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09章寧尊!(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0  |  字數:5925字

冰陽一現,整座紫玉空台,數萬丈範圍,俱被嚴寒籠罩,雪花飄落。

此術施展,對白尊而言,亦是極其艱難。但威力,卻極其壯觀,一絲天威,讓所有人都喘不過氣。

日月星辰,為天地至尊之物,但凡與日月星辰牽扯的法術,莫不是威力無窮。此冰陽,雖只是丹級中品法術,卻帶著一絲日落的天威。且由白尊施展,便是金丹後期修士,能接下的也,罕有!

「若你連此術也接下...老夫認輸...但,你接不下!」白飛騰眼露冰光,這一刻,他心中無yu無念,無勝無敗,有的,僅僅是心如冰川的冷靜。

但便是這冷靜心境,在目睹寧凡縱身一躍,躍入冰陽之中後,其心境,大亂!

非但白飛騰,滿座高手,就連那乞丐青年也萬萬沒料到,寧凡竟敢以血肉之軀,抗衡日落之威!

「不,不可能...這可是天威之術...他竟然以身敵日!」

由不得白飛騰不驚。

寧凡在應諾神秘女子請求之後,眼露決然,冰光一閃,遁入冰陽的攻擊之中。

僅僅接觸那冰寒的陽光,寧凡一身肉身,便開始急速凍結,有若冰雕,甚至,連施展念守訣的機會都沒有。

他發現,自己仍低估了冰陽之威...冰陽冰陽,其冰不可怕,可怕的是,陽!

日升月落,乃是天威,是修士不可觸碰的領域。上古傳說,日為聖,月為帝,星為神魔。

處於冰陽之內,寧凡雖驚不亂...即便念守訣無法防禦冰陽,他還有最後一種手段...喚出念魄化身,仗著化身半步元嬰的強橫修為,擊碎此陽!

不過,在喚出念魄化身之前,或許,神秘女子會如之前所說,吸走紫厭冰霜,破去冰陽九成威力。

「你若再不吸取冰霜寒氣,則我,將擊碎此陽。」寧凡淡淡道。

「嗯...我傳你一個口訣,此口訣,可稍稍抵擋『真陽之力』...這口訣,就作為你幫助姐姐的回報吧...不過,此口訣,你莫要外傳...否則...」神秘女子似有遲疑。

「我不會外傳。」寧凡仍是語氣平淡,隱隱有些催促。

若再拖延,被冰陽法力更加侵蝕,則寧凡縱然動用念魄化身,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嗯...你聽好了!『北溟有魚,其名曰鯤,北溟有聖,其名混鯤。北溟有日,其名陰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慟』...」

此口訣,女子念到此,戛然而止。剩下的,她亦不會。此口訣,乃是其偶然所獲得。

而聽聞此口訣,寧凡面色一動,心頭跟著默誦。僅僅四句口訣,但方一吟誦,原本無可抵擋的一絲冰陽侵蝕之力,竟化作微風拂面,再無法傷到寧凡一分一毫,並漸漸開始,被寧凡所吞噬。

那一絲侵蝕之力,名為真陽之力,是一種以寧凡的境界,甚至以雨界神皇的境界,都無法觸碰的一種禁忌之力。

一絲,微不足道,且被寧凡吞噬後,由於寧凡境界不足,而立刻流逝無蹤,即便如此,仍在寧凡心境之中,留下了一絲印痕,對日落,隱隱多了一絲明悟,卻無法看透。

而最讓寧凡驚訝的,是儲物袋中,那寂靜無聲的東溟鍾,發出一絲澄澈心扉的道音,鍾,響了,在寧凡心頭,回蕩起鐘聲!

「東溟,北溟...此鍾,或許與神秘女子所言的北溟口訣,有些聯繫...」寧凡心中隱隱猜測,但卻心知,這其中的聯繫,絕不是自己一個融靈,能夠猜出。

雖不明口訣玄妙,亦不知東溟鐘的玄機,但寧凡心頭,卻第一次認定,東溟鍾,不凡!

而他心頭,不知為何,想起陰陽鎖的玄陰界天地中,驚鴻一現的那輪半黑半白的巨大太陽。

冰陽之力,再傷不到寧凡。陰陽鎖女子,便趁機催動其某種法術,透過陰陽鎖,開始吞噬冰陽之中的四品寒氣,紫厭冰霜。此術,對她耗損極大,但看起來,紫厭冰霜對她更加重要就是了。

身處冰陽之內,寧凡亦未閑著,他閉起雙目,心頭,似有所悟。

感悟的,卻是自己的心魔...眼前的,便是天威,在天威之下,心魔,分外清晰。透過內心,寧凡隱隱看到,自己內心深處,有一個極其陰冷的角落。那裡,有他幼年的苦難,有他關押在合歡宗時的無助、絕望、仇恨,有覆滅天離的瘋狂。

那個角落,匯聚了所有寧凡的負面情緒,凝聚合一的話,便是心魔。但寧凡知道,自己的心魔,遠遠不止如此...比起這些負面情緒,最可怕的,是情關。

金丹修士,需要斬情,所以,許多取巧的老怪,在金丹之前,不會尋找道侶,不會動情。他們的心,少了一絲感動,所以斬心魔之時,不用面對情關,僅僅斬去負面情緒即可。

他們的心,沒有過掙扎,所以斬心魔對他們而言,亦不會有太多效果。而心中缺了感動,他們的金丹修為,提升極其艱難。

若有選擇,寧凡寧可金丹之前,不認識紙鶴等女子,不留下情愫,這樣,即便少了那感動,修為突破緩慢,亦比斬去紙鶴等女子的情感要好。

可惜,他別無選擇。yu破金丹,他必須和過往的女子,一刀兩斷...

「我做得到么...」

這一刻,寧凡驀然睜開眼,空洞的眼神,望著眼前漸漸虛幻的冰陽,掙紮起來。

不破金丹,則百年之後,涅皇襲來,必死無疑。

斬卻心魔,則遺忘紙鶴等女子,如此,則自己再口口聲聲,愛過紙鶴等女子,到頭來,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