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95章明月潭下,後庭花(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藍眉翹臀被侵犯,頓時身體再次直,而貝齒一松,被寧凡趁勢舌頭一挺,拚命舔弄著藍眉滑膩的小舌,品嘗著她的香津。 疼 翹臀之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但疼痛之中,還有一絲,扭曲的快意讓藍眉的心...

「我們先繞圈圈好不好我需要一些心理準備」

在藍眉的央求下,寧凡哭笑不得,陪著這神情羞惱的藍眉,在明月潭畔,繞起了圈圈。-

只是,寧凡有心賞月,賞潭水,賞美人,而藍眉,卻始終低著頭,秀髮遮面,唯一可見的,是紅到脖頸的羞意。

怎麼辦終於還是要為他,張開私密么

可是,可是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還沒有

藍眉心頭懊惱不已,她一直期待寧凡早些來看望她,此刻卻希望,寧凡快些離去,不要給自己治病了但真讓寧凡離去,又不舍。真放棄這治病的機會,她亦不舍

女人有時候,就是這麼矛盾。

而繞過幾十個圈圈后,寧凡不再給藍眉心理準備時間,他無奈發現,即便自己給藍眉一百年,她仍會再次,糾結地走下去。

「麻煩的女人。」

寧凡笑意一收,臂彎一攔,將藍眉嬌軟帶著幽香的身姿子,攬入懷中,手臂無意間,碰到藍眉胸口的柔軟。

「啊!你做什麼」

被寧凡偷襲,藍眉本能想要尖叫,卻被寧凡狠狠一吻,堵住了嘴。

她全身倏然繃緊,柔軟的嬌軀僵硬如石,美眸中掠過一絲恐懼。牙齒僅僅咬住,能感覺到,寧凡的舌頭,在她的牙齒上碰撞。

「唔唔」

好一個霸道的強吻!

藍眉好歹是融靈初期高手,但陷入寧凡的懷中,根本無法掙脫,亦未想要掙脫。

這個懷抱,好溫暖,這個男子的氣息,讓她迷醉她的身體,漸漸放鬆,不再僵硬,漸漸的,藕臂伸其,攔住寧凡脖頸,並輕輕,踮起了腳,將自己的唇,交給寧凡。

這是藍眉的初吻再此之前,她甚至沒有任何男子肢體接觸第一次被侵襲敏感之處,那感覺,是極其強烈的。

既讓藍眉沉醉、麻軟,又讓她慌亂。

「我該怎麼辦,他在舔我」

藍眉似乎並不知道,天地間有舌吻這種東西只是本能的感覺,被寧凡舌頭侵入,好羞恥她緊咬貝齒,不肯放寧凡石頭,但下一刻,她羞得無地自容。

卻聽明月潭之畔,一道輕輕的拍響聲,清晰可聞,比蟲鳴更清晰,比草香更幽靜。

『啪/

寧凡的手掌作怪,微微用力,拍在了藍眉的翹臀之上。

藍眉翹臀被侵犯,頓時身體再次直,而貝齒一松,被寧凡趁勢舌頭一挺,拚命舔弄著藍眉滑膩的小舌,品嘗著她的香津。

翹臀之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但疼痛之中,還有一絲,扭曲的快意讓藍眉的心頭,升起一種羞恥而荒謬的想法,希望寧凡,再打打她

而香舌被侵,藍眉感覺自己要融化在這個吻中,她乖巧閉上眼,不再反抗,而身體,與寧凡貼得更緊。

「唔唔」

初吻的感覺,很美妙呢,也很飄渺除了驚愕與羞亂,之後便是沉醉,猶如觸電,纏綿。

良久,寧凡送開了藍眉,停止了這個長吻,而藍眉睜開明眸,眼中似乎能滴水,楚楚動人,迷離嫵媚。

她微微喘著氣,痴痴望著寧凡,已然動情,藕臂不肯放開寧凡

「現在,我來給你治傷,好不好,娘子?」

寧凡一聲娘子,讓藍眉輕輕將臻首靠在寧凡肩膀,低低『嗯』了一聲。

被寧凡一陣捉弄,藍眉心頭生了情yu,那羞意,也就輕了,淡了甚至,她身體有一種渴望,希望被寧凡窺探,蹂躪,摧殘

望著眼前乖巧地任君採擷的女子,寧凡微微一嘆。

早知一個吻解決問題,自己何必浪費時間,轉了幾十圈

再不快點,天就亮了

寧凡橫抱起藍眉,行到一處幽靜的草叢,將其放在鬆軟的草地上。

露水的冰涼,寧凡手掌的餘溫,讓藍眉意亂情迷。她的身體因為疾病,而異常敏感,被寧凡一陣挑逗,本就對寧凡情根已種,此刻更是沉淪。

「我要脫你的衣服了」

寧凡正yu動手,卻見藍眉羞惱地閉上雙眼,猶豫著,說道,「可不可以粗暴一些」

「呃你想怎麼粗暴?」寧凡哭笑不得,怎麼給藍眉治個病,這麼麻煩。

「就像,就像你剛才打我那裡那樣用力」藍眉仍在微微喘息,剛才的那一掌,就這麼有魔力么?

「原來你喜歡粗暴那我可就,粗暴了」

寧凡嘆息一句,自己遵循病人的想法,真是太有醫德了

他收了九分力氣,只用半分,『啪』地一掌,打在藍眉翹臀上。

疼痛中,一股凌駕於疼痛之上的感覺,讓藍眉渾身麻軟、逾越,化作一聲惹火的嬌吟。

啊!

「好繼續么」寧凡若有所思的問道。

「還,還打我再用力一些」藍眉羞澀地回道。

但她話音未完,寧凡的手掌,卻在她的酥胸上,狠狠掐了一下

疼,好疼!說了打那裡,為何為何捏這裡但,好舒服

藍眉有些幽怨,又有些曖昧的目光,讓寧凡似乎明白了什麼。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癖,這藍眉,似乎便是喜歡被征服的感覺吧。可能習慣了高高在上的少主身份,心中卻因疾病,而有些脆弱。這種反差,使她希望有個強大的人,征服她,保護她

寧凡沒有嘲笑藍眉,相反,有一些同情、憐惜

但寧凡意識到,憐惜藍眉的最佳方式,是用最粗暴的手段,讓她臣服。

他閉上眼,解除了《陰陽變》的寧心之效,睜開眼,眼光好似一個惡狼。

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傾國傾城,身份高貴,卻在自己面前幾近放蕩這種發差,足以讓任何男子瘋狂!

寧凡不是神,是人,之所以能在無數女子跟前保持從容笑容,都是多虧了《陰陽變》的心法,剋制yu望。

但此刻,他不再克制yu望,魔性如狼,單單一個目光,便讓藍眉感到陌生、懼怕,但,渴望!

「抱著我,撕碎我」

「如你所願1

他冷笑一聲,雙手狠狠一抓,抓住藍眉的一對柔軟,狠狠一捏,任藍眉痛得喊了出來,而後,狠狠一撕,將一件件珍貴而華麗的藍衫,撕成一個個布條。

月光下,一句赤身美人,旋即呈現。

而寧凡,第一次完全沉浸與yu念!

咬她,打她,撕碎她!

他脫了衣衫,狠狠壓在藍眉嬌軀之上,幾乎已忘了最初目的,是要給藍眉治玻

一根火熱,在藍眉私密尋找,卻終究,找不到入口。

寧凡的眼中,漸漸清明,此刻,藍眉還無法屬於自己而藍眉,亦是被下體的疾病,喚醒了理智。

她的眼中,露出自嘲的笑容自己連女人都不算,有資格在寧凡身下承歡么。

「我好累,明天再治病,好不好」

「不好1

寧凡憐惜地將藍眉摟在懷中,低聲道,「我不介意。」

「我介意」藍眉悲哀地一笑。

「那,在給你治病之前,讓你先做一回女人吧。」寧凡散去心頭yu念,露出莫名笑容。

這女人,很麻煩,但寧凡不介意為她麻煩一些。

而藍眉,是不明白寧凡笑容的深意的。

她笑容悲哀不減,自己有資格做女人么甚至她開始懷疑,自己真的能治好病么

但這悲哀,旋即化作一絲羞惱之極的震驚,她感覺到,自己另一個私密的地方,被狠狠刺入,疼,好疼!

「那裡,那裡是」她露出難以置信與羞恥的神情,但疼痛,如同撕裂,帶著血,讓她舒服到了極點。

只是那裡,根本不是那麼臟怎麼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

寧凡低吼一聲,施展魅術,讓藍眉舒服一些。

而此場景,太過香艷,無法贅述了

一聲聲嬌吟,惹火地回蕩在夜色中,帶著壓抑了數十年的渴望。

**之後,藍眉甜甜酣睡,而寧凡滿身大汗,換上衣衫,匆匆為藍眉體內,度入生肌丹。

開一刀,有些疼趁她昏睡,完成吧

寧凡一指采陰指力,讓藍眉睡得更香,分開其**,望著那粉嫩卻堵塞的通路,憐惜不已。

「不用怕,從今日起,你便是完整的女人了」

寧凡淡淡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