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01章閉關,蛻變!(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言罷,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顆血紅的丹丸,僅有指甲殼大小,卻蘊藏著浩瀚法力,仔細聆聽,似乎還能聽到丹丸之中,傳來心臟跳動似的聲音。 一見此丹,寧凡的神情浮現一絲悵然,因為此丹,正是胡家老祖...

「聽說了嗎滅掉十幾個修真族的兇手,已經伏誅了似乎是胡家老祖,拚死服下屍腐丹,與那人同歸於盡不過,胡家損失慘重,如今幾乎成為越國三流勢力,似乎與紫光宗的關係,也已決裂」

鬼雀宗,雙修殿,幾名女弟子,正小嘴微張,談論著這轟動越國的大事。

只是傳言與事實,這樣的傳言,自然是寧凡的安排。

距離寒月之戰,已過去十日,但此事熱度,仍未減弱。而另一件讓鬼雀宗小小震動的事情,則是王遙失蹤。

王遙身為執事弟子,卻擅離宗門,久不歸來,已被不少長老,認定為叛逃。此事,在王家老祖親自上門致歉后,漸漸平息。

而另一件事,則取而代之,成為鬼雀宗的最新話題。

寧凡閉關了!

這一次閉關,眾所周知,寧凡是為了與白尊一決高下。前者被譽為越國『金丹之下第一人』,而後者,則是越國成名已久的老怪,此戰即便在越國,都吸引了不少人關注。

只是,認為寧凡會獲勝的,罕有。寧凡有著妖孽天賦,但終究太過年輕,且修鍊的,還是雙修功法,戰力稍遜於同階至於『白尊』白飛騰,據說其《玄冰訣》已經修鍊到了第三層第四個小境界,更曾機緣巧合,吞服一道三品寒氣。

白飛騰的戰力,放眼金丹中期都罕有敵手。甚至,他曾與太虛派的金丹後期老怪——松峰長老,鬥了數日,卻不分勝敗,足可見其實力強勁。

雙修殿中,漸漸的,幾名女弟子的話題,開始轉到寧凡身上。而一旁,在蒲團上打坐的白鷺,秀眉時不時一蹙,彷彿僅僅聽到寧凡名字,都會十分煩躁。

這煩躁,在感知到一個女子到來雙修殿之後,立刻收起,化作一絲平靜之色。

起身,輕輕拂去輕紗薄衫的塵土,白鷺立刻帶著眾女弟子,前往雙修殿外,迎接。

自寧凡閉關,每一日,都會有一個藍衫女子,前來探望,總是在寧凡石關之外,默默佇立很久。

少主藍眉連白鷺都不敢怠慢之人!

「見過少主」白鷺盈盈一禮,笑容有些不自然。

「今日他還在閉關么」藍眉語氣清冷,有著一絲上位者的威嚴。

「是。」對寧凡,白鷺似乎不願深談。

「白鷺,隨我來一下我有話問你」

藍眉明眸一閃,語氣不容拒絕,而白鷺,則微微低頭,跟在藍眉之後,進了寧凡一貫居住的院子里。

只是方一進屋,藍眉便再也裝不出冷傲之色,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自身體治好后,藍眉的心情開朗,笑容也漸漸多了起來。

「白姐姐,這裡沒人了,不用這麼拘束了今天,再教我一些吧」

「有完沒完!不教了1白鷺亦不再假裝恭敬,不滿道。

「教教嘛你都和寧凡那麼多次了」藍眉罕見的有一絲求懇。

「我與他沒有任何關係,再這麼說,我便不教你了1

「好好好,妹妹不說了那姐姐,快教教我吧。」

藍眉語氣,就好似對待師長一般。因為她喜歡從白鷺這裡,學來各種取悅寧凡的技巧如今自己可是女人了,未來還會是寧凡娘子,有些東西,得好好學學了她沒娘親傳授,所以,就來求雙修殿第一魔女——白鷺!

合歡術,床笫術,白鷺會得極多且此女,似乎和寧凡這樣那樣,也不算外人。

藍眉好歹是少主,白鷺不敢過多得罪,所以,也只好將所會之術,傾囊相授。

無人知道,鬼雀宗的天之驕女藍眉,與第一魔女白鷺,卻在寧凡房中,大談春宮秘術。

外界的一切,寧凡一概不知,此次閉關,僅僅半年,對凡人很長,對修士而言,太短,短到不足以做太多事,就會流逝。

將一切雜念掃去,寂靜昏暗的石關之中,寧凡心頭,只有一個想法。提升實力!

與王遙一戰,寧凡更加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攻勢有餘,防禦不足,在對敵經驗上,遠超同階,但比起真正的老怪,經驗差的並非一星半點。

而功法的缺陷,漸漸開始顯露。與王遙之戰,自己不過仗著一個個底牌,苦苦硬撐,而王遙,則信手拈來一個個法術,都有莫大威力。

施展法術,不僅需要法力,還需要配套的功法寧凡的《踏雪訣》,雖然修鍊到第二層,但根本沒有仔細感悟過,且僅僅習得了一個冰虹遁術,其他冰系法術,一個沒有修鍊。

至於《黑魔決》,則一點都未修鍊,偶然吞噬的一道黑魔炎,也許久未曾動用,只因不會法術,無法發揮黑魔炎的真正威力。

若無底牌,寧凡真正的對敵手段,僅有『化劍為火』『白骨如山』兩道劍氣,且兩道劍氣,也僅僅是領悟,距離真正發揮威力,遙遙無期。

肉身的銀光透體境界,比一切融靈巔峰的煉體修士都強,但偏偏,寧凡連一式『煉體術』都未曾修鍊。

法修修鍊的神通,叫法術。體修修鍊的,便是煉體術。嚴格而言,王遙那日施展的巨人法相,便是煉體術的一種,而在上古神魔神通之中,許多煉體術的威力,甚至遠遠凌駕於法術之上。

不論法術,還是煉體術,寧凡都未習得半點。在亂古記憶中,法體雙修,達到『法身合一』境界,方才是上古神魔的修鍊之道,骨皇做到了,但寧凡么不論是法是體,都沒有修鍊成功。

至於斬離劍,附靈了焚魂神通,本身品階,卻仍是低得可憐不,應該說斬離劍僅僅半年,從下品初階晉陞為高階,已經十分驚人了,遺憾的是,寧凡的修為提升,更快,快到如今戰鬥,下品高階法寶根本毫無用處。

斬離劍,必須重煉!骨皇的那根肋骨,若是熔煉進去,定然可以增加斬離之威,甚至,多上一些厲害神通!

如此,此次閉關的目的,便極為明確了。

首先,必須將《黑魔決》《踏雪訣》修鍊到第二層的巔峰,並掌握數種冰火法術。

其次,修鍊一種防禦類『煉體術』,將銀光透體的煉體境界,效果發揮出來。

最後,重新祭煉斬離劍,熔煉入骨皇肋骨。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法術,寧凡必須好好修鍊一番。

念偽訣,念守訣。

《念神訣》三式,第一式隱匿,第二式防禦,第三式分身。第一訣,念偽訣,需要服用煉神草修鍊,如今的寧凡,正好從孟楚手中獲得不少煉神草。

第二式,念守訣,需要吞服法寶器靈,寧凡手中,也有數件器靈法寶。

需要做的事情,太多,短短半年,太短。但寧凡深信,若自己潛心閉關半年,將種種弱勢補足,半年之後,自己將真正成為一個高手!

而無論是修鍊功法,還是提升法術神通,實際上,都是在為突破金丹期做準備。

即便獲得亂古傳承,寧凡突破金丹期的成功率,仍然不大,且按他估算,自己起碼需要十年閉關,方才有機會衝擊一次金丹瓶頸。

但若是失敗了,則十年苦功,毀於一旦!

資質稍差的修士,突破金丹瓶頸,也僅有一成成功率。那些天才修士,結丹成功率也絕不到兩成。每一個金丹修士,都是數次衝擊瓶頸,方才得已成功,而一次成功的,無一不是氣運逆天之輩。

寧凡在心頭,估算著自己結丹的成功率。自己的資質並不算絕佳,但也不笨,兩成成功率,還是有的。

「若採補冰靈月靈二女,損人利己,我結丹的成功率,可達到三成」

寧凡目光複雜,看了看左腕的鼎爐環,第一次猶豫,要不要採補二女。而最終,他也沒狠下心對有恩之人,他下不了手。

嘆息之後,他一拍天靈,半步元嬰氣息的念魄化身,分離而出。此化身,半步元嬰修為,但極不穩定,根本無法發揮多大戰力,用於偷襲、給予必殺一擊,倒還能做到。

由於凝練此化身,導致寧凡神魂損失一半這個結果,會降低結丹成功率。但神念的提升,又會提升一些成功率。

「因我自斬魂魄,金丹成功率,會比常人低半成,但神念之力強大,也能助我抵禦心魔故而我的結丹成功率,不減反增,應該會有四成」

言罷,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顆血紅的丹丸,僅有指甲殼大小,卻蘊藏著浩瀚法力,仔細聆聽,似乎還能聽到丹丸之中,傳來心臟跳動似的聲音。

一見此丹,寧凡的神情浮現一絲悵然,因為此丹,正是胡家老祖道消之後,以魂飛魄散為代價,凝結的修丹。此修丹,本準備留給胡明,但寧凡的出現,讓胡家老祖改變了初衷。

「修丹是胡家老祖服下屍腐丹后,借金丹初期法力凝聚藥效,稍遜於金丹初期修士的道果,但相差不遠服下此修丹,我結丹成功率,可達到六成1

最後,他取出一卷古樸丹卷,是薛青所贈。

丹卷上,記載了一種三轉丹藥,名為『霞金丹』!

此丹效果,可提升修士結丹成功率,一成!提升不到,但誰能擔保,若結丹失敗,不是少了這一成成功率呢?

且服食此丹,縱然結丹失敗,仍可以積蓄法力,為下一次突破打下基礎,並縮短下一次突破金丹瓶頸需要的時間。

加上此丹,寧凡有七成幾率,結丹成功!

這個成功率,若是傳出,恐怕一個個金丹老怪,都要瞠目結舌的。畢竟從未有哪個修士,有如此之高的成功率。比起追求結丹成功率,那些老怪更願意用有限的資源,換取結丹之後提升修為的丹藥。

他們不缺時間,不怕失敗,但寧凡,最缺時間。結丹本就浪費時間,若還失敗寧凡不敢去想後果,不敢想百年之後,面對涅皇的無力之感。

「七成成功率,絕不低,但我要更高的成功率!若我法體雙修,成功率可再提高半成。而若我將《黑魔決》《踏雪訣》修鍊到第三層境界,則結丹成功率,可再次提高一成八成半,此成功率,是我能達到的極限若仍然結丹失敗,則一切,都是天意」

寧凡無奈一笑,天意天意二字,誰能違背?

老魔被天意捉弄,自真仙變為融靈,再變為沒有修為的廢人。觸怒天意,則再強的高手,也沒有好下常

逆天那一個逆字,太難。

若可以,寧凡一生一世,不會選擇逆天而行的道路,那太艱難、太痛苦、太孤獨。

但若八成半的結丹成功率,仍失敗了則寧凡,即便逆天,也要結丹!

「開始閉關!首先,參悟兩種功法。參悟功法,人越多越好,而《念神訣》第三訣,正好用在此處。念身訣,分身之術1

寧凡指間掐訣,頓時,一個個虛幻的分身,自其體內竄出,與本體模樣一般無二,只是毫無修為。

這種分身,屬於假分身,與化身截然不同。用於戰鬥,那是送死,但,若是用於感悟的話

頃刻,寧凡便分出一百餘分身,這已是他半步元嬰神念,所能分離的極限。

而他立刻,對分身下了第一道命令。

「爾等可存活三日,三日之內,我要爾等,共同參悟《黑魔決》《踏雪訣》1

「是1

一百餘分身,異口同聲應道。

一百人同時參悟功法,便是常人一百倍的速度,雖然此舉對神念負荷極大,但寧凡自問,能夠承受痛楚。

半年閉關,將兩種功法參悟到第二層的巔峰,不難!

第一次蛻變,是寧凡獲得仙帝傳承之時,從凡人,蛻變為修士。

第二次蛻變,寧凡要徹底融入修士的身份,並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

在寧凡閉關之時,七梅城中,亦是悄悄發生著變化。

城主房中,香閨之內,紙鶴與思無邪正和衣而,似乎昨夜又深談了許久。

天真未泯的紙鶴,與失去記憶的思無邪,似乎極為投機。

晨光入窗帷,紙鶴慵懶地翻個身,繼續酣睡。而思無邪,周身驀然如觸電一般,輕輕一抖。

而立刻,其美眸睜開,猶如蘇醒。

並非睡醒,而是沉睡於體內的記憶,決堤!

「寧凡!本宗,想起來了1

思無邪露出憤恨的神情,但立刻,便臻首一痛,昏迷過去。

許久之後,思無邪再次睜開明眸,卻恢復了之前的純真神情。

「奇怪剛才做了個好奇怪的夢」

「嗯?思思,你怎麼了?」紙鶴揉揉眼睛,帶著哈欠問道。

「沒什麼剛剛做了一個夢,夢見,我成了另一個我好奇怪」思無邪不解道。

「你多心了呢對了,我快要突破融靈期了,等會我去跟南宮統領取丹藥,然後閉關,你幫我護法好不好?」紙鶴帶著一絲央求,而一聽紙鶴竟要融靈,思無邪驚訝的小嘴合不攏,頗為可愛。

「你從未認真修鍊過一天,竟然就要突破融靈了1

她雖失去記憶,卻隱隱記得,突破融靈期應該極其困難的

傻兮兮的紙鶴,難道竟如此有修鍊天賦么,難怪主人對她寵愛有加呢。

說起來,主人怎麼樣了呢,很想他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