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93章虛神之意,斬敵千里(第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便沒有然後了 夜色降臨,白鷺帶著愉悅而甜美的笑容,再一次疲憊地昏睡過去。而寧凡,則神清氣爽,一掃半個月的疲憊之感,換上衣衫,前往內門女殿,為藍眉治玻 今夜,寧凡依舊風花雪月,...

丹殿外殿,南威早已恭候多時。

事實上,他服下玄靈丹之後,僅僅九日,便突破融靈期,此事在鬼雀宗中,亦是震動不校

此刻的南威,仍是一襲青衫,端坐藤椅,但氣度從容,遠勝之前,頗有乃父之風。

突破融靈,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少年人的豪氣。如今他南威在鬼雀宗,也算青俊之中前幾的高手,他很想知道,自己與『金丹之下第一人』的少主,究竟有多少差距!

在其苦苦等待之中,寧凡終於與薛青,同行出了內殿。

在寧凡出現的一刻,南威目中精光一露,微微放出氣勢,試圖與寧凡抗衡一二,但立刻,他的氣勢便在寧凡無形的氣勢中,冰消瓦解。

只一個照面,他的所有自信,都化作一絲苦笑。

「我不如少主差點,太遠1

收起所有心思,南威起身相迎,對寧凡拱手朗聲道,「南威見過少主,多謝少主贈葯之恩1

南威的試探,寧凡自然感覺到了,但並不以為意。相反,對南威沉穩的融靈氣勢,極為滿意。

「哦?突破融靈了?不錯,氣勢很沉穩,沒有服食丹藥的虛浮,看來你平日定是勤於修鍊的。很好,如此,我便放心交給你一件事了。將這批丹藥及法寶,帶回寧城,交到你父親手上。」

寧凡言罷一揮掌,取出一個雪白的儲物袋,拋到南威手中。

儲物袋中,有無數丹瓶,滿滿裝著各種丹藥、法寶,而儲物袋外,寄放著數道神念之力。

唯一讓南威奇怪的是,那神念之力中,竟有劍意存在,這似乎是他生平僅見。

除此之外,儲物袋中,還有一封信,信中,交代了南宮如何分配丹藥、訓練三神軍。並對三統領的修鍊,有了系統的規劃。

若非骨皇偷襲,寧凡本準備親自返回寧城一趟。

但如今骨皇窺伺之下,他若離開鬼雀宗,一旦連累寧城,得不償失。故而令南威跑一趟腿,送葯。

對少主命令,南威自不敢拒絕,幾乎是立刻便告退,前往宗門申請了離宗令,匆匆趕回寧城。

而南威走後,丹殿之中,薛青一副言猶未盡的表情,眼中,隱隱有些擔憂。

他憑嗅覺便聞出,南威取走的儲物袋中,有著數量恐怖的丹藥,那些,幾乎都是寧凡在丹殿煉製。

寧凡捨得給手下這麼多丹藥,讓薛青又一次見識到其出手的豪綽。只是有一點,薛青不明白,

寧凡生性謹慎,為何讓南威一個融靈初期高手,運送這麼多丹藥回寧城。

要知道,鬼雀宗距離寧城,實際要經過數個修匪出沒的地界。每一個修匪,都是不知死活的亡命之徒,一旦得知南威身懷大量丹藥,勢必出手,殺人奪寶

鬼雀宗距離寧城,不到千里距離,為何寧凡不親自跑一趟,也不會花費幾天功夫

「師父,讓南威去寧城送葯,是不是太輕率了,這一路,要經過數個『修匪』出沒的地界,可是不太安寧甚至,有金丹老怪,更名易姓,干著修匪的勾當」

薛青說的修匪,乃是修士之中,一些專干殺人奪寶的散修。

面對神出梗區區南威,估計不夠看的

對於薛青的擔憂,寧凡沒有過多解釋,只淡淡一句。

「那些修匪,若是打我丹藥的主意,會死」

寧凡說此話時,帶著笑容,但薛青,卻感到一股凌厲如劍的殺氣。

畢竟,寧凡可是在儲物袋上,種下了數道劍念!

離開丹殿,寧凡回到雙修殿,開始調息,恢復半個月煉丹所消耗的法力、體力。

服食丹藥,會導致法力虛福但大量煉丹,又可以讓法力凝實。煉丹服丹,其中有著相生的道理

丹道之玄妙,奧妙無極,深邃無涯。想要突破煉丹術,難

寧凡借亂古記憶,一舉達到四轉煉丹術,但五轉丹術,卻摸不到一絲門檻,似乎,少了什麼東西,多了一層隔膜

床榻上,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薛青所贈的上古丹卷,閱讀這那五轉煉丹師的心得體會。其中提到了一點,五轉丹藥,似乎需要領悟『虛神之意』。

「虛神之意原來如此,看起來,除非我突破化神境界,否則還真無法煉製五轉丹藥了」

寧凡苦笑道。

虛神之意,簡稱神意,也被一些修士稱作『意境』,是一種很玄奧的神通,唯有修真第五境——化神期的修士,方才能領悟!

每個修士,都有各自的喜好、經歷。例如功德殿的長老孟楚,若是有望突破化神期,則期很有可能,領悟到『茶之神意』,因為這貨,太愛喝茶了。

而類似丹殿長老薛青,若有幸突破化神期,領悟的神意,極可能是『丹之神意』。因為,這貨痴迷於煉丹,痴迷得不得了。

總之,除了少數有著大機緣的修士,想要領悟神意,必須修為達到化神期。

當然,在亂古記憶中,似乎還提到一種『神意石』,可以賦予修士神意,但似乎早已絕跡多年。

寧凡機緣不小,但想要領悟神意,看來還是得一步步修鍊到化神期才可。

而突破五轉煉丹術似乎只能等到化神期之後了。這,當真無奈,但修真,本就是這麼不盡人意之事。

收起上古丹卷,寧凡屏氣凝神,開始調息,等待著夜色降臨。

即將閉關了,而一閉關,恐怕就是近半年的時間。他成允諾過給藍眉治療那處病症,如今丹藥已經到手,是時候解決下藍眉小姐的困擾了。

治療那處私密地方,過程太過香艷,不宜讓人知曉所以,寧凡等待夜色降臨,再出動吧。

只可惜,他還沒調息多長時間,已經有女弟子,將寧凡返回的消息,稟報給了白鷺。

於是,這個麻煩的女人,又來了。

「哼!寧凡!你好大膽子,竟敢消失半個月,身為鼎爐,不知道要在主人需要採補的第一時間,出現嗎1

此女明眸之間,帶著一絲怨言,但其中,似乎還有一絲更隱晦的喜悅。

而一見寧凡,她幾乎立刻撲到寧凡懷中,目光迷離。

「躺好!姐姐要採補你1

「真是麻煩罷了,雙修吧,這樣恢復體力,比打坐更快」

寧凡不再多言,翻身,將白鷺狠狠壓祝

而對寧凡的粗暴舉動,白鷺顯然始料不及,更讓她驚訝的是,寧凡竟似乎有著融靈巔峰的修為!

她花容變色,隱隱意識到,自己似乎被寧凡騙得團團轉。

這寧凡,明明沒有被自己採補,還假裝給自己當鼎爐,欺騙自己,夜夜與他歡好簡直是,無恥!

「不可能!我明明採補你了,你應該修為大減,為何為何你還突破了融靈巔峰!唔嗯」

她想要罵兩句,但嘴巴已經被堵祝她想要推開寧凡,但伴隨著一股刺痛,她的身體,漸漸柔軟無力起來,所有的不滿,都化作一聲聲的嬌吟。

「可可惡啊,不要碰這裡」

白鷺修長雪白的**,被寧凡狠狠架在肩膀上,然後,便沒有然後了

夜色降臨,白鷺帶著愉悅而甜美的笑容,再一次疲憊地昏睡過去。而寧凡,則神清氣爽,一掃半個月的疲憊之感,換上衣衫,前往內門女殿,為藍眉治玻

今夜,寧凡依舊風花雪月,而其他地方,卻泛著血光。修真界就是如此,有世外桃源,也有,無邊血海。

某一處修真家族,王遙貌不驚人,出現在夜色中,揮手,屠盡了一整個修真小族。

而鬼雀宗百里之外的夜色中,一個名為南威的青年,亦是與血光有緣。

他離開鬼雀宗百里,風馳電掣,朝著寧城趕回。但離開百里之後,隱隱感覺,自己竟然被人跟蹤了!

「難道跟蹤我的是,修匪1

南威面色極其難看,修匪猖狂,他早有耳聞,只是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會被修匪盯上。

但旋即,目光一凝,露出一絲狠色。

「不知道,盯上我的修匪,究竟是什麼修為若是融靈初期,我可將其斬殺!若是中期,我亦自保有餘但,若是後期哼,不論如何,我南威,定要完成少主任務,將丹藥送回寧城,即便,是死1

南威目光決然,踏天疾行,再無畏懼。沿路,他多次改變前進路線,但被追蹤之感,依舊沒有消失。

一直行到一處荒無人煙的山谷,立刻有一道黑影,無端顯現,阻擋在南威前方。

南威收住腳步,取出法寶,心知一場爭鬥,是跑不了了。

但見殘月之下,一個銀袍老者,踏天而立,年紀雖老,但身體極其高大壯碩,臉上帶著九道傷疤,目光殺氣凜然。

「哼!區區融靈初期,竟然攜帶如此大量的丹藥出行,簡直是,找死!罷了,就讓我『劍狂』神傷子,教教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1

那銀袍老者,一聲冷哼,帶著融靈巔峰的威壓,狠狠朝南威壓下。在其氣勢之下,南威氣血翻湧,幾乎要墜下天空。

他匆匆回退數十丈,與老者拉開距離,好歹沒有跌下雲頭,但身形極其狼狽。

同時,他的心中,更是叫苦不迭。

阻攔自己的,不是初期,不是中期,甚至,不是後期而是,融靈巔峰的老怪!

『劍狂』神傷子!想不到,自己竟會被這個狠人所盯上。

傳說人一介散修,劍道修為卻極高,性格更是狠辣。曾殺過不殺宗門、家族的子弟,被無數宗門所通緝。

面對這種人,寧城的名號,救不了自己而自己,更不可能是劍狂的對手。

傳言這神傷子,曾在三名融靈巔峰高手的追殺中,重傷逃脫,但追殺他的三名高手,同樣二死一傷。

九道劍傷,便是那時留下

殺人奪寶,最忌留下姓名,這是極為愚蠢的行為,但神傷子,卻每次殺人,必定留名。因為他所殺之人,都是深思熟慮后,認為一定能斬殺之人。

但凡有一絲不確定,他都不會動手!譬如,當年融靈中期的寧凡,自此地經過,他便不敢出手。寧凡給他的感覺,深不可測但南威,太弱小了,顯然剛剛突破融靈初期不久。

「我身懷九道劍氣,但只需一劍,便能,殺之1

神傷子不屑地望著南威,冷笑不已。

他屈指一彈,體內一道培煉多年的劍氣,發出一聲清吟劍鳴,透指而出。

而立刻,殘月之下的天空上,便浮現出一柄百丈劍芒,泛著幽藍火光,直斬南威!

必死無疑!

南威露出絕望之色,但一咬牙,決定燃燒魂魄,激發法力!

『燃魂』!此術是南威之父南宮所傳,一旦使用,除非真仙相救,否則必死無疑。燃燒魂魄,生生世世不入輪迴,卻能激發法力,突破一個小境界!

若是如此,南威將短暫擁有融靈中期的法力,或許仍不足以戰勝神傷子,卻有三成把握,將丹藥送回寧城。

之後,必死,且生生世世,不入輪迴,道消於天地!

但就在南威決定燃魂的前一刻,一道無形的神念之力,自儲物袋上凌厲散出,有如,劍氣!

在此神念之下,原本斬向南威的百丈劍芒,竟微微發抖,似乎遇見極其可怕的事情。並在下一個瞬間,被神念掃中,爆散成無數藍色火光。

「不可能!老夫的藍炎劍氣,竟被你擊碎了!可恨!小子,你究竟做了什麼1

神傷子本命劍氣被毀,一口鮮血噴出口,反噬不輕,勃然大怒。但他的怒吼還未喊完,便被劍氣神念掃中。

一霎,原本張狂的神傷子,竟平生第一次,露出震驚yu死的表情。他對劍道領悟頗深,曾偶然獲得一本劍之仙界的劍術傳承,其中,便談到眼前的詭異神通。

「不,不可能!這是,劍念1

劍念!唯有識海凝聚劍識之人,方才能夠施展!

神傷子追悔莫及,他隱隱感到,籠罩自己的神念,確實是劍識無疑,且此神念,強大到,足以輕易抹殺一切金丹初期的修士!

「放放過我啊1

一聲慘叫之後,神傷子一身強橫的肉身,被無端斬殺成血泥。連同其剩餘的八道本命劍氣,一併粉碎。

震撼!南威徹底愣在那裡!甚至無數隱藏在暗處,準備在神傷子動手之後、分一杯羹的修匪,也各個驚呆了。

明眼人都看出,斬殺神傷子的並非南威,而是南威腰間儲物袋上,散出的一道神念。

神念不能殺人,乃是常識,但,此神念,竟能一個回合,滅殺融靈巔峰的神傷子。而看起來,那神念劍氣之力,連金丹初期修士都能斬殺,金丹中期修士,都能重傷!

「什麼級別的高手,才能擁有如此驚人的神念!元嬰老怪,還是,化神」

隱藏暗處的修匪,目光落在南威儲物袋上,各個忌憚不已。儲物袋上,似乎還有數道神念,也就是說,南威不需動手,還能再殺數個金丹初期的老怪

且,神念即便用盡,難保這儲物袋中,沒有其他後手。

一個個修匪,各個心思複雜,眼看著數量龐大的丹藥自身邊走過,偏偏不敢去搶。大家都是散修,都不是傻子,誰若是第一個衝上去,肯定還是和神傷子一樣下常

獨行之人,無人敢再打南威的主意

「罷了,能種下此種神念的,必定是絕世高手,縱然搶到了丹藥,恐怕,也將面臨無盡追殺元嬰之上的老怪,各個神通廣大,一個瞬移,可飛遁千里若是被這種級數的老怪盯上,多少條命都不夠丟的」

無人敢再打南威主意,唯一讓老怪們不解的是,越國,難道隱藏著元嬰高手?!嗯,這個不好說,誰知道深山老林之中,是不是有個絕世老怪在閉關

有了神傷子的前車之鑒,南威一路有驚無險,趕回寧城。

此刻他的心情,極不平靜。

他意識到,少主的強大,遠超自己的認知!

一道神念,斬金丹!南威倒吸一口冷氣,這唯有傳說中才記載的手段,竟然被少主掌握了?!

「少主,竟然如此強大我南威能奉其為主,真是,三生有幸1

這便是劍念的真正恐怖之處!

殺敵於無形!

斬敵於千里!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