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90章再見南威(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我採補,不然,殺了你1 白鷺的話語,帶著一絲冰冷,在她看來,自己採補過一次寧凡,如今的寧凡,多半連融靈修為都沒有了,而自己,則成了高高在上的融靈中期高手,殺寧凡,輕而易舉。 只是看在寧...

夜已深,寧凡仍未合眼,自鼎爐環取出白骨,放在碎丹鼎中狠狠祭煉。www.Kanshangni

以防萬一,他將此骨燒無數次,確定其中沒有一絲神念,方才重新收起白骨。

「不是神念跟蹤」寧凡閉上眼,眉頭卻皺的更緊。

他不知道,骨皇是通過何種手段,找到自己。不知道,骨皇隱藏在何處。這種自己在明、敵人在暗的感覺,寧凡很不喜歡。卜算,亦無法算出骨皇所在。

如此,只有一步步小心,防備骨皇的突然偷襲了。

拍了拍床榻上,白鷺修長的**,被寧凡手掌撫摸,白鷺於睡夢中,輕輕低吟一聲,雙腿不自然夾緊,醒轉過來。

臉上尚有三分酒意,三分迷糊。但漸漸地,感覺的寧凡竟膽大包天,撫摸自己的**,白鷺一個激靈,酒幾乎都醒了。

「你你在幹什麼1

「沒幹什麼,就是覺得,你的腿,很漂亮。」寧凡微微一笑,手掌滑向白鷺雙腿之間,被白鷺素手按祝

明明已經**於寧凡,並主動採補了寧凡一次,但白鷺被寧凡撫摸,心中仍是極不舒服。

一想到自己讓無數男人目光火熱的**,竟被自己最恨的人所褻瀆,白鷺就感到一絲羞恥。

「哼,想趁我酒醉,反採補我么!躺好!讓我採補,不然,殺了你1

白鷺的話語,帶著一絲冰冷,在她看來,自己採補過一次寧凡,如今的寧凡,多半連融靈修為都沒有了,而自己,則成了高高在上的融靈中期高手,殺寧凡,輕而易舉。

只是看在寧凡的背景份上,倒是不能殺他的但,採補是少不了的!

白鷺一指,帶著魅功,狠狠點在寧凡胸口,不過這指力,對寧凡而言,猶如清風拂岡。

素手解開寧凡衣褲,俯下身,捋了捋耳鬢的髮絲,檀口含住了火熱。

「老實點姐姐就少採補你一些」白鷺含住寧凡的火熱,含糊不清地威脅道。

「嗯。隨你。」

只是寧凡,卻並無享受的心情,一心,防禦著骨皇的偷襲。

而骨皇,終究沒有再偷襲

寧凡在雙修殿調息了三日,待境界徹底穩固,再次前往丹殿。

煉化黑魔炎的三轉護心丹。

為藍眉治『帛的三轉生肌丹。

為思無邪提升修為的紫金丹。

為南宮重塑雷脈的陰雷丹,

以及,為尉遲那奇葩,提升人寵契合度的,妖合丹。

當然,寧凡還準備煉製龍涎丹與全清丹。前者是三轉傷葯,後者,卻是回復法力的三轉丹藥。備一些,有備無患。

而一切準備就緒,寧凡,便可以心無旁騖,開始閉關!

丹殿,這幾日冷冷清清。長老薛青,似乎犯了病,竟不允許一轉煉丹師,踏入丹殿半步,唯有二轉煉丹師,才被容許進入丹殿。

「一轉煉丹師,容易炸爐,噪音太大,會影響的別人1

這是薛青的解釋,旁人無法理解的解釋。炸爐,不是很正常會,一點轟響而已,能影響誰?

薛青的目的很單純,僅僅是怕寧凡不知何時來到丹殿,一旦煉丹,會被人影響。

「薛長老,這個,可不可以通融通融馬上到了月末,晚輩要給宗門上繳十顆一轉丹藥這可耽誤不得」

一個青衫青年,收起了平日的放浪形骸,苦苦哀求薛青。

而似此人一般,急需煉丹,給宗門上繳丹藥的一轉煉丹師,還有不少。

只是,對於這些人的請求,薛青只有不近人情的冷漠。

「老夫話不說二遍!無關之人,都給老夫,滾,滾,滾1

薛青的氣勢有些嚇人。魔修么,根本不會講道理,他們的道理,就是拳頭。如果你有二轉煉丹術,薛青又豈會不讓你進去。甚至,你如果有三轉、四轉煉丹術,和寧凡一樣,薛青還會腆著老臉,將你供為座上賓!

青衫青年與同行的紅衣少女,一個嘆息連連,一個神情不忿。

仔細一看,這被薛青趕走的青衫青年,正是與寧凡有過一面之交的南宮之子,南威。

至於那同樣被趕走的紅衣少女,則是鬼雀宗內,某個性格刁蠻、卻偏偏對南威死心塌地的女弟子。

南威嘆息不已,他來丹殿,自然是為了煉丹。老魔傳給南宮煉丹術,而南宮,則傳給其子煉丹術。一脈相傳,南威也算是個一轉煉丹師。

每個月,南威都要向宗門上繳十顆一轉丹藥,但看起來,這一次,這丹藥是繳不上了。

本月丹藥繳不上,被扣門派貢獻是在所難免,而讓南威擔憂的,是若丹殿連著數月封閉,不容許一轉煉丹師進入,則自己好容易積攢的貢獻,將會別扣個精光

「罷了,小雨,我們走。」南威嘆息道。

「南哥哥,你別煩了不就是門派貢獻嗎,有什麼了不起,雨兒有好幾百呢,借你!你要是不願意,雨兒就帶你去我們西越秦家,那裡的煉丹室,未必輸給這破丹殿有什麼好稀罕的這薛老頭,脾氣真臭,不就是個金丹初期的老頭嘛,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西越秦家,又不是沒有金丹高手南哥哥,下次我叫祖爺爺,幫你教訓教訓這臭老頭,好不好」

紅衣少女俏皮的笑笑,並不知,自己的話有多麼不知天高地厚。

西越秦家?老祖不過是個金丹中期老怪,放在越國還行,在鬼雀宗眼中,又算哪根蔥?

還想教訓薛青?薛青可是三轉煉丹師,結交的金丹老怪遍布天下,哪個金丹老怪會不長眼,跟薛青為敵?

此女模樣一般,放在普通女子之中,也算有三分姿色,她是西越秦家的三代嫡長女,名為秦雨。身家不俗,只是性格與心智,都是下下之選,不過對南威,卻是死心塌地的喜歡。

甚至除了對南威以外,她從不對任何人和顏悅色,一向都是目空一切的口氣。

南威苦笑,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攤上這段孽緣,認識了這刁蠻的傻丫頭。人不漂亮,性格也不好,偏偏,對自己一片真心,讓南威難以拋棄

「傻丫頭,不要亂說遲早有一天,你會因為說錯話,得罪人的」

南威教唆了一句,拉住秦雨的小手,想要離去。而秦雨,小嘴一撇,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只是,他們走不了了!秦雨的一句無心狂言,確確實實,觸怒了薛青。

「呵呵,秦家的小丫頭,真是好膽量,想教訓老夫?不知該說你膽魄驚人了,還是,無知!老夫就替秦老鬼,教訓教訓你這不成器的小輩1

此道聲音從丹殿傳出,伴隨而來的,是一道強橫之極的金丹初期神念,狠狠朝秦雨壓下。

這裡,可是魔宗,是一句話可殺人的地方。沒有實力就不要亂說話,這是常識!

「前輩,手下留情1

南威面色大變,他萬萬想不到,秦雨的一句狠話,竟然被薛青給聽到了!他心中叫苦不迭,他早料到有朝一日,秦雨會亂說話得罪人,只不知道,這一日來得這麼快。

此刻,秦雨已經嚇得小臉慘白,她哪裡面對過金丹老怪的憤怒!她的心頭因為懼怕,而微微顫抖,她此刻才明白,自己之前,是多麼無知,竟敢跟金丹老怪叫板!

「南哥哥,救我」她死死抓住南威衣袖,不敢放開。

而南威,亦沒有打算拋棄此女

只是面對薛青如汪洋大海般的金丹神念,南威只覺得自己辟脈十層修為,就如同滄海一粟般渺校

金丹高手,不可力敵!

怎麼辦!

他心頭心思飛轉,若讓薛青神念鎮壓一下,以秦雨的低下修為,恐怕直接就得受傷不輕。

但就在這時,讓他始料不及的景象出現了。

卻見一道柔和如風的神念,輕輕鋪開,而薛青狂暴的神念,竟在此神念之下,一吹而散。

同時,一道調笑之聲,自谷內林間傳來,一個白衣黑氅的少年,徐徐走出,對著丹殿方向,輕輕笑道。

「薛長老,何必跟小輩動怒這二人,是我的朋友。」

他話語極淡,漫不經心,但落在薛青耳中,卻驀然神色一變。

「什麼,這二人是寧長老的朋友,呃,老夫莽撞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薛青會跟人道歉?!

一道紅光一閃,遁出丹殿,現出身形,正是之前不可一世的薛青。

只是此刻的薛青,面對寧凡,竟分外恭敬,同時,看到寧凡,更是帶著期待已久的神情。

「老夫苦等了數日,寧長老終於來了1薛青心頭,激動難平,他趕走無數一轉煉丹師,不就是為了等待寧凡么!

秦雨小嘴微張,而南威,亦是微微震驚。

連西越秦家都不放在眼中的薛青,竟然對寧凡,如此恭敬!

而這震驚,立刻便在南威眼中,化作一絲火熱,一向高傲的他,竟第一次,在寧凡身前半跪下,一禮!

這是南威第二次與寧凡見面。

第一次,他在道果拍賣會,因為父親的要求,因為寧凡的煉丹師身份,而對其恭敬有加。

但這一次,他已連寧凡一絲修為,都無法看透,甚至僅僅站在寧凡身前,迎向寧凡的目光,都感覺一絲刺痛。

寧凡的修為,已然遠超南威!

「見過少主1

南威的聲音,堅如磐石,更帶著激動與恭敬!因為自己的少主,是能讓薛青薛老頑固,低頭道歉的狠人!

只是,薛青的恭敬,連寧凡自己,都始料不及。

「這老頭對我的態度,怎麼這麼和善?」

寧凡神情古怪,打量著薛青,將後者看得極不自在。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