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12章虛空之力,入冥墳(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圖地圖,是好東西。若無地圖,寧凡自問,早在妖鬼林死了數次。 「好,我們去求見宗主。」 「你,你要去見爹?」藍眉俏臉一紅,似乎想到了別的事情。 寧凡是不是,該求親了連那裡都若是不...

丹室門開,寧凡面帶微笑,送走了雲華夫人。

面對紙鶴質問的眼神、藍眉疑惑的目光,寧凡沒有過多解釋,只說了一句,

「我與雲華夫人,是清白的」

「鬼才信你1紙鶴一句話,說出了眾人的心聲就連薛青,都不信。

伴隨著寧凡越來越盛的魔名,其惡名,也是越來越大。

寧尊,雙靈修士凌駕於這一切之上的,是雙修功法,採花狂魔。

不錯,『金丹之下第一人』的稱號,過時了『元嬰之下第一人』的稱號,似乎還輪不到寧凡擁有。所以,他姑且獲得了『採花狂魔』的『美名』。

他的修為,提升如此之快,所有老怪第一反應,都是覺得和寧凡繼任雙修殿長老有關。採補啊,雙修啊!禽獸啊!

兩百多個嬌滴滴的女弟子,就被他一人糟蹋了

當然,老怪們也只是心中腹誹而已,沒人會當面觸寧凡霉頭。

而鬼雀宗上下,似乎都默認了,雙修殿女子,是寧尊禁肉於是,白鷺的心愿,終於以她最不願的方式達成

在寧凡魔名遮蔽下,再無魔修,敢打雙修殿女弟子一絲主意!

沒有解釋對這些風聞謠言,寧凡不會解釋。比起名,他更愛利他是個俗人,因為沽名釣譽之輩,在修真血海活不下去。

「薛青,我想離開鬼雀宗三個月,回寧城看看。但在此之前,我想去『冥雀之墳』,你帶我去一趟吧」寧凡語氣極淡。

「師寧尊要回寧城,以你如今四魔尊身份,是可以隨時離開宗門,不受任何束縛的。這個容易但你想去『冥雀之墳』,這需要宗主批准那裡,是比妖鬼林更危險的禁地。」

薛青目光瞟過眾女,微微鬆了口氣,剛才他險些稱寧凡為『師父』了。這個稱呼,寧凡不讓其當眾喊的

「這樣么說起來,以鬼雀宗的宗門實力,卻有如此多的禁地真是很奇怪埃」

寧凡微微沉吟。無論是妖鬼林,抑或是未見的冥雀墳,裡面的兇險,似乎都超過碎虛等級了這一切,似乎都是鬼雀上界老祖——雀神子的手筆

雀神子,放在四天仙界,定然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所以,才能在鬼雀宗,布下此等禁地。

或許冥雀墳,真有什麼至秘去求鬼雀子批准,以二人關係,不難。且說不定能從鬼雀子手中,獲得一份冥雀墳地圖地圖,是好東西。若無地圖,寧凡自問,早在妖鬼林死了數次。

「好,我們去求見宗主。」

「你,你要去見爹?」藍眉俏臉一紅,似乎想到了別的事情。

寧凡是不是,該求親了連那裡都若是不娶自己,就咬死他!

女兒家的心思,寧凡是不懂得

冥雀之墳,位於冥雀谷地底十萬丈之下,共九層深,其中陰力滋人,修鍊魔功,可提升至少一倍修鍊速度。且越往深處,修鍊速度越快但由於陰力太盛,即便是鬼雀子,也僅能入第三層,並無法在其中呆上超過三天。

在藍眉的央求下,寧凡不但獲得進入冥雀墳的資格,就連鬼雀外人——藍眉與思思,都被批准進入第一層。且,寧凡更獲得一份古舊地圖,被鬼雀子珍藏多年的地圖這自然是藍眉的功勞。

但自長傾殿離去后,一路上,藍眉都是幽怨之極,生著悶氣,寧凡都不知她在氣什麼。

在鬼雀子的親自引領下,寧凡、紙鶴、思思、藍眉、薛青,共五人,隨其行到鬼雀宗的土元殿。

土元殿,一向不對長老以下弟子開放。鎮守土元殿的,更是四魔尊之一,『黑尊』燕敗!

此殿,不收弟子,不作他用,僅有一個用處,借土元之力,布土遁傳送陣,將高手,傳送到十萬丈地底的冥雀之墳。

此陣,亦是雀神子老祖所布傳送陣,可是虛級大陣,涉及虛空之力,非碎虛之上陣法師,不能布下!

而十萬丈地底即便是金丹修士有幸習得五行遁術——土遁術,也無法潛下地底萬丈萬丈地底的厚重壓力,一瞬,便可讓金丹修士爆體而亡。

「燕敗見過宗主1

土元殿中,一個黑衣黑劍的老者,對鬼雀子拱手一禮,金丹後期的修為,隱而不發,藏著劍意。

「燕尊客氣了這些人,想入冥雀墳,你開啟傳送陣,讓他們進去吧。」鬼雀子微微一笑,指著身後眾人。

「宗主,怎麼讓外人和小輩進入」

燕敗的目光,掃過藍眉、紙鶴、思無邪,微微有些不滿。

薛青倒也罷了,是宗門長老。那藍眉雖是鬼雀子女兒,但進入冥雀墳,身份仍是不夠。至於紙鶴、思無邪此二女,根本不是鬼雀宗之人,豈可進入

但燕敗的目光,落在最後一人,寧凡身上時,驀然一凝。

「寧尊,這些女人,是你決定,帶入冥墳的1

其語氣,頗不客氣寧凡戰敗白尊,其表現實力,讓燕敗動容。但燕敗自問,自己比白尊更強,敗白尊,同樣不會多難與寧凡交手,應在五五勝負之間。故而他重視寧凡,卻不懼寧凡。

而因為與老魔的一切恩怨,燕敗對寧凡,同樣好感寥寥。

「不錯。」寧凡語氣平淡,沒什麼好否認的。

「好在你寧尊面子上,讓她們進入冥墳,可以但,此傳送陣的陣法保護,老夫只開啟你與薛青的至於這三名女子承受的陣法壓力,你自己想辦法抵擋。」

燕敗言罷,微微閉上雙目,不再多言。

而寧凡,頓時面色一沉。

傳送陣,是虛級大陣,借虛空之力,將修士隔空傳送到另一處地點。傳送過程中,修士若是肉身不強,則會被虛空之力撕得粉碎當然,傳送之時,會同時對修士開啟陣法保護,隔絕虛空之力噬體。

虛空之力寧凡自問以銀光透體境界的肉身,都無法阻擋一二的。

銀骨煉體境界,可力敵元嬰。但銀骨之前,煉體境界分為銀光九境。銀光第一境,可縱橫辟脈十層。銀光第二至第五境,分別對應融靈初期、中期、後期,巔峰。第六境至第九境,則對應金丹初期、中期、後期、巔峰。

如今寧凡的煉體境界,算是銀光第六境,快要突破第七境,肉身之力,不過金丹中期的戰力,抵擋虛空之力,遠遠不夠

燕敗,是在故意為難自己。他連藍眉,都不放入,連鬼雀子的面子都不給,又豈會給自己面子。

若是燕敗之意不開啟陣法防護,則能夠進入冥雀墳的,只有寧凡與薛青二人。

這一刻,薛青亦是面色難看,而鬼雀子立刻露出苦笑之色,對寧凡道。

「寧尊莫要責怪黑尊土元殿由其執掌,自然由他說了算,依本宗看,眉兒等女子,便不要進入了吧」

「」

寧凡望著身前近在咫尺的傳送陣,沉吟不決。

這是一個虛級大陣,且與『山河逆動』不動,其中更藉助了虛空之力以寧凡自己,布置不出此陣,完全不用仙玉操控,而徹徹底底,以幽暗的虛空之力,融合神念,在方圓百丈之力,勾勒出一個黑芒閃爍的玄異陣圖。

連仙玉都不用雀神子的陣道修為,遠在寧凡之上

此陣,他布置不出,否則,可以自己布陣,帶眾女穿入地底。

而那大陣之中,隱隱流露的一絲虛空之力,每一絲,都給寧凡極其危險的感覺。

若無陣法防護,被虛空之力一撕,必死

「如此,只有將眾女,裝入鼎爐環,帶進去了」

寧凡眉頭一皺,對燕敗,頗有怨言,但還不至於為了此小事殺人。

但其愁眉,卻在目睹一個奇異景象之後,鬆開!

傳送陣中,一絲絲虛空之力,不知為何,與儲物袋中的東溟鍾,產生了共鳴!

鐘聲輕輕在寧凡心頭響起,而一道道虛空之力,竟隱隱露出畏懼的模樣,稍稍退開。

這一切,無人知,唯有寧凡知。

他微微沉吟后,再次上前一步,而立刻,那虛空之力,生生從陣法邊緣,逃開了三尺。

「這虛空之力,畏懼東溟鍾1

他心頭一動,驀然縱身一躍,躍入傳送陣內,絲毫不藉助陣法防護,直接抗衡那些虛空之力。

此舉動,立刻使得鬼雀子等人露出驚色,就連燕敗,都驀然睜開雙目。

「凡兒,速速退回!莫要被虛空之力撕碎肉身1

但鬼雀子話音剛落,卻生生收住言語,再不多言。

他驚異的發現,那些在陣法範圍內肆虐的虛空之力,一道道黑線,根本不敢靠近寧凡半分。

而確定了什麼之後,傳送陣中,寧凡微微一笑,望著燕敗,「看起來,我的惡名,連虛空之力都厭惡不已,不願與我同行似乎,根本無需陣法防護。好了,你們都進來吧,有我這個惡人在,虛空之力,撕不碎任何人。」

燕敗耳聞寧凡的言語,沒有一絲譏諷語氣,但一聲聲,都讓燕敗難以平靜。

「不可能這可是虛空之力!即便是尋常煉虛老怪,都不能憑肉身抗衡此力難道,是天意讓寧凡,帶人進入冥墳1

除了天意,燕敗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讓寧凡區區一個融靈,無視虛空之力這恐怖之物。

「此子,不可招惹不是勝不勝得過的問題」

燕敗眼露掙扎之色,良久,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平生第一次,對一個人露出笑意。

「咳咳咳寧尊,之前多有得罪老夫這便為所有人,開啟陣法防護,而這一儲物袋的丹藥,都是冥墳所需的,就當做老夫的賠禮吧希望寧尊,莫與老夫見怪」

燕敗,這茅坑石頭的脾氣,竟然跟人賠禮道歉

鬼雀子露出古怪的目光,越國之中,還從沒人能讓燕敗低頭。

鬼雀子自不知道,燕敗心中,並非對寧凡低頭,而是對天意低頭他性格再倔,再冷,卻深信,人,不可逆天意!

「黑尊,燕敗如此,之前之事,一筆勾銷,不過我希望,沒有下一次」

寧凡神念一掃,儲物袋中,無一不是二轉以上丹藥,甚至還有數瓶三轉丹藥,都是抵擋陰邪之力噬體的護體丹。

這些丹藥,價值數萬仙玉,作為賠禮,誠意是足夠了。而寧凡,亦看出鬼雀子的為難,不願自己與黑尊撕破臉皮

既然黑尊識相,則此事,一筆勾銷!

「走吧,去冥雀墳。」

他露出平淡的笑容,望著眾女,以及早已目瞪口呆的薛青。

ahref=http:..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lt/a&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