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06章你可以敗了!(第四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而此劍氣,絕非金丹之下可以接下! 寧凡已手下留情,否則,這幾個人,必定死於一劍之下。 一劍,敗盡越國青俊!所謂的青魔榜,根本無法衡量寧凡實力。 他敗盡青魔,卻沒有一絲得色,只有...

雲華夫人,一襲宮裙,裊裊生姿。面對藍眉等女子敵人般的目光,她卻嬌軟一笑,一眼看破眾女心思,沒有任何解釋,盈盈一禮,告辭而去。而鬼雀子,立刻如蒙大赦,聲稱去招待雲華,卻是借故,從藍眉眼皮下逃了去。

那雲華,留給四女的,僅僅是一個風華絕代的背影。

遠處,寧凡神念一掃,此處所發生之事,已瞭然於胸。

不論是紙鶴、藍眉的一擲千金,抑或是白鷺的口是心非,都讓他心頭微微一暖。對賭戰虛名,他並不放在心上,因為他知道,一戰之後,所有賭他敗之人,都要悔掉下巴。

讓他在意的,僅僅是兩個人,雲華夫人,以及乞丐攤主。

寧凡的目光,深深望了一眼雲華夫人的背影,隱隱有些奇異之色。他與雲華素昧平生,而雲華夫人乃是堂堂火雲老祖的夫人,自不會與他寧凡,來場風花雪月。

她對自己好,定是火雲老祖的授意但堂堂火雲老祖,為何對他一個小小融靈,如此厚待。

為了結交寧黑魔重孫?若說為了一顆化嬰丹,則所付代價,似乎有些太大了。十萬仙玉,在其他國家,甚至足以買到兩顆化嬰丹。

「火雲宗既然如此作為,自然是示好的,但為何會對我示好」

此事讓他介懷,而目光掃過乞丐攤主,則讓寧凡心頭一凜。此人,他見過!

七梅城,涅皇一戰,趕走涅皇的三大碎虛高手之一!

寧凡目光一凜,此人來鬼雀宗,究竟有何事要辦是否與自己有關或者,來鬼雀宗,僅僅是來騙錢的。

神念暗暗掃過乞丐青年,寧凡只覺此人修為,簡直深不見底。而乞丐青年,身上似乎流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氣質虛神之意!

那虛神之意,輕輕一觸寧凡神念,而立刻,寧凡如被定身,識海幾乎崩潰,心神大動。而腦海之中,往事一幕幕記憶,忽然開始倒轉,遺忘!

「此人果然是那日所見碎虛老怪,且此人虛神之意,恐怕與遺忘有關1

寧凡體內,銀光暗暗一現,狠狠一掙,掙脫此神意,收回神念。微微沉吟后,身形一晃,出現在眾女之前。

堂堂碎虛老怪,來金丹坐鎮的魔宗設賭此人,倒是個異類。而當日,此人離開七梅城時,耗費法力為七梅魔修治傷,也讓寧凡對此人,略有好感。

不過,雖有好感,但此人借自己的大招牌,在此開賭來騙老怪們的錢不能當做沒發生過。自己也賭一把,可好?

「我賭寧凡勝,五萬仙玉。」

寧凡一拍儲物袋,摞摞仙玉,出現在乞丐身前一霎,乞丐青年yu哭無淚,加上寧凡自己的賭注,自己,似乎撈不到錢了總共就賺三十多萬仙玉,怕是要全部賠給寧凡和眾女了。

至於四女,一聽寧凡的聲音,皆不可置信的回頭,只是神情各異。

「凡哥哥!我好想你」

「寧凡,你出關了」

「主人」

「哼1

最後那個嬌哼,自然是白鷺所發,見寧凡出現,心頭微微一松,卻俏臉一沉,轉身便走。

其複雜的面色變化,落在寧凡眼中,化作一絲莫名之意。而立刻,他的懷抱,便被一個熟悉的香味鋪滿。

紙鶴這個小丫頭,半年多不見,開始發育了啊且這個傻兮兮的小丫頭,竟然突破了融靈期。天生媚骨的體質,果然有些妖孽了

「凡哥哥,這個臭乞丐賭你輸,氣死我了」紙鶴一指乞丐青年,告狀,這讓寧凡哭笑不得。

「不氣不氣反正他會給我們送錢的。此處不是說話之地思思,我們去席位坐下吧。」

寧凡的語氣故作輕鬆,表面看,似乎完全不知乞丐碎虛修為。拉起藍眉、紙鶴,與思無邪轉身離去。

只是尚未走出兩步,那乞丐青年,目光一變,露出一絲疑慮之色,旋即,卻遺憾的搖搖頭。

「很像但,族玉沒有感應此子身上,並無『雨玉』,不是大哥所找之人海寧寧家的線索,也斷了」

他揮掌,取出一塊雨滴形狀的幽藍玉佩,露出深為遺憾的神情,但立刻,便目露茫然,遺忘了一切。

「誒,我剛剛怎麼了嗯?怎麼多了這麼多仙玉?哈哈,又是那群蠢貨給我送錢了吧,不知是賭寧凡敗,還是平我鬼雀藍眉,十萬仙玉,寧凡勝!寧城紙鶴、思思,十萬仙玉,寧凡勝!鬼雀白鷺,一萬仙玉,寧凡勝!火雲宗雲華,十萬仙玉,寧凡勝還有,還有寧凡,五萬仙玉,寧凡勝!啊,怎麼會這樣!怎麼這麼多人賭寧凡勝,哎呀,賺不到錢了虧,虧大了」

而他的目光,順著寧凡等人離去的方向,再次一瞥,喃喃道,

「像,和大哥雲天訣,背影很像是他么我剛剛與他見面了?該死,這記性,忘了探測結果了,雨玉,究竟有沒有發光大概沒亮吧難難難,八百修真國,都在找一人,何日才能找到」

乞丐的話,寧凡並不知。對雨之神殿傾八百修真國之力,尋找一人的事情,他早有耳聞,卻根本不知道,此事與自己有關。

將紙鶴等女子帶到席位,寧凡輕鬆之色一收,驀然一凝。

面對乞丐青年,給他的壓迫感,著實太大。常人無法感覺到那壓迫感,甚至連乞丐青年身上的虛神之意都探查不出但寧凡,一身劍識,不弱於碎虛,豈能看不出。

乞丐青年,碎虛修為,足可用可怕形容。除非自己達到修真第六境——煉虛期,否則,連面對碎虛老怪的資格都沒有。

「凡哥哥,為何不教訓那個乞丐呢」紙鶴仰起小腦袋,仍是忿忿不平。

「傻丫頭好了,乖乖和思思呆在這裡,等我。」有些東西,寧凡無法和紙鶴解釋。知道的越多,反而不好。

他目光轉向紫玉空台的中心,一個佔地千丈的鬥法常那裡,空無一人,等待的,便是他寧凡,與白尊!

「寧凡,你有多少勝算若你不願出戰,我可向父親求親」藍眉咬咬唇,此話,對那些心高氣傲的男子而言,算是很難聽的,她怕寧凡聽了之後怪他,但,又擔心寧凡被白尊欺辱。

「無需多慮此戰,必勝1

他目光一凝,冰光一縱,在人群中分外惹眼,出現在紫玉空台的鬥法場中心。

而立刻,整個鬥法場,飛騰!

「寧凡出現了!接下來,只等白尊到場,這場賭戰,便可開始1

「這是融靈巔峰的修為!嘶!上一次妖鬼林考核結束,我見此子,明明只是融靈後期半年,半年時間!此子竟突破了一個小境界1

「不僅如此與上次相見,此子法力明顯凝實渾厚,其功法,定是修鍊到了極高境界半年,此子蛻變,非凡1

「不過可惜,他的對手,是白尊哎,不夠也好,年輕人,失敗失敗,磨磨銳氣,總是好事」

眾人的言語,或驚或疑,或褒或貶,盡落入寧凡耳中。但這些評論,卻絲毫動搖不了寧凡的心境。

「消磨銳氣若我心頭,一點銳氣消磨,則如何在百年之後,刺傷涅皇之指或許,藏鋒更好但若是連白飛騰都無法戰勝,則百年之後,我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他雙目閉起,雙手負於身後,感受著無數高手眼中,各自不同的心態。世間百態,皆在這小小的紫玉空台之上上演。

三日,日升月落,而寧凡紋絲不動,始終站在玉台中心,默默回想『送君一死』四字的收斂殺氣之術。其氣勢漸漸低不可聞,但卻越來越讓人驚心動魄。

沉穩如山,深斂如水,偏偏深藏如線,銳利如劍,驚艷如虹。

三日,白飛騰仍未來到,倒是有不少年輕一輩,向寧凡發起挑戰。

青魔榜排名第七的洪千!

青魔榜排名第十五的吳涯!

青魔榜排名第四十七的白璧!

甚至,最後更有一人,是青魔榜排名第二的奪舍派高手,融靈巔峰的重滅!

青魔榜,乃是越國魔修之中,傑出青俊的榜單,這些人,年輕氣盛,在白璧的唆使下,來挑戰寧凡。

白璧,繼承了白尊的心胸,看不慣寧凡出風頭。在他唆使之下,數名魔修傑出青俊,共同向寧凡發出挑戰。

「寧凡,你可敢與我一戰!你妄稱越國『金丹之下第一人』,我等,不信1在白璧唆使下,重滅妖異一笑,取出法寶,一副隨時攻擊的態勢。

「滾1

面對白璧等人,寧凡連雙目都未睜開,僅僅雙腳一踏地面。而立刻,無數白骨劍影自地面射出,並有一道血線劍光,在虛影之中亂舞。

一道劍氣,包括重滅在內,所有年輕高手,具備寧凡一劍斬出場地。而那白璧,更是狼狽之極,一身衣袍,被寧凡削了個乾淨。

白骨如山之劍氣!此劍,寧凡一指一踏,便可激發,而此劍氣,絕非金丹之下可以接下!

寧凡已手下留情,否則,這幾個人,必定死於一劍之下。

一劍,敗盡越國青俊!所謂的青魔榜,根本無法衡量寧凡實力。

他敗盡青魔,卻沒有一絲得色,只有,理所當然!他仍未睜開目光,但流露的一絲殺氣,已然讓在場高手,驚心動魄!

真正能讓寧凡發揮實力的,唯有,老怪人物!

「白飛騰,你要躲到何時1

「躲,老夫需要躲1

一道冰光,自天空降下,現出白尊身形,對顏面桑狠狠瞪了一眼。

這白璧,算是把自己的老臉丟盡了。

若非白璧在此丟人,白飛騰還想再多耗幾日,磨磨寧凡銳氣,再登常他深信,自己不會輸給韓元極的徒兒。但能夠更輕鬆獲勝,自然更好。

面對閉目的寧凡,他徐徐收住腳步,相隔百步,冷漠道,

「寧長老,你若此刻認輸,交出極品法寶,則可避免在此出醜。」

白飛騰一副吃定了寧凡的語氣,其說話之時,眼中紫氣一閃,而對上白飛騰眼光的老怪,各個心神一寒,打了個冷顫。

好寒冷的目光這便是四品寒氣的威力么四品寒氣,唯有元嬰老怪才有資格吞噬白飛騰能在金丹中期吞噬四品寒氣,便是金丹後期,都可一戰!

「哼這個白老頭,還是這樣好事,竟然和小輩動手」太虛派席位上,金丹後期的長老,松峰長老,深為忌憚地望向白飛騰。

他曾與白飛騰不分勝敗,但如今交手,白飛騰憑藉四品寒氣,恐怕能勝過自己一絲

而一個個深知白尊威名之人,更是翹首以待,想見識見識白尊手段。

「白老頭,手下留情」

『黑尊』燕敗,燕追雲的師父,一個黑衣蒼老的劍客,朗聲道。

身為鬼雀宗金丹後期的長老,燕追雲不願看到白飛騰與寧凡不死不休。雖然,他對寧凡的老魔師父,同樣好感寥寥

「放心,打不死他!老夫,讓他三招1白飛騰口氣,極其傲慢。如今的他,便是金丹後期老怪也可一戰,若是還畏懼融靈修為的寧凡,則歲數都活到狗身上了。

但他傲慢的言辭,剛剛落下,閉目三日的寧凡,第一次睜開眼雙目。

一股銳利逼人的殺機,自其雙目一閃,猶如驚鴻一現,強橫的殺氣,讓在場老怪,無不倒吸冷氣,心神無法自持。而距離寧凡最近的白飛騰,更是被其一個目光,震得倒退十數步,狼狽之極!

白飛騰驚訝的發現,三日等候,寧凡不但銳氣不減,相反,鼎盛到了巔峰!

但見寧凡右掌猛然一揮,一柄七尺長、一尺寬的白骨巨劍,浮現在寧凡掌中,轟隆一聲,堅硬如鐵的紫玉空台,地面被寧凡一劍砸得碎裂半尺。

「我等了你三日今日,你可以敗了」

他氣勢達到巔峰,而這氣勢,竟然天空虛幻的流雲,都似露出畏懼這一刻,不但白飛騰心驚,就連那乞丐青年,都啪地一拍大腿,站了起來!

「這是『仙皇之威』?!不不是感覺錯了」

乞丐青年露出更加遺憾的神色,比得知寧凡不是尋找之人時,更加遺憾。一道嘆息,很深很深。

融靈與金丹交戰,原本不該讓他驚訝,但此刻,他卻數次被寧凡驚到。寧凡的手段,各個都似乎來頭不小

「早知如此,便賭寧凡,幾招取勝!本皇子賭,三招1乞丐青年,目中精光閃現,第一次正經起來。

但乞丐青年,平生第一次出乎意料,因為寧凡,根本未使用任何法術,施展的,竟是煉體術。

「丈六之身1寧凡的身軀,在銀光中,變得肌肉健碩、高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