟更進一步才對。

沒有雨,何來感悟?

或者,正是沒有雨,才有感悟!

一絲絲濕潤之意,在寧凡心頭一涼,而寧凡,頓時露出半猜測的目光,閉上了眼。

「薛青,不要打擾我」他淡淡留下一句命令,而後,緊閉六識。

唯一不閉的,是神念這是一個修士,立身保命的本能。

幽暗中,寧凡開始悟道,而薛青,則頭皮越來越發麻。

四周陰冷的空氣,荒蕪的白骨,無一不觸動他的神經,讓他回憶起,當日那滿是鮮血的女人臉。

「丹魔丹魔不會出現吧」

他面帶苦笑,自己一個金丹初期修士,還露出懼怕之色,真是活到狗肚子里了。

「呵呵,丹魔有何好怕,不怕不怕我也來和師父一樣,閉眼感悟吧只是沒雨,又如何感悟」

他乾笑閉上眼,彷佛這乾笑,能壯膽氣。

但下一刻,薛青分明感受到,一隻柔軟但冰涼的小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我好恨呀」

一個慘然的女子之聲,在他背後響起!

而一瞬,薛青毛骨悚然。

不好,是丹魔!這是何等修為,欺近到自己身後,竟然沒有半點氣息!

薛青咬牙回望,正見身後,一個慘白的女人臉,滿是鮮血,露出怪異的笑容,森白的牙齒,望著他,舔了舔長舌,彷彿,在看待一道美食!

「師師父」薛青想要提醒寧凡。

「不要鬧你就陪她玩玩,別打擾我」寧凡神念朝那『女鬼』一感知,旋即,收了神念,不再多言。

「什麼,讓我陪她陪她玩!她會吃了我的1薛青露出無奈之色。

高手鎮定,也不是這麼鎮つ就在眼前啊!師父,你不能悟道了,你得救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