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08章碎魂幡,女子哀求!(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人愚昧,《詩》《書》《禮》《易》樣樣皆學,結果,他們又能精通幾樣,又有幾樣,能在之後用上。 隱隱的,寧凡心境,再次提升一絲,之前對自己實力的隱憂,一掃而去。 「我能斬敵,便是強!即便,...

「煉體術,果然強橫若我遁光再快些,若我煉體術再強些,一劍滅白飛騰,不難這便是上古神魔的作戰方式么1

寧凡目光微微閃過火熱。www.Kanshangni亂古記憶中,那個個身化萬丈,一拳滅掉一顆洞府星辰的神魔,比比皆是!

收了法相之身,寧凡輕輕呼出一口氣,收了巨劍,再次張口,噴出星光形態的斬離飛劍。

他淡然望向白尊,而白尊,面色陰沉中,隱隱有些本能畏懼,退後了半步。

怯了剛才那劍劍相觸、以力破法的爭鬥,讓白飛騰,膽寒!

他默念心訣,掃去心頭畏懼,恢復一貫冷傲表情。

「我還有萬魂幡,我還有『紫厭冰霜』,我已使用了破幻珠,他再不能施展煉體術隱身欺近我,我,不會輸1

白尊的臉上,再次浮現豪氣與自信,雖然其實比之前,已弱了不少,落在寧凡眼中,第一次對白尊有些重視。

此人不論修為如何,畢竟是活了數百年的老怪,心境,卻是極沉穩的。而自己,若說唯一不如白飛騰的,恐怕便是心境心魔自己未斬心魔,未結金丹,心境上,終究差了白尊一現。

只是,鬥法並非比弱項,而是,強項!拿出自己的最強絕學,拼出一個結果。凡人愚昧,《詩》《書》《禮》《易》樣樣皆學,結果,他們又能精通幾樣,又有幾樣,能在之後用上。

隱隱的,寧凡心境,再次提升一絲,之前對自己實力的隱憂,一掃而去。

「我能斬敵,便是強!即便,我心境不如他,功法不如他,年紀,不如他1

寧凡眼光的轉變,心境的提高,融靈修士不明為何,金丹修士,卻一個個皆知,這是心境突破的預兆。

此子,竟在鬥法之中突破心境此子資質,堪為妖孽!

唯有白飛騰,眼皮一皺,似乎又恢復之前的心情,看不慣寧凡嘩眾取寵。

「故弄玄虛!這一次,老夫不會給你施展煉體術的機會老夫會讓你知道,萬魂幡的恐怖1

他面色一沉,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道血紅的魂幡,光華幽閃,煞氣騰騰,撲面而來。其上,傳出森森鬼哭,真不知白尊一生殺戮多少人,盡數收入了魂幡之內。

此魂幡一出,無數老怪目光一凜白尊竟在第二個照面,動用了最強法寶,萬魂幡!面對一個融靈小輩,他竟手段盡出!

而隨後,白飛騰老臉微微猶豫,旋即立刻取出一個黑色重甲,披在身上。

「這是金玄巔峰品階的靈裝,玄重甲!效果,可防禦金丹中期修士全力攻擊」

一個個老怪目光一縮,而尤其是白尊的宿敵——松峰長老,更是拳頭一握,眼光深沉。

「白老頭,你竟還有這個靈裝若當年決戰,你有此物,老夫,定已敗在你手上你真是,深藏不露」

接連取出萬魂幡、玄重甲,白飛騰的心,方才真正安定下來。這是他的底牌,他已豁出去老臉,使用底牌,若還是鬥不過寧凡他真的可以找塊豆腐撞死了!

他冷笑望著寧凡,但卻並未從寧凡眼中,看到預期的忌憚之色。

寧凡的目光,只淡淡掃過白尊的兩件法寶,露出不屑之色。

「萬魂幡此幡以萬魂血祭,萬魂一出,金丹後期修士,也難以抗衡但破之,容易!玄重甲好一個龜殼,金玄巔峰的靈裝,距離玉玄,都只差一線可惜,破之,不難1

寧凡眼中,沒有交戰的血脈噴張之感,沒有緊張,有的,僅是平靜。王遙能給其危機與緊張,但白尊,不夠。

「你現在下場,還來得及」

寧凡語氣淡漠,但落在白尊耳中,無疑是天大的笑柄。

「下場?老夫已動用底牌法寶,還要下場不成,可笑!沒了煉體術,你什麼都不是1

白飛騰一抖萬魂幡,無數陰魂眼眶空洞,口齒溢血,密集如烏雲,陰森哭喊,朝寧凡紛紛飄去。

這些陰魂,各個表現的實力,僅有辟脈七層,對融靈修士,對金丹修士,殺單個,輕易但此魂幡,特點是,殺之不盡,用之不竭!

萬隻螞蟻,可咬死大象。萬鬼噬體,可吞噬仙佛!寧凡若不破主魂,則危矣

魂幡祭煉,有一主魂,支配所有分魂,才是品階高超的魂幡。陸子喬的煉魂幡,雖然魂魄眾多,但缺少強橫的主魂,實際威力,遠不如白飛騰之幡。

主魂不死,分魂不盡這才是魂幡的真正難纏之處,耗也會耗死你。

而萬魂齊出,你根本無法短時間找出,哪一魂是隱藏的主魂。甚至,可能主魂,根本躲在幡旗之內。

一個個場外老怪,望著萬魂呼號,各個頭皮發麻。煉魂修士,最是難纏,奪舍修士,最是難殺而煉魂修士,越到最後,越是厲害。十萬魂幡,百萬魂幡,千萬魂幡,以及十億魂幡!

魂魄越多,魂幡變化越多,越是厲害。只是那殺戮祭幡,亦必太多

「此子,不用看了」松峰長老閉上雙眼,眉頭緊皺。他曾在白尊魂幡之下,吃了大虧,自然不看好寧凡。

「不愧是白尊此魂幡,金丹中期之中,無敵手1已是執事弟子的陸子喬,面露火熱。他心高氣傲,但對於白尊,仍是崇拜之極。

但立刻,一道道鬼物慘叫之聲傳來,讓松峰,不可置信的睜開眼,老眼死死盯著戰場!

卻見寧凡,根本未躲避陰魂,甚至,連尋找主魂,都是不尋。

只是彈指一指,那斬離劍化作無盡星光,一閃而沒,而立刻,一個個鬼物,開始無端焚燒起來。

頃刻,萬道殘魂,焚燒一半之多普通陰魂,仍是茫然,僅僅本能畏懼,而其中,一個不起眼的紅衣孩童之魂,露出驚駭yu絕的目光,朝著萬魂幡便逃。

此童,便是主魂。因為他,是唯一一個保有靈性之魂!

「滅1

寧凡眼疾手快,一指斬離,飛劍一遁一閃,那童兒便身中劍影,魂飛煙滅。

隨著主魂覆滅,白尊手中的萬魂幡,發出一道法寶悲鳴之聲,驀然充斥無數裂痕,而一個個陰魂,相繼開始爆散,化作魂力,回到幡旗中。

萬魂幡,同樣威能大損!

「不,不!老夫的萬魂幡,寧凡,你欺人太甚.冰陽墜』1

白飛騰狠狠將萬魂幡收起,眼中,紫光大現!

卻見他雙手變訣,天空之上,寒氣凜然,並頃刻凝聚出一尊百丈巨大的太陽!

但此太陽,乃是冰氣所化,且還是紫色寒氣

「丹級中品法術冰陽墜!此術不是陽清老怪的得意之術么傳聞陽清老怪,百年前被仇人斬殺,此術下落不明原來殺死此怪的,竟是白尊1

「這紫氣是四品寒氣,紫厭冰霜1

面對此術,寧凡第一次心頭升起一絲壓迫之感,即便只是極小一絲。

他目光一凜,心知,想要破除此冰陽,恐怕唯有使用黑魔炎了。

「以龍漩之火,第二轉破去此冰陽,不難」

寧凡目光一動,正yu施術,卻聽聞丹田之內,陰陽鎖中,沉睡已久的神秘女子,忽然微微驚訝道。

「這是紫厭冰霜!寧凡,奪走此物,此物對姐姐,有大用1

「奪走?破去此冰霜,我把握不小,但奪走你以為我真是元嬰高手么,能從白飛騰手中奪東西」寧凡心頭苦笑。

「求你此物對姐姐,真的很重」神秘女子,身份尊崇,第一次,懇求寧凡。

「這罷了,我幫你,但,如何搶」寧凡心頭一軟。此女數次救他於危難之際,此女既然哀求自己,自己,豈能拒絕。

若神秘女子沒有辦法,則就靠自己去搶吧即便暴露底牌,也沒有關係,底牌一出,奪走此冰霜,輕而易舉!

「不用那麼麻煩姐姐有辦法,吸走此冰霜,破去此法術你只需,沖入冰陽之內」

沖入冰陽!

寧凡眼皮一挑,這可是丹級中品法術,並以四品寒氣施展。四品寒氣,距離天霜寒氣,也只差一線

該不該相信此女,以身犯險

「求你」

「只此,一次1

寧凡眼露決然,若沖入冰陽,見事不妙,則施展念守訣吧。

必定重傷,但不會死且相信此女一次,幫她一把,還她人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