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68章暖玉生香,玉人微涼(第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寧凡給了二女丹藥,卻沒有作任何解釋,反倒繼續從儲物袋中,取出瓶瓶罐罐,放在桌上。 每一種,都是絕世奇毒,價值不菲。而這一刻,寧紅紅再也忍不住了。 「我在問你話,你究竟是什麼意思!還有,...

被寧凡邀請進屋,白衣女鬼頓時俏臉滾燙,而紅衣女鬼,則沒好氣的啐了一口。-

「這周明,又想使什麼花招」

語氣雖是惡狠狠的,紅衣女鬼倒是沒從寧凡的語氣中,感覺到一絲敵意。

昨夜,寧凡語氣雖然隨和,但卻有一絲做作在裡面,今夜,寧凡卻一副朋友般的語氣。紅衣女鬼見慣世態炎涼,對人的語氣,判斷地極其敏銳。

看起來,寧凡今夜,倒不會坑害自己姐妹,如此,進去看看倒也無妨。她也很想知道,寧凡煉製的是什麼丹藥,如果能給自己治傷就搶了吧!

倒是白衣女鬼,躡手躡腳,極不好意思進入寧凡屋內。

「紅紅姐,我們還是不要進去了吧,我我怕」白衣女鬼拉住紅衣女鬼的衣袖,央求道。

「怕什麼,他又不會吃了你等等,誰讓你告訴他我的名字了1紅衣女鬼沒由來一陣氣惱,輕輕敲了敲白衣女鬼的腦額,沒好氣將其硬生生拉入屋內。

屋內,仍是原醫官黃邪的布置,只是丹丹瓶瓶,已被寧凡收拾得極為齊整,與黃邪邋遢的習性,卻是迥然不同。

心目中,紅衣女鬼對寧凡不由高看了一分,居室整潔,則說明寧凡為人,一絲不苟,心如鐵石。越是細節地方,越能看出一個人的品行來。

而紅衣女鬼的目光,正與寧凡調笑的目光對觸,她倒是潑辣的性子,絲毫不避諱的,反倒邪邪對寧凡一笑,只是血瞳一笑之下,流出更多的血來,沒有絲毫美感可言,只有恐怖。

「紅紅姑娘的笑容,果然與眾不同,周某自問見過美人無數,卻罕有人一笑,讓周某如此印象深刻。」

寧凡明顯是在調笑,不過,卻沒有絲毫厭嫌之色。這讓紅衣女鬼明明被寧凡取笑,想氣又氣不起來。

畢竟,似乎沒有哪個男子,會以平常心取笑自己。

不過,還是不願自己的閨名被他叫喊。沒什麼原因,就是不願!

「別一口一個紅紅姑娘,姐姐和你很熟么!叫我『寧紅紅』1

「姓寧?」寧凡一怔,這紅衣女鬼,倒是自己的本家。

「怎麼,你對姐姐的姓氏不滿么1寧紅紅尖銳而血艷的長指甲,對著寧凡輕輕一指,頗有些怨言的樣子。

「豈敢周某隻是覺得,紅紅姑娘的名字,很好聽。寧紅紅『寧為真紅,不為虛白』,想來紅紅姑娘定是性情中人的」

寧凡的誇獎,讓寧紅紅極為受用,漸漸的,越看寧凡越順眼。

而寧凡的目光,再次落在白衣女鬼身上,微微有些好笑,這白衣女鬼,真的很怕生,難道生前,是個不出閨閣的大小姐么?

只是越看白衣女鬼,寧凡便越覺得,彷彿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一絲詭異的熟悉感,湧上心頭。

女屍!

寧凡心頭一凜,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何一見白衣紅衣二女,便本能的少了些敵意。不僅是二女性格合他口味,更重要的是,白衣女鬼的容貌,竟與青棺之中的女屍,有三分相似!

難道她是女屍的魂魄?

「不,應該與女屍沒有關係,氣息,不太像」寧凡心中暗暗道,將之前荒謬想法打消。

搖搖頭,對寧紅紅笑問道,「紅紅姑娘人如其名,卻不知這位白衣仙子,又是何等芳名呢?」

「她叫」寧紅紅剛一開口,便被白衣女鬼死死捂住嘴,央求道。

「姐姐,不要告訴他」

「好的,姐姐絕不告訴他,你叫『慕微涼』」寧紅紅強忍笑意。

「恩,姐姐你真好。千萬不要告訴他。」白衣女鬼身體微微發抖。

聽了二女的對話,寧凡再難忍住笑意,自從修魔開始,他很久沒有這麼輕鬆的笑過。

「慕微涼,好名字『不慕春暖,只慕微涼』,我喜歡這個名字。」

寧凡話音一落,白衣女鬼立刻尖叫一聲,小口圓張,有些難以置信。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笨笨的,獃獃的,天然呆此女,很有意思,傻得很可愛。

寧紅紅,慕微涼寧凡從未想過,兩個與他人生大有關聯的女子,竟以這種奇異的方式,在此巧遇,緣分,難以言明。

他還想再說,那寧紅紅已是迫不及待,生生掐斷寧凡話頭,目光垂涎地看著寧凡手中丹瓶,輕輕舔了舔舌頭。

「周明,你煉製的,幾轉丹藥1

此刻寧紅紅如此近距離靠近寧凡,葯香更加濃郁,那葯香,當真對小腹的血口,有治療妙效。

難不成,這『周明』真的在煉製三轉丹藥!

她輕輕吸了一口氣,望著寧凡的眼睛,隱隱有些期待。沒有哪個女子,願意身體留著傷疤。更何況,那傷疤,還是肝腸寸斷的血洞,貫穿小腹。

「三轉1

寧凡此言一出,慕微涼輕輕驚呼一聲,而寧紅紅則血瞳露出火熱光芒,忍耐著火熱之意,努力使語氣平靜,「什麼藥效1

「血合丹,三轉丹藥,專治身體缺損,肉身可以,鬼身也可以我這丹藥,可是專門為你煉製的,紅紅姑娘」

寧凡搖搖頭,哭笑不得,這寧紅紅,性子太急了。自己如果再不說,丹藥是送給她的,恐怕下一刻,寧紅紅就能強勢出手,來搶自己丹藥。

沒有哪個女子,這麼直接,把『想要』兩個字,滿滿寫在臉上的。

「給我煉製的?什麼意思」寧紅紅微微一愣,大惑不解望向寧凡,原本準備立刻出手搶丹,此刻卻已沒了必要。

因為寧凡,已經將丹藥,拋到她的掌中。

「還有你的,微涼1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另一瓶丹瓶,裝有兩顆復明丹,起身,捧起慕微涼手掌,放在她掌心。

沒有覺得此行為不妥,寧凡不經意間,還是將慕微涼當成青棺中的女屍,那已與他一夕歡好的女子。

但慕微涼,顯然第一次被男子抓住手掌,驚羞之下,竟然結結巴巴,說不出話,更嬌軀顫抖,忘了掙脫。

而寧凡適時的鬆開手,她方才回過神,仍是微微氣喘,低低道。

「你不要直接喊我名字不太好」

「好的,微涼。」

「恩,謝謝。」

天然呆的女子,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仍是被稱作『微涼』的。

寧凡給了二女丹藥,卻沒有作任何解釋,反倒繼續從儲物袋中,取出瓶瓶罐罐,放在桌上。

每一種,都是絕世奇毒,價值不菲。而這一刻,寧紅紅再也忍不住了。

「我在問你話,你究竟是什麼意思!還有,你取出這些毒藥,想做什麼,毒死我們么1

「你見過下毒,當著敵人面下的?何況,我們又不是敵人。我準備給你二人治傷,順便解除你二人的禁制。」

「你救我們,為了達成你來到青部的目的么?」寧紅紅倒是乾脆,她閱盡世間冷暖,能感覺出,寧凡不似說謊。但她與寧凡非親非故,寧凡不可能平白對她這麼好,

看上她的色相,更不可能。她與慕微涼,根本毫無色相可言。

不是為親,不是為色,那麼,便是為利。

她是個直腸子,不愛拐來拐去,而寧凡了解到寧紅紅的性格,也沒想隱藏目的。

「不錯,我幫你們一把,擺脫鬼奴身份,你們幫我一把,如何?」

寧凡的笑容,沒有絲毫作偽。他相信,自己的好意,已經表達的足夠,這寧紅紅,應該不會拒絕自己的。

「這個么,那要看幫你什麼忙了如果解除鬼奴身份,卻要被你牽連、害死,那麼姐姐,寧願做鬼奴的。」

寧紅紅神情嚴肅,她不是個輕率的人,凡事都要問清楚。

「放心,我不過是想在青部中偷些東西,不會惹大麻煩,只需二位高抬貴手,放我夜行即可。即便失敗身死,多半也不會牽累你們。」寧凡解釋道。

「只是放你夜行,即便你犯了事,我們的罪責也不會太重。好吧,這個小忙,姐姐幫了。接下來,幫姐姐治傷吧,姐姐的小腹,日日夜夜撕裂之痛,巴不得早點好。」

寧紅紅輕輕鬆了口氣,並未追問寧凡要偷盜什麼東西。每個人有自己的秘密,不探查是基本禮節。

且問了,寧凡就會說么?這寧凡不過區區金丹初期修為,應該不會犯什麼大事的

對寧凡的煉丹術,寧紅紅已有了三分佩服,但對於寧凡的修為,寧紅紅還是一如既往的無視中,始終認為,自己抬手可滅寧凡。

她此刻迫不及待想要治好身體傷勢,而一旁的慕微涼,亦是渴望恢復雙目的。

見交易談妥,寧凡也不再多說,轉過身,輕輕一拂袖,一陣冰涼的風吹過,將床榻的皺痕抹平,灰塵吹落,旋即回頭,對二女笑道。

「好了,現在給你二人治傷,微涼只需躺著便可,至於紅紅么,脫光衣服吧,放心,我不偷看。」

「什麼,要脫衣服1

寧紅紅好似嗓子噎了個蒼蠅,極不情願。不過這也能理解,慕微涼的傷,在眼睛上,而自己的傷,偏偏在小腹

在那個該死的、曖昧的地方!

「紅紅姐,你放心,周明都說了,他不看,你快脫吧。」

慕微涼單純一笑,卻幫寧凡說起話來,這讓寧紅紅腹誹不已。

不看?不看怎麼治傷!這騙小孩的話,就你這傻丫頭相信!算了,反正自己沒多少色相,被看了就看了吧。

寧紅紅輕輕咬牙,開始窸窸窣窣的褪下紅裙,露出一具粉嫩白皙的嬌軀,好似夜空上,那抹盪人心脾的皎潔月光。

「還不快點」她赤身**,躺在床上,緊緊閉起血瞳,俏臉平生第一次滾燙起來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