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04章紫玉空台,聚寶盆!(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年天楠木1 「哎呀!這是『神來之筆』,可無墨生字,傳說唯有雨殿之人,方能持有,這乞丐究竟什麼身份,難道是雨殿的神衛么1 卻見乞丐扭動神筆,在木牌上,寫下歪歪扭扭的幾個字。 寧凡...

無人知,寧凡究竟在石關做了什麼。www.Kanshangni隨著寧凡與白飛騰約戰之期臨近,不少老輩高手,開始奔赴鬼雀宗,等待這場難得一見的高手對決。

鬼雀宗的外谷上空,千丈空中,懸浮著一座四方的紫玉高台,是鬼雀子為了此次對決,特意耗巨資建立。

此紫玉空台,與當年的天離宗懸空玉台何其之像,這也標誌著繼天離覆滅后,鬼雀宗正式成為越國第一魔宗。

宗內有白尊等老輩高手,有寧凡等新晉年輕高手,鬼雀宗的聲勢,如日中天。

一道道流光,破空而來。融靈老怪,各自踏天而行,家資豐厚之人,或縱仙雲而來,名震一方的金丹老怪,則紛紛乘樓船、盛大出行。

維持鬼雀治安、負責接待賓客的,是鬼雀宗五百鷹衛,每一個鷹衛,修為都在辟脈六層之上,臉上皆露出淡漠之色,乘飛鷹妖獸,飛天遁地,將一個個辟脈期賓客,接待到懸空玉台之上。

而鷹衛統領——鷹揚,則負責接待那些有身份之人。

鷹揚,一個身穿黑甲、面帶刀疤的中年人,乘坐一頭三丈長的銀色神鷹,在天空疾行。

往往一遇到飛遁而來的高手,便立刻迎上去,只是表情與態度,卻根據對方修為,而有所不同。

鷹揚,為鬼雀宗融靈後期的長老,更身為鷹衛統領,自有傲氣。

對融靈高手,他只稍稍寒暄,唯有對金丹高手,才會笑臉相迎。而對於那些『越國十強』級人物,甚至更尊貴的老祖級人物,鷹揚的態度則更在恭敬。

「鷹揚統領,幸會幸會,在下紫光宗長老,宋行。」

「原來是宋行長老,幸會幸會」鷹揚皮笑肉不笑,因為宋行,僅僅是個融靈中期長老。

「老夫青城子,一介散修,見過鷹揚統領」

「哦?原來是青城道友,道友快跟我進入紫玉空台吧1鷹揚的口氣微微舒緩,因為這青城子,是個金丹初期的老怪,雖是散修,不可小覷。

「妾身雲華夫人,特來赴鬼雀宗盛會。」

「嘶!想不到夫人都來敝宗觀戰了,有失遠迎,告罪告罪1鷹揚目光恭敬,並偶爾帶著火熱,在雲華夫人的嬌軀上狠狠刮一下,吞咽口水。

雲華夫人,號稱越國第一美艷,修為雖只是融靈後期,但罕有男修,能在其面前不動如石。且其夫君,乃是越國鼎鼎大名的火雲宗老祖美女配老怪,是修真界的傳統,不足為奇。而其身份,更是讓鷹揚不敢怠慢。

唯一讓鷹揚不解的是,為何堂堂雲華夫人,會駕臨鬼雀宗這種招搖之地知道,火雲老祖,實際上很小心眼的,絕不容於自己夫人被任何男子窺探,一向禁止雲華夫人離開火雲宗。

既然雲華夫人前來,那麼定然是火雲老祖命令火雲老祖,有要事讓她辦,且這件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甚至包括,火雲宗的掌門高層

「呸,老子管那麼多閑事幹嘛萬一扯入不必要的麻煩,後果可想而知」

鷹揚一想到火雲老祖的可怕,渾身一個激靈,立刻將目光從雲華夫人的嬌軀移開。

時間,比賭鬥時間,晚了整整半月,但正主未出現,眾賓客也樂得等待,反正修士不缺幾天時間,幾天,甚至還不夠閉個小關。

且如此多的老怪聚集,自然少不了交流修鍊心得,或許,許多老怪逢盛會便參加,為了也就是這簡單目的。

「不過這一屆老怪,來得真多」鷹揚搖了搖刀疤臉,嘖嘖稱嘆。而立刻,便有一道飄渺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其後,淡漠道。

「這個自然!這些高手,自然是來捧老夫的場1

這個聲音,出現的毫無徵兆,讓鷹揚背心一冷,立刻轉身,見說話之人認識,方才鬆了口氣。修真界,被人侵犯到身後,是極其危險的。即便是在自己宗門地盤

「鷹揚,見過白尊1

鷹揚的目光,掃過白飛騰的身上,露出一絲火熱。

白尊的修為,又提升了啊,能瞞過自己感知,輕易侵到身後,恐怕修為,已經觸摸到金丹後期的瓶頸了

「免禮寧凡來了嗎?」白飛騰老眼虛眯,一副老氣橫秋的口氣。

「沒,沒有寧長老似乎還在閉關」

「哼!沒有禮數的傢伙!竟讓前輩等他1

白飛騰眉頭一皺,不滿。

他刻意晚了半個月出關,為的便是讓寧凡為了賭鬥之約,苦等他半月,磨一磨寧凡的銳氣,不曾想,這寧凡架子竟如此之大,比自己,更晚出關

「是是是那寧長老真是無禮之極,竟敢讓白尊等待」

鷹揚賠笑,對白飛騰,自然是說什麼應什麼。但此話剛出,一股比白飛騰現身之時,更凌厲的危機之感,在其身後傳來。

一霎,不但是鷹揚,就連白飛騰,都露出微微震驚的目光,因為即便是他,都沒有感到來人,如何出現,何時出現!

「哦?鷹揚統領,似乎對寧某,多有怨言氨

一個白衣黑氅的少年,出現在鷹揚身後,毫無徵兆!

其面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但對上其目光,鷹揚頓時心神一顫,升起一種錯覺,彷彿只要寧凡一個念頭,自己必死!

「寧寧長老,鷹揚失言!求寧長老恕罪1

怕!很怕!這是鷹揚第一次近距離靠近寧凡,方才覺得,寧凡究竟有多可怕!

原來寧凡的名聲,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真實實力換來!

「呵呵,何罪之有,鷹揚統領無需慌張白『前輩』,看你情形,似乎剛剛出關,法力似乎未恢復巔峰,看來尚需數日調息,晚輩寧凡,便在紫玉空台,恭候『您』的大駕了你的魔尊之名,我很喜歡。」

寧凡微微拱手,身形一晃,便飛遁而去。而白飛騰,面色頓時難看之極。

他如何聽不出,寧凡言語之中,連削帶諷。諷的是自己為老不尊,背後還說晚輩壞話

「哼,你也就只能此刻囂張一時,賭鬥之時,老夫會讓你明白,得罪前輩的下場1白飛騰恨恨道。

而在寧凡現身一刻,原本在玉台之上,慵懶和眾人搭話的雲華夫人,驀然一挑眉,微微驚訝。

「此子,莫非真和夫君所言一樣,是如此,便完成夫君的任務吧。」

「開賭了,開賭了,買定離手」

紫玉空台之上,一個乞丐模樣的青年,狂放不羈,大擺賭局。

空台之上,不少修士在等待觀戰之際,都閑來無事,擺下攤位,用無用法寶、丹藥,與他人交換物品。

但似這乞丐擺賭局,倒是首聞。

這乞丐青年,亂髮如蓬草,衣衫襤褸,身上雖臟,容貌卻頗為俊朗,鬍鬚拉渣,頗有幾分男子氣概。

一聽此人開賭,不少無聊的修士,都紛紛圍聚過來,看此人賭的什麼。

「開賭了,開賭了,眾位道友,快快掏出你們的仙玉,以小搏大」乞丐生怕別人聽不見,加大了嗓音,紫玉空台上,立刻有幾個老怪,面露不愉之色。

「此子什麼修為,在此嘩眾取寵」一名融靈後期老怪厲聲道。

「融靈初期吧不要殺了?」另一名融靈中期魔修淡淡道。

「罷了,鬼雀地界,不要惹事」

乞丐青年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大聲喧嘩,惹了多大麻煩,仍是無所謂的表情。

而不少高手,都起了賭興。這種在凡間才能見到的事物,也算是一次體悟。

「呵呵,這位道友,你既然開賭,不知賭什麼,如何賭?」不少老怪笑問道。

「哦,哈哈,忘了忘了今日我『舒不雲』在此開賭,賭的,自然是即興事物。就賭那白白嗯,白尊,與那寧凡一戰,如何1

嘶!

一個個老怪,紛紛色變,這不知什麼來歷的融靈初期乞丐,竟然好大膽子,敢賭寧凡與白尊的戰鬥。

且不論賠率如何,單單賭人勝敗,說不定就會得罪人。

罷了,姑且聽聽此人賠率。

一個個老怪仰著脖子,等待乞丐的後文,但乞丐說了這些,便哼著小曲,不再多言。

「咳咳咳道友,你忘了說賠率,讓我等如何下賭」一個老怪提醒道。

「哦!忘了,又忘了不好意思,我記性不太好,見笑,見笑對了,賭什麼來著,我忘了」

「你不是設庄,賭白尊與寧長老之戰嗎1一個老怪不悅道。

「哎呀!原來如此,失禮失禮這樣吧,在下將賭鬥和賠率寫到招牌上,這樣就不會遺忘了」

乞丐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古舊的木牌,上面寫滿各種賭注似乎乞丐經常在各地下賭

他並指如刀,法力一動,削去表面一層字,取出一桿筆,蘸了蘸口水,沒有墨,卻能在木牌上寫字。

「嘶!這木牌,是,是是萬年天楠木1

「哎呀!這是『神來之筆』,可無墨生字,傳說唯有雨殿之人,方能持有,這乞丐究竟什麼身份,難道是雨殿的神衛么1

卻見乞丐扭動神筆,在木牌上,寫下歪歪扭扭的幾個字。

寧凡勝,一賠一。

寧凡平,一賠一百。

寧凡敗,一賠一千。

寫完幾行字,乞丐似乎對自己的字體極其滿意,點頭不已,將所有下賭老怪,撂在一邊。

忘了,又忘了他又忘了,自己正在設賭。

而其他老怪,一見賭局賠率,皆是倒吸一口冷氣。

嘶!

這攤主,莫不是瘋子,怎麼定下如此賠率!

賭寧凡勝,賭一塊仙玉,贏了才一塊仙玉的回報。

賭寧凡平,一塊仙玉,便有機會獲得一百塊回報。

賭寧凡敗,則一塊仙玉,有機會獲得一千回報!

這哪裡是開賭,分明是送錢!畢竟所有人都深信,寧凡必敗,甚至,戰平的可能性都沒有。白飛騰,怎麼說也是越國名震一方的老怪,若輸給一個少年,還活不活了!

賭寧凡敗,穩賺不賠!

賭寧凡平,即便輸了,也就輸一塊仙玉,但若寧凡真的逆天平了,或白尊顧念身份,不願勝之不武,允許寧凡以平局收場這個意外,不能不考慮,若是如此,則賭其平,似乎也有一定機會大賺一番。

至於賭寧凡勝根本沒老怪,認為寧凡會獲勝,且賭寧凡獲勝,一塊仙玉,贏了也才一塊回報,輸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且幾乎是必虧的概率傻子才會往寧凡身上丟錢

「老夫賭寧凡敗,賭一千仙玉!不過老夫有個問題若老夫賭贏了,則要獲得百萬仙玉的回報,你,有么1

那老怪語氣極淡,但他問得問題,是很多老怪都關注的。

這個賭局,得不得罪人,那是攤主的事情,既然有撈錢的機會,老怪們自不會放過。

對這幾乎是必勝、且穩賺一千倍的賭局,沒有老怪能不動心。甚至,之前對乞丐設賭極為不滿的人,也紛紛扭轉的看法,動了心思,想要賭一把。

只是,一千倍賠率這個乞丐,怎可能有如此多的仙玉設庄

聽了提問,原本瞻仰自己字跡的乞丐,驀然回首,露出驚訝狀,

「哎呀,不好意思,又忘記在設賭了你問我有沒有錢,開玩笑,你看看我的打扮,像是沒有錢嗎1

他的聲音提高八度,有些尖銳,而一個個老怪,頓時露出鄙夷之色。

你一個乞丐打扮,從外貌看,明明就是沒錢。

若非看到乞丐一出手便是萬年天楠木、神來之筆,興許大有來頭,根本沒有老怪會和乞丐搭話。

感覺到大家的鄙夷,乞丐似乎極為不滿,眉頭一皺,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破舊的瓦盆,其中,盛放著十塊仙玉。

「這就是我的家當,你說,夠不夠下賭!我就用這些仙玉,下賭1

「十塊仙玉?你是在耍我們嗎1一個個老怪,露出不悅之色。十塊仙玉,根本無法賭空手套白狼么!

「你們眼瞎了么,這是十塊仙玉!?」乞丐露出難以理解的神情。

「這就是十塊!絕沒有第十一塊1

「呸!胡說!老子再窮,也不會窮到只有十塊仙玉.聚寶盆』,給我倒1

乞丐露出憤然之色,一指點在瓦盆之上,而後翻轉瓦盆,倒出十塊仙玉但十塊仙玉離開瓦盆,其中,竟仍有十塊倒出十塊,還有十塊,頃刻,地上已經,滿滿一地仙玉,共數千塊之多!

「誰說老子沒錢!老子用錢砸死你1乞丐大喝一聲,而在場老怪,俱是震驚之色。

「雨殿仙寶,『聚寶盆』!此人是誰,竟帶有此物1

ahref=http:..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lt/a&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