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69章骨皇降臨,青部大亂(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凡有一種信任,說不清言不明,好似第一次見面就升起了。 她相信,寧凡不會害她。 只是當寧凡的手指,觸碰到她胸前柔嫩的一刻,她立刻如遭電擊,哭了出來, 「不」 只是寧凡的手...

「微涼,不要亂動!不要掐我1

「紅紅,腿不要夾得這麼緊,恩,小腹不要抖,我在給你治傷。」

夜色撩人,而竹樓之中,寧凡也在進行著香艷的療傷。

他的手,時而撫過慕微涼的俏臉,疏導著她面部經脈,將復明丹放入其空洞眼眶之中。此刻的慕微涼,已算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與女屍的相似度,更增了一分。一顰一動,都讓寧凡有些恍惚。而每一次被寧凡撫過臉頰,慕微涼都會臉紅成蘋果,嬌軀也是微微顫動。

她哪裡接近過男子,更何曾被男子撫摸過臉頰,心頭自是大亂,一顆小心臟,都要跳出嗓子眼。

而寧紅紅,則更加悲慘了。渾身被剝得赤條條的,最私密的地方,時不時被寧凡碰一下,誰讓她傷口在小腹呢。

當寧凡微熱的手掌,撫過她冰涼的小腹時,她只覺一絲麻癢難耐的感覺,自小腹蔓延開,若有若無。她極想立刻推開寧凡的手,偏偏這是治傷,是她唯一能夠傷愈的機會呢。她雙手死死抓住床單,緊緊夾緊雙腿,彷彿唯有這樣,才能保護自己。

「你的手,如果再敢亂動啊不要碰這裡」她努力使語氣平靜,但越壓抑喘息,酥胸起伏的便越是厲害。時不時一聲嬌吟,更是撩人心思。她想威脅一下寧凡,但她的話,總是難以說得完整。

「我在給你舒經活脈安靜點,把我撩撥的火起,你絕對會後悔1寧凡深深呼了口氣,將心頭慾念掃去,心如止水。面上卻惡狠狠地嚇了嚇寧紅紅。

寧紅紅難道不知道,她那微弱的反抗、責罵,對男人是何種刺激么?

「紅粉骷髏,如露亦如電,如夢亦如幻」

寧凡口中默誦經文,以慾念煉魔心,竭力讓自己心如磐石。習成《陰陽變》第一層,他的心,已然不被尋常美色勾引。但眼前的兩名女子,恢復容貌后,一個個卻嬌艷欲滴,寧凡自問,望著寧紅紅嬌軀,無法不動心的。唯一能做的,僅有忍耐而已。

手指在寧紅紅小腹、腿間遊走,所有的經脈都已接續,而寧紅紅,下身早已濕漉漉一片。寧凡假裝沒有看見,以免給寧紅紅造成難堪。至於慕微涼他更不敢多說隻言片語,以免刺激到那害羞的小丫頭。

三人沒有感情,正因如此,此刻的行為,才更讓人覺得曖昧。

「好了。」

在寧凡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慕微涼與寧紅紅,齊齊鬆了口氣,終於不用被寧凡折騰了。

前者雙目復明,後者血口癒合,雖然被寧凡佔去了大便宜,但也算如願以償了。

但二女還未慶幸,寧凡的話語卻又響起。

「接下來,是解除體內禁制,我會用絕毒以毒攻毒,破去禁制,過程會有些痛,你們忍一忍。當然,為了配合藥力,我會為你們疏導全身經脈。不能碰的地方,我盡量不碰。微涼,你也脫衣服吧。」

「什麼!還要再疏導全身經脈!你還沒摸夠么,姐姐都要受不了了1寧紅紅面如滴血,呵氣如蘭,若再被寧凡疏導全身經脈,她絕對難以不泄身。

「我我也要脫么!不不會被你看光的」慕微涼僅僅想到自己要脫衣服,脖頸便已浮上紅暈,她太怕羞了,她無法想象,被寧凡看光自己嬌軀,會是怎樣可怕的事情。

「無妨,我不看,我保證。」寧凡給了句不算安慰的安慰。

「哦,謝謝。」慕微涼又信了,也就她,會相信寧凡。這讓寧紅紅腹誹不已。不看身體,那怎麼治傷?瞎摸么?就算真的不看,摸都摸了,比看更嚴重好不好!

慕微涼一件件褪下衣衫,胸前涼颼颼的,讓她不禁意擋住胸口,已經羞得快要哭出來。

寧凡微微一嘆,果真閉上了眼,而如此,慕微涼才彷彿覺得好受一些,平平躺在,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我我準備好了你開始吧」慕微涼有些害怕地閉上眼,輕輕咬著唇。

若能破去體內禁制,便能擺脫鬼奴身份,便能逃離青部。為了zyu,姑且忍耐吧。

唯一讓她在意的,是寧凡破解禁制的方法,竟然是使用絕毒。那毒,縱然是金丹高手中了,也難以逼出體內,讓寧凡在自己身上下毒,需要的,是信任。

慕微涼隱隱對寧凡有一種信任,說不清言不明,好似第一次見面就升起了。

她相信,寧凡不會害她。

只是當寧凡的手指,觸碰到她胸前柔嫩的一刻,她立刻如遭電擊,哭了出來,

「不」

只是寧凡的手指,不可能停下,移動在小腹之上,而她渾身一軟,竟羞得暈了過去。

這讓寧紅紅羨慕不已,暈過去,就不用忍受煎熬了,不是么。她深深知道,寧凡手掌,若有若無帶著采陰指力,對女修而言,是何等危險而誘人的東西。

這卻讓寧凡心頭升起一絲負罪感,自己明明是在給人治傷,為何好像在佔便宜一樣。

「你你輕點等等,也不要這麼輕這樣很癢嗯別碰這裡」

寧紅紅話音未完,一股撕裂般的痛楚,讓她幾乎昏死過去。

「好痛1

當然,這痛楚,是絕毒帶來的,與寧凡無關,他沒有做任何毀人清白的事情。

就這樣,困在寧紅紅體內的禁制,被寧凡生生撕破,並開始一點一點的抹消。

「敢這麼欺負姐姐,待姐姐能下床了,定然給你好看。」

為二女治傷解禁,花費的時間不少,待二女傷勢痊癒、禁制解除之後,皆渾身脫力躺在床上,一個昏迷,一個卻是累得睡了過去。

床榻之上,一片狼藉,濕漉漉一片,分不清是哪個女子所為。

昏迷中的慕微涼,因為恢復雙目,解除禁制,氣息漸漸柔和、健康。

而那熟睡的寧紅紅,因為補上小腹血洞,全身煞氣消了九成,眼中不再流動血淚,神情也溫柔起來,除了眼中瞳孔,還帶著一絲血色,儼然已恢復成一名美人。

若有熟悉二女的青部高手,見二女如此清麗絕色,必定會震驚不已。畢竟二女之前,一個瞎眼,一個煞氣衝天、猙獰兇惡,根本不算美人的。

不,此刻二女若是出門,估計青部之人,已經無人能認出她二人了,只因二女已由醜陋的二鬼,變成了傾城的美人,反差,太大!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他微微一笑,為二女蓋好薄被,掩好嬌軀,除了最初動過一**念,之後運轉《陰陽變》心訣,再未妄動半分邪思。

他沒有褻瀆二位佳人,不僅僅因為人鬼交合,極損修為,更因為他本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採花賊。

他是,合歡魔!魔亦有道!

推門而出,竹樓外,夜色已然將荊而他望著夜空,對天茫然。

在井水中,將手上絕毒洗凈,寧凡輕輕伸個懶腰,將倦意壓下。實際上,為二女治傷,最疲憊的,應該是他才對。

在妖鬼林這種險地,寧凡沒有休息時間,時時刻刻都要保持十二分警惕,以免走錯一步,萬劫不復。這同樣很累,心累。

若是可能,他倒是極其願意帶走二女,一起離開妖鬼林,甚至,若小貂聽話些,他也願意帶走小貂,當個碎虛打手。妖鬼林,不適合居住,寧凡倒願意,讓她們感受感受外界的美好。

不過可惜,妖鬼林中的鬼物、妖物,根本無法離開此地,一旦離開此地,便會灰飛煙滅。

或許,寧凡與小貂、與慕微涼、寧紅紅,只有這不到半月的緣分吧。

「小黑,妖鬼林的第八區域,你見過么?」他心頭忽然一動,傳音入鼎爐環,問小貂一句。

「你是說第八陣域么第八、第九陣域,飼養的,似乎是遠超碎虛的鬼物,不可能在雨之仙界飼養。連通第七、第八區域的,不再是空間黑霧,而是『破界之光』。想要進入第八區域,不僅需要超過碎虛的修為,更重要的,是需要足以承受『破界之力』的仙人之體!第八區域,不在雨之仙界,聽說,存在於古天庭中1

「古天庭?」

寧凡微微詫異,想不到,這九陰之地的設計,如此玄妙。

前七區域,放在雨界,后兩區域,卻放在古天庭,而設陣之人,以破界之光,將兩處不相連的世界連通,只要穿過第七區域的破界之光,甚至可以進入古天庭。

那處地方,似乎是四天九界無數高手夢寐以求的存在。想不到,雨之仙界便有這樣一個入口。

這個隱秘,恐怕除了自己,雨界再無第二個人知曉了吧

不過這個隱秘,對寧凡而言,又有什麼用處呢?

他將雜念收起,開始斟酌盜寶的計劃。二女得了自己恩情,料想不會阻攔自己夜行。明夜,府庫守備最鬆懈之時,便是自己出手之機

他正思索之際,一道轟隆隆的巨大轟響,伴隨著地面的瘋狂震動,遙遙傳來。

而一瞬,整個青部鬼物,俱是推門而出,望著殘夜之中,一尊身高百丈、息如雷霆的白骨巨人,各個露出畏懼的神情。

「骨皇分身,降臨了!速速迎接1

青部的金丹巔峰大長老,一個青衫老者,一道青虹破空而去,匆匆迎接那百丈巨人。

那巨人,散發著金丹巔峰的氣息,但縱然是元嬰初期高手,恐怕也能輕易捏死。

「人類,給本皇滾出來,本皇知道你在這裡1

那白骨巨人,森然冷笑,一絲冥冥感應,感知到寧凡的所在,強橫的神念掃了過來,橫掃青部,尋找的,赫然便是寧凡,這讓寧凡面色大變!

白骨巨人,骨皇分身!此人,為何會在此時出現!

自己盜寶計劃即將成功,為何會在此時,來了骨皇!但聽其言語,其目的,顯然是在追擊自己了。

寧凡確定,魅晨沒有暴露氣息,那麼骨皇追到自己,必定是憑藉其他手段了。

他心思百轉,忽而想到什麼,暗暗咬牙,知道骨皇為何追到了自己。

儲物袋中,那截玉質晶瑩的斷骨,其上,竟寄種了一絲極為隱蔽的神念之力,定是當初寧凡斬殺骨皇分身時,被分身必死之際種下!

「大意了1

他揮掌取出小截白骨,張口吐出斬離劍,一劍將白骨之上神念焚滅,旋即匆匆抽身,立刻便向府庫遁去。

原本他打算明夜盜寶,但卻不曾想到,會被骨皇的第二具分身追了過來。且這第二具分身,處在第三陣域,可發揮碾壓元嬰初期的戰力,寧凡自問施盡手段,也未必是骨皇分身對手。

沒時間等明天了!在骨皇找出自己之前,自己必須立刻前往府庫,將念珠盜出!

好在骨皇的出現,已讓青部打亂,這個關頭,或許正是自己盜取府庫的最好時機。

且存在這種心思的,絕不僅僅只是寧凡一人。

他回頭望望竹樓,那裡兩個女子還在酣睡,但寧凡恐怕沒有機會和二女道別了。

盜空府庫,而後迅速揚長而去!一切,要快!

夜空之下,白骨巨人驀然慘叫一聲,露出震怒之色。

他正在感知寄存白骨上的那絲隱晦神念,卻不曾想,會被寧凡一劍斬了去。

劇烈的疼痛,讓他心頭一抽,勃然大怒。

「人類,你果然在這裡!好,今日本皇縱然平了青部,也要把你找出來1

他怒吼一聲,單憑吼聲,便一聲震落無數金丹初期高手。

而一見骨皇竟要平了青部,青部大長老面色大變,根本不知發生了何事,他毫不猶豫,開啟了青部所有府庫的陣法防禦,以防止有人趁亂盜寶。同時縱身擋在骨皇身前,懇求道,「陛下,不知我青部如何得罪了陛下,請陛下給我青部解釋的機會」

「滾1

骨皇一掌拍開,金丹巔峰的大長老,直接被一掌掃飛,吐血墜地,一擊重傷!

但大長老卻不敢有絲毫怨言,因為傷他的,是堂堂骨皇!

趁青部大亂之際,寧凡直奔府庫,而數個青部高手,正在趁亂攻擊府庫大陣,已破開了一半。這陣光,是大長老開啟的緊急陣法,已不容許任何人進入,包括看守府庫的長老本人。

而大長老,果真有先見之明的,圍攻陣法、企圖打府庫主意的,有楚臣,亦有看守府庫的屈寒長老、諸位高手,果然,眾人都不是省油的燈,更並非善與之輩。

其中一個金丹中期高手,一見寧凡出現,登時面色一冷。

此地,共有七人想趁亂打府庫主意,若加上寧凡,便有八人。多一人,眾人瓜分府庫,便會少分一份,此人自是極不情願的。

「周明,你區區金丹初期,戰力低下,竟妄圖打府庫主意,找死1

金丹中期高手,眼光一冷,揮手祭起一見鬼修法寶圓珠,朝寧凡頭頂打來,竟是想以雷霆手段,滅了寧凡,減少競爭者。

只是,金丹中期高手的攻擊,落在寧凡眼中,卻化作一道冷笑,張口一道星光劍影飛出,一劍,竟將中品等階的圓珠法寶,一擊擊碎,焚為飛灰!

鬼修法寶,皆是用念珠製成,以神念之力為寶身,而寧凡的斬離劍,焚魂神通,焚得正是神魂之力,何懼鬼修之寶!

劍光不減,直刺金丹中期鬼修,無形之火一焚,堂堂金丹中期的鬼物,竟直接化為飛灰消散。

在場的鬼物,包括楚臣與屈寒在內,俱是背心冷寒。

這是什麼法寶!對鬼物而言,就彷彿是剋星一般。難道是,虛級附靈神通——焚魂神通!

而眾人更是意識到,寧凡施展的,根本不是鬼修法寶,而是人類法寶!

「你是人類,你是斬殺骨皇分身之人,我懂了,難怪骨皇會莫名其妙,前來青部生事1

屈寒微微震驚,未曾想過,自己之前小瞧的『周明』,竟是鬧得妖鬼林不得安寧的罪魁禍首。

但更讓她震驚的事情,隨機出現。但見寧凡熟練揮掌,取走金丹中期的念珠,斬離劍影一動,根本不與其他人交手,一劍斬在『嬰』級神念大陣之上,焚魂神通一動,頓時在陣光之上,焚出一個一人通過的缺口。

他二話不說,身化冰虹,穿入缺口中,而缺口迅速癒合。

無人能料到,寧凡竟一劍斬破了『嬰』級大陣,領先眾人,直接進入府庫之內!

除了一人,一個從始至終,沒有小覷過寧凡的老頭——楚臣!

他在寧凡斬開陣光缺口的一刻,同時縱起身形,一躍沖入陣光之內。

而後陣光癒合,縱然是屈寒,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寧凡與楚臣,率先進入陣法之內,盜空府庫!

「竟被他們捷足先登了,可惡!我等速速攻擊大陣,將陣法完全破開,不能讓他們獨享其成1

楚臣離去,寧凡亦斬殺了一個破陣之人,包括屈寒在內,已只剩五個盜寶者,破陣速度,已大不如前。

而在這個關頭,寧凡與楚臣已沖入府庫第一層,開始各自席捲起第一層的百年靈藥。

「小子,有你的,竟能一劍斬破嬰級大陣,難怪能滅骨皇分身!老夫佩服!老夫紫部大長老,楚臣,要不要與老夫聯合,平分這府庫靈藥1

「聯手?前輩都顯露真身修為了,我還有拒絕的餘地么?原來前輩是紫部大長老,失敬失敬。」

二人嘴上搭話,手中卻是不停,僅僅數個呼吸,已斬碎第一層數百個木架防禦,將一應靈藥盡數收入儲物袋。

至於散落在地的靈藥,二人心有靈犀,皆沒有浪費時間收取,齊齊直衝第二層。

此刻青部大亂,時間就是金錢,偷得越快,好處越多。

二人平分府庫,總比二人爭鬥,浪費時間,漁翁得利來得好。

至少,寧凡沒有把握斬殺楚臣,而楚臣,亦沒把握斬殺寧凡。

此刻的寧凡,已完全顯露融靈後期修為,這讓楚臣震驚不已。

震驚的,是寧凡果然和之前料想一樣,是融靈修為。

「融靈後期修為,能斬骨皇分身,更敢來第三陣域這小子,不僅實力驚人,膽魄更是極大雨界,出了個了不得的人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