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74章滅青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卻無人再敢對寧凡動。 遠方,青鬼河映入眼帘,而過了青鬼河,便是青部部落。 青部之外,設起了九重神念大陣,前八重,俱是丹級大陣,黑霧遮天。第九重,乃是嬰級大陣,血霧污濁。 青部大...

寧凡駕雲,飛得很慢很慢。www.Kanshangni他刻意破綻百出,給的便是金丹鬼物偷襲的機會。

金丹初期鬼物,剛剛沖入寧凡三百里的神念範圍,便被劍念一裹,識海斬碎而亡。

金丹中期鬼物,沖入寧凡百里之內,被小貂妖氣壓制到初期神念,亦被頃刻斬死。

唯有後期鬼物,才有實力衝到寧凡跟前,但一旦被妖氣壓制修為,下場,和青部二長老、三長老,根本無異。

死!

寧凡的三紋仙雲,此刻鋪滿黑森森的血氣,好好的一朵仙雲,卻污濁不堪、血腥可聞。

一路,他滅殺之鬼,合計五百頭不止,當然,大多都是金丹初期,中期也有一些,後期極少。

一個初期鬼物,是2000點門派貢獻,中期,是5000點,後期,是10000點。

寧凡的門派貢獻,早已增長到一個恐怖的數字,189萬,零頭都被抹。只是此刻,他並無心思看。

他面色微微泛白,不斷服食傷葯,恢復神念之力。以劍念滅殺鬼物,對寧凡的負荷絕對不校但他,要立威,要用最強橫、詭異的段,讓第三區域的鬼物,驚恐!

收取一顆顆念珠,寧凡的目光掃過遠處陰霾的天空。

三百裡外,一片片黑壓壓的小點,忌憚不已地遠遠窺探寧凡,卻無人再敢對寧凡動。

遠方,青鬼河映入眼帘,而過了青鬼河,便是青部部落。

青部之外,設起了九重神念大陣,前八重,俱是丹級大陣,黑霧遮天。第九重,乃是嬰級大陣,血霧污濁。

青部大長老青冷山,已收到二長老等一眾高全軍覆沒的消息。他面色大驚,設下九重大陣,等待著寧凡前來。

寧凡收住仙雲,躍下雲頭,踏天而立,留下二女,只抱了小貂,獨自走向黑霧。

在黑霧百丈之外,他停住腳步,而身前的黑霧,分水而開,驀然走出一個青袍老者的身影。

此人氣息凝重如海,目光如炬,青袍、青劍,木靈力靈氣逼人。

此人,正是青部大長老,青冷山!在其身後,跟著包括屈寒在內、僅剩的8名金丹後期高。至於金丹中期、初期的鬼物,則守在陣中,不敢直接出現在寧凡面前。

青冷山已經接到稟報,那寧凡,有一種詭異的段,能瞬殺三百里內的金丹初期、中期高,甚至後期高,獨自對上寧凡,都極其危險。

對這種荒謬言論,青冷山不願相信,只是礙於事實,卻不得不相信。

唯一不變的,是青冷山一貫的冷漠、高高在上、氣焰囂張。

他負而立,雙眼透出一絲綠芒,帶著一絲威脅,望著寧凡。

「周明?老夫不找你,你倒自尋上門了呵呵,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老夫不管你施展了什麼陰毒法術,害死了那麼多鬼族同道,但在老夫九重大陣之下,你,斷無生路.九重青』,開啟1

青冷山與其他八名後期長老,各自持著一塊青色木牌,乃是操控大陣的關鍵。九人神念,分別沒入大陣之中,一股威險之極的氣息,伴隨著陣陣陰森的龍吟聲,自大陣中橫掃而出,幻化出九頭百丈巨大的青色骨龍!

九龍虛影,每一頭都有金丹氣息,由青冷山操控的那一頭,更是帶有半步元嬰的氣息!且由陣力形成,念力所化,地勢龍形,難以滅殺。

九重青,八丹一嬰的合列之陣,絕對可算青冷山一生陣道修為的巔峰之作!

此陣一開啟,召出九龍,青冷山的神情更是冷笑,「周明,老夫給你一個機會,若你自廢修為,並交出滅殺數百鬼物的邪惡法術,老夫可以饒你不死1

青冷山心中,不僅吃定了寧凡,更是打起了他滅殺群鬼的法術。唯一讓青冷山忌憚的,是寧凡懷中的小貂——魅晨。不過,也僅僅是忌憚而已。自己人多勢眾,更有九重大陣,守株待兔,以眾欺寡,何懼魅晨!

但他的威脅,僅僅換來寧凡的一絲譏諷之色。

金丹後期鬼物,就算在越國,都是威震八方的存在,但在寧凡眼中,根本不算什麼。而九重大陣,造詣雖高,偏偏以神念為陣法動力,寧凡何懼

他一拍小貂脊背,小貂會意,妖氣一卷,猶如黑風大作,在此妖氣之下,青冷山等金丹後期高,修為開始瘋狂跌落!

除卻青冷山修為略高,還能保持金丹中期的修為,其他長老,俱已經跌落到金丹初期!

便在此刻,寧凡一字喊出,神念如劍橫掃,而九名高,俱是同一時間,背心冷汗直冒。

「碎1

此一字之後,無形劍念綿綿如海、冷厲鋒銳,狠狠刺入九人識海,九名青部長老,俱是不同程度的傷,但卻是不重,更是未死。

同時,九人懷中,各有一塊青色玉佩,粉碎,化作一絲鬼氣飄出,帶著一絲腐臭破敗的氣味。

「哦?沒死?」

寧凡微微詫異,除了青冷山之外,其他8人,修為應該降落到了金丹初期,竟然在自己劍念之下不死,當真出人意料。

他的目光,落在那絲腐臭的鬼氣上,登時明了,自己為何沒斬死8人。

「替死令1他神色微微動容。

而包括青冷山之內,九名高,無人料到,寧凡竟出如此之快,更一個照面,破了自己九人事先準備好的『替死令』!

替死令,與誅仙令一道,都是青部大長老偶然獲得的。誅仙令的效果是殺人,而替死令的效果,則是保命。將自己一絲魂力封入令中,足以抵擋一次元嬰一擊之力。

誅仙令,青冷山還剩兩塊,替死令,青冷山本有12塊,卻在這一個照面,被寧凡破9塊,僅剩3塊!

但他此刻顧不上心頭,心中,僅有一個念頭,那便是逃!

「速速進陣,以陣法誅殺此人1

倉皇失措的,青冷山等9名高,退入霧氣陣法中,但各個臉上,仍是心有餘悸的模樣。

直到寧凡出前,青冷山仍是瞧不起寧凡的,但此刻,青冷山心頭,已是怕極了寧凡。

「此子的段,太過逆天!若無替死令,老夫必定重傷,而你等8人,各個必死無疑1

不但青冷山驚駭無措,其他長老,各個驚疑不定透著陣霧,畏懼地望著寧凡。至於那屈寒,之前已經與寧凡打過兩次交道,心頭的震驚,遠超眾人,美眸之中,神情極其複雜的。

第一次見寧凡,她僅以為寧凡是二轉煉丹師,而對其稍稍和顏悅色,但也僅此而已,寧凡,根本未被她放入眼中。

第二次,她想趁亂盜竊府庫,卻被寧凡一劍斬開防禦大陣,搶先一步盜空府庫。她開始忌憚寧凡,知曉此人有所隱藏,但仍不認為,此人真實實力,能敵過自己。

但這一次,僅數日過,寧凡給她的感覺,卻猶如天敵一般,只有驚懼!

屈寒俏臉失色,這一次靠替死令保命,從寧凡的詭異法術中活下來,下一次,沒了替死令,她可還能從寧凡法術下活命

該怎麼辦

「絕不能離開大陣。只要躲在陣中,此子的法術便攻不進來。而我等,便可從容借大陣之力,滅殺此人1

九人的心頭,同時升起一般無肌8髯曰佣木牌,操控陣力演化的青龍。

若時光能重來,他們絕不願再得罪寧凡,但生命是無法後悔的。只有,死中求活!

九龍呼風喚雨、噴火降雷,所攻擊者,皆是寧凡一人!

「只要老夫不出大陣,他便奈何不了我畢竟,這可是8個丹級大陣、1個嬰級大陣合併的陣法,是老夫一生巔峰之陣」

青冷山目光,帶著一絲自負,憑此大陣,一生不弱於人。目光落在『九重青』陣光上,方才會有一絲安全感,但下一刻,這僅存的一絲安全感,也被寧凡生生剝奪!

一絲銀光,衝破重重霧靄,猶如劃破烏雲的驚雷,縱橫無敵。

「滅1

寧凡冷冷一聲,掌心一動,一道璀璨如銀的星光劍影,一點寒芒,破開霧氣,相繼穿透九條青色骨龍的軀幹。

九條骨龍,本是陣法之力幻化,是神念之力,是虛影,是無形之物,根本無法被劍氣所傷。即便是白骨如山的劍氣,也無法對龍影造成傷害的。

「金丹劍氣,你真是讓老夫刮目相看,不過老夫的陣龍,絕對無法斬滅」

青冷山猙獰一笑,但下一刻,笑容生生僵祝

他詭異地發現,劍光僅僅一斬,九條念力之龍,俱都開始焚燒,併發出凄厲的龍吟聲,開始寂滅!

「怎麼可能!什麼神通,可以斬到無形無體的龍影」青冷山掌心已然寒濕,脊背不自知的發抖。

不死不滅的陣法龍影,被寧凡輕描淡寫、一劍破,這對青冷山而言,絕對不寧凡瞬殺金丹初期高,更加震撼!

「難道此子的劍上,附有焚魂神通!不好!若此子真有此『虛』級神通,老夫的大陣,恐怕無法抵擋1

他惶然失措,自己布下的九重青大陣,乃是純念力陣法,最怕的便是焚魂!

他暗叫不好,抬頭,正見寧凡斬離一劍,帶著一絲血線,煞氣騰騰。而其腳下的天空,開始有白骨之氣蔓延,陰冷而蠱惑人心。

一道嬌艷如血的劍氣,宛若血芒,發出鬼哭一般的哀鳴,撕裂穿透整整九重陣光。

在陣光癒合之前,焚魂神通之下,九重大陣,念力如入魔一般,開始劇烈焚燒,瞬息之間,蕩然無存!

「被破了老夫的九重青老夫的,青部1

青冷山眼露拚命之色,這種眼神,寧凡熟悉,那是無路可逃的野獸,以及亡命之徒,慣有的神情!

「殺1

青冷山迎面重來,而近千名青部金丹,密密騰天而起。

縱然寧凡有劍念之術,也無法同時殺死千名金丹

他面露狠色,一口服下僅百顆念珠,沒有經過任何煉化吸收,直接將浩瀚的念力,匯入識海之內。

僅僅一霎,他的神念強度,急遽提升。

金丹巔峰,假嬰!

他嘴角溢血,識海顯然受了重傷,但藉助百顆念珠的念力,他的神念,提升到一個恐怖的境界。

「碎1

一道強橫之極的神念之力,自寧凡席捲開來,神念橫掃之下,青部一個個金丹高,開始軀體爆散成血霧。一招,近百鬼物直接肉身粉碎死,而剩下的,亦是重傷不輕,驚散逃脫。

屈寒在內的8個金丹後期長老,識海重傷,吐血不止,卻根本顧不得傷勢,拚命展開遁速,遠遁千里而大長老青冷山,則處在寧凡神念攻擊的中心,千萬神念之劍,將其肉身,斬做血泥,將其鬼魂,焚為無有。

青部千名金丹,竟被眼前的少年,以瘋狂的段,蠻橫破滅!

青部,亡了!

「從今日起,妖鬼林中,再無青部1

寧凡冷漠地聲音,響徹三百里長空,讓無數窺探此戰的高,心驚膽寒!

他面似虛弱,但眼光,卻銳利不減。此刻,或許是偷襲、滅殺寧凡的好機會,但寧凡揮,地面之上,數百顆金丹念珠,被其一一收入儲物袋,而此舉,讓數百裡外,心懷叵測的圍觀高,皆是心頭一凜,收了心思。

這麼多念珠,寧凡若是再瘋狂一次,難保不會再滅一個部落!

「此子出狠辣無情,瘋狂難以捉摸,決不可招惹」

一名名平日眼高於頂的高,紛紛遠遠離,免得惹入是非之中。

原本斬殺寧凡、討好骨皇的想法,紛紛收起。

這寧凡,還是讓骨皇,親自處置吧,自己等人出,太過危險!

鬼雀宗內,功德碑第一次『出現問題』。

寧凡的門派貢獻,第二次超過200萬,達到了215萬的恐怖數值,位列宗門第五!

「不可能,功德碑,又出問題了1

白飛騰拍案而起,滿面震驚,望著鬼雀子,似乎希望鬼雀子,第二次清零寧凡的貢獻。

他絕不相信,甚至無人相信,寧凡的實力,能通過一次次斬滅金丹鬼物,獲得如此大量的貢獻。

這,絕不可能!絕不!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