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94章王遙?骨皇!(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但走出數百丈后,察覺到寧凡已走遠,王遙驀然身形一縱,化作一道飄渺難明的虛幻遁光,無視執事殿的陣法防禦,一舉飛入執事殿內,連腰牌都未使用! 這手段,與小貂如出一轍,可無視靈級大陣的防禦!<...

夜色中,寧凡推門而出,離開雙修殿,並不知,自己種在儲物袋上的劍念,震懾了無數修匪。-

他在谷中穿行,藍眉居住在女殿,似乎是除了雙修殿之外、所有女弟子的居住之地。

yu到女殿,必定先穿過執事殿。夜路中,偶有巡守的執事弟子,遇到寧凡,皆是敬畏行禮,

「見過寧長老1

「嗯,免禮。」

寧凡早已適應了長老身份,對眾人的敬畏,淡然處之。這便是修真界,實力決定待遇。

林葉稀疏,月光籠著烏雲。

寧凡經過執事殿,穿越殿後的竹林,但深入林中之後,驀然,收住腳步,目光一凜,毫不猶豫地一口吐出星光劍影,忌憚極深,望向前方竹林深處!

「是誰在這裡1

他面色一肅,如臨大敵,眼中,露出唯有在妖鬼林的險地中,才有的萬分精戒之色!

寧凡感覺到,前方竹林,藏著一個人,能給自己,莫大威脅!

卻見疏林之內,一個灰衣少年,模樣普通,走出竹林,看到寧凡,同樣有些微微古怪,似乎未料到,返回執事殿的路上,會遇到寧凡。

「是他1

二人心頭,同時輕輕道。

寧凡對這個灰衣少年,有一些印象,此子,正是妖鬼林試煉中,成績僅次於自己的弟子,王遙!

那王遙以融靈修為,晉陞為執事弟子,出現在執事殿外,並不奇怪,似乎是自己多慮了。

不過,這王遙身上的血氣,好重!

寧凡目光一凜,暗暗心驚,王遙身上,有一股無形的殺念及血氣,這是唯有殺戮無數之後,才能凝聚出來的威懾感。

正是這威懾,讓寧凡未見王遙之時,便感到危險之極。

「此人,不是融靈1

幾乎是立刻,寧凡便確定了一事,王遙的修為,遠在融靈之上。

金丹初期!

寧凡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暗暗驚訝,這王遙,竟是個金丹高手,隱藏的么!

且此子身上,一絲濃郁到化不開的血腥之氣,且法力似乎消耗極嚴重,難道是去哪裡,殺人了?

殺人,定然是在鬼雀宗之外。這王遙,難道潛出鬼雀宗了?他如何做到的?要知道,鬼雀宗有大陣存在,離開宗門,必定有人察覺的

而更讓寧凡在意的,是王遙未現身之時,給自己的感覺極其危險!那危險,讓他只一瞬,便毛骨悚然、背生寒氣。那種威脅之感絕對不是金丹初期高手,能夠帶給寧凡的!

「這王遙,實力絕不止金丹初期且他來鬼雀宗的目的,應該不簡單。我該不該探查一下,他的底細」

寧凡心頭有些猶豫。他憑種種蛛絲馬跡,推斷出,眼前的王遙不可小覷,甚至一身戰力,可能在自己之上

打探此人底細,無疑是自惹麻煩,甚至可能,葬送了自己性命。若是之前的寧凡,定然不會多管閑事,對鬼雀宗的死活,也定是漠不關心。

但如今,自己與藍眉的關係,越來越不清不楚一旦與藍眉成親,則鬼雀宗,便是自己另一個家。眼睜睜看鬼雀宗有隱患,似乎不妥

寧凡心頭一凜,似有決斷,目光掃過王遙,看不出喜怒。

而王遙被寧凡盯著,立刻作出一副誠惶誠恐之色,畏畏縮縮,

「執事弟子王遙,見過寧長老長老可有需要弟子效勞的地方?」

「不必了,你回去休息吧。」

「是。」王遙恭敬一禮,旋即離去。

而寧凡深深看了王遙一眼,亦是離去。

只是當寧凡走出竹林之後,那王遙,卻眼光一轉,畏懼之色全消,浮現一絲冷笑。

「好險,想不到會在屠城之後,法力耗盡之時,遇到這寧凡所謂『夜行之人無良善』,此子,多半也是去做見不得人的勾當若是讓他知道,本皇的真實身份,恐怕就危險了不過可惜,除非到他死的那一天,否則他永遠不會知道,我就是骨皇!快了,本皇馬上就要恢復金丹中期修為,距離元嬰期,要不了幾個月!一旦本皇恢復元嬰期,不但要寧凡賠命,還要讓整個越國,整個雨界,踏平1

王遙冷笑之中,帶著一絲睥睨天下的霸氣,他的野心,不小!

難得一絲真魂離開了妖鬼林,怎麼說,也要踏平數個人間國度,方才有趣。

他收了神色,離開竹林,朝執事殿走去,腳步如尋常弟子一般。

但走出數百丈后,察覺到寧凡已走遠,王遙驀然身形一縱,化作一道飄渺難明的虛幻遁光,無視執事殿的陣法防禦,一舉飛入執事殿內,連腰牌都未使用!

這手段,與小貂如出一轍,可無視靈級大陣的防禦!

「是他1

在王遙離去之後,寧凡的身影,卻憑空浮現於原地,眼中,帶著一絲震驚之色。

之前寧凡佯裝離去,不過是一個幌子,走遠之後,立刻施展念偽訣,隱去身形,返回,跟蹤起王遙。服食一片煉神葉,寧凡的念偽訣,還有些威力不足,但效果比金玄靈裝卻隱身地更隱蔽,至少,王遙沒察覺出,寧凡去而復返。

寧凡終究,不忍對鬼雀安危視而不見,決定探一探王遙的底細。

豈料這一探,還未開始,便探出了一個驚人事實。

那王遙,竟掌握著與小貂魅晨一樣,無視靈級陣光的神通。

而在其施展此神通的一刻,真實氣息,散逸了一絲,讓寧凡化成灰都能認出來。

骨皇!

「想不到,骨皇竟就藏在我眼皮之下難怪這王遙,之前成績平平無奇,最後一日,異軍突起原來是被骨皇真魂附身么卻不知,若我斬了骨皇這絲分身,能讓其本體,受到何等重創1

寧凡眼中,寒芒閃爍,他想起那一日,自己被骨皇偷襲的事情。

若非自己小心,恐怕當日便死在骨皇一爪之下。

而這一次,骨皇似乎還沒察覺,自己發現了其真實身份。

似乎,輪到自己,偷襲骨皇了!

寧凡的心頭,升起一種大膽的想法,不如趁下次,王遙離開鬼雀宗之時,暗暗跟出去,在其殺人殺得法力耗盡之時,將其補刀!斬殺!

此刻王遙,吞噬了無數血食,法力雖然損耗眼中,但也恢復了數成,殺之,不易至少寧凡,沒有十成把握。

謀殺骨皇,必須要,周密計劃!務必一擊必殺!

今日,並非最佳時機。日後,有的是機會!

「多虧我關心了一下鬼雀宗,才發現這個大秘密罷了,這便去找藍眉,好好回報一下鬼雀宗的恩情吧這個時間,她不會睡了吧」

寧凡收了神情,快步離開執事殿。

女殿,坐落在冥雀谷中,最寧靜的一處分谷。

這裡,山明水秀,山岩霧氣之間,更有一道清涼的水潭,名為明月潭。平日都有無數女子,在此嬉水,而此夜夜已深,僅有一個女子,藍衫單薄,坐在青石上,對著月光,微微有些嘆息。

此女一襲藍衫,青絲高挽,眉目間,有一絲無論如何化不開的冷傲而香腮之上,微微蒼白,併流露一絲幽怨愁容。

「他不會來他是騙子今夜,他不知是在丹殿煉丹呢,還是在那白鷺那小妖精,廝混!可惡!我哪裡不如白鷺哪裡」

藍眉的聲音,漸漸低了,化作一絲慘笑。

「對,我確實不如白鷺的,她是個健全的女人,我,不是」

藍眉的素手,伸到下體處,卻並非自讀,僅僅是撫摸那不容通行的私密

沒有經歷,便無法理解這種痛。

而人,更是矛盾。希望被人理解,又希望保守秘密,不為人知。

「我不如她但,至少你也該來看我一下的可我知道,你不會來」

她輕輕一嘆,但這嘆息才只一半,便被一道輕笑聲打斷。

「藍眉小姐,月下自瀆,寧某得見,三生有幸1

一句調笑,極不正經,但卻是藍眉期待已久的那聲音。

她的明眸,帶著一絲羞惱,羞惱之中,亦藏著喜色。只是想到自己剛剛撫摸下體的動作,竟被寧凡看到,更調笑成『自瀆』,她俏臉頓時紅到耳根。

「胡胡說,我從來從來不自瀆只有放蕩女子,才會自瀆」

「你真的沒有自瀆過?真是可憐,我幫你么?」寧凡玩味一笑,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調戲調戲一本正經的藍眉,很有意思,即便,僅僅是言語上的調戲。

「誰要你幫忙,我自己會不,我是說,我從不自瀆」

藍眉貝齒咬唇,暗暗著惱,自己竟被寧凡一圈一帶,給繞了進去

可惡,這寧凡,怎麼總愛在女子面前,說這些羞人的話題

而且說起來,這明月潭,乃是眾女子沐浴戲水之處,女子戲水,自然不著衣物。女殿乃是鬼雀宗禁地,禁止一切男子進入。而明月潭,乃是禁地中的禁地!

這寧凡,好大膽,怎敢來此地

而想到自己剛才撫摸下體,被寧凡看個正著,藍眉俏臉越來越紅。

感覺到藍眉的羞意,寧凡識趣的不再調笑,將話題,轉移到風月之上。

「好個明月潭『半塢白雲耕不盡,一潭明月釣無痕』,若我死後,能葬在此明月潭中,也不枉了」

寧凡隨口吟誦的詩句,清麗脫俗,豁達人生,氣度不凡,讓藍眉暗暗吃驚。

驚的,是一向不正經的寧凡,竟是個心胸坦蕩之人但一個採補之魔修,如何會是風雅之人若寧凡不修鍊雙修魔功,就好了

只是寧凡還沒正經片刻,便在此對藍眉一笑,

「你說,若我死後,葬在此潭水中,你會不會還來此地洗澡?陪我的屍體解悶?」

「呸!美得你!死了還想占我便宜么!休想1

藍眉在此露出羞惱神情,果然是寧凡,不愧是寧凡,三句話不扯到男女之事,不舒服是么!

但一想到寧凡的問題,藍眉卻罕見露出一絲認真之色。

「若你死後,葬在明月潭,我會,隨你死在此潭」

此言一出,寧凡心頭一顫,眼中再無一絲調笑,化作微微的嘆息。

此言語,太過情深意重

藍眉,似乎喜歡上了自己

「我不會死我還沒有活夠。」

月光下,寧凡冰光一閃,自湖面,飛遁到藍眉身前,露出春風拂面的微笑。

我不會死,一句,卻讓藍眉前所未有的安心。

並非華麗的誓言,僅僅是少年,一句安慰。

你要記得,紫檀未滅,我亦未去。蒼天不覆,我必不死。

你要記得,明月潭邊,烏雲之下,白衣黑雪,笑若流年。

場面安靜下來,而打破這份溫馨的,是寧凡的再一次調笑。

「我幫你,開一刀,放心,不疼,而且,會很舒服1

「你你說什麼難道,在這裡1

藍眉似乎聽到什麼可怕之事,但心中,卻第一次期待起來。

不做石.女,而做,你的新娘!會有這麼一天么!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