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09章寧尊!(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老魔的火焰,仗著此火,韓老魔甚至憑融靈修為,成了越國十強級人物! 眾所周知,寧凡是老魔徒兒,但無人知,老魔會將此火,傳給寧凡! 「地脈妖火此火一出,四品寒氣,自不可能是對手此戰,沒有懸...

冰陽一現,整座紫玉空台,數萬丈範圍,俱被嚴寒籠罩,雪花飄落。

此術施展,對白尊而言,亦是極其艱難。但威力,卻極其壯觀,一絲天威,讓所有人都喘不過氣。

日月星辰,為天地至尊之物,但凡與日月星辰牽扯的法術,莫不是威力無窮。此冰陽,雖只是丹級中品法術,卻帶著一絲日落的天威。且由白尊施展,便是金丹後期修士,能接下的也,罕有!

「若你連此術也接下老夫認輸但,你接不下1白飛騰眼露冰光,這一刻,他心中無yu無念,無勝無敗,有的,僅僅是心如冰川的冷靜。

但便是這冷靜心境,在目睹寧凡縱身一躍,躍入冰陽之中后,其心境,大亂!

非但白飛騰,滿座高手,就連那乞丐青年也萬萬沒料到,寧凡竟敢以血肉之軀,抗衡日落之威!

「不,不可能這可是天威之術他竟然以桑

由不得白飛騰不驚。

寧凡在應諾神秘女子請求之後,眼露決然,冰光一閃,遁入冰陽的攻擊之中。

僅僅接觸那冰寒的陽光,寧凡一身肉身,便開始急速凍結,有若冰雕,甚至,連施展念守訣的機會都沒有。

他發現,自己仍低估了冰陽之威冰陽冰陽,其冰不可怕,可怕的是,陽!

日升月落,乃是天威,是修士不可觸碰的領域。上古傳說,日為聖,月為帝,星為神魔。

處於冰陽之內,寧凡雖驚不亂即便念守訣無法防禦冰陽,他還有最後一種手段喚出念魄化身,仗著化身半步元嬰的強橫修為,擊碎此陽!

不過,在喚出念魄化身之前,或許,神秘女子會如之前所說,吸走紫厭冰霜,破去冰陽九成威力。

「你若再不吸取冰霜寒氣,則我,將擊碎此陽。」寧凡淡淡道。

「嗯我傳你一個口訣,此口訣,可稍稍抵擋『真陽之力』這口訣,就作為你幫助姐姐的回報吧不過,此口訣,你莫要外傳否則」神秘女子似有遲疑。

「我不會外傳。」寧凡仍是語氣平淡,隱隱有些催促。

若再拖延,被冰陽法力更加侵蝕,則寧凡縱然動用念魄化身,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嗯你聽好了.北溟有魚,其名曰鯤,北溟有聖,其名混鯤。北溟有日,其名陰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慟』」

此口訣,女子念到此,戛然而止。剩下的,她亦不會。此口訣,乃是其偶然所獲得。

而聽聞此口訣,寧凡面色一動,心頭跟著默誦。僅僅四句口訣,但方一吟誦,原本無可抵擋的一絲冰陽侵蝕之力,竟化作微風拂面,再無法傷到寧凡一分一毫,並漸漸開始,被寧凡所吞噬。

那一絲侵蝕之力,名為真陽之力,是一種以寧凡的境界,甚至以雨界神皇的境界,都無法觸碰的一種禁忌之力。

一絲,微不足道,且被寧凡吞噬后,由於寧凡境界不足,而立刻流逝無蹤,即便如此,仍在寧凡心境之中,留下了一絲印痕,對日落,隱隱多了一絲明悟,卻無法看透。

而最讓寧凡驚訝的,是儲物袋中,那寂靜無聲的東溟鍾,發出一絲澄澈心扉的道音,鍾,響了,在寧凡心頭,回蕩起鐘聲!

「東溟,北溟此鍾,或許與神秘女子所言的北溟口訣,有些聯繫」寧凡心中隱隱猜測,但卻心知,這其中的聯繫,絕不是自己一個融靈,能夠猜出。

雖不明口訣玄妙,亦不知東溟鐘的玄機,但寧凡心頭,卻第一次認定,東溟鍾,不凡!

而他心頭,不知為何,想起陰陽鎖的玄陰界天地中,驚鴻一現的那輪半黑半白的巨大太陽。

冰陽之力,再傷不到寧凡。陰陽鎖女子,便趁機催動其某種法術,透過陰陽鎖,開始吞噬冰陽之中的四品寒氣,紫厭冰霜。此術,對她耗損極大,但看起來,紫厭冰霜對她更加重要就是了。

身處冰陽之內,寧凡亦未閑著,他閉起雙目,心頭,似有所悟。

感悟的,卻是自己的心魔眼前的,便是天威,在天威之下,心魔,分外清晰。透過內心,寧凡隱隱看到,自己內心深處,有一個極其陰冷的角落。那裡,有他幼年的苦難,有他關押在合歡宗時的無助、絕望、仇恨,有覆滅天離的瘋狂。

那個角落,匯聚了所有寧凡的負面情緒,凝聚合一的話,便是心魔。但寧凡知道,自己的心魔,遠遠不止如此比起這些負面情緒,最可怕的,是情關。

金丹修士,需要斬情,所以,許多取巧的老怪,在金丹之前,不會尋找道侶,不會動情。他們的心,少了一絲感動,所以斬心魔之時,不用面對情關,僅僅斬去負面情緒即可。

他們的心,沒有過掙扎,所以斬心魔對他們而言,亦不會有太多效果。而心中缺了感動,他們的金丹修為,提升極其艱難。

若有選擇,寧凡寧可金丹之前,不認識紙鶴等女子,不留下情愫,這樣,即便少了那感動,修為突破緩慢,亦比斬去紙鶴等女子的情感要好。

可惜,他別無選擇。yu破金丹,他必須和過往的女子,一刀兩斷

「我做得到么」

這一刻,寧凡驀然睜開眼,空洞的眼神,望著眼前漸漸虛幻的冰陽,掙紮起來。

不破金丹,則百年之後,涅皇襲來,必死無疑。

斬卻心魔,則遺忘紙鶴等女子,如此,則自己再口口聲聲,愛過紙鶴等女子,到頭來,仍不過將她們,當做鼎爐。則寧凡抗衡涅皇,所守護的一絲溫暖,又是什麼呢

他的心,在掙扎,而這掙扎越難,越說明,即將面臨的金丹心魔,強橫無匹!

心頭掙扎念起,一絲蒼茫的氣勢,在寧凡體內升騰,而天上劫雲凝聚,此乃,引下天劫、突破金丹期的徵兆!

一瞬,寧凡神情掃去茫然,恢復清明,暗暗震驚,震驚自己,險些在此時此地,開始引劫斬魔,破金丹!

成功率且不說,若在此處閉關,則至少需要數十年的感悟。突破金丹,原本他是打算去那神秘女子所說的遺世宮修撂著時間流逝緩慢,將數十年感悟,縮減到數年完成。

他額頭微微冷汗,散去心魔感悟,天空的劫雲,也消失不見。

只是寧凡並不知,其心魔觸動、引下天劫的景象,已讓滿場,寂靜無言!

沖入冰陽的寧凡,還活著!甚至,還在冰陽之中,不知施展了什麼手段,毫髮未損,並著手突破金丹天劫!

其及時散去天劫,實乃明智之舉,畢竟紫玉空台之上,靈氣稀薄,在此閉關的話,困難重重。

而老怪們之所以震驚的,並非寧凡引下天劫本身,而是其修鍊的速度太快了!

入宗之前,是融靈中期修為,進入妖鬼林一月,便突破到融靈後期,等到半年之後賭戰,已是融靈巔峰且在賭戰中,更徹底找到心魔,隨時可破劫,閉關結丹!

快,太快了越國,將誕生一個幾十歲的金丹修士了嗎!這,這簡直是妖孽資質!

而一切修為高深之輩,如鬼雀子、松峰長老,更如那乞丐青年,則在寧凡天劫搖晃之際,隱隱看出寧凡心中的掙扎。其中,對寧凡了解最深的鬼雀子,更是微微嘆了口氣。

他明白,寧凡為何掙扎因為此子,有太多紅顏羈絆他,會選擇遺忘么

寧凡有過掙扎,日後突破金丹,定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修為速度,更會一日千里但他,會如何選擇,會選擇結丹么?

鬼雀子的臉上,露出一絲羞愧,就連他自己,結丹之前,也未留下任何情債,只結丹之後,方才與藍眉之母,結下情愫。他不敢觸碰那斬情之關

白飛騰的臉色,再次陰沉下來,而陰沉之中,更深的,則是恐懼。

自己的冰陽墜之術,竟然完全傷不到寧凡,反之,還促使寧凡,徹底感悟了心魔

而不多時,白飛騰目光一顫,他發現,冰陽,竟開始虛幻,甚至碎散!

「這可是,天威啊1

白飛騰後退兩步,穩住身形,再次打出數道法力,匯入冰陽之中,試圖穩固冰陽。但立刻,他眼角一縮,露出驚駭yu絕之色。

卻見冰陽之內,一點黑火,隱隱升起,並立刻,席捲四維,將所有冰氣,一一焚滅。

「碎1

一道少年之聲,自冰陽中傳出,而立刻,那震撼人心的巨大太陽,轟然碎裂。一個少年,掌御黑龍之火,眼露寒霜,周身帶著冰屑,一指,擊碎虛幻的冰陽。

「結束了」

少年淡淡一語,眼中黑光一閃,一指點出,那手中翻騰的黑火,化作火海鋪開,旋即如黑色漩渦,將白尊,捲入其中!

「黑黑魔炎!地脈妖火!五品靈火1

無數老怪,霍然起身,不可置信望著那黑色火焰。

這火焰,據很多老怪所知,乃是『葯尊』韓老魔的火焰,仗著此火,韓老魔甚至憑融靈修為,成了越國十強級人物!

眾所周知,寧凡是老魔徒兒,但無人知,老魔會將此火,傳給寧凡!

「地脈妖火此火一出,四品寒氣,自不可能是對手此戰,沒有懸念了」松峰長老目露震撼,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老對手,即將輸給一個少年,但他卻並無不可思議之感,反倒,覺得一切理所當然。

這少年表現的實力,太強,若仍勝不過白尊,才是荒謬!

「不,我不會敗,老夫還有玄重甲」白飛騰目露瘋狂之色,一身法力,都匯聚入玄重甲之內,試圖防禦住寧凡的黑火。

玄重甲發出滋滋的悲鳴,似難以承受黑火火威,但終究,抗下了火焰攻擊。

但便在這時,寧凡手中變訣,聲音響起!

「龍漩之火,第一轉1

一瞬,火炎迎風而丈,漩渦猛然一轉,玄重甲發出滋滋響聲,並開始出現裂痕。

「不許碎1白飛騰掏出十幾張丹級寶符,狠狠貼在重甲上,一道道光幕,在火海中升起,化作一道道防禦。

如此,玄重甲總算防禦住了第一轉的龍火之威,但第二轉,襲來!

「龍漩之火,第二轉1

第二轉之後,火海顏色更加深邃,而捲入漩渦的白飛騰,鬚髮都開始燃燒。

玄重甲,裂痕再次開始蔓延,離碎裂,不遠!

「老夫說了,不許碎1白尊狀若瘋狂,一拍儲物袋,取出一瓶增加法力的秘法丹藥。

經脈傳來脹痛之感,而其法力,再次升騰,法力融入重甲,增強防禦,竟抵擋住了寧凡第二轉龍火。

第二轉龍火,便是金丹初期修士,也能重傷,而在黑魔炎一道龍火的輔助下,此術威力,更甚!

會場之上,冰寒掃盡,熾烈如夏。一個個老怪,汗流浹背望著龍火之術,各自面色動容。

此火,他們之中許多人都無法接下,此刻白飛騰身受重傷,卻仍接下了此火,讓戰局更加撲朔迷離。

「第二轉,不夠若是此子施展第三轉不第三轉龍火,便是那霸道的韓老魔,都未必能施展出的」一個被老魔欺負過的金丹老怪,飛燕宗掌門許飛,諱莫如深地嘆息道。

他不可能施展出第三轉

許飛此言,讓不少老怪深以為然。寧凡法力,損耗亦是眼中,若是無法攻破白尊防禦,則二人,即將戰平。

「戰平么如此,贏得錢會少許多,罷了好在白尊不可能敗北,我等下賭的錢財,總算不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一些老怪心頭,思索的,仍是那動人心扉的賭局。已經沒有人期待白尊獲勝了,大家期待的,僅僅是白尊不要敗北,以平局收常

但他們,註定失望,因為寧凡,再次變訣!

「龍漩之火,第三轉!黑龍,咬他1

寧凡眼露寒芒,火海漩渦大盛,而漩渦深處,火焰凝聚成一個碩大的龍頭,一口要在白尊肩上,將一大塊重甲,連同一塊血肉,撕下!

「啊1

白尊慘叫一聲,但肩膀的疼痛,激發了他心頭狠性。

他掏出一件件法寶,十餘件法寶,俱是中品之階,每一件,都是極為珍貴的寶物。

但此刻,他眼中忘了勝敗,忘了賭鬥,忘了一切,只存一個念頭,要擋住寧凡的攻擊,維護顏面!

「碎!碎!碎1

一件件法寶,被白尊瘋狂引爆,法寶爆炸的餘威,鎮散了一重重火海,破出一個缺口,白尊捂住受傷的肩膀,趁機衝出龍漩火海,鬚髮燃盡,禿頭垢面,玄重甲布滿裂痕,模樣狼狽之極。

但他終究,擋下了寧凡的三轉龍火!

「總算..,總算平了如此,也不會老臉丟頸他的心頭,已無一絲求勝之念。他發現,自己根本不是寧凡對手。

而對白尊的難纏,寧凡也有了清醒認識這便是在血海中歷練出的金丹老怪,絕非冰靈月靈姐妹那麼弱小而天下,似這種難纏的老怪,不知有多少!自己,決不可輕敵!

「冰雨術1

寧凡似乎法力亦無多,只屈指一彈,最後施展了一式品階低下的冰雨術。

此術,在無數老怪眼中,微不足道,而白尊,更是絲毫未放入眼中。他氣喘如牛,望著天空一道道冰刺,冷笑。

「平局已定此冰雨,傷不到我」

一道道冰刺,刺在玄重甲上,輕易便被擋祝

但冰刺中的寒氣,透過玄重甲傳開,卻聽喀哧一聲,重甲毫無徵兆的粉碎!

而剩餘冰刺,陸陸續續刺在毫無抵抗之力的白尊身上,血肉模糊。當然,寧凡避開了要害。

他說過,他不會殺白尊,僅僅讓他,重傷!

「什,什麼!白尊連三轉龍火都給接下,為何會敗在區區冰雨術之下這,這1一個個老怪目瞪口呆,而他們更加驚訝。驚訝寧凡,為何一個仙脈,卻能施展兩種屬性的法術。

龍漩之火寧凡必須擁有火脈,才能施展。

冰雨術雖然品階低下,但寧凡也需要有冰脈,才能施展。

雙靈修士!

但凡猜測到這一點的修士,各個不可思議看著寧凡。而寧凡為何修鍊速度如此之快,也似乎有了答案。

雙靈修士,妖孽資質!

「你你」白尊氣若遊絲,他恨不得立刻死去。敗而不死,遭受所有人冷眼,這對他而言,比死還難受。他是個有骨氣的人,不論品行如何

「你之所以敗,因為你,太小瞧我白尊之名,讓你習慣了優越,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界很大你我並非最強,甚至,即便那些高高在上的碎虛,也遠遠並非最強」

說出此言之時,寧凡目光,淡淡掃向乞丐,而後若無其事的移開,不露痕。

「不要再惹我,否則」

寧凡沒有多言,轉身而去。他走到會場中心,目光淡淡掃過一種賓客,在其目光逼視下,縱然是金丹老怪,都不敢亂出大氣。

此子,哪裡是什麼金丹之下第一人縱然是金丹之上,能勝他的,有幾人!

「今日起,鬼雀再無白尊,只有我,寧尊1

鬼雀歷史上,最年輕的魔尊,寧尊,今日誕生!鬼雀宗內,享受宗主級待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