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10章火雲老祖的請求(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高手,準備對你寧城,下殺手1 「」寧凡不言不語,不置可否。他無法分清,此刻的景灼老祖,是否還在試探。 「呵呵,小友好強的戒心,好,有此戒心,說明小友是謀大事之人小友無需隱瞞,老夫有一...

輸了,不但白飛騰輸了,所有老怪,都輸了

時間已過去半月,但滯留在鬼雀宗的老怪們,一個個仍臉色悲慘,個個像死了爹一樣。/../

仙玉沒了但凡賭寧凡敗的,平的,所有仙玉,都沒了

與所有老怪一樣,乞丐青年,同樣高興不起來。

小紙鶴與思思,從乞丐這裡,取走20萬仙玉,這一刻,紙鶴甜甜一笑,覺得自己,真是太聰明了。一狠心,就賭贏了這麼多錢。

而藍眉捧著巨額財富,放到鬼雀子面前之時,饒是老謀深算的鬼雀子,都不禁心神顫動。十萬仙玉的回報他作為一宗之主,無法不動心!

白鷺亦是帶著一萬仙玉的回報,返回雙修殿,發放獎勵。而那火雲老祖的夫人,雲華,則紅唇驚得難以合攏,捧著十萬仙玉的收穫,不知所措。

此十萬仙玉,她本是按老祖吩咐,砸到水中,為買寧凡一個好感,為之後所求之事,埋下種子但從心裡而言,雲華本人是極其不舍如此作賤錢財的。未曾料到,這看似扔錢的舉動,竟換來如此龐大的收益

「夫君你的眼光,好毒」雲華在心頭暗暗一贊,而立刻,便有一道得意的聲音,在其心頭迴響。

「這個自然,你夫君我,可是堂堂火雲老祖」

詭異,無人知,火雲老祖一絲神念,竟不知施展了什麼手段,藏在雲華體內。難怪其放心自己夫人外出,原來,他時刻監視著。

乞丐青年,不虧不賺,且來鬼雀宗找人,也人毛都未找到,這一趟,似乎白費力氣了。

他心情不佳,對任何來攀關係的老怪,都愛理不理。他恨不得立刻離開鬼雀宗,省得看見這些蜜蜂、蒼蠅眼煩,但苦於寧凡遲遲不出現,不兌換其應獲得的五萬仙玉

自空台一戰,寧凡,已成寧尊,並立刻,閉關!

心境亂了,只因心魔觸動他必須再次壓下心魔,只因此時此地,不適合結丹!

遺世宮在找到此處之前,不可結丹,否則時間,會輕易耗費掉。

寧凡不現身,乞丐便無法離去他堂堂碎虛第二重老怪,堂堂神皇之子,豈能佔一個小輩五萬仙玉的便宜他有這麼缺錢嗎!雖然他是乞丐

雙修殿石關,被寧凡上次閉關所毀,這一次,他在丹殿的石關閉關。

而其便宜徒兒薛青,則在石關之外,恭敬守候,這一幕,嚇到了許多老怪,眼高於頂的三轉煉丹師薛青,竟然對寧凡執徒弟之禮。

這一切,薛青自不會與人解釋。這是寧凡的囑咐,不可泄露其四轉煉丹師的身份。

此刻的薛青,目光火熱,盯著石關。之前尊敬寧凡,僅僅是看重寧凡煉丹術,但經過與白尊之戰,寧凡的戰力,讓薛青敬畏白尊雖然不如老祖級人物,亦不算越國前十高手,但怎麼也算越國前二十好手。

但便是這種級數的高手,卻敗在寧凡一介少年手下。此戰之前,無人料到寧凡會勝。此戰結束,所有人都未自己下錯賭注而後悔莫及。

17歲,寧凡踏入修魔路。18歲,他已成為越國數一數二的高手,鬼雀寧尊!

唯一讓薛青稍稍有些介懷的,是寧凡給自己找得師娘,似乎有些多了

他堆著笑容,望著石關外一個個神情焦慮的女子。

紙鶴,天生媚骨。

白鷺,鬼雀第一魔女。

藍眉,鬼雀少主。

思思此女給薛青的感覺,猶為恐怖,面對此女,似乎比面對鬼雀子,更加危險

「這些,都是師娘不能怠慢」

他堆著笑容,對四名女子一一問好。而心思單純的紙鶴,頓時對這恭敬的老頭,好感度提升。至於思無邪,則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只有對寧凡,她才會收起清冷,變回一個心地單純的少女,只是這單純,正在隨時間,削減

而對薛青的笑容,最為不適應的,是藍眉與白鷺。藍眉還好,她身為少主,便是往常,薛青也要對他笑語的,但絕對沒有這麼恭敬過。薛青有一股傲氣,屬於煉丹宗師的傲氣,這份傲氣,使得他面對鬼雀子之流的高手,都可以不露卑微。

但今日,薛青好恭敬待自己的神情,就好似一個晚輩這讓藍眉微微有些不適應,但卻隱隱猜到,薛青之所以對自己恭敬,一切與寧凡有關。

而最不適應的,乃是白鷺。往日,她身為雙修殿代長老,來丹殿領取女弟子修鍊所需丹藥,從未被薛青睜眼看過一眼。甚至,對白鷺,薛青一向是心中鄙夷的。

但今日,薛青對白鷺極為恭敬。一切,只因他聽說,眼前的白鷺,被寧凡給收了去

「這,也是師娘,不能怠慢」

薛青面上堆笑,心中苦笑,這個表情對冷傲的他而言,太為難了。

只是他發現,當他放下老輩的傲氣,重拾晚輩的心境時,其停滯的修為,竟開始有一絲鬆動。

石關內,寧凡並不知外界情形。自獲得紫厭冰霜之後,神秘女子再次沉睡,但寧凡,隱隱感覺到神秘女子,在發生某種變化,是好是壞,不得而知

而其壓下心境逆亂之後,並未立即出關。而是在石關之內,整理著大戰帶來的感悟。

破幻珠,四紋本命仙雲,四品寒氣,萬魂幡,冰螭劍,七劍訣白飛騰的手段,不弱。而其豐富的對敵經驗,也給了寧凡一絲感觸。

血火中歷練的修士,與安逸修鍊的修士,戰力有著天壤之別。

自己突破金丹,必定要去遺世宮,借遺世之力,縮短結丹時間。遺世宮在哪裡,神秘女子沒說,但如今,卻陷入了沉睡。

遺世宮,似乎如神虛閣一樣,遍布雨界,但遺憾的是,越國,沒有遺世宮,臨近的吳國、楚國,似乎也沒有遺世宮。

最近的一處,也要跨越十幾個修真國,到達瀛國之後,乘『遁天舟』,駛入『無盡海』。

無盡海,位於雨界的極東之地,路途遙遠,且那裡除了修士,還有異族存在妖族,鬼族,巨魔族

以寧凡的遁速,單單前往無盡海的遺世宮,便要耗費數年之久,似乎有些得不償失了。

去或不去,這是個問題

如今越國,自己的敵人還不少,三神軍還未真正成戰力,能否守護住寧城與七梅,未知自己在此時離開越國,真的好么。

修真界有一句老話。修道,修得並非長生,而是逍遙,若心被羈絆,則道,終究無法再修。

此刻,寧凡終於深有體會,羈絆太多的麻煩,同時,他也體會到,羈絆眾多的幸福。

「我似乎,許久沒有好好晒晒太陽了」他想起老魔的叮嚀,微微一嘆,起身。他想起遠在他鄉的寧孤,微微閉上眼。

想起極陰門,想起骨皇,想起涅皇,想起一幕幕的殺戮僅僅一年多的修魔,自己手上已經有太多血腥,背後,已有太多罪孽。

寧凡,需要好好晒晒太陽這是老魔,傳授的壓制心魔之法!

出關!

輕輕推開石門,映入眼帘的,是四女及薛青。眾人的殷切,落在其眼中,更化作一絲堅定。

「我不斬情1

白鷺一見寧凡,立刻秀眉一簇,嬌哼一聲,掉頭邊走,一句也不與寧凡多言。但其背影,明顯香肩一抖,似乎並非表面那般平靜。

藍眉尚有三分矜持,思思有著三分喜悅,而紙鶴,則黏人地竄入寧凡懷中。

「凡哥哥,我們發財了1

第一句,竟不是久別的思念,而是發財這小丫頭,究竟有多沒心沒肺呢。

寧凡鬆開紙鶴,拍拍其秀髮,眼光,卻望向石關之外。

「二位,久等了」

他所言所指的二人,一個,是雲華夫人,一個,卻是滿面不耐的乞丐。

卻見谷內兩旁,立刻分別走出兩道身影,一個步步如蓮,另一個,則眉眼不順。

「你再不出來,我就把你的石關砸了給,這是你贏的五萬仙玉」乞丐青年不耐,將裝有十萬仙玉的儲物袋,拋給寧凡。

「下次有賭局,我必定捧常」寧凡對乞丐抱拳,有錢不賺,是傻子。

「別,老子永遠不想再見到你對了,你有沒有見過,一塊,藍色的玉」乞丐忽然神秘地問道,或許,這才是他等候寧凡的初衷。

「藍色的玉?」寧凡露出奇怪之色。

「是么,罷了,當我沒問」乞丐不再多言,寧凡的表情,確實毫不知情,則無需再問。

他所言所語,莫名其妙,但又似有玄機寧凡目光一動,這乞丐,不是在找玉,似乎,是在找人埃

此乞丐,是雨殿碎虛高手,而雨殿在找人,此事八百修真國,無一不知。

只是,在找誰,卻是未知

「雨殿所找之人,與藍色之玉有關1

種種跡象,使得寧凡推斷出此結論,但隨即,將其放在一邊。雨殿找人,與自己,何干?

「罷了罷了,告辭」乞丐露出不耐之色,對寧凡抱拳還禮,一道遁光,渺然離去。

而乞丐離去后,寧凡的目光,則落在雲華夫人的嬌軀之上,露出莫名的笑容。

「夫人有事找我?」

「哦?寧尊怎麼知道?」

「沒事找我,會一擲千金么需要一個單獨說話的地方么?」

「有勞寧尊帶路」

寧凡與雲華的對話,似乎大有玄機,而藍眉,也隱隱猜到,雲華找上寧凡,似乎並非奸.情那麼簡單。不過紙鶴么,傻兮兮的小丫頭,自然想不到那麼多,一見寧凡與其他女人眉來眼去,立刻有些幽怨地跺跺腳。

「傻丫頭,再此等我」

寧凡目光掃過眾女,令薛青開啟了一見高級煉丹室,在煉丹室中,商議事情。

煉丹室,有嬰級大陣遮蔽,可屏蔽神念,無疑是密談的最佳所在。只是即便鬼雀子,面子也沒有大到開一間煉丹室議事薛青不允許!煉丹室,本為煉丹所用,豈能另作他用!

不過寧凡么,是薛青師父,是四轉煉丹師,是寧尊他的面子,在薛青心中,比宗主更大。寧凡的命令,薛青不敢違背。

高級煉丹室中,只剩寧凡與雲華二人。

這一刻,寧凡收了笑容,語氣忽然淡漠道。

「火雲老祖,好悠閑的興緻,躲在夫人體內,真當寧某感覺不出來嗎?」

「呵呵,不愧是寧黑魔,還敏銳的神念感知閣下神念,比老夫還強上一分不愧是四轉煉丹師1

一道火光自雲華夫人體內竄出,幻化成一個虛幻的火光人影。

此人,便是火雲老祖,半步元嬰修為,景灼!

紅髮如戟,雙目火紅,一襲大紅袍,連笑容中,都帶著鋪面的熱氣。

一見此人現身,並聽聞此人言語,寧凡立刻眼角一縮,冷冷道,

「閣下所言,寧某不懂。」

嘴上不說,心中,卻是一片無奈。看起來,寧黑魔的身份,終究,是要被戳破了。

天下精於卜算之人,不少。間客,不少!查出自己身份,不奇怪!

但也可能,這景灼僅僅是話語試探寧凡,而寧凡,不可能傻到承認的。

「小友放心,老夫並無惡意但有人,卻對小友,動了殺心小友可知,極陰門的紫陰老魔,聯合了吳國天道宗的高手,準備對你寧城,下殺手1

「」寧凡不言不語,不置可否。他無法分清,此刻的景灼老祖,是否還在試探。

「呵呵,小友好強的戒心,好,有此戒心,說明小友是謀大事之人小友無需隱瞞,老夫有一個朋友,在吳國,偶然得到一個消息,所以老夫,方才得知小友真實身份小友可知,紫陰那老賊,去了吳國,花費一萬仙玉,在神算老人手中,算出了你的真實身份老夫以心魔發誓,此事,絕無虛言,小友無需再在老夫身前偽裝的」

景灼老祖,一副誠懇的神情。

而寧凡,聽了景灼的話,信了七成,三成不信信的,是景灼真知曉的自己身份。不信的,卻是得知自己身份的方法。

朋友相告?可笑!

這景灼,定是如紫陰老魔一般,花費錢財,在神算老人手中,算到了自己身份!

只不過,景灼顯然和紫陰不同。他在得知寧凡身份后,左思右想,並未敢直接對寧凡動手搶人。

畢竟火雲宗,是第一個獲得化嬰丹的宗門,他沒必要與寧凡大動干戈,只需維持如今的局面,火雲宗獲得第一顆化嬰丹,輕而易舉。

景灼,極可能是越國第一個誕生的元嬰修士!因為,他將第一個獲得化嬰丹。

而紫陰不同,他極陰門,被排在十年之後取丹且紫陰與寧凡,有諸多間隙紫陰,不可能等!他只想搶!

「景灼老祖,好算計不錯,寧某,是寧凡,亦是寧黑魔。如此,你可滿意?將你的來意,說明吧,否則,寧某可能,將你當做敵人1

寧凡眼中殺氣一現,仙帝殺氣之下,連景灼都無法鎮定,至於其夫人云華,更是花容慘白。

他,果然是寧黑魔!

他,果然有恐怖之極的底牌!

且此子,好深的心機,一眼便看出,自己找了神算老人,算了天機!

不過寧凡不知道的是,景灼與紫陰不同,他算了兩卦。

第一卦,算的是寧黑魔的身份。

第二卦,算的是,若景灼自己擒拿寧黑魔,有幾分勝算。

而神算老人所給的答案是必死!

正是這第二卦,徹底打消了景灼對寧凡的敵意。恐怕整個越國,唯一一個知道寧凡恐怖的,只他一人。

紫陰,少算了一卦,而這一卦,註定了極陰門的覆滅。

「見笑了修界中人,身不由己,不過,如今老夫確實與寧尊是友非敵的老夫還等著寧尊的化嬰丹,突破元嬰,怎敢與寧尊為敵」

景灼乾笑幾聲,見寧凡面上殺機不減,收了笑容,嚴肅道,「好吧老夫現在說明下來意老夫想與寧尊結盟,共同覆滅,極陰門1

「結盟?為何?」寧凡眼光一松,收了殺機,略略有些詫異。

這眼高於頂的火雲老祖,會和自己結盟?他為何要對極陰門動手?

自己與極陰門有仇,他有么?

似看出了寧凡的疑惑,景灼的眼中,閃過一絲悲傷,一絲痛恨,指了指一旁的雲華,慘笑道。

「不瞞寧尊,老夫與那紫陰,實際有著殺妻之仇你看著雲華,可是活人」

「原來如此。難怪我覺得,雲華夫人,氣息不太對」

寧凡望著俏立的雲華,露出瞭然之色。

他早在第一眼看到雲華之時,便知道,此女,是一具煉屍,特殊的煉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