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71章暗算,圍攻,誅仙!(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仙玉。 其中一個紅衣女子,更是目露殺機,控制大陣,頃刻,千萬道青光自陣光飛出,化作一片片凌厲如劍的竹葉,如葉輕舞,席捲向青部高手。 嬰級大陣,本就有殺人之效! 見那周明,竟還有...

第三區域,某處綿延百里的竹林之海,寧凡與紅白二女,收了遁光,降下竹林。

他之所以來此竹林,為的是閉關煉丹,煉化念珠,神念突破金丹後期!

此地竹林幽寂,正適合布下『嬰』級大陣——『曲徑通幽』!

上一次,寧凡以數十萬仙玉,布下『虛』級大陣山河逆動,雖然布陣成功,但陣法威力,卻遠遠未到滅殺碎虛的程度。究其原因,陣眼雖然布置正確,陣圖雖然勾勒完全,偏偏作為陣法動力的仙玉、仙礦,太少。

數十萬仙玉,布置『嬰』級大陣,到時差不多正好。是以這一次寧凡在第三區域閉關,並不打算布下『虛』級大陣,僅耗費20萬仙玉,開始著手布置嬰級陣。

玄妙或許不如虛級陣,但由於是完整之陣,發揮的威力,便是金丹後期高手,都能滅殺!

冰靈月靈二女,傷勢未愈,且戰力不高,在這種危險之地,還是不出面的好。至於小貂,作踐了寧凡無數千年靈藥后,正藉助藥力,衝破封印,恢復金丹巔峰的修為。

他目光望向寧紅紅與慕微涼二女,帶著一絲求懇與調笑。

「周某生死,就有勞二位仙子看護了。」

「呸,都到了這個關頭,還不說真實姓名么,你既然是活人,自然不可能是鬼物周明。」寧紅紅沒好氣的一揚下巴。

「哦,抱歉,演周明有些太過入戲在下寧凡」

寧凡對慕微涼眨眨眼,將慕微涼看得羞不自禁,方才微微一笑,開始在竹林布陣。

而寧紅紅一聽寧凡自報姓名,頓時面色古怪起來。

「你姓寧?」

她終於明白,寧凡之前為何聽到她姓寧,會有些訝異了。

不過,比起之後的驚訝,這點訝異根本就不算什麼。

「你你你,你會布『嬰』級陣法1

當寧凡在竹林中選定216個陣眼之後,神念一動,大地之上陣圖勾出,寧紅紅俏臉含驚,而慕微涼亦是小嘴微張。

這寧凡,會的東西未免太多了!不僅會煉製三轉丹藥,更逆天的是,竟會布置『嬰』級大陣!

骨齡不過17歲模樣,但修為已是融靈後期,神念更是達到金丹中期,同時,還是三轉煉丹師,『嬰』級陣法師!

寧紅紅輕輕吸了口氣,第一次正視寧凡,她隱隱覺得,自己之前小覷寧凡,真是錯了。

「本姑娘死了,怎麼也有幾千年了,當年本姑娘縱橫吳國,建立海寧寧家,風光無限,自以為見識了天下俊傑,想不到,世間還有你這麼妖孽的人物」

寧紅紅輕輕贊了一句,而其言語,落在寧凡耳中,讓寧凡陣圖差點勾錯一筆,險些跌倒。

「你說你是吳國出身,海寧寧家老祖?」寧凡面色極其古怪,敢情被自己輕薄的寧紅紅,是自己的老祖魂魄?

「是有如何?怎麼,你敢不滿么1寧紅紅長指甲伸了伸,頗有些俏皮地威脅寧凡。

「不,我沒有不滿,只是,有些意外」

寧凡輕咳一聲,收了異色。

寧紅紅是寧家老祖又如何,此女一看,便是處子之身,定不會有子嗣傳承,肯定不會與自己有血脈關係

「呃我想這些做什麼」他搖搖頭,繼續開始布陣。

一面布陣,一面又是詢問起慕微涼的身世。不知此女生前,又是何身份

「微涼妹妹沒有生前的記憶,當初我在紅部巡守之時,意外將她撿回來的」寧紅紅為寧凡解釋道。

說道沒有生前記憶,慕微涼神情一暗。

「是么無妨,生前記憶,未必都是歡樂的,忘記也罷。」

寧凡輕輕拍了拍慕微涼的秀髮,略作安慰,繼續布陣,又讓小丫頭羞紅了臉。

很古怪的感覺,三人明明是第一次相見,但總覺得,好似分外熟絡。寧凡自問,一輩子中,恐怕再難遇到如此古怪之事,在陌生之地,與陌生之人,交託彼此安危。

或許,前世相識

山河逆動陣,七千陣眼,寧凡都能一一測出,曲徑通幽陣法,區區216陣眼,自然難不倒寧凡。

在陣眼位置,布下仙玉、仙礦,寧凡神念一掃,僅僅半柱香功夫,便將陣眼一一相連,地勢勾連,陣勢已成!

其布陣速度,若是讓其他嬰級陣法師看到,必定會驚掉眼球。

大陣已成,寧凡尋了個地火最盛的地方,一劍破開地脈,引出地火,開始煉丹。

而寧紅紅與慕微涼,則悠然閑坐,看著寧凡煉丹的嫻熟手法,一副嘆為觀止的神情。

『玄冥丹』,此丹為三轉丹藥,配合金丹念珠服用,可凈化念珠陰邪鬼魅之力。

青部府庫的儲藏,五百年丹藥,煉製千百顆玄冥丹綽綽有餘。唯一有些麻煩的,是寧凡一爐僅能同時煉製百顆三轉丹藥,恐怕要好幾爐之後,才能煉製足夠丹藥了。

三日過去,寧凡一共開了十二爐丹藥,除了煉毀一次,其他十一次,都算勉強成功,一共煉製出1100顆玄冥丹。

沒辦法,即便寧凡有仙帝傳承的煉丹術,煉製三轉丹藥,也不能保證每次都成功了。

而丹藥品級越往上,成功率將越低。

丹藥已成,剩下的,便是煉化念珠之力,寧凡盤膝調息法力,整整半天過去,方才恢復到最佳狀態,開始一一煉化念珠。

金丹念珠,念力太過強橫,此刻的寧凡全神貫注,連外界的風聲都無法聽聞。

距離宗門考核結束,還有七天。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曲徑通幽陣,嬰級大陣,藉助竹林地勢方可布置,比起傷敵,更重要的是防護和隱匿。

曲曲折折,難捉難摸,數日間,青部高手數次搜尋過這片竹林,都沒發現寧凡等人隱匿在此。

寧紅紅與慕微涼,皆是對大陣嘖嘖稱嘆不已,而另一邊,青部大長老青冷山,已焦躁成熱鍋螞蟻。

第四日,青部高手搜尋了第三區域數千里地界,仍未找到寧凡蹤跡!

「廢物,一群廢物!找個人都找不到,要你們何用1

青冷山金丹後期的威壓,橫掃族顛,殿中高手,俱是背心一寒。即便是其他金丹後期長老,也紛紛面色一變。

「大長老,或許此人不在第三陣域了此人是活人,他無論想進入第四陣域,抑或返回第二陣域,都是輕而易舉的。」

二長老青橫行,一個粗獷而冷煞的大漢,諫言道。

「嗯,有理」青冷山神情一收,旋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誅仙令,祭煉完成沒有1

「回稟大長老,祭煉已到最後一步,只是當真要用此寶,滅掉區區一個周明么這誅仙令,可是我們青部震懾其他部落的東西」

三長老青無為,一個短須儒雅的中年男子,面帶猶豫之色。

「愚蠢,只要殺了此人,獲得骨皇的好感,我青部之人,各個修為提升到元嬰期,衝擊第四區域,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1

青冷山冷哼一聲,對滿殿高手的鼠目寸光,極為不屑。

九陰之地,第八、第九區域不存,第七區域的骨皇,便是王!討好了王,誰敢對青部出手?

可笑這群鬼物,一個個眼界不夠,難怪他們當不了大長老。

「誅仙令即將祭煉完成,可否搜集到那周明的一絲氣息1青冷山漠然問道。

「回稟大長老,其醫館竹樓,氣息收集已然完畢。」

四長老青雲,一個俊秀的公子,恭敬稟報道。

「很好。設壇開令,準備誅殺此人1

青冷山一拂袖,帶著族殿高手,出門前往一處古舊的祭壇。

「當年,老夫曾以一枚誅仙令,誅殺牙部金丹巔峰大長老,使牙部沒落,想不到今日,老夫竟要重新用誅仙令,滅殺區區一個周明1

他冷笑一聲,已然迫不及待。只是轉念一想,似想到什麼,吩咐道。

「另外,二長老,三長老,你們帶人,去第三區域搜索周明。若誅仙令開啟,此人定然會死,且所處之地,必定有四大劍影列誅殺陣。如果此子還在第三區域,你們可將靈藥回收回來。當然,若有人敢私吞靈藥,哼,老夫手上,可是還有兩塊誅仙令的1

青冷山目光一掃,無人敢有不滿。

竹林大陣中,寧凡持續煉化著念珠之力,其神念之力,正由金丹中期,朝著金丹後期邁進。

區區二十三天,將神念之力提升到如此程度,若是傳回越國,恐怕無人不驚的。

「只差一絲了,看起來,還能剩下一百顆念珠的樣子」

寧凡微微一笑,僅僅煉化四百顆金丹念珠,竟然已要突破金丹後期神念。

快了,只差最後一絲,只需衝破這層瓶頸

寧凡目光如炬,全神貫注,屏氣凝神,準備全力突破神念境界。

但就在這一刻,一股毫無徵兆的危機,凜然遍布全身,讓他露出驚怒之極的目光,一口逆血噴出,神念渙散,突破失敗,一股反噬之力,衝擊識海,讓寧凡神念撕裂般痛楚。

他震驚望向胸口,一個血洞,憑空出現,但卻詭異的滴血不流。

剛剛就在自己即將突破境界的關頭,一道不知從何而來的虛幻劍影,將自己偷胸斬過!

「竟然還有劍影1

他驀然起身,揮掌斬離在手,轉身一劍,擋住一道虛幻劍影,但另一道劍影,卻詭異難防,在此斬透寧凡腹部,斬出一個血洞。

噗!

寧凡面色泛起一絲蒼白,而更多劍影,從四面八方無端斬來,令寧凡疲於應對。

二女原本為寧凡護法著,此刻見寧凡神念晉級的關頭,竟然失敗,並被萬劍斬體,皆是花容失色。

她們,認出了這劍影的來歷,故而才更加驚動。

「誅仙令!你到底如何得罪了青部大長老,竟被他用此令追殺!寧凡,我們來幫你1

二女嬌軀一動,便要來幫寧凡阻擋劍影,但一霎,卻花容更驚。

數十道青部高手的虛影,踏空而立,立在竹林之海上空,正拚命攻擊著大陣。

「不用管我,你們去控制大陣,不要被他們攻破大陣哼,誅仙令,青部!暗算我的,是青部么1

寧凡的眼中,透露出一絲狠氣,他驀然抬頭,但見大陣之外、蒼穹之上,四道虛幻的劍影,鎖住自己四方,而無數劍影,便從四劍傳來。

他驀然一驚,這四劍,縱然在亂古記憶中,也是鼎鼎大名。

誅仙四劍!

四道劍影,如古長存,劍鎖長空。即便僅僅是虛影,仍傳出滄桑晦滅的氣息。令空氣中,夾雜淡淡的血腥。那血腥,乃是無數仙神血氣所化!

所謂的誅仙令,竟能演化四劍虛影,以無窮劍氣,誅殺令鎖之人!

而若是在上古,誅殺仙神的,將不是四劍虛影,而是完完全全的誅仙四劍!

陣法外,二長老青橫行,三長老青無為,領著數十個青部高手,將竹海團團包圍。

眾人遵照大長老之名,在第三區域搜索,卻不曾想,那周明竟當真膽大妄為,盜完靈藥,還敢留在第三區域。

「哈哈,等誅仙令誅殺此人,我等便回收靈藥,也算完成大功一件1青橫行冷笑一聲,攻擊嬰級大陣更加賣力。

他肉身極其強橫,身如鐵骨,每一拳一掌,都能使大陣出現絲絲裂痕,讓大地出現劇烈震動,掀起一陣陣狂風。雖然隨即恢復,但陣眼之中的仙玉,卻在飛速消耗。

只待仙玉耗空,此陣必破!

而青橫行冷笑未完,卻有兩道倩影,持著寧凡交付的仙玉,在大陣陣眼之中,補充仙玉。

其中一個紅衣女子,更是目露殺機,控制大陣,頃刻,千萬道青光自陣光飛出,化作一片片凌厲如劍的竹葉,如葉輕舞,席捲向青部高手。

嬰級大陣,本就有殺人之效!

見那周明,竟還有同伴在操控大陣,猝不及防中,四名金丹高手,直接被陣光滅殺,剩下的高手,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些傷害。

就連肉身強橫的青橫行,也胸口斬出一道血口,怒吼一聲,但目光落在二女絕世姿容之上,卻變作一絲yn.邪的笑容。

操陣的二女,姿容絕世,是他平生僅見!

「好,好,好!想不到那周明,還有兩個紅顏幫他持陣護法,不過,他定然逃不過誅仙之劫,而你們二女,也終於會陣法被破!嘿嘿,你二人,到是長得不錯,破陣之後,可不能輕饒你二人,今夜,便讓你二人慾仙欲死、後悔莫及1

青橫行,有著金丹後期的修為,更是罕見的煉體鬼修,戰力驚人。只要破開大陣,僅憑他一人,便能輕易制住二女!

至於陣中二女,一見此次追擊,竟然連青部兩名長老都出動了,皆是花容失色。

剛才寧紅紅操縱陣法攻擊,那一擊看似厲害,不過卻勝在偷襲,此刻眾鬼已有戒備,再想傷人,殊為不易。

且剛剛那一擊,直接耗去大陣十分之一仙玉,那樣的攻擊,還能發揮幾次?

而二女的目光,落在寧凡的身上,更是面帶心疼和不忍。

此刻的寧凡,渾身被斬出千百個血洞,肉身潰爛,恐怕無法在劍影之下,撐過幾時的。

「怎麼辦」

慕微涼與寧紅紅相對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心痛與絕望之色。

但便在這時,渾身沒有一塊好肉、白骨可見的寧凡,眼中一絲怒意,化作對青部的必殺之心!

「青部此仇我記住了!等我破去誅仙劍影,便去,滅青1

他的話語,帶著仙帝一生的殺機,落在青部高手耳中,包括青橫行在內,俱感到一絲膽戰心驚。

這是什麼級別的殺氣!縱然是至高無上的骨皇,都沒有此等殺氣啊!

只是這畏懼,也只一瞬,便被青橫行等人壓下。他們又不是剛出道的雛,豈會被一個殺氣嚇走。

而大陣之中,寧凡眼露決然之色,取出第三顆玉皇丹。

距離上一次服丹,時間太短,這一次,將會承受無邊苦痛。

但寧凡沒有選擇,誅仙劍氣,即便僅僅是虛影,也給寧凡必死危機。

痛死,或者被劍斬死!

他一口服下玉皇丹,肉身在劍影斬滅中,無數次生滅。而他骨骼中的銀光,越來越盛。

「吾為亂古!誅仙劍影,你可敢斬我1

這一次話語,他動用了陰陽鎖的仙帝之威,令堂堂劍影,竟出現一霎遲疑。

而寧凡目光冷光,做出一個讓人無法置信的事情。

他張口一吞,將無數劍影,吞入腹中。

「若我不死,必煉化誅仙劍氣,你等,無人可逃1

寧凡心頭,對青部的殺機,已達到巔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