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79章雙.修殿,活春宮(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掛在二女唇間。二女雪白的嬌軀,皆是浮上淡淡紅暈,似乎正進行到關鍵時候。 只是察覺到離開鼎爐環,二女立刻花容失色。 「主主人」 冰靈清冷的臉上,頃刻布滿紅暈,而月靈,更是匆匆與姐...

通過入門考核的75人,皆成了鬼雀宗外門弟子。其中,表現卓著的李之歡與陸子喬,更是一躍,成為內門弟子。

而那王遙,因為獲得3萬貢獻,成為執事弟子。

至於寧凡么,此刻神情古怪,在一個粉衣女弟子的引路下,來到鬼雀宗內門,一座恢弘的大殿前

雙修殿鬼雀宗中,唯一一個空缺了三十年長老之位的大殿。今日起,由寧凡寧長老執掌。

傳言此殿之中,共有231名女弟子,男弟子,無。

之所以沒有男弟子,是因為歷屆加入雙修殿的男弟子,都被女弟子採補而死。甚至三十年前,最後一任雙修殿長老,一名融靈初期的高手,生生被數名女弟子,採補而亡。

女弟子中,似乎有一名傑出之輩,對雙修功法穎悟非凡,已突破融靈修為,長老空缺的日子裡,這名女弟子,便代替行使長老的權利,受到其他女弟子擁戴。

「白鷺修鍊罕見的採補魔功《假鸞訣》,以女子之身,採補女子據說雙修殿中的女弟子,皆是此女的鼎爐宗主真是有意思,給我安排了這個地方」

寧凡腦海,回憶著那傑出女弟子的信息,莫名一笑,眼光,卻落在前面引路的粉衣女弟子身上。

此女,粉色羅裙,瓜子臉,琅嬛髻,並非絕美,但也算小家碧玉了。此女,正是之前看不起寧凡的執事弟子——白。

如今,這白,無可奈何地被宗主,分配到寧凡手下做事此刻白繡的表情,要多複雜有多複雜,要多無奈有多無奈。

感知到寧凡看著自己,白粉拳緊握,心頭不滿,但面上卻不敢表露絲毫不喜之色。

她之所以被分到雙修殿,給寧凡當手下,原因么,因為雙修殿中不可一世的女弟子白鷺,正是白繡的姐姐。

而白之所以討厭男子,大抵也是受了她姐姐的影響。

一路進入雙修殿,其中女弟子,皆衣衫暴露,魅惑妖嬈,讓寧凡微一皺眉,似想起了合歡宗的記憶。

曾經,他最討厭的,便是合歡宗的魔女,而他不得不修魔,不得不學會最討厭的雙修功法。如今,還要成為雙修殿長老,日日夜夜面對這種女弟子這著實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似乎早知新任長老要來,女弟子們並沒有多少驚訝,相反,各個充滿**的眼神,勾向寧凡。

「咯咯,好俊的長老,今晚,他歸我1一名女子目光含春,仿若滴水。

「聽說他很厲害呢,在妖鬼林橫掃鬼物就是不知道,他的床上功夫,是否一樣厲害。」另一少女言辭輕佻。

「不如,我們姐妹幾個,採補了他?」一名美艷少婦,舔了舔唇。

鬼雀宗,終究是個魔宗,並非所有人,都和老魔、鬼雀子一樣,終究有些讓人不舒服的人。

而面對這些女子的調笑,寧凡的眼中,露出一絲譏諷之色。

這雙修殿的魔女們,還真是無法無天,竟然想採補自己,若真有送死的,自己不介意,讓她們追悔莫及。

而白,就沒有寧凡這麼從容了,面對這些輕佻言語,她面紅到耳根。

在白繡的引路下,寧凡來到一個偌大的院落,專門給長老所居祝

院子有些破舊,蛛網橫生,雜草遍地,畢竟已有三十年未曾住人。

「寧長老見諒,院子多年未住人,已有些破舊了,請長老稍等,白這便叫人,來為長老打掃居室。」

「不必了,我自己來便可」寧凡對打掃極為在行,畢竟,他自小便是四處做工。

他袖袍一卷,狂風大作,將灰塵與蛛網,盡數掃滅。隨即屈指一彈,指間透出劍氣,橫掃之下,院中雜草,盡數平滅。

而後,他隨手取出百來塊仙玉,神念放開,在院落千丈之內,尋出12個陣眼,布下靈級大陣。

不過半柱香功夫,整個院落,已經被寧凡掃凈、清平,更布下強大陣法。

白小嘴微張,被寧凡抬手布下大陣的從容給驚艷了一下。

心中對寧凡的厭惡,第一次減輕了些,多了一絲敬佩之意。

二人進了屋,寧凡選了一件靠南的居室住下,時間已經不早了,明日,寧凡還要去宗門大殿,給諸位高手解釋解釋,自己200萬貢獻,從何而來。

解釋么他自不可能實話實話,且說了,有人會信他橫殺近千金丹鬼物么?

所以,隨口撒個謊,足夠搪塞過去了,反正沒人相信,寧凡能殺千名金丹。

對居室的布置,寧凡頗為滿意,而見寧凡露出滿意之色,白微微鬆了口氣,告辭離去。

但她還未走出房間,卻被寧凡叫祝

「白,你別急著走,我有事要你做。」

「什什麼長老有什麼事,要白做」白芳心一凜,暗叫不好。

此刻天色已完,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寧凡叫住自己,難道是,想要做出出格之事!

畢竟在白心頭,寧凡是修鍊雙修功法的大yn.賊,雙修么,自然是要採補女人的難道,寧凡想採補自己!

她貝齒咬唇,素手掩住酥胸,微微露出懼怕之色,若寧凡採補自己,以自己實力,根本無法反抗的。還是,向姐姐白鷺求救,畢竟白鷺也有融靈修為,且正在雙修殿呆著

她滿心胡思亂想,而她的畏懼,寧凡如何看不出來。

搖搖頭,寧凡無奈一笑,看來,白定是對自己成見極深。

「你無須害怕,我不會對你如何你準備些熱水,乾淨的女子衣服,我想洗個澡。然而,你便可去休息了。」

「只是準備些熱水么是!白領命1

她微微鬆了口氣,如蒙大赦,立刻離開院子,去派人準備熱水。

而白離去后,寧凡一抖鼎爐環,自環中,放出冰靈與月靈姐妹。

準備熱水,自然是給二女好好洗個澡,換個衣服,月靈還好,那冰靈,可是衣衫破爛、血污的。

只可惜,寧凡放出二女的時機,似乎有些不對,二女正赤身**,抱在一起,彼此親吻,神情陶醉迷離。

彼此搓揉著酥胸,指間撩撥著下身,發出難耐的嬌吟。

二女,竟然是在假鳳虛凰

見此,寧凡頓時露出古怪之色,似乎重新認識了二女一般。

看起來,自己放出二女的時機,似乎有些不對。

二女滑膩的小舌,交纏在一起,一絲yn.靡的津液,懸挂在二女唇間。二女雪白的嬌軀,皆是浮上淡淡紅暈,似乎正進行到關鍵時候。

只是察覺到離開鼎爐環,二女立刻花容失色。

「主主人」

冰靈清冷的臉上,頃刻布滿紅暈,而月靈,更是匆匆與姐姐身體分開,雙手捂臉。

「不好意思,本想放你們出來洗個澡,看起來,打擾到你們了你們不繼續么?」

「奴奴婢不敢」

冰靈的聲音,尚帶著高.cho的嬌喘,斷斷續續,更讓其羞愧。

而更讓她羞惱的,是寧凡的眼光,有如實質,在她與妹妹的嬌軀上遊走。

「你們姐妹二人,以前在極陰門,就是這般互相撫慰的?」

「是老祖不允許我二人,與任何男子有分毫接觸,務必要使我二人,保留最純正的元陰,供他突破元嬰期之日,採補難耐之時,只能如此,請主人饒命」冰冷咬咬唇,如今她與月靈,皆是寧凡鼎爐身份。身為鼎爐的二女,竟然敢私自撫慰,她不能肯定,寧凡會不會生氣。

「你真的不必如此。我說過,若我有辦法突破金丹期,則不會採補你二人,若實在不得不採補你們,之後,我也會補償一二。你二人在妖鬼林,為我護法,我很感激,若我一日不死,則護你二人一日周全,不成問題。至於你二人難熬之時,彼此撫慰實話說,對女子和女子的這種行為,我並不討厭你們繼續,我到門外,幫你們把風,如何?」

寧凡微微一笑,推門而出,留給冰靈月靈姐妹,充分的空間,做她們愛做的事情。

二女是寧凡的鼎爐,若是二女和男子做這種事,寧凡或許很動怒,不過女子之間,又不會丟失什麼,有什麼好生氣的。

甚至,他發現,當他被二女的香艷刺激到的時候,丹田之中的陰陽鎖,竟然血線多了一些。

如今的陰陽鎖,原本青玉之身,已然遍布紅線,隱隱成了一塊血紅玉鎖。

讓寧凡驚訝的原因,是觀看冰靈與月靈的活春宮,竟然也能夠刺激陰陽鎖晉級,雖然效果,遠不如寧凡親自採補來得快。

他心頭一動,以他如今的實力,採補元嬰女修,突破陰陽鎖第二層功法,困難。採補碎虛女修,突破陰陽鎖第三層功法,簡直是找死。

但,如果僅僅是潛入到女子宗門,觀看那些女修們活春宮,又會如何呢?

這樣似乎,也能提升陰陽鎖等級,修鍊《陰陽變》且,只要自己隱藏的夠好,不被發現,基本沒有任何危險。

意外發現陰陽鎖的第二種晉級方法,寧凡非但不責怪冰靈月靈姐妹,相反,對她二女的感激,更多了一些。

他在屋外把風,而屋內,不時傳出難耐惹火的嬌吟聲。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二女口中,含糊不清地喊著『寧凡』二字。

寧凡微微一怔,險些跌倒。

敢情二女在彼此撫慰之時,意.yn的,竟然是自己

寧凡,哭笑不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