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96章不鳴則已,練字修心!(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王遙遁走的方向,悄悄追去。 那個方向,似乎是西越胡家所在,或許,這個家族,便是王遙的下手目標。 雙修殿中,一個輕紗薄衫的女子,目光複雜,望著窗外,乘月離去的寧凡。 白...

藍眉做了一個很羞恥的夢。-

夢中,自己不著片縷,與寧凡摟抱在一起,而寧凡,則玩弄著她一個頗髒的地方。

那種感覺,太過刺激,比女子自瀆,強上千萬倍。

「這便是身為女子的快樂么真好」

在藍眉昏迷之際,寧凡已經分開藍眉雙腿,並為其治好了下身。

石.女有許多種,類似藍眉,尚有月事,可見身體還是正常的,僅僅是需要通一通。

一劍見血在生肌丹的滋養下,那傷口,極快便癒合。

唯一的缺憾,是被斬之處,微微有些傷疤,粉嫩之中,美中不足。

寧凡取出一株千年靈參,放在口中嚼碎,並用舌頭,將汁液塗抹在藍眉下身。

即便是昏迷,這刺激對未經人事的藍眉,也是非比尋常。時不時嚶嚀一聲

用嘴寧凡只對紙鶴有過此待遇,而藍眉,是第二個。他只會對妻子,放低身份,而藍眉在其心目中,已算是割捨不下的人。

「若你死後,葬在明月潭我會,隨你死在此潭1

藍眉的話,依稀在寧凡心頭迴旋,化作一聲嘆息。

原本這是老魔為其選擇的妻子,但現在,卻是寧凡自己決定娶她。

迷茫間,藍眉幽幽醒轉過來,第一眼,便看到寧凡正俯首在其股間,極盡舌技

一瞬,藍眉羞得不敢睜眼今夜,她從未經人事的少女,被寧凡奪走純潔。

藕臂之上的守宮砂還在但自己的那個地方,已經被攻陷了一次且自己的玉門,剛剛治好,便被寧凡,以舌頭攻陷

清泉四溢,被褥沾濕,一室春香

藍眉這才發現,在自己昏迷之後,寧凡已經將自己,送回女殿的房。

但旋即,藍眉便發現了一件極其糟糕的事情。寧凡舔弄自己之時,旁邊,正有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婢,梳著童髻,端著臉盆與熱水,在一旁等候,準備為藍眉清洗下身的血污。

那小婢,正是藍眉的貼身侍婢,可兒!

「臭寧凡,怎麼給我治病,讓可兒在一邊不要臉1

她更加不敢睜開眼睛,此刻睜開眼,自己要如何面對可兒。

自己的下身,被寧凡如此戲弄雖然寧凡是自己未婚夫,但此乃夫妻之事,豈能讓小婢看到

婢女可兒,年紀尚幼,並不知男女之事。寧凡為藍眉治病的過程,對這個小女孩而言,有些太過香艷。

她的小臉,紅撲撲的,眼睛大大的,好奇地看著藍眉下身,氣息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急促。

好在寧凡並未持續太久,抹勻葯汁后,便離開藍眉股間,對可兒吩咐道,「你為你家小姐清洗一下吧,若她醒來,告訴她,半月之內,莫要下床,莫要沾水」

「可兒遵命那個,姑爺你不在這裡陪小姐么」

「不了吧此事若是傳出,終究不太好,雖然我並不在乎名聲,不過『小藍』或許會很在乎。」

言罷,寧凡推門而出,而可兒,立刻開始為藍眉擦洗身體。

「誰准你喊我小藍的」藍眉心頭微微一羞,這是她ru名,自娘親自后,再無人這般喊過她。

下身傳來的清涼之感,讓藍眉心頭一松,而她驚訝的發現,由於下身經脈疏通,她的修為,竟然突破到了融靈中期!

若無寧凡,或許她會假裝驕傲,孤獨一世而寧凡的出現,不但給了她溫暖,更給了她一個女人應該有的幸福

「謝謝」

她甜甜一笑,而這笑容,落在可兒眼中,比看到鬼都吃驚。

「呀,小姐第一次笑得這麼好」

一夜過去,寧凡回到雙修殿,立刻閉門不出。藍眉的病治好,閉關之前的事情,又解決了一件。

玄陰氣,在冥雀之墳第五層,那地方寧凡還沒去過,且並不認為,碎虛老怪都找不到的玄陰氣,自己能找到。如此,還是姑且將玄陰氣的收取,放在日後進行吧。

丹藥也送回了寧城,想來在自己閉關這段時間,黑魔三神軍的實力,將會有不小的飛躍。

如此,在閉關之前,只需解決最後一件事情了。

「骨皇」

寧凡眼中寒芒閃爍,殺意難平。他在等,等骨皇動身,離開鬼雀宗,前往外界殺戮!屆時,寧凡將尾隨其後,將其斬殺!

他揮掌,取出一卷古舊的書卷,正是之前兌換的無字天書。

此無字天書,沒有記載任何東西,似乎毫無用處,唯一的價值,僅僅是封皮之上的四個字。

『送君一死』!

四個字,殺意比寧凡的強上何止千萬倍,但卻內斂到了極致。

寧凡的眼光,落在封皮四個字上,心中的殺意,彷佛找到一個宣洩點,分外安寧。

這無字天書,看似沒有一絲用處,不過,寧凡還是廢物利用,發現了其一絲價值。

收斂殺氣!

他起身,走到窗檯書案前,鋪開宣紙,揮動筆墨,在紙上,模仿著無字天書的筆跡,書寫著四個字。

送君一死歪歪扭扭,好似爬蟲。

寧凡的字,不好看,幼時窮困,能認得幾個字,已然難得,而獲得亂古記憶之後,寧凡的學識,幾乎達到一個恐怖的境界,唯有這字,仍寫的極其難看。

但他並不在乎字的美醜,只在乎字裡行間的神韻。模仿天書作者的筆鋒,似乎將歲月,都書寫在了宣紙之上。

琴棋書畫,本就能提升心境。而寧凡的心,越來越寧靜,心境修為,更是隱隱提升。

他從書法之中,似乎明白了什麼。

殺氣,並非越張揚越好,有時候,隱而不發的殺氣,更加銳利。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飛則已,一飛衝天。有了收斂,才能迸發。有了蓄勢,才能增勢!

唯一的遺憾,便是寧凡無論如何,模仿不出那四個原字中,一絲萬古不滅的韻味。

但這並不妨礙寧凡,從書法中,凝練心境。

第一日,王遙並未離開執事殿,似乎之前法力,消耗不輕。

第二日,王遙出了一次執事殿,僅僅是例行參見了幾個長老,而後返回。

第三日,王遙仍無動靜。

寧凡不急,三日,王遙不動,他亦不動。

白鷺那驕縱的女人,沒有來打攪他,似乎是因為那一夜,知曉了寧凡真實修為,知曉了並未成功採補寧凡的事實白鷺,已經把自己憋在房中好幾日,似乎心情極其不好。誰讓自負的她,被寧凡騙了貞操,還騙了數次!

只是,此女也沒有喊打喊殺,來殺寧凡,這倒是出乎寧凡意料。

無人打攪,寧凡一直在等三日,他書寫了厚厚一摞宣紙,殺氣,已收斂自如。心境,更是比三日前,有了不小的進境。

同時,字也寫得好看了許多字體隨性而內斂,但卻有一道道鋒芒,藏在字裡行間。

他仍是在窗檯,閉著眼,隨意會動筆墨,寫著四字。

夜色降臨,某一瞬,寧凡忽然停下筆,一股銳利如劍的殺機,在其眼中一閃!

就在這一刻,一個灰衣少年,化作一道遁光,掩人耳目,遁出了鬼雀宗的大陣!

王遙,行動了!

「今夜,你必死1

寧凡的殺氣,在眼中升騰,一桌宣紙,被氣勢吹得亂了一地。

他乘著月光,斬離一劍,其輕輕劃破鬼雀大陣的陣光,施展念偽訣隱身,朝王遙遁走的方向,悄悄追去。

那個方向,似乎是西越胡家所在,或許,這個家族,便是王遙的下手目標。

雙修殿中,一個輕紗薄衫的女子,目光複雜,望著窗外,乘月離去的寧凡。

白鷺

她沒有再嚷嚷要採補寧凡,也沒有再嚷嚷,要打打殺殺寧凡。

原本她是恨寧凡的,但之後,自以為將寧凡修為採補、收做鼎爐,對待寧凡,恨意也減輕了些。

如今,知道寧凡騙了自己,佔盡了自己便宜白鷺,心煩意亂。

她仍是恨著寧凡的,只是恨意之中,似乎摻雜了些什麼其他的情緒

心亂如麻。

「這臭男人,不知道今夜,又要跑去禍害誰家女子罷了,只要他不對雙修殿姐妹動手,便與我無關哼,他死在外面才好」

白鷺恨恨地罵了句,卻不由自主出了房門,走到了寧凡的院中。

屋內,散亂了一地的宣紙,都是墨字。白鷺蹲下身,將一張張宣紙撿起,整理好,放在寧凡書案上,望著紙張上,頗有傲骨的字跡,眼神更加複雜。

「很漂亮的字呢」

西越胡家,位於越國西域的寒月山。

此山,有一池品質不低的靈泉,名為『月寒泉』。生機盎然。靈泉不僅可用於修鍊,亦可用於煉器,更可用於煉丹、靈植、烹制靈茶靈餚。

以靈泉洗浴,可養顏益壽。以靈泉釀酒,可釀造提升修為的靈酒。

這一脈靈泉,滋養了西越胡家,令胡家以此為生,支撐起了一個千人的大家族。

胡衛飛騎!越國排名第十五的戰衛!五百胡衛,各個都有辟脈三層修為,並騎著辟脈二層修為的飛獸,可飛遁上天,攻擊融靈修士!

胡衛的戰力,或許不高,但身騎異獸、飛天遁地,就連融靈修士,輕易也不敢招惹胡衛。

除了胡衛,胡家的高端戰力,包括了11名融靈高手。其中修為最高的,是胡家家祖,融靈巔峰修為的胡風子。

且那胡風子,據說距離突破金丹期,都不遠了,甚至已經快要觸摸到心魔瓶頸。

夜色中,巡守在寒月山二百里之內的一隊胡家修士,各個漫不經心。

所謂巡守,不過是清理一些偷盜月寒泉泉水的小貓小狗罷了。

在越國,基本沒有人會不長眼,前來胡家的家族鬧事。

但今夜,他們註定要膽顫心驚。因為一個灰衣少年,露出森然的笑容,在烏雲掩映下,踏天而立,出現在胡家的勢力範圍之內。

巡守的胡家修士,各個面色大變,踏天而立,來者無疑是融靈高手!

且融靈高手來胡家,若是善意,必定不會乘夜而來此人眼光,殺機畢露,來胡家,定是生事的!

「快放『靈箭』1

地面上,巡守修士中,為首的一名長須男子,面色大變,一眼看出來者不善。

他立刻下令,放靈箭,發精報。

一名胖修士,自懷中摸出一個紫玉靈箭,打出一道法訣,靈箭頓時玉碎,而一道紫色流光,自玉中飛出,直射夜空,併發出夜梟長鳴的啼聲。

那灰衣少年,似乎並沒有阻止巡守修士放靈箭的意思。靈箭一響,整個寒月山二百里範圍的瓊樓玉宇,紛紛亮起火光!並立刻有三名融靈老怪,手持法寶,飛遁上天。

三人之中,兩個是融靈初期,一個是融靈中期。那融靈中期的老者,一見來犯之人,僅僅是一個灰衣少年,頓時露出輕視之色,冷笑道,

「哪家娃娃,三更半夜不睡覺,來我胡家,有何圖謀1

灰衣少年能踏天破空,自然是融靈高手無疑,只是融靈又如何,即便是金丹初期高手,輕易也不敢進犯胡家。

故而老者並未將灰衣少年放在心上。而他的問話,也充滿而來蔑視的口吻。

只是那灰衣少年,冷笑不減,森白的牙齒在月光下,有些滲人,周身驀然間白芒大現,於夜色中,化作一尊百丈之高的白骨巨人!

而一絲金丹初期的氣勢,自巨人體內傳出,伴隨著一道冷笑之聲。

「今日你西越胡家,盡將成本皇的腹中血食!死1

巨人怒吼一聲,似乎施展了某種音波法術,而三名融靈修士,包括下方的巡守修士,俱都在音波之中,肉身粉碎,死無全屍!

「金,金丹老怪!還有這是什麼法術1寒月山山巔的石關之中,胡家家祖胡風子,神念掃向那白骨巨人,只感到頭皮發麻。

以他數百年的閱歷,從未見過有修士,能夠化身巨人!

卻見那百丈巨人,似乎感受到胡風子的神念探查,露出譏諷之色。他巨大的身軀,每一步,都在地面上,引起轟隆隆的地震。他行到寒月山腳下,一拳轟出,隱隱有推山填海之力!一拳,直接將千丈高的寒月山,攔腰轟成粉碎!

石關粉碎,胡風子在亂石碎屑之中,被重傷轟出,驚駭yu絕。

他發現,來犯之人,不僅是金丹老怪,其戰力,更是遠超金丹!甚至,比一些金丹後期老怪都強!

「我胡家,如何惹上如此狠辣人物!胡衛何在1

「孫兒救援來遲,望家祖贖罪1

一名黑衣青年,手持長矛,騎著飛鷹妖獸,身後跟著五百人,同樣騎著飛鷹,在夜色中,如五百道流光,衝天而起!

胡家,大亂!胡衛,誓死一擊!

「列陣誅魔,不死不退1

黑衣青年咬牙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