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77章離去,王遙!(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接受儲物袋,高興地大喜過望,從夫人中接過儲物袋,愛不釋重新系在腰間,對寧凡的好感度,第一次上升到極點。 「那周明小友,是好人啊!沒有搶老夫的儲物袋,老夫老夫太感激他的1 ...

寧凡駕著血污的仙雲,悠哉悠哉,載著二女一貂,在第三區域,最後一次飛行。-

今日之後,他便會離,且不知何日,才會再次進入妖鬼林。慕微涼與寧紅紅,皆是有些沉默,至於小貂,則腦袋探入寧凡儲物袋,挑選著千年靈藥。她,需要大量靈藥恢復實力,目前么,只能從寧凡兜兜里拿了,不是么?

只要不是必須之物,寧凡也就隨她取了。畢竟,若無小貂相助,寧凡想要縱橫第三區域,根本無可能的。雖然從始至終,這隻懶惰的小貂,一個鬼物都沒有幫忙斬殺藉助的,僅僅是她的妖氣威壓

「那邊是碎虛級高的威壓么僅僅憑藉威壓,便能造成壓制碎虛很強」

寧凡的眼中,露出一絲嚮往,終有一日,他必定會突破碎虛,成為雨界至尊人物!

第三區域,霧氣更濃,且似乎響應氣氛,綿綿下起幽暗冰涼的絲雨。

寧凡張開法力,雨點便再也落不到眾人身上,便在此氛圍中,仙雲一路,行到紅部之外。

寧凡前腳進入紅部,後腳,四面八方便傳來慌張的警戒之聲,並有陣光陸續亮起,更有一名面色驚懼的紅袍老者,領著十幾個金丹後期高,踏天而立,如臨大敵望著寧凡。

『怒火紅魔』赤千里,當初被寧凡詭異段驚退的老怪!

「周明小友,不是今日造訪紅部,有何貴幹」赤千里乾笑幾聲,中,卻已托起一個儲物袋,其中裝有100念珠,只要寧凡開口索要念珠,他立刻便會拱送上。

怕,他是真的怕寧凡。紅部並不比青部強多少,甚至護部陣法,遠遠遜色青部,赤千里可不認為,自己能擋住寧凡之怒。

「赤前輩笑了,周某今日,並非前來生事,而是順路,送貴部的兩位道友返回部落,接下來,還要其他部落的。」

寧凡話語剛落,便有寧紅紅帶著慕微涼,眼眶微紅,飛下仙雲,飛到赤千里身旁,一個紅衣美婦身前。

「屬下寧紅紅,見過大長老,見過長老夫人1

這個赤千里,殺人辣無情,不過他有一個夫人,對部落的鬼物,卻是極有恩惠,比起青部的冷漠,紅部算是很有人情味了。

而那紅衣美婦,有著金丹後期修為,慈眉善目,平日對寧紅紅與慕微涼,極為照料。

一路上,寧紅紅與慕微涼,便千叮嚀萬囑咐,囑咐寧凡千萬別對紅部無禮。否則,以寧凡的性格,怎麼也要用碎丹鼎在紅部砸兩下,順牽羊,落點好處。

「你是紅紅,微涼!你們回來了1赤千里見到二女,還未如何,他的夫人,卻已言語哽咽激動,並非偽裝。

看起來,這赤夫人,倒是和二女感情極深的樣子。

「是你救了紅紅和微涼么?妾身要如何感謝你區區薄禮,不成謝意,請周明公子,一定要收下」

紅衣美婦一把摘下赤千里的儲物袋,連同自己的,一併遞給寧凡,感激莫名。

而一被摘下儲物袋,赤千里立刻面色大變,如同吞了蒼蠅一般,面色難看。

他剛剛入一件上品巔峰法寶,更有無數靈藥,裝在儲物袋中,準備用來突破假嬰境界的,卻不曾想,被自己夫人,拿送人。

「夫人這人家周明小友,不需要謝禮」

只是他話音剛出,便被紅衣美婦狠狠瞪了一眼,「多嘴!比起紅紅與微涼的安危,區區一點靈藥法寶,算得了什麼1

而立刻,赤千里便窩火地閉起了嘴,殺人如麻的他,卻絲毫不敢觸怒夫人。

悍婦!懼內!一瞬間,這兩個詞,浮現在寧凡的腦海,讓他搖頭輕笑。

這紅部,有點意思,難怪二女不管什麼,都要回來

這裡,是寧紅紅與慕微涼的家,死後的家。

有這個紅衣美婦在,想來二女,再不會受到欺負吧。

「不必了。我與紅紅、微涼,交情匪淺,送她二人回家而已,何須謝禮。」

寧凡輕輕推開兩個儲物袋,深深看了二女一眼,懷抱小貂,踏雲而。

沒有再什麼多餘的話,該的,都了,再,也是徒增感傷,不如瀟洒一些。

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妖鬼林終年不減的黑霧之中,難以看清。

而驀然,那身影,卻突然法力一鎮,鎮散黑霧,立在一處青山之巔,隔著十來里距離,對二女,遙遙拱,一笑,

「我還會回來。」

一瞬,不論是怕羞的慕微涼,還會外剛內柔的寧紅紅,皆是沒有來眼圈一紅。

他,還會回來么

而這個送別的身影,再難遺忘,此生銘記。

山河拱,江山一笑,他是如此洒脫

漸漸地,紅衣美婦似乎從二女的神情,看出些什麼,微微嘆息一聲,嘆息的,自然是紅部兩個天驕般的女子,竟會同時對一個少年,動心

而那赤千里,見寧凡沒有接受儲物袋,高興地大喜過望,從夫人中接過儲物袋,愛不釋重新系在腰間,對寧凡的好感度,第一次上升到極點。

「那周明小友,是好人啊!沒有搶老夫的儲物袋,老夫老夫太感激他的1

離開紅部,寧凡一路,直奔紫部而。二女離,仙雲之上,頓時寥落起來,只剩一人一貂。

懷中小貂,帶著一絲不解,問道,「以你無利不起早的個性,還會不搶東西,不收謝禮,真是難得埃」

「難得么」

寧凡微微一笑,指間輕輕在小貂某個部位,戳了一下,嗯,進了半寸一霎,小貂羞惱之極,一口要在寧凡掌,但又怕咬傷寧凡,無形中,力道輕了許多。

「不要臉!無恥1

「是么,這還是我第一次,碰碎虛女修的這個地方,嗯,與普通女人,也沒什麼區別這一指,僅進入半寸,算是給你嘲笑我的懲罰吧。」

「呸!你敢懲罰我,真當我是你妖寵么!等老娘恢復修為」

她語氣惡狠狠的,但卻沒有殺意,僅僅是裝模作樣。

而寧凡的無恥形象,在小貂心頭,第一次無限提升,她沒好氣的嗔道,「真想看看,什麼樣的師父,能教出你這樣的無賴弟子」

「嗯,我的師父,其無賴程度,四天九界,無人能比,有朝一日,你或許能一見。」

談笑間,一人一貂,已飛到紫部上空,這一次,倒沒有一片喧嘩的場景,有的,僅僅是常規的陣光防禦,以及一個漁夫老頭,踏天迎了過來。

楚臣!

他深深看了寧凡一眼,略略有驚色。他自以為,自己覺沒低估寧凡,但聽寧凡一滅青、橫行第三區域后,他仍是無法不驚。

而看到寧凡懷中的小貂——魅晨,老者更是面色一肅,在長空之上,轟然跪倒。

「罪人楚臣,見過蘭帝1

「免禮」

小貂的聲音,冷漠而高貴,讓寧凡,升起一絲陌生之感。

她竄出寧凡的懷中,裹上寧凡的衣衫,而後變身,化作一個身著白袍的華貴女子。

寧凡的衣袍,穿在她的身上,是嬌媚的她,平添了一份男子的英氣。

她的眼神,淡然生威,這威壓,讓寧凡都為之微微驚動。

這便是,真正的小貂么?艷絕天下,顛倒眾生,修為驚天,孤高冷漠

「當日叛變之罪,事出有因,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楚臣,你自斷一指吧。」她淡淡的言語剛落,楚臣立馬如蒙大赦,一拍儲物袋,取出一件匕首法寶,狠狠斬斷左小指。

沒有一絲怨恨,有的,反倒是解脫般的長長鬆氣。

楚臣可是知道,按魅晨以前的脾氣,叛變之人,即便不死,也要廢修為,想不到,自己僅僅斬斷一指。魅晨,何時變得如此寬容了

他的目光,落在寧凡身上,暗暗猜測,莫非魅晨的改變,都是這少年帶來的?

楚臣永遠無法想到,寧凡是如何調教魅晨的此事太過香艷,想來寧凡,自己也不會的。

「你走吧,不就牽挂我的」

魅晨蓮步輕移,降落紫部,言辭冷淡,但轉身的一刻,寧凡卻發現,魅晨的香肩,輕輕抖動了一下。

「裝得挺像」

他淡淡調笑一聲,亦是轉身離,消失在霧靄中,但就在寧凡離的一刻,魅晨卻驀然轉身,傳音叮囑道。

「小心骨皇他分身找不到你,或許,會出動真身,降臨魂魄追殺你」

「是么,若他出動真身,降臨魂魄,我便讓他魂魄,好好受一次傷,也為你,解決一些麻煩」

寧凡心頭一暖,傳音而回。

他不怕骨皇魂魄降臨,骨皇厲害的,是骨頭,魂魄么軟軟的,要用焚魂神通,焚燒一下么?

骨皇不認識他!

骨皇不知道他的段!

寧凡,未必坑不了骨皇!

第一區域中,一個辟脈二層的弟子,正在逃避一頭辟脈三層鬼物的追殺。

這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模樣普通,衣袍也不算華貴,名為王遙。

他逃到一處絕壁之下,再無路可逃,望著迎面追來的鬼物,望著鬼物的血盆大口,露出絕望之色。

鬼物越來越近,王遙雙腿發抖,倒在地上。

但就在這一刻,一絲晶瑩如線的魂魄之力,不知從而竄出,一股腦沒入少年天靈之內。

少年慘叫一聲,死。但下一刻,屍身卻茫然地站起。

而在屍身站起的一刻,那辟脈三層的鬼物,彷彿看到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本能露出驚恐之態。

「哼,辟脈鬼物,也敢對本皇出,找死1

屍身冷笑一聲,一指點出,白骨之光命中鬼物,鬼物登時慘叫一聲,灰飛煙滅。

而屍身的神念,橫掃而出,數十里之內,盡皆瞭然。

「呵呵,便以一絲真魂,降臨在這具少年身上,將那傷我分身的狂徒找出,趕盡殺絕1

骨皇的一絲真魂,竟然降臨在這王遙身上,將其奪舍而死。

這豈不是,骨皇的這具身體,可以離開妖鬼林了么!

「首先,吃些小鬼,提升回金丹巔峰法力吧」

『王遙』目光一動,遁光一閃,沒入林中,橫掃第一、第二區域。

而這王遙的門派貢獻,同樣暴漲,雖然,沒有寧凡那麼快就是了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