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82章仙子一笑,千金不換(第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美眸微驚,露出玩味的神情,旋即,似在思索,之後罕見的咧嘴一笑,竟給了寧凡一個甜美的笑容。 「寧小友,果然不凡呢。鬼雀宗,收了個好弟子」 嘶!素秋仙子,笑了! 滿座高手,讓包括鬼...

晨光細微,朝陽如醉。

鬼雀宗內門山谷,道路蜿蜒曲折,一個少年踏著落葉黃土,在黃鶯的鳴叫聲中,步向深谷的宗門主殿——長傾殿。

幽靜清閑,此處分明是世外桃源,從外表無法看出,此地是魔宗。

而這少年,若非腰間系著一塊象徵身份的長老玉佩,恐怕很少有人能直接認出,此人是鬼雀宗炙手可熱的人物——雙修殿長老,寧凡!

他仍是白衣黑氅的打扮,不過腰間多了一塊玉佩,僅此而已。

道路盡頭,林木之外,長傾殿漸漸顯露出來,是一座粉色玉石雕琢的寶殿,陣光不凡。

寧凡方一出現,立刻便有四名守門的執事弟子,恭敬施禮,「見過寧長老1

而殿外,一個梧桐老樹之下,立刻便有一個藍衫女子,倩影飄到寧凡身前。

她似乎在大殿之外等寧凡,已經許久,清冷的臉上,似乎有些幽怨。美眸旁,似乎還有黑眼圈,昨日似乎未睡好的。

「寧凡,你昨夜怎麼沒來找我」藍眉語氣怪怪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情人在打情罵俏。

「哦?找你做什麼,雙修么?」寧凡收住腳步,對執事弟子略略點頭,算是回禮。望著藍眉,露出調笑之色。

「呸,沒個正經當然是給我治脖

「啊對,那件事啊,你不用急,因為宗門考核耽擱,我還沒將丹藥煉製出來,遲些回去找你,幫你把那個地方,好好醫治一下。」

寧凡微微一笑,他對藍眉,已有一些好感。若非藍眉給他妖鬼林地圖,他必定會多遇上很多兇險。

為她治療下體,可以,甚至娶了她,也未嘗不可。雖然藍眉有些小小的嬌蠻,不過似乎並非不能忍受。

「呸就算沒事你也可以來看我呀嗯?你身上,怎麼有女子的胭脂味1藍眉正做著小女兒姿態,驀然秀眉一蹙,從寧凡身上,隱隱聞到女子幽香。

「因為我修鍊的,雙修功法」寧凡收了笑容,神情微有嚴肅。他沒有多做解釋,亦沒有隱瞞,這短短一句,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

很顯然,寧凡,採補了哪個女子

藍眉的心一緊,不知為何,她發現,自己聽說寧凡採補其他女子,她會很難受。為什麼會難受,她不懂。

她輕輕低下了頭,低聲問道,「是雙修殿的女弟子么?」

「嗯,她想採補我,被我反採補了。」

「這樣啊其實,你可以不修鍊雙修功法鬼雀宗,其實還有很多高級功法,以你的天資,若是修鍊其他功法」

她話未說完,卻被寧凡無奈的聲音打斷。

「以我的天資,若不修鍊此功法,百年之後,將無法守護任何東西我別無選擇,我的仇家,來頭太大對不起」

寧凡的眼神,有些歉然,這是他第一次給藍眉道歉吧。而藍眉,頓時如驚慌的小鳥,有些無措,

「不不用給我道歉,你和哪個女子做了什麼,與我又沒有關係你的妻子,不是紙鶴么好啦,我帶你進殿,裡面,很多高手在等你呢。」

藍眉嘴上說不在意,可話語,卻酸的好像老陳醋一般。

但寧凡,不可能因此,便放棄《陰陽變》的功法,想要獲得實力,就得付出代價他的名聲,一生一世,都不會好。

沒有人,可以讓天下女子,都愛上自己,所以,寧凡採補天下的道路,必定充滿了殺伐。

得不到的,唯有搶,搶不到的,唯有強搶!

此為,魔頭之道!

長傾殿中,鬼雀子坐在首位,身著明黃的錦袍,頗有些瀟洒。在他身下,坐著一應鬼雀高手。

客位之上,為首的是一名蜜色肌膚的西域女子,身著湖綠色的道衣,裙擺層層疊疊,隱隱約約可見精緻繁複的花紋,套著寬大的廣袖上衣,冷顏不語。

此女子,乃是正道太虛派的太上長老之一,金丹巔峰的人物,名為素秋仙子。

而其他外宗高手,知名人物,有古岳派宗主,越國十大高手之一,秦子魚。嗯,就是之前求寧凡鑒定血,卻異常摳門、不捨得出鑒禮的老頭。

鬼雀宗歷史上,從未有哪一次,同時招待如此多的越國同道高手,鬼雀子自不敢怠慢。

主客間,正在談論,而所論話題,也都是修鍊之事,沒有一絲一毫提到寧凡。

似乎,這些高手找上寧凡,除了詢問妖鬼林貢獻之事,還有諸多目的。

當寧凡與藍眉,一同進入長傾殿時,所有老怪的心,齊齊一凜。他們久候的少年,終於來了!

一見寧凡出現,白飛騰登時眼角一縮,暗暗心驚。

寧凡的每一步,都氣定神閑,絲毫沒有被老怪們的氣場嚇祝這還是其次,當寧凡出現之時,白飛騰儲物袋中的本命法寶——萬魂幡,此幡旗中近萬個鬼魂,齊齊顫抖。

他們,竟在畏懼寧凡!因為寧凡斬殺過太多鬼物,身上流露著一絲、唯有鬼物能感知的肅殺之氣!

「此子,有古怪1白飛騰面色鐵青,暗暗尋思,莫非寧凡身上,懷有某處克制鬼物的厲害寶物?

還是說,寧凡正是憑藉那神秘法寶,陰死了無數金丹級鬼物?!

若此事當真,那麼,能陰死金丹鬼物的法寶,必定品級極高,價值不菲。難道是元嬰修士才用得起的,極品法寶!

還真讓白飛騰蒙對了。寧凡身上,倒真有兩件法寶,有極品之威。一是東溟鍾,二么,是那一套五柄上品巔峰的飛劍。

「若是能奪得他的法寶」

這念頭方一升起,便化作一絲貪婪,在白飛騰心中,再難遏制!

魔修,無需掩飾自己的貪婪,而鬼雀宗,似乎也有一道命令,容許長老間的奪寶。

賭鬥!

提出賭鬥的長老,可以索要對方的一件法寶,並取出同等價值的法寶,作為賭注。勝,則獲得對方法寶,敗,則失去自己賭注。

再無心關注寧凡,白飛騰心中,幾乎立刻做了一個決定,一旦眾人散去,便向寧凡,提出賭鬥!

寧凡字不可能知道白飛騰的心思,甚至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剛剛入宗,就惹得這等老怪窺伺。

縱然知道,他也不會將白飛騰放在心上。金丹中期,他在妖鬼林,不知殺了幾百個。他舉止有度,微微拱手,從容一笑,

「鬼雀宗長老寧凡,見過越國諸位同道。」

他的口氣,與滿殿老怪,儼然平起平坐,但沒有任何人覺得不妥。

而寧凡的鎮定從容,沒有一絲一毫偽裝,讓不少老怪暗暗嘆服。

似白璧、燕追雲等年輕一輩,心情是最複雜的。寧凡比他們更年輕,但名頭,卻太過響亮,甚至如今越國,罕有人不知寧凡之名。

而那古岳派的秦子魚,算是在座高手中,對寧凡了解稍稍深厚的。

他早在道果拍賣會上,便見識過寧凡的金丹級殺氣,此刻又見寧凡融靈後期修為,自然是不奇怪的。只是微微有些後悔,自己當時似乎挺小氣,為了幾仙玉的事情,沒有和寧凡打好關係。

真是很可惜埃

眾人紛紛探出神念,探知寧凡底細,但一個個都勞而無功,並未發現寧凡有何不對。

唯有太虛派老祖——素秋仙子,一個活了近千年、還如少女般美貌的老怪,秀眉一挑,神念放出。

此女金丹巔峰的神念,觸及寧凡身體之時,隱隱感到一絲劍刺之痛。她匆忙收回神念,美眸微驚,露出玩味的神情,旋即,似在思索,之後罕見的咧嘴一笑,竟給了寧凡一個甜美的笑容。

「寧小友,果然不凡呢。鬼雀宗,收了個好弟子」

嘶!素秋仙子,笑了!

滿座高手,讓包括鬼雀子在內,齊齊吸了口涼氣,暗暗驚異。

這素秋仙子,一向孤高冷傲,即便是對金丹後期老怪,也不假辭色、罕有笑容聽說,雨之神殿某位傾慕此女的青年元嬰高手,曾花費十萬仙玉,想買此女一笑,都被此女拒絕。

但她竟會對寧凡一笑若是那個雨殿高手知曉此事,不知會不會氣瘋的。

鬼雀子呵呵一笑,但笑容中,卻不可避免有些得意。至於其他老怪,聽到素秋仙子,竟會稱讚寧凡,皆是羨慕不已望向鬼雀子。

仙子一笑,千金不換寧凡這次,真是給鬼雀宗長臉了。

在素秋仙子眼中,年僅17的寧凡,比那不知名的元嬰高手,有面子多了。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