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1章不為長生,不為縱橫(第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0  |  字數:3815字

雲華夫人,已死,但卻以一種詭異的形態活著。

肉身已死,心臟停止跳動,但經脈之中,法力仍靠著煉屍功法流動,而保持肉身不腐。至於魂魄,本該入輪迴,卻被封印於天靈之中...魂封天靈,這種煉屍手段,能保留煉屍的靈智,但只在上古流傳過。連寧凡,都不會!否則,他大可以挖出寧紅紅屍身,為寧紅紅製作煉屍『復活』...

此女,可以說是雲華,也可以說不是。

而傳言中,小肚雞腸、不捨得雲華露面的景灼老祖,實際,並非小氣,而是怕雲華,被人識破煉屍身份。

即便道侶成為煉屍,景灼仍然不離不棄...這紅髮老頭,倒是痴情了...

當然,前提得是景灼並未撒謊,對他所言是真是假,寧凡微微沉吟,不置可否。

「小友,不相信老夫,與屍相戀么...」

「...」

「罷了,小友謹慎一些,沒有不對...小友名為黑魔,貴為寧尊,修為雖高,煉丹術極強,但閱歷,終究是淺了...紫玉空台上,你引下結丹天劫之時,老夫看出了你內心掙扎...當年,老夫也掙扎過...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哦?景灼道友,也曾掙扎與斬情劫?」寧凡微微一怔,此刻才算對景灼所言,稍稍感了興趣。

「不錯...老夫在結丹之前,便與雲華相識...雲華的天賦,實際更在老夫之上...但她一生沒有突破金丹,因為,她舍不下老夫...而老夫,亦沒有突破金丹,不捨得斬情,不捨得遺忘...一切,直到那件事發生...當時,尚只是極陰門長老的紫陰,看中了我妻,在其外出完成宗門任務之時,出手...」

說到此,景灼痛苦的閉上眼,沒有一絲偽裝。

「雲華,她好傻...若是從了紫陰,便不會死,她為何不從,為何...寧死...雲華死後,我心如灰,情關,自破!我將雲華屍身找回,煉成煉屍,此事,過去了數百年,恐怕越國,已無人記得當年的雲華...而紫陰,更加不知道,我每一日,都恨不得生吃其皮肉!但,我不是紫陰對手...所以,我需要化嬰丹!」

景灼的目光,忽然變得瘋狂,

「我要結成元嬰,不為長生,不為縱橫,只為將紫陰千刀萬剮,讓雲華心中之痛,稍減...我巔峰整個蒼穹,只為擺正她的倒影...你懂么...呵呵,說多了...寧道友,此事你若幫我,則老夫,願意將火雲宗,拱手相贈!」

這一刻,寧凡的心,劇烈顫動!

並非顫動於景灼的大手筆,為了結盟,為了覆滅極陰門,竟拱手送上火雲宗。

寧凡顫動的,是景灼的話語。

不為長生,不為縱橫...只為擺正你的倒影....

這是一種執念,讓寧凡都為之動搖的執念。他以為,自己堅持不斬情,已經算是執著,但比起景灼,自己的執著,微不足道。

他微微閉上雙目,沉吟不語。

景灼,不像撒謊。不,應該說,此人根本不會撒謊。言語可以欺騙,但道心,無法欺瞞。景灼百死不悔的道心,不顧一切的瘋狂,對雲華深深的執念,讓寧凡動搖。

若極陰門真得要對寧城動手,自己一人之力,將對上極陰門與天道宗兩大宗門。極陰門已深不可測,天道宗,多半也不弱於極陰門。

與火雲宗結盟,定然是明智之舉,有火雲宗牽制極陰門,自己滅天道宗,不難!

且滅了極陰門,寧凡更可獲得整個火雲宗,作為獎勵。

火雲宗,他取之無用,不可能給每個人都種下念禁...有些東西,並非種下念禁就能控制。

但不取火雲,他亦可向景灼提出其他條件...譬如,他對這種特殊的煉屍手法,極其感興趣。譬如,火雲宗還有大量靈藥、功法典籍,其中未嘗沒有寧凡需要的。

至少,仙玉就能獲得二十萬...只要寧凡開口,相信景灼,立刻會把下賭賺來的仙玉,拱手奉上。

當然,對景灼,寧凡仍是保留了一分精惕。

滅極陰門前,或許景灼會一心結盟。若極陰門覆滅,不巧自己受些傷,實力大損...到時候,其會不會變卦,不知。

索性要對付極陰門,結盟,總是對的。

「若極陰門當真對我寧城動了殺心...則我倒是極其樂意,與景灼道友結盟的。不過,不知景灼道友,可有對付極陰門的計劃?」

「有!首先,老夫需要一顆化嬰丹!突破元嬰期!只是不知道,寧尊有沒有把握,在一月之內,煉出一顆化嬰丹!」

「化嬰丹?」寧凡微微一怔。

「不錯。天道宗宗主,似乎在閉死關,還需三月出關。而紫陰聯合天道宗,血洗寧城,多半會定在三月之後...」

「三個月...如此,的確要好好準備準備了...」

寧凡露出沉吟之色,並未多問景灼,如何得知此消息。

不難猜,極陰門的長老中,定然有景灼埋下的暗子。他既然對紫陰抱了必殺之心,埋下個數百年的暗子,不奇怪!

「半個月,我便可煉製出化嬰丹...但我不認為,你能在兩個半月之中,煉化丹藥之力,突破元嬰期。」

「不錯,『徹底』突破元嬰期,老夫至少需要閉關百年...但,若是僅僅法力達到元嬰,境界暫時壓制不突破,又如何呢?若能成功覆滅極陰門,老夫便去一次無盡海,在那裡,突破元嬰期吧...」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