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07章巨劍之威,今非昔比(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劍橫削,迎向寧凡巨劍之鋒。在他看來,寧凡肉身氣力再強,法力畢竟遜色自己數個境界,憑法力壓制,勝過寧凡氣力,不難。 但他太低估寧凡的氣力! 這一劍,寧凡右腕古獸護腕,發出微微幽芒,一股滄...

一丈六尺之身,配上七尺巨劍,寧凡周身銀光大現,肅殺厚重之氣,讓無數老怪倒吸一口冷氣。

丈六之身,在越國算是極為普通的煉體術。但寧凡周身銀光大現下,普通之極的丈六之身,卻給無數老怪以威脅之感。

「這是,這是,銀骨之境1一些老怪,幾乎立刻驚叫出來。由不得他們不驚,若是寧凡,真是銀骨之境,則單憑肉身,便足以力敵元嬰修士,則單憑肉身,便可為越國之中第一人!

但立刻,便有心細的老怪發現,寧凡周身的銀光,雖然強盛,但與傳聞中,銀光內斂入骨,似乎還差了不少。

「原來並非真正的銀骨境界嚇死老夫了」

巨魔宗老祖巨擎,一個來自吳國的金丹後期煉體修士,此刻擦了擦額頭冷汗。他路過越國,聽說有此盛會,便來一看,想不到,竟然看到讓其震驚不已的景象。

要知道巨魔宗之人,修鍊有上古煉體術《巨魔功》,是雨界『無盡海』中流出的魔功。以他五百年苦修,也不過修鍊到銀光透體的境界,可拳殺金丹修士。饒是如此,比起寧凡的銀光,似乎還弱一些。

知曉寧凡並非真正銀骨,巨擘鬆了口氣,但目光,對寧凡卻第一次升起一絲敬佩。

不是煉體修士,即便知道寧凡銀光不凡,也無法揣測出寧凡肉身真實戰力。可以這麼說,在場唯有巨擘一人,知曉寧凡有拳滅金丹的實力。

「金丹之下第一人咳咳咳,越國之人,都小瞧了此子,依老夫看,此子莫說金丹之下無敵手,便是金丹初期之中,能勝過他的,也寥寥無幾」

巨擘的評價,僅僅是從煉體術而言。若巨擘知曉寧凡還有諸多底牌,則定然不會如此輕易下結論。

而白飛騰,顯然不知道寧凡的厲害。

他看出寧凡丈六之身的功法,看出銀光不凡,卻自討,自己足以接下寧凡一擊。即便接不下,自己遁速,也定然快過寧凡,煉體術,需要遁術輔助,否則力道再猛,也擊不中對手。

且不論寧凡肉身多強,單就追不上自己這點,已註定了寧凡必敗。

「此子,終究太過稚嫩」白飛騰微微冷笑,在他身前,寧凡法相之身,揮舞巨劍,如同瘋魔,橫衝而來。

其腳踏冰虹,遁速足以追上金丹初期修士,但這遁速,對付白飛騰,不夠!

且,為了保險期間,白飛騰還有后著。他一踏地面,地上冰光百丈,凝聚成一道冰光仙雲。

這仙雲,收於其體內,在一踏之後,化作冰光浮現,而仙雲之上,共銘刻有四道『雲紋』。

「嘶!四紋仙雲!這白飛騰,竟有如此逃遁手段,豈不是說,若元嬰初期老怪不施展『瞬移之術』,則無法追上此人1

「不僅如此。這仙雲,更是本命仙雲1太虛派的松峰長老,目光一凝,鄭重道。

本命仙雲!

此言一出,登時引發無數修士的嘩然之聲。傳言唯有品質極高的仙雲,才有機會被祭煉成本命仙雲,可收入體內,可附靈神通。而若有機會,升等雲紋,甚至可提升本命仙雲等級!

這是一朵可提升等級的仙雲!

松峰長老,望著白飛騰,露出忌憚不已的目光。數十年前,他與白飛騰一戰,數日數夜,不分勝敗,但直到結束鬥法,白飛騰都沒使用這本命仙雲,看似留有後手。看起來,連松峰自己,作為白飛騰的老對手,都低估了此人。

本命仙雲一招出,白飛騰遁速如電似光,幾乎立刻,便抽退百丈,再次與寧凡拉開距離,不給寧凡近身搏命的機會。

同時一拍儲物袋,祭起一柄冰光動人的飛劍。而一見此劍,知道名頭的修士,無不正襟危坐,露出火熱目光。

此劍,不凡!身若冰虹,利若掣電,且飛遁之時,更隱隱發出龍吟之聲。

「冰螭劍!這可是白尊壓軸法寶之一,竟然第一個照面便施展出來1

「嘖嘖嘖,看看白尊施展飛劍的手法,這可是中級修真國——楚國的風劍閣,流傳出的御劍手法,『七劍訣』傳言即便是風劍閣,習得此御劍手法的,也不過數人。不愧是白尊,如此困難的御劍手法,竟能習得。」

嘖嘖之聲,不絕於耳,而這些讚歎,落在白飛騰耳中,分外受用。

他之所以一回合便施展本命仙雲、冰螭劍,原因,便是寧凡的氣勢太攝人,銀光太詭異。

白飛騰性格雖傲,但起碼的謹慎還是有的。只是見寧凡速度始終追不上自己,漸漸露出一絲驕縱之色,生起的忌憚之心,更化作一道冷嘲之笑。

「堂堂修士,竟然學莽夫,揮劍劈砍,誇勇武力且你那大到嚇人的巨劍,看起來,著實笨重好笑,豈能斬中身輕如燕的修士罷了,老夫便教教你,何謂劍,何謂,『飛劍』!疾1

這一次,白飛騰不再退後,他收住仙雲,目露冷意,猛一變訣,那飛刺的冰螭劍,立刻發出一聲清吟,寒氣一卷,朝寧凡捲去。

被寒氣遮體,一霎,寧凡竟隱隱覺得,自己的法力好似凝滯了許多。一身法力,被憑空限制了七成。

「這是,附靈神通,『冰鎖』1

寧凡目光一動,他立刻識破冰氣鎖身的手段。

冰螭劍!上品初階法寶,白尊的壓軸法寶之一,附有『冰鎖』神通,冰氣籠罩之地,敵修法力將被不同程度的壓制。融靈修士,至少要被凍結三成法力!

此附靈神通,似乎是『嬰』級附靈神通,想不到,白飛騰竟有機會獲得。

此神通,鎖了寧凡法力,而立刻,便有冰螭劍劍芒一閃,朝寧凡心口刺來。

鎖敵修為,並必殺一擊,白飛騰的御劍之術,果然有獨到之處。而其刻意偏離要害一分,似乎怕當場殺死寧凡。但,若被飛劍穿胸而過,即便避開要害,也會重傷。

寧凡目中寒芒閃爍,此冰鎖寒氣,雖然不凡,但他何懼!

但見寧凡目光之中,一絲黑火一閃,而立刻,周身凝滯法力的冰氣,被焚燒成虛無。

恢復法力的寧凡,望著迎面而來的冰螭劍,目光精光,巨劍舞動,狂風大起,一劍當頭劈在冰螭劍劍鋒之上!

寧凡的舉動,立刻換來遠處操控飛劍的白尊,一句冷笑,「無知!你劍上無法力,且品階明顯不如我飛劍,貿然對撞,爾之劍,必碎1

他冷笑不絕,但下一瞬,卻目光震驚。

碎了,確實碎了,但碎的,卻並非寧凡的巨劍,而是他上品品階的冰螭劍!

當寧凡巨劍威勢全放之時,白飛騰才發現,那看似笨重、可笑的巨劍,竟是中品巔峰的法寶!

且巨劍之上,在對上冰螭劍的一瞬,隱隱竟有雷霆轟鳴聲傳來。

斬碎冰螭劍的,並非巨劍本身,而是那劍中的雷霆之意。並非附靈神通!這雷霆,是什麼!

「這是,雷水的天劫雷線!雖然極淡,但不會錯這小子,機緣不小,竟能以此雷水,鍛造神兵」乞丐青年,目光異色連閃,目不轉睛望著寧凡。

一劍,萬斤之力!巨劍劈在冰螭劍上,發出雷霆炸響,而那冰螭劍,立刻裂開數道裂痕,寶光暗淡,倒卷而回。

白飛騰露出肉疼之色,捧著冰螭劍,此劍損壞嚴重,想要修復,難!

「寧凡,老夫對你已是留情,你為何壞我法寶1白尊怒喝道。

「留情?讓我重傷,便是留情?好,今日,我不殺你,也讓你重傷,讓你,留情1

卻見寧凡眼中神念之力一閃,下一刻,驀然消失影蹤,無跡可尋!

莫說白飛騰,縱是在場的金丹巔峰高手,包括鬼雀子,亦是心頭一凜,竟無人能探查出,寧凡隱匿於何處,從何處發起進攻!

「這是什麼等級的隱身術1白飛騰面色難看之極。無法發現寧凡的進攻路線,他便無法仗著仙雲飛遁出正確方向,與寧凡拉開距離。

而在其心頭微微猶豫的片刻,寧凡的身形,忽然出現在其身後,一霎,白飛騰汗毛豎起,驀然轉身,並立刻死命抽退仙雲,飛退!

「你,逃不掉1

寧凡眼光一凝,巨劍狠狠砸下,雷光一閃,竟似鎖定白飛騰一般,將其飛退的仙雲,生生定住!

並非定身,而是,天劫鎖定!

「這,這是不可能1

修士突破金丹期后,便會面對一個個天劫,天劫威力,從雷到火到風,從小到大,不一而類,但有一個共同點,便是天劫,絕對無法取巧避開。

因為天劫,乃是天威,有一絲天機鎖定之效。人再聰明,能瞞過天么?躲不開無論是仙雲飛遁,還是元嬰瞬移,甚至是化神期的大挪移術,都無法逃開天機鎖定。一旦被天劫鎖定,則周身入定身一般,只能憑肉身行走,不能飛遁!

讓白飛騰震驚的,不僅僅是天劫定身,而是,寧凡的劍,為何帶著天威!

在場驚疑不定的,並非白飛騰一人,甚至大多數老怪,都對寧凡的劍,生了無數興趣。

只是,白飛騰根本沒有驚訝的時間,因為寧凡的劍,已經當頭劈下。

他未修鍊煉體術,憑肉身遁逃,逃不出寧凡劍芒,如此,唯有硬解!此距離,太近,近到無法施展飛劍傷敵。但白尊好歹是多年成名的人物,既然無路可逃,唯有,拚死!他有這種狠性,所以能活到今日!

目露狠光,白飛騰橫起冰螭劍,一劍橫削,迎向寧凡巨劍之鋒。在他看來,寧凡肉身氣力再強,法力畢竟遜色自己數個境界,憑法力壓制,勝過寧凡氣力,不難。

但他太低估寧凡的氣力!

這一劍,寧凡右腕古獸護腕,發出微微幽芒,一股滄桑的妖氣,浮現寧凡體內,使得其氣力,。平增三成!

一劍,一萬三千斤之力!

雙劍方一觸碰,白飛騰立刻感受到虎口一震,已血肉馬虎,那巨力透過劍身,傳到其手臂,更傳到其胸口,讓其氣血沸騰之下,立刻吐出一口鮮血,冰螭劍幾乎脫手,但終究,擋下寧凡一劍!

但寧凡的攻勢,遠遠沒有停歇。第二劍,隨即斬下!

第二劍,引動雷霆之威,劍勢更盛!白飛騰心中隱隱已懼怕了此巨劍,但不得不硬著頭皮,硬接第二劍。這一劍,白飛騰動用了尚不熟練的金丹劍氣,『天魔劍』,催動精血燃燒,一劍之威,勉強擋下第二劍。

但饒是如此,巨力震蕩下,白飛騰仍氣血翻湧,再次咳出一口鮮血,面色開始有些蒼白,顯然內腑受傷不輕的。

他心生怯意,一口咬破舌尖,準備強行施展血遁,掙脫天劫鎖定,但寧凡的劍,卻更快!

明明笨重巨大,但在寧凡手中,卻輕若無物一般,如其臂使!

第三劍,寧凡同樣激發了劍意,白骨如山!

卻見百丈之內,浮現無數白骨劍影,而巨劍劍芒之上,所有殺氣,匯聚成一道血色之線。

那線,極為虛幻,但落在白飛騰眼中,卻如同見到鬼一般。

「法法則之線,這是什麼劍氣1

第三劍,冰螭劍,碎!白飛騰,被劍氣掃中,吐血狂飛!

若非早已施展血遁之術,這一劍,幾乎能讓其重傷!

饒是退的及時,其所受之傷,也絕對不輕。

他心露駭然,遠遠與寧凡拉開距離,並立刻取出一顆紫紅圓珠,一把捏碎。

立刻,其雙目,左眼泛紫,右眼泛紅,雙目升起一種窺破隱身之力,讓寧凡都微微面色一變。

「破幻珠!可識破元嬰修士隱身,破除一切嬰級陣法的幻象,價值無量想不到區區一場賭鬥,你竟然連此物都用了」

寧凡自問,尚未施展最厲害的底牌,但白飛騰,似乎已經被逼到絕路。

自己,確實變強了!只是看起來,想要再憑肉身取勝,是不易了。

白飛騰,不可小覷此人久經殺伐,經驗老道,數次都會敗在寧凡手下,卻憑藉種種手段,逃了

但,再掙扎,自己,仍會勝。寧凡,有這個自信,有這個實力!

而紫玉空台上,一個個修士,見到白飛騰竟被逼到這一步,連破幻珠都用掉,紛紛震驚不已。

原本大家都看好白尊,認為白尊敗寧凡,輕而易舉。

但事實看來,僅僅一個照面,卻是寧凡以強橫實力,死死壓制白尊!甚至,寧凡面不紅,氣不喘,而白尊已然有了不輕的傷勢。

「這不這不可能1

會場下,白璧難以置信。他自己敗給寧凡,可以解釋成境界低於寧凡,但,自己的父親,何其威名遠播的人物,修為遠超寧凡之人,難道竟然也不如寧凡一個小輩!

心中的驕傲,第一次粉碎,化作一絲痛苦的神情。

不可能白璧咬牙堅持,但,事實無法辯駁。

看台外,紙鶴小嘴微張,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凡哥哥,竟然已厲害到這一步雖然在小紙鶴心頭,凡哥哥一向無所不能,但,見識寧凡狠辣,卻是第一次。

而藍眉,則露出驕傲的神情,似乎是想給人宣揚,會場上雄姿英發的,是自己郎君。

唯有思無邪,目光時不時一黯,似乎想起了什麼,又似是而非她煩悶地搖搖頭,將滿腹心思壓下,竟然沒有像平時一樣,跟著紙鶴起鬨。

而那乞丐青年,望著寧凡巨劍平天下般的豪氣,眼中,凝重如水。

「巨劍上古神魔此子是想法體雙修么此子,竟是太古魔脈不知與我雨皇神脈,誰優誰劣罷了,他終究是個小輩,我若與他計較,則落了下乘」

比起白飛騰,乞丐青年,顯然豪氣和洒脫了不少。

但一想到,寧凡一家子,即將贏走其所有賺來的仙玉,他就一陣肉疼。

他的聚寶盆,可是假的啊他是來騙仙玉的,好不容易設下賭局,難道,都為寧家做嫁衣坑死了

而乞丐青年,還不得不在心中,為寧凡加油,期待寧凡獲勝。

寧凡勝,則本利抵消,不虧不賺。

寧凡敗或平則他將面對百倍甚至千倍的賠付,那可就不是虧本了,根本是,輸個精光

「早知道,就不來鬼雀宗找人了虧了嗯?我剛才說什麼了嗎?」乞丐青年,再次忘了自己的言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