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03章斬離,巨劍!(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滅融靈,不難! 此煉體術修成,意味著日後即便寧凡法力耗盡,仍有辦法戰鬥!畢竟煉體術消耗的是氣血之力,而非法力! 收了丈六法相,寧凡微微鬆了口氣,休息片刻后,目光驀然一凝,其容貌,竟飛速...

第四個月,石關之內法術飛騰,並於最後,碎了試劍石。

第五個月,石關之內劍氣四散,並傳出熾熱火氣與白骨劍影。

第六個月,石關內一片安靜,並時而傳出轟隆隆的踏地之聲,並有器靈呼號之聲。

半年之時,轉瞬即逝,而石關中,漸漸寂靜下來,只剩偶爾的地火燒之聲。

並隱隱,有神兵現世的預兆。

法術,學成了幾種。兩道劍氣,更加純熟,體悟更深。而煉體術,亦是掌握了一種『丈六之身』。而真正讓寧凡喜悅的,是念偽訣、念守訣的小成!

石關之內,寧凡一手負於身後,另一手屈指一彈,立刻便有一道劍芒,透指而出,化劍為火。

他單腳一踏地,石關震動,無數白骨虛影在地面浮現,而一道若有若無的血線,被殺氣凝聚,遊離於虛影之中。

收了兩道劍氣,寧凡微微一笑,兩道劍氣,總算領悟到了小成之境,如今不需動劍,單憑一指一踏,便能催動劍氣。

他收了神色,閉目,一指點在眉心,立刻周身銀光大現,並於銀光中,化作一丈六尺之高,肌肉壯碩、膂力驚人,體格大變,再非瘦弱。

此術,便是他修鍊的一種煉體術,比起涅皇骨皇等演化萬丈的巨人之人,一丈六尺,似乎微不足道,但,這是寧凡第一次修鍊煉體術,已經難得。且化作丈六之身,寧凡肉身防禦提升一倍,氣力提升三成,憑肉身之強,拳滅融靈,不難!

此煉體術修成,意味著日後即便寧凡法力耗盡,仍有辦法戰鬥!畢竟煉體術消耗的是氣血之力,而非法力!

收了丈六法相,寧凡微微鬆了口氣,休息片刻后,目光驀然一凝,其容貌,竟飛速變換起來!

孟楚,薛青,周明,南陽子,尉遲,鬼雀子!

但凡寧凡見過之人,修為低於寧凡神念境界者,一個個相繼變幻而出!並非相貌以假亂真,就連氣息,都一模一樣!

念偽訣!此術變幻身形,或者隱匿,除非神念高於寧凡,否則,無法看破其偽裝!而寧凡神念,足足達到了半步元嬰,這意味著,若寧凡隱身,越國無一人,可看破!

他變回模樣,解了念偽訣,微微閉起雙目。而一股飄渺靈動的氣勢,漸漸在體內升騰。

驀然間,他一拍儲物袋,取出一件中品飛劍,一指彈出,而那飛劍飛出三丈后,忽而方向一轉,掉頭朝寧凡胸口回刺。

中品飛劍!除非寧凡開啟丈六之身,否則一劍穿胸,必死無疑!

但詭異的是,那中品飛劍飛刀寧凡身前三尺,忽然撞擊在無形的障壁之上,再難靠近一分。

寧凡身前虛空,回蕩著死死波紋,好似微浪,透露著神念之息。若有修士見此,必定驚不自已,因為這種防禦飛劍攻擊的手段,竟然是以神念完成!

念守訣!

寧凡收了飛劍,露出暢快笑容。此次閉關,若說最大收穫,絕對是念神雙訣的修成。

在修鍊前,寧凡絕未想到,《念神訣》的玄妙,竟遠在他預期之上,甚至從玄妙而言,可能不弱於《陰陽變》!

吞服煉神草,一念成偽,非元嬰修士,不能看破其隱匿、偽裝!

碎五件法寶器靈,一念成守,足以抵擋元嬰修士的必殺一擊!

當然,此二術,寧凡實際修鍊得並不完美。念偽訣,若修鍊大成,甚至可以瞞過神念遠超自身的探查。而念守訣,以寧凡目前修鍊結果,一日動用一次便是極限。動用第二次,對神念傷害極大,動用第三次,識海必碎!

想要將《念神訣》修鍊到更高境界,便需要更多的煉神草與法寶器靈。器靈還好說,總算在雨界有跡可循,但煉神草寧凡很難想象,雨界是否還會有孟楚這種奇葩,意外種出煉神草。

半年閉關,到此,似乎極為圓滿,寧凡法力不漲,但一身神通,卻多了數種手段。

剩下的事情,似乎只有最後一件祭煉斬離劍!

寧凡行到石關冶金爐之前,引出地火,張口噴出星光劍影,化作一道晶瑩璀璨的飛劍,持在手中端詳,似乎有什麼決定,難以取捨。

良久,一抖鼎爐環,自其中取出一截玉質晶瑩的肋骨。

更換劍骨,不會對飛劍造成本質改變,但為了避免引下白日星現的異象,寧凡還是在冶金爐前,耗費仙玉,不下了丹級大陣,遮住了煉寶氣息。

如今的他,已不是修真雛鳥,思索當年在七梅城所為,舉動張揚而鋒芒畢露,實際是極為危險的,當年的他,即便獲得仙帝記憶,但本質還是一個少年,人生閱歷,只是生搬於亂古,並無自己的感觸。

如今,一場場殺伐,讓寧凡認舒界的真實。並未想象中的醜惡,亦非神話中的桃源,而是複雜的所在。修界有情,有愛,有陰謀,有恨這與凡人的世界,實際沒有不同。而一個不慎,被人偷襲而死,則太過冤枉,不得不慎。

修真界有一句老話,你永遠不知道,暗處有什麼敵人,在窺視你!

寧凡有劍念,可生殺金丹初期之下一切高手,但骨皇的極境神意,似乎比寧凡更強。

寧凡有亂古傳承,但那神虛閣的小妖女,卻有著更為高貴的神虛傳承,甚至,四天之上,無數仙帝、神魔傳承,如雨不絕!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寧凡以身體體會,最為明確。

所以,要謹慎。慎之又慎,方能立身於亂世。

心思百轉,寧凡的心境,隱隱再次提高了一些,他微微嘆了口氣,旋即收了神色,將斬離劍放入冶金爐中。

「亂古記憶的煉器手法,名為『千煉之術』,所謂百鍊成鋼,千煉成寶,萬煉生靈想要煉製出法寶,至少得千煉。而想要生出法寶器靈,則至少需萬煉但實際上,並非法寶定有器靈才好,世事無絕對,類似飛劍,有靈更好,但類似重劍,則最好,無靈1

寧凡口中喃喃自語。修士所佩之劍,大多都是飛劍,掐訣飛遁齋在上古,神魔都是以力破天,爭鬥更是各自化身萬丈,肉搏交兵。

持劍漳,名為重劍。飛劍講究輕盈飄渺,而重劍,講究橫掃千軍。

若飛劍有靈,則飛遁斬敵,更為精準,輕鬆了修士神念操控。但重劍有靈,則難以做到身劍合一,對敵之時,劍氣難保不會生疏一分。

斬離劍,不需要劍靈因為寧凡,決定將斬離劍,祭煉成一柄重劍!

但,這並未代表,就要破壞斬離劍的飛劍形態。亂古大帝的煉器術——千煉之術,實際毫無亮點,卻有一個驚世駭俗的玄妙之處。

若飛劍鍛冶,達到十萬煉之上,可以鍛造出,雙重形態的法寶!

這即是說,寧凡一念間,便可讓斬離劍在飛劍與重劍之間切換!

此事若說出去,在越國或許會駭人聽聞,但在雨界,便不足為奇。真正的法寶,並未一味追求威力,而更多的,在於變化。

據說上古神魔失傳的『天罡三十六變』『地煞七十二變』,便是極為高深的變化之術

收了所有雜思,寧凡開始控制地火,分離斬離劍中的坤鋼劍骨,另一面,卻同時以神念控火,燒骨皇肋骨。

骨皇肋骨,乃是碎虛老怪的骨,有一絲靈性,一絲傲氣,不願成為區區一件法寶的材料,在地火之中,絲毫不熔。

正是這一絲靈性,使得骨皇可以本尊施展『搜骨之術』,探查此骨的下落,確定寧凡的身份。

靈性,不可抽離,卻可,抹殺!

寧凡眼露冷光,劍念橫掃,沒入肋骨之內,狠狠一刮,將肋骨一絲靈性,颳得一乾二淨,一絲白氣,在火焰中蒸騰,消散一空。

如此,骨皇再有逆天神通,此骨也再無法探知。

肋骨在火焰中,燒三天,終於熔化為玉質骨液,而寧凡不再等待,立刻神念控火,將斬離劍的坤鋼逼出!

劍骨抽離,斬離劍幾乎跌落品階,而幾乎立刻,寧凡引動骨液,融於劍身之中,而原本輕盈如水、星光璀璨的斬離劍,頓時開始發生蛻變!

三尺星光,變成七尺之長,劍刃寬一尺,劍身似白骨,雪白無光,並傳出厚重而壓抑的殺機,鋒芒畢露,霸道凜然!

這是一柄重劍,一柄白骨巨劍!其品階,已達到中品巔峰!整整提高了一個大境界有餘!

「斬離劍,重劍之形,煉成1

但一切還未完結,劍身冷凝之時,寧凡拂袖,將劍池的水掃凈,一拍儲物袋,取出功德殿中,兌換的『雷水』。

此水,乃是祭煉太古神兵的冷凝泉水,效果是為太古神兵,附加一絲雷霆之威!

唯一可惜的是,此雷水太過稀少,上古神魔煉製神兵,往往會有一池雷水,而如今,寧凡只有一瓶冷凝法寶,不夠,只能稀釋了湊合用了

一抖鼎爐環,將自胡家獲得的月寒泉水,兌入劍池中,與雷水混合。

月寒泉,實際亦是鼎鼎大名的冷凝泉,但比起雷水,就太過平凡。冷凝泉已具備,最後一步,冷凝劍體!

一拍冶金爐,爐火頓時熄滅,而寧凡神念一卷,斬離劍立刻被捲入劍池之中,在池水之內,發出滋滋的蒸汽之聲。

而隨著雷水的蒸騰,一絲絲雷光,自水中分離,沒入巨劍之中,在劍身之上,勾勒出一道道晦澀難明的雷霆紋路。

劍成!

寧凡單手一招,將巨劍招入手中,卻驀然手腕一沉,劍鋒砸落於地,沒入地面三尺。

好重!這重量,起碼有萬斤!恐怕不論雷霆之威,單單對金丹修士揮上一揮,那威力,便是極其恐怖的。疏忽之下,甚至可以一劍斬金丹!

喝!

冷喝一聲,周身銀光大現,寧凡氣力陡升,『噌』地一聲,從地面拔出巨劍,一劍猛刺地面!

轟隆一聲巨響之後,地面被寧凡一劍,削平一丈,切口如鏡知道,這地面的岩石,足以防禦金丹初期修士全力一擊!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重劍生鋒,天地無爭!如此,閉關也算告一段落了時間過得真快,這,便是修士的生活」

寧凡心念一動,巨劍變回星光飛劍的形態,被其收入體內。

而其盤膝坐下,調息著體內法力。

似乎比預期的賭約晚了一些罷了,幾天的差異,對以年記日的修士而言,應該不算什麼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