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99章斬真魂,結死仇!(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但其求饒聲,卻只換來寧凡一句冷笑。 「我會相信你么1 斬離劍一劍,狠狠斬下!而骨皇這絲真魂,懷著衝天怨氣,橫死! 收了念魄化身與斬離劍,寧凡立刻服下一顆丹藥,調息著體內傷勢...

虛神之意,極境!

此神意,往往感悟自天劫,而殺性更重,領悟極境之人,往往都是同階無敵的存在!

只因此神意,模仿的是天劫,威力自然恐怖非凡天劫!即便是神佛,也要畏懼之物!

而王遙,一共兩次施展極境紅雷,兩次都未殺死寧凡,這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第一次,寧凡靠著替死令,才險之又險,擋下紅雷。/../替死令,死物珍惜之極,保一次命,不足為奇。

但第二次,寧凡仍然擋住極境紅雷,靠的,竟然是劍識劍念的手段!

王遙萬萬沒想到,寧凡竟能在融靈之時,便改造識海,凝練出上古都罕見的劍識。但即便是劍識的劍念手段,王遙也不認為,能匹敵自己的極境紅雷。

極境,不同於其他的虛神之意,無法通過法寶防禦,專門攻擊對方識海,且威力,恐怖之極,更能同時滅殺無數高手。

妖鬼林第七區域,骨皇憑藉極境紅雷,殺過數個碎虛老怪,更以此雷,敗了小貂魅晨。

但今日,此極境紅雷,卻被寧凡破去,即便那紅雷,僅僅是骨皇的金丹級真魂,所釋放!

且最後時刻,寧凡心狠手辣,一拳自損,強行斬滅自己的極境紅雷。

王遙的心頭,第一次對寧凡,升起一絲懼怕。因為自己最強法術,敗在了寧凡手中!

「本皇法力耗盡,極境被毀短時間內,不是此子對手,今日,姑且逃去若是被此子斬去真魂,我妖鬼林中本尊,極有可能重傷,甚至,跌落境界1

王遙面色依舊張狂,但心中,實際退意已定。不過他相信,自己想逃跑,不施展點手段,是不可能的。

他屈指一彈,一道指骨被他彈出,而他冷喝一聲,那截指骨,立刻變作一個個白骨鬼卒,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頃刻便有近千鬼卒,踏天而立,持刀槍而舞,發出凄厲鬼吼,各個都有融靈修為!

而鬼卒方一召喚出,便立刻遵照王遙心意,攻向寧凡,至於王遙自己,則抽身便退!一指點在虛空裂痕上,漆黑的裂痕,頓時紛紛開始消散,而他趁勢便逃!

「哼!想跑!憑這群融靈鬼物,擋得住我么1

寧凡眼中寒芒閃爍,自己與骨皇,已是不死不休,今日放走骨皇的一絲真魂,來日,自己必定要面對更大的麻煩,絕對不能放走他!

「碎1

他腳踏冰虹,直追骨皇,同時劍念橫掃,蒼天之下,盡被寧凡劍氣所籠罩!

近千融靈鬼物,在寧凡劍念一個橫掃下,紛紛爆體而亡!化作骨灰,煙消雲散。而寧凡,再次吐出一口血,傷勢又加重一分。

一式,召喚千名融靈鬼卒!

一式,覆滅千名融靈高手!

胡家修士,毛骨悚然,今夜所見,絕對是他們一生難忘之事!

夜空之上的王遙與寧凡,若是聯手,恐怕足以,掃平越國一切金丹之下的高手!

遁逃間,王遙感知到寧凡追來,面露震驚之色。

他召喚了千名鬼卒,各個融靈,雖不認為能殺死寧凡,但料想攔其一二,總是能夠做到。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寧凡幾個照面,便仗著劍念之強,橫殺的千名融靈!

其劍念威力,幾乎不弱於自己這具身體的極境!

「不可能!即便是上古修士的劍識劍念,也不該有如此威力此子劍念之中,究竟融合的什麼劍氣,竟如此霸道1

王遙聲音極低,但寧凡似乎聽到王遙的聲音,冷笑道。

「是誅仙劍氣1

「什麼!不可能!誅仙劍氣,乃是古天庭誅殺仙佛所用,你怎會驅使1

寧凡一句話,便讓王遙第一次,心神一亂!回答王遙的提問,本就不是好心,而是要藉助誅仙之名,嚇亂王遙的心神。

然後,施展自己,最後一個底牌!

寧凡一拍儲物袋,祭起碎丹鼎,便超王遙砸落。奔逃的王遙,見偷襲自己的,僅僅是一件上品初期法寶,自然未放在心上。

但旋即,碎丹鼎一陣幽光閃爍,而王遙面色難看之極,竟憑空被那幽光,給定住身形!

「定身神通!可惡,偏偏在本皇想撤退之時,遇上如此麻煩的神通。」

碎丹鼎,附靈有定身神通,或許砸不死王遙,但定住其一瞬,還是做得到的。

王遙自認為,破除此定身,不會很難。但他剛剛掙脫定身神通,寧凡冰光一閃,已追近到僅僅十丈距離。

這一刻,寧凡隱藏於心的殺機,第一次釋放,如怒濤狂瀾,直擊王遙心扉!

「這是什麼級別的殺氣1

他面色大變,但更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旋即出現。

卻見寧凡一拍天靈,一道與寧凡模樣一般無二的虛幻化身,如一道黑光,飛射而出!

此化身,神情冷漠如冰,出現之時,更隱隱有些不穩,似乎隨時都會爆散。

但此化身之上,一絲半步元嬰的氣勢,卻讓王遙,徹底膽寒!

「半步元嬰的化身!怎麼可能!啊1

他懷著無窮疑問,發出一聲慘叫聲,因為寧凡的念魄化身,已一爪,破來王遙的無雙肉身防禦,將其體內仙脈,盡數捏碎,修為盡毀!

只是廢了王遙肉身之後,寧凡絲毫沒有一絲輕鬆,反倒張口一射,噴出一道星光劍影,直朝另一處隱蔽地斬去。

卻見那本無一物之處,被斬離劍斬過,立刻發出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一道幽魂浮現而出,魂魄之上,焚燒其熾烈的無形之火。

這幽魂,是王遙必死之前,從體內逃出的一絲骨皇真魂,但卻沒有逃過寧凡的感知。

失去了肉身,區區一絲真魂,在斬離劍的焚魂神通下,猶若待宰的羔羊。

骨皇虛幻而痛苦的臉上,平生第一次,求饒!

「放過本皇這絲真魂,本皇一統陽界之後,與你平分天下1

但其求饒聲,卻只換來寧凡一句冷笑。

「我會相信你么1

斬離劍一劍,狠狠斬下!而骨皇這絲真魂,懷著衝天怨氣,橫死!

收了念魄化身與斬離劍,寧凡立刻服下一顆丹藥,調息著體內傷勢,沒有休息片刻,立刻返回胡家,寒月山。

從他追擊骨皇而出,到斬殺骨皇一絲真魂,不過十幾個呼吸的功夫。此刻,骨皇在胡家種下的虛空封鎖,還未徹底消散。而寧凡,必須要在虛空裂痕消散前,處理一下胡家。

畢竟自己滅骨皇,施展的底牌過多,若對胡家放任不管,。定會惹下許多麻煩。

殺,可以,收,也可以。如何對待胡家,還需胡家老祖,是個什麼樣的人,值不值得收服。

寧凡立刻掉頭,一道遁光,返回寒月山。

而在其離去后不久,原處,一個風度不凡的青衫中年,浮現而出,眼光滄桑,卻充滿感嘆。

鬼雀宗宗主,鬼雀子!

「本來想親自除掉這『王遙』,不過看起來,本宗,不是王遙對手啊,至少那紅色雷霆,本宗擋不住寧凡這小子,隱藏竟如此之深只是不知道,他所斬殺的那碎虛高手,是何來歷似乎是鬼物,多半是妖鬼林中的高手哎,這小子,究竟在妖鬼林,做了什麼,能引得碎虛追殺」

聽其言語,鬼雀子似乎早已追蹤王遙,同樣準備今夜滅了王遙。

妖鬼林中,寧凡與王遙的成績,最是古怪身為宗主,鬼雀子不可能不調查。寧凡么,古怪一點,反而不奇怪畢竟寧凡的師父,是老魔,是一個真仙級狠人,雨界知道的人,罕有,而鬼雀子,身為老魔的好友,自然知道。

鬼雀子不懷疑寧凡,但懷疑王遙此子的崛起,太過詭異。他去了一次王家,發現王遙此子,在家族中一向平平無奇。

他數個日夜,跟蹤王遙,見識到王遙覆滅越國修真族之事,已經斷定,王遙在鬼雀宗居心叵測。

原本鬼雀子準備今夜誅殺王遙,不過看起來,憑他自己,想殺王遙,難而一旦交手,甚至會有一半機會,死在王遙的紅雷偷襲下。

還好寧凡出手了,否則鬼雀子不敢再想

「原本我還想,要不要幫他一把,處理下他與白尊的矛盾,此刻看來何須幫他!白飛騰那老東西,純粹是自取其辱」

鬼雀子微微一笑,想到寧凡這種妖孽小子,是自己女婿,是自己宗門弟子,就感到欣慰。

「韓老頭,你的眼光,總算好了一次這個徒兒,說不定能為你,報得大仇」

妖鬼林第七區域,骨皇正在閉關,恢復之前分離的一絲真魂。

魂魄損傷,最難痊癒。分離一絲真魂潛出妖鬼林,對骨皇而言,絕對損失不校

他碎虛第五重的修為,因為分離真魂,幾乎跌落境界。

不過想到分離真魂,不僅能殺了人類小子,說不定還能在陽間橫行一番,將真魂的身體,修鍊到碎虛。

之後,返回妖鬼林。本尊與真魂融合,則突破碎虛第六重,輕而易舉!

誅殺寧凡,是目的,但不是最大目的。骨皇野心極大,本就想掃平陽間,寧凡的出現,僅僅是一個契機。

骨皇正閉關,修鍊到關鍵處,驀然間,雙目怒睜,一口鮮血自口中流出!

其神魂,一瞬間大損,而其修為,瘋狂跌落!

碎虛第四重,碎虛第三重!只差一線,幾乎要跌落碎虛第二重!

「可恨!本皇的真魂,究竟出了何事1

他閉上眼,震怒!而腦海,漸漸回放起真魂傳回的一幕幕記憶,此能力,是分身所不具備的。

一幕幕,落在骨皇眼中,化作一道凌厲的殺機!

殺自己真魂的,竟然是自己一直未放入眼中的人類小子!

「寧凡,寧凡,寧凡!有朝一日,本皇離開妖鬼林,必定將你,碎屍萬段1

他一聲怒吼,法力浩瀚,聲音,傳遍了第六、第五、第四區域。

甚至,就連第三區域,都隱隱有些耳聞。

正努力恢復實力的小貂魅晨,慵懶地賴在紫部,心中,時不時浮現一個身影。

那身影,曾無數次調戲自己,但如今,已然離去。

「呸,想他作甚,那個無情無義的東西,都對老娘如此了,也不表示一下」

她腹誹不已,心頭將寧凡罵了千遍。

但就在此時,骨皇的怒吼,傳入她的耳中。

她面色一喜,從骨皇聲音重,她竟聽出一絲氣勢不穩。

骨皇重傷了!修為跌落了!若是此時,自己吞服靈藥,恢復修為,打回第七區域,說不定,能戰敗骨皇,重新成為第七區域的霸主!

「哼!骨皇,你總算遭報應了!不過,真的很難想象,哪個厲害人物,竟能把你傷了」

魅晨笑得極為暢快,但聽到骨皇一遍遍辱罵寧凡之後,她終於,隱隱明白了什麼。

「不可能!難道是寧凡傷了骨皇,他怎麼做到的!還有,他出於什麼目的,貌似對付骨皇」

魅晨的心頭,微微有些複雜,而複雜之後,升起一絲自己都認為荒謬的想法。

「難道寧凡那臭男人,對付骨皇,是為了我呸呸呸,他怎會為了我冒這麼大險,但萬一是」

魅晨再無閉關的心思,今夜,她註定失眠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