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05章我賭...寧凡勝(第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那些下賭之人,都一副不屑的眼神。 「這下,賺翻了多虧了那寧凡」他心頭,甚是得意,為自己想出如此斂財方式高興不已。 世人皆被愚妄遮蓋眼光,而他雲不舒,偏偏一眼看出,寧凡深藏不露。 ...

「雨殿仙寶,『聚寶盆』!此人是誰,竟帶有此物1

聚寶盆,相傳執掌在雨界神皇手中,號稱天下之財,盡斂於其中眼前的瓦盆,恐怕就是聚寶盆不,一定是聚寶盆!永遠倒不完的十個仙玉若修士有閑心,倒他個十年八年,則身懷千萬仙玉,根本不是夢想!

這哪裡是乞丐,分明是土豪不!此人在雨殿,定然身份尊崇雖然,修為低劣,記性奇差

「好,舒不雲道友有聚寶盆在手,設賭,足夠!老夫賭一千仙玉,賭寧凡敗!再賭一百仙玉,寧凡平。」

「老夫賭三千仙玉,寧凡敗,一千仙玉,寧凡平。」

「老夫賭五千仙玉,寧凡敗,一千仙玉,寧凡平1

一個個老怪,紛紛雙面開賭,既賭寧凡敗,也賭寧凡平。這一切,自然是為了謹慎為先,即便沒有老怪認為,寧凡有戰平白尊的實力,但仍是小心賭一把。

萬一呢?萬一白尊良心發現,平局收場呢?那樣,即便虧了一頭,還能賺一頭,總之,穩賺不賠!

這名叫舒不雲的乞丐,定然是錢多了燒手,才會拿著聚寶盆,在此送財。哎,真是好人埃不過也對,人家身懷聚寶盆,錢都用不完,散散財,說不定是為了感悟,突破融靈中期

此人背景,定然深厚,修為雖低,但不能招惹雨殿,有碎虛坐鎮,一個念頭,便能碾平越國不可得罪

沒有一人,賭寧凡勝。即便是那些口口聲聲支持寧凡獲勝的宗門年輕弟子,在利誘之下,也紛紛賭了寧凡必輸。

乞丐開賭,此事在鬼雀宗立刻傳開,沒有人會拒絕意外之財。

而聽說乞丐是雨殿神衛,一個個修士,皆打消了殺人奪寶之心,即便乞丐,僅僅是融靈修為。

唯一讓賭友們介意的,是乞丐記性太差,所以,一旦下注,他們必定要立下憑據,以免乞丐事後賴賬。

且,立刻有數十個老怪,輪番監視乞丐,生怕他卷了錢跑路雨殿之人,不能得罪,但至少,賭贏了后,不能不給錢這是底線。

此事傳入白飛騰耳中,化作一些得意之色。

無數老怪都賭自己勝,無人賭自己敗此事,甚好!

「老夫賭一萬仙玉,賭老夫自己獲勝1有好處不拿,是傻子,他拿出一身家當,去下了重注,連平局都不賭。這是自信,他相信,自己必勝!

一萬仙玉,若是賭勝則回報一千萬仙玉!如此龐大的仙玉,縱是碎虛,亦必動心!

這是送來的橫財啊不過白飛騰,也沒指望乞丐能從小盆,倒完一千萬仙玉,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啊?一次才倒十個事後,只向乞丐索要十萬仙玉吧也算給雨殿個面子。再多拿身懷過多仙玉,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萬一被其他國家的元嬰修士盯上,那會是滅頂之災,得不償失且自己少拿仙玉,也算對雨殿表示善意

實際上,大多數老怪都和白飛騰持一樣心思的。這是老怪們的謹慎處世之道,做人,不可以將事做絕

漸漸地,幾乎所有玉台之修,都賭了寧凡敗或平。乞丐露出無聊之色,對那些下賭之人,都一副不屑的眼神。

「這下,賺翻了多虧了那寧凡」他心頭,甚是得意,為自己想出如此斂財方式高興不已。

世人皆被愚妄遮蓋眼光,而他雲不舒,偏偏一眼看出,寧凡深藏不露。

他喜歡這種實力懸殊的賭鬥,這是他斂財的最好機會,且,這也是個機會,觀察寧凡。

「此人,究竟是不是大哥尋找之人」他目光一閃,罕見的精光畢露。

但就在這時,一名藍衣女子,盈盈走來,卻是下賭。而立刻,乞丐收起了精光,露出無賴之色。

「賭什麼?」

「寧凡勝,一萬仙玉1藍衣女子堅定道。

乞丐眼露精光,打量起藍衣女子,此女僅僅融靈中期,應該看不出寧凡厲害如此,她賭寧凡勝,或許,是另外一個原因抱著必敗的心態,也要為寧凡挽回名譽。

畢竟人人都賭寧凡敗,此事,太過難聽。

「你有一萬仙玉?」乞丐哂笑道。

「我有!爹,你的儲物袋借我用一下1

藍衣女子,拽著鬼雀子的衣袖,來到攤位前。在鬼雀子苦笑的神情中,取走鬼雀子身家性命般的一萬仙玉

「眉兒,爹雖然是鬼雀宗主,但錢也不能這麼浪費」

「爹!你就看著寧凡被人人賭輸么!你忍心么1藍眉一副苦大仇深的神情,恨恨望向乞丐。

這乞丐,太可惡了,竟敢讓自己夫君,如此受辱,若非此人與雨殿有關,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頓

「罷了,賭就賭吧」

鬼雀子眼中,回憶起那日寧凡斬殺王遙的情景,似下定了決心。

白飛騰雖然吞噬了四品寒氣,但料想,寧凡未必沒有勝算

「爹,你真好1藍眉正要下賭,一旁,再次傳來一個柔弱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

「我我我,我也賭凡哥哥獲勝!我賭,我賭十萬仙玉,思思,拿錢1

小紙鶴,憤憤不平看著乞丐,猶如仇人。

而藍眉,立刻轉過頭,眼中帶著一絲酸意,她自然認識眼前之女

只是一見紙鶴,竟是融靈初期修為,縱然藍眉,都微微有些動容。

她可是知道,紙鶴修鍊,不到一年,甚至,根本沒有認真修鍊過她暗中,打探過七梅城底細,雖無惡意,只是酸意。

而藍眉,更見紙鶴身旁,俏立著一個白衣聖潔的女子,修為,深不可測樣貌,更是不輸自己半分。

思思此人似乎也是寧凡鼎爐

「紙鶴竟融靈了思思竟是金丹修士寧凡的眼光,真是很好呢但,她們竟賭十萬仙玉,可惡,我輸了不行!我要加註1

「爹,我也要賭十萬仙玉1藍眉決然道。

「咳咳咳爹沒錢了」

「都拿來,都拿來1

在鬼雀子無奈的目光中,藍眉,取走了他所有儲物袋

而這一次,輪到乞丐露出為難之色了。

「這一次,不會賠吧寧凡肯定獲勝,這批女人,要從我雲不舒手上,贏走二十萬仙玉刨去那些老怪們丟給我的,就只賺十幾萬了哎,我雲不舒,號稱『不輸』,難道竟要在鬼雀宗輸錢不不不,應該不會這麼倒霉我雲不舒,從來不輸1

他眼中,流露一絲睥睨天下的豪氣,即便面對涅皇,也未認輸過正尋思著,但立刻便再次有一道冷漠的聲音,幽幽傳來,讓雲不舒剛剛升起的一絲豪氣,化作吐血的表情。

「鬼雀弟子白鷺,賭寧凡勝一萬仙玉」

白鷺心思複雜,終究還是來了。

「白鷺姐姐,你也來了?你果然對寧凡」藍眉深意地一笑。

「呸,我與他沒有關係只是,反正他會勝利,我用他賺些私房錢花花,有何不可再說,這些錢,是雙修殿姐妹一起湊的誰不想贏錢」

白鷺表情冷淡,但眼眸,卻微微閃過一絲憂色。似乎,並非那麼堅定認為寧凡會勝,相反,有些擔心,只是究竟擔心錢財,還是擔心寧凡,就不得而知。

藍眉還yu捉弄白鷺,但下一刻,卻有一道嬌軟的聲音,響起,綿綿而來,讓乞丐yu哭無淚。

「妾身雲華,賭寧凡道友勝,賭注,十萬仙玉1

此言一出,紫玉空台嘩然一片,而紙鶴、藍眉、思無邪、白鷺,俱是眼含敵意,望著那俏生生的豐滿女人。

此人,和寧凡什麼關係!難道,難道

而其他老怪,則是另一幅心思。

火雲宗,比起結交白尊,更願意結交寧凡難道是因為寧凡與寧城寧黑魔的關係?這是變向討好寧黑魔么?

或者,是因為火雲宗,有幸第一個,獲得寧黑魔的化嬰丹呢!

這是在示好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