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00章修丹(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寧凡心中有收服胡家的心思。 所以,胡風子主動開口,歸順寧凡。 而寧凡,則目露讚賞,深深看了胡風子一眼。 「不錯的心智,性格也算沉穩,作為一族之祖,你合格了。放心,我僅僅是不想胡...

虛空封鎖消散前,寧凡出現在寒月山之巔。/../

他面帶肅殺之氣今夜,他斬王遙,顯露了太多底牌,為了不為日後惹麻煩,滅掉這些目擊者,無疑是最省事的行為。

他神念微微放出,帶著一絲殺機,席捲寒月山二百里地界。

每一個胡家修士,都被寧凡神念所波及。彷彿只需寧凡一念,那飄渺的神念,便會化作奪人性命的劍念,滅胡!

在此神念之威下,融靈之下的修士,根本連站立都困難。而胡家殘存的幾個融靈修士,包括胡衛統領——胡明在內,俱是敬畏地望向山巔的那名少年。

至於老祖胡風子,對寧凡的威壓,更是感受最深。他服用屍腐丹,已暫時突破金丹期,但仍感覺,自己在寧凡神念之下,生死不由自己。

這寧凡,輕易可覆滅胡家,如之前那碎虛老怪一樣。而既然寧凡返回,碎虛老怪不知去向則無疑說明,寧凡已將那老怪,斬殺!

「嘶!斬碎虛1

這個念頭一起,胡風子對寧凡的懼怕,升到空前之高。而之前寧凡一幕幕詭異手段,浮現起腦海,更讓他毛骨悚然。

而他驚懼地意識到,寧凡似乎是想殺人滅口,覆滅胡家!

胡風子可以理解,今夜寧凡施展的手段,隨便流出一個,都會惹無數老怪垂涎,若換做是胡風子,暴露了底牌,且有能力殺人滅口,自然不會留情。

他面上生機正飛速流逝,心中,卻在心思百轉,思索解決眼前危機的辦法。

望著遠方一潭幽寒的泉水,望著一個個再次絕望的胡家修士,胡風子似做了一個決定。

他拖著虛弱的身體,一道遁光,直奔寒月山而來,一副坦然受死的表情。距離山巔百丈,他收住腳步,對寧凡遙遙拱手。

「老夫胡家老祖,胡風子,見過寧長老。」

「」

寧凡閉目不語,他的神念,仍鎖定著胡風子,一旦胡風子有任何異動,則必死。

「寧長老,可否放胡家一條生路」胡風子苦笑道。

「我對胡家生死,沒有興趣,但,不能不解決隱患」

「若我胡家修士,歸順長老,任長老種下念禁,可否換一條活路我胡家,尚有靈泉一脈,願拱手奉上有法寶、丹藥無數,可任長老自缺胡風子咬咬牙,以他高傲的性格,絕不願胡家淪為他人從屬,但更不願看著胡家兒孫死於非命。

胡風子能看出,若寧凡一心覆滅胡家,早在現身第一時間,便屠盡在場所有修士。而他之所以並未動手,未嘗不說明,寧凡心中有收服胡家的心思。

所以,胡風子主動開口,歸順寧凡。

而寧凡,則目露讚賞,深深看了胡風子一眼。

「不錯的心智,性格也算沉穩,作為一族之祖,你合格了。放心,我僅僅是不想胡家修士多嘴而已,你去召集胡家修士前來,由我種下念禁則今日之事,就此揭過。」

寧凡微微一笑,收了神念。而胡家地界,所有修士,俱是心頭一松,大出了口氣。

滅不滅胡家,對寧凡而言,根本不是什麼大事。而胡家修士,說實在,失去戰衛,失去數個融靈高手,更將失去老祖,其實力,已經絲毫不入寧凡眼中。

至於胡家的法寶丹藥,寧凡亦不看重,唯有那一脈靈泉——月寒泉,微微能讓寧凡意動。

他語氣極淡,但給了胡家修士一個活命的機會,胡風子立刻露出喜色。

能不死,誰願意去死。被此人種下念禁,至少還有一線生機。若無此人,胡家所有修士,都早已死在骨皇腹中。

「傳老夫之命,胡家修士,在寒月山腳下集合,讓寧前輩,種下念禁1

他身為老祖,一聲命令,無人敢違背。而胡家修士,在得知自己將被寧凡種下念禁,失去ziyou,各個露出患得患失的神情。

寧凡腳下冰虹一閃,下了寒月山,而不多時,胡風子已率領一眾胡家修士,一個不落,來到山腳。

「請前輩種下念禁1

胡風子對寧凡拱手一禮,恭敬之極,但死氣,卻更深了

他臉上,死氣更甚,屍腐丹的藥力,在減退,一旦過了時間,他必死

寧凡微微感嘆,對這胡風子,他倒是頗為眼順。此人不愧當了多年家主,肯為族人一死,識大體,若能留在胡家,倒是一個臂助。

不過可惜,屍腐丹乃是自絕死路的丹藥,想獲得實力,便要付出血的代價。這便是天道,縱然是寧凡,也無法救胡風子。

收了感嘆之色,寧凡在胡家修士識海,一一種下念禁。一個個胡家修士,被種下念禁,帶著複雜嘆息,去收拾族地的廢墟,重建故園。

虛空封鎖,已完全散去,而寧凡,亦不願久留。

他在胡風子的引領下,來到胡家族地、一池幽寒的靈泉前,一抖鼎爐環,將整條靈泉,直接收入紅霧空間。

此手段,匪夷所思,而胡風子立刻認識到,寧凡的鼎爐環,是一件傳說中的洞天法寶。空間法寶,可儲物,但唯有洞天法寶,可收江河、山川!

寧凡的手段,如此驚人,若他能稍稍照拂一下胡家,自己死後,也就了無牽挂了

他猶豫著,拱手,對寧凡請求道。

「寧長老,老夫有一事相求」

「若是為你解除屍腐丹的毒性,我做不到。因為此丹,乃是用壽命換修為,獲得便意味著失去」

寧凡的語氣,有一些無奈,因為他的弟弟寧孤,同樣是修習了封命尺的歹毒功法,生機喪失。

這種損失的生機,甚至無法用丹藥補回天道不容!

修士拳可推山,指可填海,但偏偏無法與天道違背,這便是修士的無奈。

「不,老夫自知即可必死,不求活命。老夫僅有一個請求老夫死後,寧長老可不可以照拂一下胡家」

胡風子求懇道。他知道,寧凡給胡家種下念禁,僅僅是為了封口,實際對胡家根本毫無興趣。若胡家有難,他會不會出手,根本是兩說。

但他仍希望寧凡出手的因為,胡家已失去戰衛,自己若死,則胡家昔日的仇人,不會對胡家視而不見。甚至,與胡家關係不錯的紫光宗,也可能反過來,打壓胡家

修真界,就是如此殘酷。

對胡風子的要求,寧凡微微皺眉,但不待他拒絕,胡風子卻收了所有猶豫,露出決然之色,鄭重懇求!

「若寧長老,承諾為胡家出手三次老夫,願意以不入輪迴為代價,以畢生修為,凝結一顆『修丹』,贈於長老!此物,老夫本準備留給胡明但看起來,他終究太過年輕,難當大任」

「修丹1

寧凡眼中,微微訝異,望向胡風子的眼神,更是充滿感嘆。

「你為家族,做得太多」

「老夫不悔!寧長老,你便說,你答不答應1

「罷了。若得修丹,我寧凡承諾,有生之日,為胡家,出手三次1

「多謝」

胡風子望著遠處忙碌的胡家修士,露出欣慰的笑容。而寧凡,則微微有些悵然,閉上眼。

修丹,與道果相似,都能服下之後,直接提升修士修為,且無任何後顧之憂,不會似丹藥一般,服下之後,便法力虛福

而區別就是,道果是被殺之人法力凝聚,而修丹,則是活人,以魂飛魄散為代價,將法力凝聚成丹。

人終有一死,而修士即便死了,也渴望再入輪迴,轉身重修。但胡風子,為了胡家的存亡,卻願意自毀魂魄,煉製修丹,僅僅為了求寧凡出手三次

作為一個家祖,他是合格的。

而今夜,寧凡第一次思索起一個問題自己修真,究竟修的什麼,又是為了什麼。

胡風子的做法,在修真界看來,是極其愚蠢、不值的,但寧凡卻感覺,若他是胡風子,也會選擇同樣的道路。

心魔,越來越盛有了堪比道果的修丹,寧凡只需服下修丹,便可一舉閉關,斬心魔,破金丹。

他唯一欠缺的,僅僅是時間。

「寧長老隨我上寒月山吧,老夫想死在那裡」胡風子苦笑道。

「可以,我送你道消。」

寧凡語氣平淡,而一瞬,他隱隱覺得,自己此刻心境,竟與『送君一死』的真意暗暗相合。

送你一場,道消人亡,便是,送君一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