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72章碎劍,火海橫行!(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還是沒有幫助寧凡,拖延足夠半個時辰。 「微涼妹妹,你快逃」 她露出絕望的笑容,面對數十名青部金丹高,今日,斷無生路可言。 「我不走1 慕微涼望著紛紛降落的青部高,面對y...

服用玉皇丹,寧凡肉山F的攻勢!

他張口,星光劍影亂斬,將劍氣斬得飛散,更將爆散的誅仙劍氣,吞入腹中。-

劍氣入腹,肝腸寸斷,痛徹心扉,但古怪的是,與玉皇丹的碎骨之痛,疊加之時,寧凡竟再也感知不到一分痛楚。

他的感覺,已然麻木。

兩種對等的疼痛,可以抵消,寧凡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奇異現象。只是此刻,他卻沒有心情,思索其中的道理。

玉皇丹的正確服用方法,實際正是以痛止痛,被寧凡誤打誤撞發現,此刻姑且不提。

沒有玉皇之痛,沒有劍滅之危,寧凡感知著體內吞入的一道道劍氣,眼光一凜。

誅仙劍氣,以他的境界,根本無法吞噬一絲一毫,這讓他失望不已。

但這些劍氣,其中竟夾雜了一絲念力,單就念力程度,比之前的念珠之力,更強!

他突破金丹後期神念,因為青部高的出,而已失敗告終。剩餘的百顆念珠,可能也不夠突破後期神念。

但如果吞噬這劍氣念力,寧凡有把握,再次突破金丹後期神念!

他能感知到,此刻大陣正被青部高圍攻,一旦大陣被破,自己必死,二女亦難全身而退。

抬頭,望著陣光之外、狂妄大笑的青橫行,寧凡目光內寒芒閃爍,對二女朗聲道。

「半個時辰!幫我拖延。」

誅仙劍氣,無法吞噬,但念力,卻能吞噬。他狠狠將劍氣之中念力分離出,拋入識海之內,與神念融為一體。

一場變異,在識海之內,緩緩進行。神念之力緩緩提升,再次朝著金丹後期的瓶頸,衝擊!

陣光之外,青部高的攻擊,越來越猛烈。甚至那二長老青橫行,更是放棄肉身破陣,而是揮掌,取出一尊黑氣繚繞的小山法寶。

上品法寶,極靈山!一鎮之威,有萬鈞之力,縱然是金丹巔峰高,也不易接下。

「極靈山,給老子砸1

青橫行冷笑不已,吹口金丹之氣,那小山頓時化作一座千丈巨峰,狠狠朝陣光之上砸落。

每一次轟落,都會使得陣光寸寸裂痕,消耗陣眼之中千百仙玉。

他舔了舔舌頭,以他看來,要不了半柱香的功夫,這大陣,便要威能盡失的。

「老三,只要破此陣,你先帶靈藥回,給大長老復命,老子要在這裡,和那兩個小娘皮,好好樂呵樂呵。」

他望著慕微涼與寧紅紅,目露yn.邪之光,彷彿二女,已是他囊中之物一般。

「你若是能把好色的毛病改掉,心境定可進步一大截,不定,早已突破元嬰期了。」

三長老青無為,眼中閃過一絲不屑,藏得很深很深。同時,他中變換著法術,無數陰森森的火球,被其抬砸落在大陣上。

在其看來,攻破大陣,只是時間問題。

陣光中,慕微涼心頭紛亂,而寧紅紅則銀牙緊咬,忙不迭向陣眼之中補充仙玉。

寧凡交給她二人四十萬仙玉,短短一會兒工夫,已耗費了四五萬之多。

而照這個速度下,恐怕根本難以撐過半個時辰,陣法便會攻破。

「微涼妹妹,你來添加仙玉,我要以神念入陣,方才能將大陣防禦,開啟到極限。」

寧紅紅言罷,立刻盤膝坐下,神念沒入陣光之中。而慕微涼,則花容一驚,驚訝寧紅紅的大膽行為,咬咬牙,卻沒有阻止。

陣法,藉助山河之力防禦,而若是修士神念入陣,操控陣法,便能將陣法借來的地勢,合理布置,發揮出最大威力。

但這是極其冒險的行為,因為一旦大陣被破,神念來不及抽離大陣,會受到極為嚴重的損傷。

只是,寧紅紅已顧不上冒險,她只求能為寧凡拖延半個時辰。

「或許,撐過半個時辰,他能有辦法破青部高的圍攻」寧紅紅自我安慰,但連她自己,都無法相信,寧凡會有什麼段,破青部的圍攻。

她神念一入陣光,立刻俏臉一白,以她金丹中期的神念,操控嬰級陣法,是極其勉強的。

漸漸地,她與整片竹海的地勢,升起一絲心神相連之感,不斷調動地勢,加強陣光防禦。

陣光之外,青部高明顯感到陣法威力增強,至於青橫行,更是眉頭一皺,他發現,自己的極靈山,竟然再無法砸破陣光一絲裂痕。

「有人以神念操控陣法?哼,是她么,真是不知死活的小娘皮。」

青橫行目光,落在陣光中那盤膝的紅衣女子身上,眼神一冷,右一招,收回極靈山,卻取出了一張紫黑色的破舊符籙。

此符籙,隱隱有流光閃爍,顯然極為不凡。而眾高的目光,落在符籙之上,紛紛大驚失色。

「竟是天鬼符!蘊含了元嬰高一擊之力的符籙1

眾人的目光,望向青橫行,皆是帶著忌憚和畏懼。想不到,青橫行為了破大陣,竟然捨得動用如此珍稀的符籙!

對眾人的目光,青橫行顯然極為受用,哈哈一笑,指間捻動符籙,輸入浩瀚的法力,那天鬼符頓時紫光大現,隱隱更有鬼哭神嚎之聲。

青橫行一掐訣,符籙騰起黑火,灰飛煙滅,而符火化作一個百丈巨大的紫色骷髏,陰風陣陣,一口咬在陣光之上,狠狠一撕,僅一下,便將陣光撕開一個數十丈的缺口。

同一時間,一聲女子的慘叫,自陣中傳出,陣光被撕開,寧紅紅的神念,同樣被狠狠撕開。

她原本如鮮血嬌嫩的紅唇,此刻卻是慘白,但顧不上識海受傷,匆匆掐訣,以神念運轉地勢之力,重新補全陣光。

只是陣光可以補全,她的神念,卻終究要受傷的。

青橫行見狀,微微有些驚異,驚異地,是下方紅衣女鬼,明明神念被撕,卻還能忍住劇痛。要知道那疼痛,縱然是許多男子,都無法忍耐的,此女生前,定是個女中豪傑了。

只是,一想到能將一名驕傲、自負的女子,壓在身上,肆意摧殘,青橫行的心頭,邪念更盛。他露出森白的獠牙,冷冷一笑,連續不斷的催動符籙天鬼,攻擊陣光。

「老子倒,你這小娘皮,能撐到第幾下!給老子撕1

他蠻橫地操控天鬼骷髏,一口口撕開陣光,那撕裂的並非僅僅大陣,卻是一次次撕裂寧紅紅的神念之力。

「紅紅姐1慕微涼見寧紅紅神念一次次重傷,卻猶在堅持,心中如刀割般難受。她想代替寧紅紅承受疼痛,卻被寧紅紅推開。

「傻妹妹再堅持一小會兒就可以了」

她的肌膚,慘白而無血色,甚至比慕微涼不健康的膚色,更白。

她氣若遊絲,但輕輕回頭,看到寧凡毫髮無損,心頭卻莫名一松。

「只要再堅持一小會兒」

她的笑容,太過勉強,而陣光之外的青橫行,見寧紅紅如此倔強、堅忍,終於失耐心。

「天鬼骷髏,給我爆1

青橫行冷漠地一掐訣,符籙之火化作的骷髏,一霎爆散,紫焰飛騰!

一瞬間,紫火如潑墨鋪開,將百里竹海淹沒。火海蒸騰,陣光幾乎一個瞬息,盡數焚滅、重生,仙玉飛速消耗,而寧紅紅的神念,如火灼般痛處,七竅溢血,頹然倒地。

在寧紅紅倒地的一刻,陣法威能大減,而百里之內,俱被紫色火海淹沒,竹林,不復存!

無竹,便無此陣!大陣,被破了!

而在大陣被破的一刻,紫火受到青橫行指引,一股腦將正抵禦劍氣的寧凡,淹沒!

「先殺一個1天空之上,傳出青橫行張狂的笑聲,在他看來,寧凡能在誅仙劍氣下,撐這麼久不死,已經逆天,再被堪比元嬰一擊的紫火攻擊,必死無疑!

慕微涼將寧紅紅扶在懷中,看著寧紅紅憔悴的模樣,淚珠跌落。

而寧紅紅,咬著嘴唇,鮮血自嘴角流下,眼淚在眼圈裡晃動。

她還是沒有幫助寧凡,拖延足夠半個時辰。

「微涼妹妹,你快逃」

她露出絕望的笑容,面對數十名青部金丹高,今日,斷無生路可言。

「我不走1

慕微涼望著紛紛降落的青部高,面對yn.笑走近的青橫行,心頭懼怕不已,寧凡被火海淹沒,生死不明,而看朝夕相處的寧紅紅,更是面臨死亡,她的心頭,卻努力將懼怕壓下。

她站起身,亭亭俏立火海之中,神情清冷望著越走越近的青部高。

「放過他們,我跟你走」

她淡淡對那青橫行道,心中卻已決定,一旦寧凡與寧紅紅逃脫,自己必定自斷心脈而死,絕不受此人侮辱。

只是,她的心思,卻彷彿被青橫行一眼看破。

「嘿嘿,落在老子中,你沒有談條件的資格1

青橫行極為滿意,雖然失了一張保命符籙,但看起來,不但能完成大長老的任務,還能捉兩個絕色女子,倒是賺了。

他金丹後期的修為,蠻橫地放出,僅僅一個衝擊,便將慕微涼衝撞在地上。而他一步步走近慕微涼,嘿嘿一笑,掌向其酥胸摸。

「不要1

慕微涼露出絕望的神情,便在這一刻,百里之內的紫色火海,忽然劇烈地晃動起來。

而懸於天空的四柄誅仙劍影,齊齊粉碎!

一道極其冰冷的聲音,自火海傳出,而在此聲音之下,數個青部高的腰間佩劍,竟彷彿懼怕一般,發出輕聆的顫抖之聲。

佩劍死物,竟會懼怕,它們在懼怕什麼!

青橫行生生收住掌,毫不猶豫的暴退身形,而遠處他剛剛站立之處,一道星光劍影,帶著足以焚滅金丹鬼物的魔威,一斬而過!

好險!但凡他退後的慢半分,此刻,他剛剛想觸摸慕微涼的掌,定已被斬下!

「誰敢偷襲老子1

他既驚且怒,驚的,是斬離劍的焚魂之威,對鬼物而言,簡直是不可防禦的夢靨。怒的,是此處明顯是青部在處理家事,怎會有不識相的高,想來插?

他絲毫沒有意識到,出之人便是寧凡,因為在他印象中,寧凡已被紫火淹沒,早是死人。

卻見紫色火海之中,一個白衣如神、黑氅獵獵的少年,黑髮如魔,眼瞳之中,泛著一絲驚心動魄的劍光。

明明只是一個少年,卻面貌冷峻,雙眼露著無情之色,就彷彿是一塊萬載不化的玄冰般,屹立在天地之間。

「周明,是你,怎麼可能,你應該已經被誅仙令斬殺,應該已經死於火海」

青橫行倒退數步,心魂大顫,此刻這少年,僅僅顯露融靈後期修為,但青橫行,卻從少年眼中,感受到一股不可阻擋的威壓,彷彿面對天帝一般,如怒海狂濤,讓青橫行升起揪心之感。

那目光,不是仙帝殺氣,而是一種誅戮一切的銳利,猶如一道斬盡神魔的劍芒!

陣陣來自靈魂的波動,讓在場之人的識海,紛紛掀起大浪,甚至出現碎裂的跡象,翻滾之下,宛若無數個驚雷在他們體內,沉悶炸響。

非但青橫行,在場的數十個青部高,竟無一人,敢直視少年的目光!

「他就是周明!不可能!那周明我見過,入部那天,斬殺醫館黃邪都極為費力的1一個面容猥瑣的男子,驚駭欲絕。他正因為知道周明弱小,才自告奮勇,向大長老請命,加入斬殺周明的任務。

但他話語未落,身體卻從中,憑空斬為兩截,毫無徵兆可言!堂堂金丹初期高,就這麼莫名其妙,被生生斬殺!

而同樣的情形,頃刻上演,在場21位金丹初期的高,或攔腰斷體而死,或被無形的劍光,斬為肉泥!

唯有14名金丹中期、及包括青橫行在內的兩名後期高,才沒有詭異死亡,但一個個卻已驚駭欲死,惶恐望向少年。

無疑,以詭異段斬殺這麼多金丹高的,必定是那個少年!

「你做了什麼1

青橫行幾乎是大吼著喊出來,以掩飾他心中的慌張。

而少年,自然不可能給他回答,一聲冷漠地言語,金丹後期的神念,橫掃而出。

「若你們之中,沒有半步元嬰的高,那麼今日,可以死了1

精彩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